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建湖夜总会招聘 模特顶级KTV会所

发布时间:2021-08-28 15:20:10 来源:15018514673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800-2000-3000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向秋微信yccg3155上班加微信
  • 微信: 向秋微信yccg3155上班加微信
  • QQ: 向秋微信yccg3155上班加微信 向秋微信yccg3155上班加微信
  • 发布人:15018514673
  • 所属城市:盐城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院里梧桐,已见嫩芽。

    古香古色的四合院,在如今的京城越来越少。不知道这棵梧桐,给滕家招来的,是不是董兰这只凤凰。但在滕老的帮助之下,董兰的确已经坐稳了东北财团的第一把交椅。

    时过境迁,当初我在哈市的时候,滕老在背后,轻轻松松掌管着无数人的生死。

    然而今天,刚走进院里,我就听到了滕老那止不住的咳嗽声,而我已经成长到了可以和滕家作对的程度。

    立场如何,又能怎样?

    当初我心不安的时候,是这个老人说给我一句话,让我心中安定,让我脑子清明。

    他是我人生中的一个值得尊敬的导师。

    董姝听着滕老的咳嗽声,脸上也闪过一道悲伤。

    人就是这样,不管你以前多么牛逼,呼风唤雨,但到老了,也只不过是一把黄土,谁都经不起岁月无情的变迁。滕老的身体开始显出颓势,这是自然的规律,谁都逃不过。

    再次看到滕老,他的头发已经白了,整个人都瘦了不少。

    但看到我的时候,他脸上还是露出些许笑容。

    果然。

    苏婵就在屋子里,滕老坐在床上,苏婵站在旁边,苏婵还是那样美。在这古色古香的屋中,又穿着一身宫廷样式的旗袍,乍一看去,仿佛是清廷中走出来的公主一般。她的肌肤依然可以和少女的媲美,她那经过岁月沉淀的魅力,还是那样的独一无二。

    虽然经历了很多女人,但真的很少有苏婵这样的,她的出现,可以令任何人顿时无色,她天生就是应该被人保护好的尤物,年龄这么大,依然有这么强的魅力,她比起那些历史上祸国殃民的美女们,一点都不逊色。

    而她扮演的,也的确是这样的一个角色。

    无数人曾经为她疯狂,包括崔总管,周昌,穆青,李恒星,李猛。

    漂泊一生,此时静静站在那里,那清澈的眼睛,仿佛看遍了人生百态,看到我来了之后,轻轻一笑,仿若海棠花开,让我看得有些目眩神迷。

    “你小子可终于来了。”

    咳了一会儿,滕老终于哈哈大笑,拍了拍旁边的太师椅,我笑着坐了下去。

    滕老一直笑着,一直看着我,看了一会儿,才点头道:“不错不错,的确是我看好的小伙子。”

    我一脸谦逊:“让滕老费心了。”

    滕老一愣,旋即笑道:“费什么心。我都要进棺材的人,才不会去因为这些事情费心。从李猛那件事情开始,我就不参与东北商会的事儿了。”

    我一愣,原来如此,点了点头。

    也就是说,滕老在把董兰成功推出来之后,他已经决定真正不再管这江湖事,一心等死。

    我呵呵一笑:“那今天就不说那些烦心事。”

    滕老点头:“你小子还是这么聪明。可惜了,可惜了……”

    我心里一动,笑着问道:“有什么可惜?”

    滕老看了一眼董姝,哈哈大笑:“可惜成不了我的孙女婿啊。”

    “爷爷……”

    董姝脸蛋一红,跺了跺脚,跑了出去。

    我也跟着一笑,深深看着滕老那脸上的皱纹,那是他这九十来年积攒下来的智慧,我张开突然说道:“即使我想娶董姝,怕滕老也不敢把她嫁给我啊。”

    滕老终于浑身一震,看着我:“你好像知道了什么?”

    看到滕老的反应,我的拳头忍不住攥了起来。

    他果然知道!

    这个老而弥坚的家伙,果然知道一些隐秘!

    这些都是我个人的猜测,因为今天董姝所说的,让我心生一种感觉。董兰慢慢远离我,可能有着一个最重要的原因,而这个原因,就是整件事情的关键!

    轻轻一个试探,果然滕老的反应,应了我的猜测。

    看到我表情,滕老哈哈大笑:“原来你小子什么都不知道,哈哈哈哈。看来我真的老了,竟然被你咋了出来!”

    我呵呵一笑:“我的确是不知道。但我能猜到,似乎事情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变化。董兰之所以当初抛弃我,和刚才滕老您的两声可惜,应该是一个原因。”

    滕老深深看着我:“我的确是知道,但有一些事情,你不适合知道。”

    我眼睛微微一眯,这话和前些天林希儿说的话如出一辙。

    “是什么事情?”

