盐城夜场直招模特女孩 可兼职 无中介 待遇好

发布时间:2021-08-30 04:52:54 来源:15018514673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800-2000-3000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向秋微信yccg3155上班加微信
  • 微信: 向秋微信yccg3155上班加微信
  • QQ: 向秋微信yccg3155上班加微信 向秋微信yccg3155上班加微信
  • 发布人:15018514673
  • 所属城市:盐城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我深深吸了口气。

    终于来了。

    我看着苏婵那漂亮的眼睛问道:“黑十字和穆剑霖有关系?或者说黑十字就是他一手建立的?”

    穆剑霖的确有这样的实力。

    可是苏婵却是摇了摇头,淡淡说道:“你猜错了。”

    “什么?”

    我眉头一皱。

    苏婵呵了一声说道:“在穆剑霖身边的时候,是我第一次看到黑十字这个标志。但是很奇怪的是,穆剑霖其实根本不知道黑十字的存在。”

    “噢?”

    这下更加出乎我的意料了。

    “穆剑霖知道博仁医院掌控着一个庞大的代孕体系,可他却不知道,黑十字掌控着更多……”苏婵吸了一口气,一脸凝重说道。

    我一下子想到了我的领养证,想到了邓翔,想到了李猛。

    博仁医院的代孕体系。

    黑十字的网络?

    这其中有什么关系,又有什么区别?

    我们是属于黑十字的掌控范围之内?

    “后来我才慢慢发现。原来穆剑霖通过我代孕,并不是他本人的意愿。而是这个黑十字!”

    苏婵语出惊人。

    我脸色微变:“穆剑霖不知道苏娜的存在?”

    苏婵点了点头,她深深看着我,轻轻一笑:“苏娜只是一个残次品。”

    “残次品?什么意思?”

    我看着她,有些不开心。

    苏婵深深吸了口气,做了一个结束的肢体动作。她慢慢把身体直了起来,抬头看着我:“正是因为这个,我才没有对穆剑霖下手。他已经很老了。当时的他,的确也很可怜。”

    这个我倒是理解。

    苏娜的仇恨,从穆剑霖身上,转移到了黑十字上。

    因为正是这个神秘的组织,毁掉了她的一生。

    “从高中开始!”

    苏婵盯着我,一字一顿说道。

    我顿时头皮发麻,久久回不过神来。

    从高中开始,从高中开始,就在一点一点蚕食苏婵的一切,毁灭苏婵的一切,改变苏婵的一切……

    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情?

    而这,对苏婵来说,又是多么残忍的事情?

    “黑十字,到底是什么!”

    我沉吟片刻,还是问了出来。

    谁知苏婵却是摇了摇头,认真地看着我:“我也不是很知道。但我只知道,我是黑十字计划当中的人……”

    说着,她把自己的睡衣后摆打开。

    这个动作又吓了我一跳,我正以为她又要故技重施,但她掀起睡衣后摆的时候,我还是忍不住看了过去。那白嫩如玉的肌肤映入眼帘,在她的腰股之间,赫然有着一个黑十字的刺青……

    我看得浑身一震,顿感惊心动魄。

    黑色的十字,在苏婵那完美的肌肤上,显得那般妖艳,显得那般触目惊心。

    苏婵放下睡衣,转头看着我,轻轻笑道:“这是在我一次手术的时候,留下的。”

    我倒吸一口冷气。

    为什么会这样?

    苏婵深深看着我,突然嫣然一笑,她刚才还在哭,这个时候笑起来,脸上的泪渍都被她的笑拉扯得那样美丽。

    “我想摧毁他,我不管他有多强大,我想摧毁他,你愿意帮我吗?”

    我一时语塞。

    我能帮她么?

    我不知道能不能,但此时我们的立场,应该是同样的。因为我也正惨遭黑十字的折磨。而且似乎我从今天苏婵讲给我的故事当中,似乎隐隐约约看到了自己身上的经历。

    是啊……

    我也是一步一步,被折磨到了今天,被逼迫到了今天。

    是穆青,还是黑十字?

    我现在都有些搞不灵清了。

    但我能确信的是,李猛死了,和黑十字不无关系。苏婵想摧毁他,我又何尝不想?苏婵有仇恨,我又何尝没有?

