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夜场KTV招聘女模特 领队直招1800起无压力 包上班

发布时间:2021-08-30 04:51:32 来源:15018514673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800-2000-3000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向秋微信yccg3155上班加微信
  • 微信: 向秋微信yccg3155上班加微信
  • QQ: 向秋微信yccg3155上班加微信 向秋微信yccg3155上班加微信
  • 发布人:15018514673
  • 所属城市:盐城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现在的苏婵看上去有一种凄然的美。

    那种无助,那种楚楚可怜的样子,我见犹怜。

    我可以理解当时的苏婵,那种崩溃,那种再次觉得自己是一个祸水的心理。她甚至在那个时候开始觉得,自己如此肮脏都不配去做苏娜的母亲。自己用这种肮脏的方式,把苏娜带到这个世界上来,本身就是一种极大的罪恶。

    所以她其实不是真的开始讨厌苏娜,而是觉得对不起苏娜。

    她无颜去面对苏娜。

    她开始陷入无穷的痛苦和矛盾之中。这也让她的性格产生了巨大的变化。这真的是苏婵的一个巨大的转折点。

    这一切,似乎都是围绕着苏婵的一个很大的阴谋。

    我突然又觉得,这些似乎应该都和周昌没有关系。

    因为周昌给我的印象,不像是能策划这一切的人。

    想到这里,我不由深深吸了口气,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的神情。

    在我看来,能把事情计算到如此妙到毫巅程度,那只有……

    可是这……

    苏婵脸上闪过无穷的挣扎的神色,她痛苦地抱着自己的脑袋,狠狠摇着,仿佛事到如今,她都不愿意去接受这个事实。

    我心里一沉。

    果不其然。

    苏婵抬起头来,已经是泪流满面,她看着我,带着哭腔说道:“是穆剑霖,穆剑霖才是苏娜的父亲!”

    “什么?”

    我顿时色变。

    虽然心里已经有了一些猜测,可是当苏婵亲口说出来,我还是有些震惊的。

    穆剑霖?

    穆剑霖?

    为什么是穆剑霖!

    这本来和苏婵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为什么会是他?

    苏娜的父亲,竟然是穆剑霖,这让我有些不可思议。我真的很难去相信。

    苏婵闭上眼睛,泪如雨下:“当时我不相信,而且我也不知道这个穆剑霖是谁啊。当时我的脑子每天都是混乱的……”

    “后来,他们把我送到了周昌身边。他们告诉我,穆剑霖肯定不会娶我。而且穆剑霖打算杀了苏娜!”

    苏婵语出惊人。

    “杀了?”

    我脸色一变。

    苏婵点了点头,继续哭道:“他们告诉我,只要我在周昌身边。苏娜才能一直安全地活下去。而且这件事情,也永远不会有人知道。”

    我的嘴角忍不住一阵抽搐。

    当时的苏婵,本身就对苏娜怀有愧疚。这种情况下,她还能怎么选?她没有选择的余地!

    也是从这件事情开始,苏婵真正被迫地,从一个单纯的女人,变成了一个省长夫人。其中的心里路程,多少挣扎多少痛苦,旁人自然很难理解。

    我也很难去想象……

    我感觉苏婵这一生的曲折,更胜过我。

    穆剑霖。

    穆剑霖。

    这是穆剑霖的阴谋,是穆剑霖一手策划的,是穆剑霖一手把本来只想安度此生的苏婵,搞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代孕。

    这算是代孕吗?

    突然我脑中想到了这个。

    这看起来,的确就是穆剑霖寻找到苏婵这个无论是从外表看起来,还是智商,还是基因上,都无比完美的女人来代孕……

    可是,为什么他又要杀了苏娜?

    难道是这次的代孕,他不满意?

    或者说,他想要的是一个儿子,想要继承自己家业的儿子?

    想到这里,我觉得相当有可能。

    “后来呢?”

    我有些急了。

    因为说到现在,我都没有听到关于黑十字的信息。但我不得不承认,这些故事就足以让我震惊。尤其是苏娜和穆剑霖之间的关系,更是让我不可思议。这件事情如果让苏娜知道了,她会怎么想?