    我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滕老哈哈大笑,给我倒了一杯茶,没有说话。

    时间仿佛静止了。

    滕老那已经有些浑浊的眼睛,一直看着我。

    我已经不是之前的愣头青,面对滕老的时候,也没有了以前的局促。

    看了片刻,滕老仿佛瞬间都老了几岁,深深叹了一声:“刘毅你知不知道?如果我年轻十岁,今天你不可能活着离开这里。”

    “什么?”

    我浑身一震,脸色剧变。

    滕老紧紧盯着我:“如果我年轻十岁,我会把这件事情都说给你听。然后让你离不开这里。”

    我深深吸了口气:“是因为黑十字?”

    滕老意味深长看了我一眼:“看来还是让你捕捉到了一些信息。没错。我可以告诉你,黑十字是我们商会的天敌,我们已经斗了几百上千年!”

    我眼睛一亮:“黑十字到底是什么?”

    滕老哈哈大笑:“是什么?什么都不是。一群故弄玄虚的人。你只知道有这么一群人存在就是了。再多我就不能说了。”

    “为什么不能说?”

    我有些心急。

    滕老哈哈大笑,不再多发一语。

    “记住一句话,莫忘初心,莫忘初心。”

    滕老幽幽说了一句,摆了摆手,一个人颤悠悠回到了里屋。

    在我们两个人谈话的时候,苏婵静静坐在旁边,那双娇嫩的手上捻弄着一串佛珠,面容安详。这许久不见,竟然是从以前那个欲求不满的美女,变成了心若止水的菩萨一般。看到滕老起身,她将滕老搀扶了进去,等她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小时以后。

    一身旗袍,换成了便装。

    董姝把她送了出来,坐上了我的车子。

    一股清香扑鼻,让我有些心猿意马。

    我竟然不知道应该怎样开口和她说话。她毕竟是苏娜的母亲,身份有别,可是因为之前的事情,两个人几乎已经是亲密无间,这不可避免让人有些尴尬。

    苏婵是那样惊心动魄的美。坐在副驾驶上的她,两腿微微侧着,天然一种魅惑的风情。一路之上我开着车,都有些心不在焉。

    此时我都有种做梦的感觉。

    苏婵终于回来了?

    我和苏娜等了这么久,盼了这么久,她终于还是回来了。

    这种心情有些微妙。

    只是。

    苏婵还是以前的苏婵吗?

    而且就算以前的苏婵,我都不是特别熟悉她的性格。

    我该如何和她相处?

    “谢谢你。”

    苏婵突然说话,那酥酥的声音,仿若乳糖一般,让人心颤。

    我浑身打了一个激灵,笑道:“苏娜其实一直都在等你。”

    苏婵看了我一眼,展颜笑道:“苏娜在你身边,我也放心。”

    她的声音之中,自然而然都透露着一种性感,让人真心有点受不了。听着就觉得浑身发软,这比蒋思琪的媚功更加可怕。

    我勉强笑了一下,强迫自己认真开车。

    “其实他们也不知道黑十字是什么,所以让我回来,帮他们调查。”

    苏婵突然说道。

    我楞了一下,不可思议看着她,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苏婵看着我呆愣的样子,噗嗤一笑,这近五十岁的女人身上,竟然流露出小姑娘的神态,她轻轻白了我一眼,轻启微唇道:“你以为我那么容易被人洗脑吗?”

    我浑身一震,有些转不过弯来。

    原来苏婵一直都保持着清醒?

    这怎么可能……

    如果是这样的话,这又是为什么?

    在哈市的时候,苏娜生产的时候,我们明明已经赢了。苏婵为什么又要偏向于穆青?她为什么心甘情愿跟着穆青走?

    我一时间有些头皮发麻,这一切看起来有些说不通啊。

    “我不知道如何去面对苏娜,毕竟曾经走错了路。所以当时就跟着穆青走了。苏娜一直挺狠我的,不是吗?”