    我深深吸了口气,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

    “至于其他的,我真的不能告诉你了。我必须要为自己留有一些余地。”

    苏婵突然笑道。

    我心中急了。

    关键时候,你不告诉我了。

    看来苏婵还知道更多。

    苏婵一笑,身体微微前倾,用手摸着我的脸,那冰凉柔弱的小手,摸索在我的脸上,很是舒服。她水汪汪的眼睛,深深看着我:“如果有一天,你答应给我一个孩子,我会告诉你所有。不然的话,我真的不会告诉你。因为我很期待着,你帮我报仇。只有你可以,其他人都不行……”

    又是生孩子。

    我苦笑一声:“为什么你一定要生个孩子?苏娜已经够好的了。”

    苏婵莞尔一笑:“因为你是我这么长时间以来,很难得的不会去讨厌的男人。而且,你真的不想试试,这个世界上最完美女人的滋味吗?”她越说声音越嗲,身体离我越近,那身上的清香,再次让我有些意乱情迷。

    她轻轻踮起脚尖,将头凑到我的耳边,呵气如兰说道:“其实,你已经尝过了,不是吗……”

    我真是……

    耳边那痒痒的感觉,她嘴唇的温热,又一时间让我有些招架不住。

    听过苏婵这一生的坎坷之后,本身我对她就多了几分同情,少了几分敌意。甚至我对她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而且知道她之所以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个模样,也是因为当初她很爱苏娜的原因。

    这让我如何再对她冰冷,如何再对她充满防备?

    “别……”

    我深深吸了口气。

    苏婵的一句话,真的太过暧昧。我已经尝过她的味道,在哈市……而且她是真的尝过我的味道,就是这张性感的娇唇,就是这条粉红色的香舌,两个人有过那样的亲密无间的接触,我更是知道苏婵浑身上下那迷人的气质,迷人的完美……

    想到这里我不由心儿一荡。

    “有反应了噢乖女婿……”

    苏婵身体和我靠得越来越近,感觉到我的小二哥真的有点难以淡定,她咯咯一笑,更是故意将身体弯了一下,那抬起来的膝盖,正好抵在了我的下面……

    “嘶”的一声,我倒吸一口凉气。

    隔着裤子,我都能感觉到她那大腿的娇嫩……

    我现在有点后悔听了苏婵的这么多故事。让我心中对她再次产生了无限的怜悯,甚至是怜爱……试问这种情况之下,我把她带到魔都,会发生什么事情,我真的很难保证……

    我不知道为什么苏婵一定要和我生个孩子。

    这对她来说,到底有着怎样的意义?

    可是我知道,我放弃不了苏娜。

    “对不起……”

    我强忍着心中的激动,有些不舍地从她的缠绕之中脱身出来。

    苏婵没有再次纠缠,而是就那样站在那里,巧笑倩兮看着我:“有贼心没贼胆的家伙,快回去吧,不然苏娜该怀疑了。”

    我点了点头,赶紧狼狈离开。

    等我回到卧室的时候,苏娜已经睡了。

    我心里松了口气,看着沉睡的苏娜,我心里也是一疼。今天所知道的一切,苏娜应该都不知道。但这些东西,也最好不要让她知道。

    这些沉重,这些仇恨,这些尔虞我诈,苏婵选择自己一个人背负。

    在这方面,她和我的性格是一样的。

    在这种情况下,我也喜欢自己一个人背负这些,因为不想身边的人跟着我很累,跟着我提心吊胆。如果是一些真的无法避免的事情,又为什么要说出来,让他们惶惶不可终日呢?

    苏娜竟然是穆剑霖的孩子。

    直到现在,我依然很是震惊。

    但这也似乎解决了我心头的一个疑问。我一直怀疑崔总管和苏娜之间的关系。不说崔总管个子那么低,长相一般,就说崔总管曾经对苏娜产生的鬼父情节,就让我很想不通。

    现在我终于释然了。

    苏娜本来就不是他的孩子。而穆剑霖,虽然脸长得很是奇葩,至少个子和智商,是绝对超出苏娜的。至于苏娜遗传了苏婵的一切,只能说苏婵在遗传方面的基因比较强大吧。

    苏婵在这件事情上,肯定知道更多。

    但她为什么不告诉我?

    她的态度,为什么会和林希儿一样?

    林希儿好像也知道一些事情,但就是不肯告诉我。还说这样是为了我好。

    对于这点,我真的有点想不通。

    苏婵在今天说了一个词,很是关键。

    “残次品”!

    残次品……

    难道我们这群人,都只是黑十字的产品?