    苏婵苦笑一声:“后来的事情,你应该都知道了。为了苏娜能活着,我跟了周昌。其实在周昌身边,我还是很安宁的。周昌对我的确不错。那个时候,我也很风光。我终于慢慢把自己的情绪调整了过来。当时我就在想,可能这样过一辈子,也不错吧。我真的不想再折腾了。”

    可惜,有人在折腾你啊。

    我心中一叹。

    “没想到的是,我跟了周昌十几年了……突然有一天,穆青就出现了。”

    苏婵继续说道。

    我心中一凛。

    穆青。

    的确,穆青这个时候,也已经长大了。

    “本来我是不认识穆青的。可是他突然找上了我。”苏婵心有余悸说道:“你能想象吗?当时一个十八岁的小男孩,突然找到了我,然后告诉我,他喜欢我。他一定会得到我,因为他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完美的女人。”

    苏婵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再次闪过一种类似于无法承受其重的苦笑。

    我知道,这个最美女人的名头,压了她太久。

    而我这个时候更震惊的,是穆青的胆大。

    而且他如此做的真正目的。是因为穆剑霖吗?

    我脑中似乎浮现出了那样的画面。十八岁的穆青,还是一个少年,锋芒毕露地出现在了苏婵的跟前,告诉她,他要得到她。这是一件多么可笑,但又多么悲哀的事情?

    悲哀在于这个时候苏婵应该已经知道了。

    当时的周昌,实际上也只不过是穆家的一条狗罢了。

    她深深明白,自己恐怕永远都挣脱不了穆家这对叔侄的玩弄。而当时穆青之所以找上苏婵,是为什么?是因为他想看看被自己叔伯选中的女人是什么样的吗?

    还是说,在那个时候,穆青心里已经有了和穆剑霖争斗的心理?

    一切看起来如此复杂,但从苏婵嘴里一点一点说出来。一切看上去又那样的合理。

    苏婵是穆剑霖选中的女人。

    这是一个关键。

    穆剑霖虽然长得有点奇怪,但谁都不能不承认,穆剑霖是真正的人中龙凤。他对这世间的女人,都应该是不屑一顾才对。这样的男人选定的女人,又怎会一般?

    所以这也能看得出,苏婵当时的魅力。

    但穆剑霖始终不是一个容易被女色左右的男人。

    他应该当时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来给自己找一个出色的继承人。

    遗憾的是,苏婵没有给他生出儿子来。

    穆青的成长,却是得到了他的青睐。

    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苏婵自然已经是难逃穆青的魔掌。先不说深爱着她的周昌,根本无力再保护她的周全。

    就说穆青这个青出于蓝胜于蓝的小狐狸,想要把苏婵牢牢掌控在手中,这真是一件太过简单的事情。

    穆青先是通过黑魔教,控制了苏婵的思想。然后在一个雷雨交加的晚上,强行把苏婵给上了。到了此时,苏婵应该是真正开始认命了。

    这个经历过太多坎坷和挣扎的女人,也终于认命了。

    她在这个时候,几乎变成了行尸走肉,任由穆家的折腾。

    “可是我心里恨!我恨啊!我恨啊!”

    苏婵近乎凶狠地看着我,低吼出来,似乎这样才能发泄她心头之恨:“我表面是行尸走肉,可我知道,毁掉我这一生的,就是穆家,就是穆剑霖,就是穆青!我一直在等着,我把这一辈子的仇恨,都刻在脑子里,我等着啊,我等着,我等着一个机会,我要去摧毁这一切!”

    我心里很堵。

    苏婵呵呵继续说道:“他们的博仁医院,一直给我吃着一种药。他们告诉我,这是针对我的身体研制的一种可以永葆青春的药。我吃了,效果很好。可是我心里呢?我心里的伤呢?什么药能治好,什么药能有效果,有吗?”

    她脸上闪过一道悲怆之色:“你在哈市第一次胜了穆青,你知道我心里有多高兴吗?你知道当时我有多开心吗?可是我不得不跟在穆青身边,又一次出卖你……因为我知道,穆青那次绝对是要失败了,而他失败了之后,定要逃离哈市。我跟着他,才有机会看到那个穆剑霖!”

    “而事实上,我看到了。”

    苏婵哈哈大笑:“可是,他却不认识我。”

    可笑吗?

    可笑。

    可悲吗?