    苏婵幽幽看着车窗外。

    我心里不由一动。苏娜对苏婵的感情,的确是很复杂。又爱又恨,当时周昌突然辞职,苏婵一下子从云端坠落,面对自己女儿的时候,的确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

    而且她一直都跟穆青合作,当时也只能跟着穆青走。

    “那……”

    我欲言又止。

    苏婵那漂亮的眼睛看着我,轻轻说道:“谁都没有动过我,我又怎会那么傻?这辈子,崔总管和周昌,已经费劲了我所有情感。然后穆青,我已经看淡了那些东西……”

    她曾经和我说过,穆青觊觎了她很久,然后终于忍不住强上了苏婵。

    这估计是苏婵一辈子的痛。

    不知道为什么,我心里突然一松,这种感觉真是奇怪。当听到苏婵说她一直没被洗脑,一直清醒的时候,我想的竟然不是其他,而是她如果一直清醒着,那是不是就避免了被别人玩弄。

    我心中苦笑一声,叹道这个女人真的有毒。

    就凭她的魅力,要是有些手段,说可以避免那些事情,也是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她是那种似喜似嗔之间,就能让你神魂颠倒的女人。

    “而且,我总不能看着我的女婿,一直被人这么玩,既然想回到你们的身边,总要有一些拿得出来的东西,不是吗?”

    苏婵突然冲着我俏皮地眨了一下眼。

    这一下,我差点就忘了我还在开车。

    太美了……

    足足过了一分钟,我才浑身一震:“你说什么?”

    苏婵咯咯笑道:“你以为我这么长时间,在他们身边,就没有一点想法吗?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

    我一脸的不可思议。

    苏婵侧头看着我,笑容嫣然。

    我深深吸了口气:“黑十字和博仁医院,到底是什么关系?”

    她刚刚说了,连滕老对黑十字都不是很了解,让她回来调查,所以我也不问黑十字到底是些什么人。直接就问黑十字和博仁医院的关系!

    因为我和李猛,都和博仁医院的代孕系统脱不开干系!

    苏婵深深看着我:“这个真的很复杂。”

    “我有时间听。”

    我看着她,一脸认真。

    苏婵却是轻轻伸了一个懒腰,这一下将她那完美的身材展现得淋漓尽致,她慵懒地靠在车座上,侧头看着我,脸上闪过一道委屈:“念佛经真的很累呢,你不打算先带我回家吗?”

    看着她这副模样,我顿时有些气血翻涌,难以自持。

首页-盐城夜场(夜总会)ktv招聘女服务员一千场
向秋经理上班加威
当你看到这条信息,请你不要关掉,耐心看完,不管你是做了很久夜场,还是新手找工作,这里将是你不错的选择。我是一个暖心的领队都是从基础开始一步一步带你赚钱!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

应聘须知,我们这里是晚上上班,白天休息一般不会面试,上班时间八-2点
一般面试时间晚上七点到七.三十之间,或者领队下班时间凌晨3点到9点之间,一般都会提供住,如果你选择做夜场,住宿舍和领队关系好,还是非常赚钱的,
一般之间住的那种女孩,永远没有和领队关系好的赚钱多上班快,找夜场工作找有地方住的,新人不要没上班就租房子,这样选择夜场就比较困难,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二十年经验带你赚钱,
女孩形象好,身材好,年龄十八-二八岁,高一五八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女孩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助理不招,只从内部员工提拔听话的关系好的,
有很多大领队做这行很多年,自己可能接很多场,提拔下面关系好的员工做助理,来扩充自己团队,所以说一般聪明的女孩,都会跟大经理,因为年龄大时,不靠颜值,靠管理同样赚钱,所以一般大领队身边不断有临时小女朋友,这样的女孩十分聪明,付出了她们以后都能得到回报,有的看不开的怕有关系了尴尬,其实没什么,客户天天来找你不是一样吗,和经理有关系,这样更好上班赚钱,但是选择加入团队,被分配助理下面上班,要注意不能有关系,因为助理什么都不能给你,一般女孩会问大领队在哪个城市,毫不犹豫就找大领队上班,因为大领队有经验,肯定比助理会带,其实做这个,不管价格多少,能上班才是赚钱,
1.女,年龄十八-二八岁,身高一六0 cm以上,五官端正,开朗
2工作内容,纯平提供
3.工作稳定,生意火爆,保证上班率
4.提供住宿,洗衣机,无线网,生活用水环境清幽 想钱的联系,觉得靠谱你就来应聘,这个都是自己的选择 不穿工服,不用办卡 工作时间, 晚上八点到十二点,视情况可能会延长时间。
声明向秋威 y c c g 3 1 5 5 上班加威
1.我不是中介,自己招人自己带
2.工作简单、轻松、自由、薪资高、尊重独立人格、不欺骗、不隐瞒、不强求、工资日结。
如果自身条件足够优秀,我们团队倾尽资源让你走向巅峰! 如果自身条件良好,我们团队全力打造让你更好! 如果自身条件一般,我们团队让你在这里化茧成蝶!
和谐社会 法制社会 多一丝信任 只为更好的生活 一群人 同一目标 一起加油!!!
招聘女孩上班直接联系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