    想到这里,我不由浑身一震。

    一个不可思议的猜测,从我脑中冒了出来。

    难道不论是滕老,还是苏婵,还是我,还是李猛邓翔。都只不过是黑十字某个方面的“试验品”?这么一想,似乎很是契合眼前我得到的所有信息。

    可是……

    这真的有点未免太过夸张,太过神奇了。

    黑十字到底是个怎样的组织?

    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一号一号……

    我又想起了这两个字。

    我是一号……

    那滕老是几号?

    那苏婵是几号?

    我和滕老苏婵,是不是一样的存在?

    残次品……

    我们都是产品?

    我们都是黑十字的产品?而苏娜,则是被黑十字抛弃的残次品?

    黑十字是在干什么?

    造人?他们是在摸索着怎样的规律,还是在挑战着怎样的规则?

    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的扑朔迷离。

    但急也是急不来的。

    我抱着命运多舛的苏娜,慢慢入睡。

    又这样过了几天。

    连亚光那边终于打**过来。

    魔都已经准备好了。

    订好机票,正准备出发的时候。

    我没想到,狐狸终于回来了。

    最近这段时间,刘三卦的身体不好,狐狸和蒋思琪都不见了人影,回去照顾刘三卦去了。没有了狐狸在身边,真的有点很不习惯。

    最近发生的事情,一直都想问问狐狸,看看他知不知道。

    尤其是刘三卦。

    那个老不死的家伙,会不会对黑十字有什么了解。

    “老板,我知道你想问什么。”

    不过我还没说话,狐狸就笑着说道。

    “噢?”

    我不由一愣。

    心中又跟着一喜,难道狐狸知道?

首页-盐城夜场(夜总会)ktv招聘女服务员一千场
向秋经理上班加威
当你看到这条信息,请你不要关掉,耐心看完,不管你是做了很久夜场,还是新手找工作,这里将是你不错的选择。我是一个暖心的领队都是从基础开始一步一步带你赚钱!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

应聘须知,我们这里是晚上上班,白天休息一般不会面试,上班时间八-2点
一般面试时间晚上七点到七.三十之间,或者领队下班时间凌晨3点到9点之间,一般都会提供住,如果你选择做夜场,住宿舍和领队关系好,还是非常赚钱的,
一般之间住的那种女孩,永远没有和领队关系好的赚钱多上班快,找夜场工作找有地方住的,新人不要没上班就租房子,这样选择夜场就比较困难,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二十年经验带你赚钱,
女孩形象好,身材好,年龄十八-二八岁,高一五八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女孩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助理不招,只从内部员工提拔听话的关系好的,
有很多大领队做这行很多年,自己可能接很多场,提拔下面关系好的员工做助理,来扩充自己团队,所以说一般聪明的女孩,都会跟大经理,因为年龄大时,不靠颜值,靠管理同样赚钱,所以一般大领队身边不断有临时小女朋友,这样的女孩十分聪明,付出了她们以后都能得到回报,有的看不开的怕有关系了尴尬,其实没什么,客户天天来找你不是一样吗,和经理有关系,这样更好上班赚钱,但是选择加入团队,被分配助理下面上班,要注意不能有关系,因为助理什么都不能给你,一般女孩会问大领队在哪个城市,毫不犹豫就找大领队上班,因为大领队有经验,肯定比助理会带,其实做这个,不管价格多少,能上班才是赚钱,
1.女,年龄十八-二八岁,身高一六0 cm以上,五官端正,开朗
2工作内容,纯平提供
3.工作稳定,生意火爆,保证上班率
4.提供住宿,洗衣机,无线网,生活用水环境清幽 想钱的联系,觉得靠谱你就来应聘,这个都是自己的选择 不穿工服,不用办卡 工作时间, 晚上八点到十二点,视情况可能会延长时间。
声明向秋威 y c c g 3 1 5 5 上班加威
1.我不是中介,自己招人自己带
2.工作简单、轻松、自由、薪资高、尊重独立人格、不欺骗、不隐瞒、不强求、工资日结。
如果自身条件足够优秀,我们团队倾尽资源让你走向巅峰! 如果自身条件良好,我们团队全力打造让你更好! 如果自身条件一般,我们团队让你在这里化茧成蝶!
和谐社会 法制社会 多一丝信任 只为更好的生活 一群人 同一目标 一起加油!!!
招聘女孩上班直接联系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