    可悲。

    自己孩子的父亲,却不认识自己。这对苏婵来说,是多么一件讽刺的事情。

    而当时,也正是穆青处心积虑想要把穆剑霖弄死的时候。

    “穆剑霖没有动过我一根手指头。”

    苏婵淡淡说道:“他没有,因为他不知道我是谁。我去的时候,他的身体状况已经很不好。有几次,我想杀了他,我真想杀了他。可是,我却又下不去手……”

    眼泪再次花落,矛盾再次浮现脸上。

    苏婵哭着:“我真的下不去手。他是苏娜的爸爸啊,是苏娜的爸爸……”

    我的心跟着苏婵的泪,已经碎成了片片。这个曾经单纯的女人啊,这个善良的女人啊。这种情况下,面对穆剑霖,竟然没有下手!

    多么可惜的机会?

    而且当时穆青把苏婵安排在穆剑霖的身边,肯定也是想经苏婵的手,推翻自己这个叔伯的压制……

    穆青啊穆青……

    你做事为什么总是这样有条不紊,暗藏杀机?为什么总能如此运筹帷幄,一环套一环。泡了苏婵,满足了自己的欲望,又把苏婵送回自己的叔伯跟前。

    一方面满足了自己绿了穆剑霖的邪恶心思,一方面,又想假苏婵之手,除掉穆剑霖。

    穆青真的太可怕了。

    他真的太可怕了。

    如果当时苏婵一个狠心,现在穆剑霖会不会活在世上,还真的是两说。

    “为什么不杀了他?”

    我紧紧盯着苏婵的眼睛。

    她虽然说当时是心软了,但我感觉,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她对穆剑霖的仇恨,一定是比海还深的。而且经过了这么多事情的苏婵,已经不是以前的苏婵。说她硬不起心肠,那绝对是假话。

    苏婵被我这么一瞪,浑身一颤,抬头直视着我:“因为我在穆剑霖身边,知道了一个更大的秘密……”

    我心中一动:“黑十字?”

    苏婵点了点头。

首页-盐城夜场(夜总会)ktv招聘女服务员一千场
向秋经理上班加威
当你看到这条信息,请你不要关掉,耐心看完,不管你是做了很久夜场,还是新手找工作,这里将是你不错的选择。我是一个暖心的领队都是从基础开始一步一步带你赚钱!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

应聘须知,我们这里是晚上上班,白天休息一般不会面试,上班时间八-2点
一般面试时间晚上七点到七.三十之间,或者领队下班时间凌晨3点到9点之间,一般都会提供住,如果你选择做夜场,住宿舍和领队关系好,还是非常赚钱的,
一般之间住的那种女孩,永远没有和领队关系好的赚钱多上班快,找夜场工作找有地方住的,新人不要没上班就租房子,这样选择夜场就比较困难,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二十年经验带你赚钱,
女孩形象好,身材好,年龄十八-二八岁,高一五八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女孩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助理不招,只从内部员工提拔听话的关系好的,
有很多大领队做这行很多年,自己可能接很多场,提拔下面关系好的员工做助理,来扩充自己团队,所以说一般聪明的女孩,都会跟大经理,因为年龄大时,不靠颜值,靠管理同样赚钱,所以一般大领队身边不断有临时小女朋友,这样的女孩十分聪明,付出了她们以后都能得到回报,有的看不开的怕有关系了尴尬,其实没什么,客户天天来找你不是一样吗,和经理有关系,这样更好上班赚钱,但是选择加入团队,被分配助理下面上班,要注意不能有关系,因为助理什么都不能给你,一般女孩会问大领队在哪个城市,毫不犹豫就找大领队上班,因为大领队有经验,肯定比助理会带,其实做这个,不管价格多少,能上班才是赚钱,
1.女,年龄十八-二八岁,身高一六0 cm以上,五官端正,开朗
2工作内容,纯平提供
3.工作稳定,生意火爆,保证上班率
4.提供住宿,洗衣机,无线网,生活用水环境清幽 想钱的联系,觉得靠谱你就来应聘,这个都是自己的选择 不穿工服,不用办卡 工作时间, 晚上八点到十二点,视情况可能会延长时间。
声明向秋威 y c c g 3 1 5 5 上班加威
1.我不是中介,自己招人自己带
2.工作简单、轻松、自由、薪资高、尊重独立人格、不欺骗、不隐瞒、不强求、工资日结。
如果自身条件足够优秀,我们团队倾尽资源让你走向巅峰! 如果自身条件良好,我们团队全力打造让你更好! 如果自身条件一般,我们团队让你在这里化茧成蝶!
和谐社会 法制社会 多一丝信任 只为更好的生活 一群人 同一目标 一起加油!!!
招聘女孩上班直接联系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