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夜总会招聘模特 日薪800-1000起步

发布时间:2021-08-28 15:15:50 来源:15018514673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800-2000-3000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向秋微信yccg3155上班加微信
  • 微信: 向秋微信yccg3155上班加微信
  • QQ: 向秋微信yccg3155上班加微信 向秋微信yccg3155上班加微信
  • 发布人:15018514673
  • 所属城市:盐城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苏婵?

    我特么一直都忽略了她的存在。

    是啊,她还在李恒星手里的。

    本来李恒星上次答应我,等海天盛筵的事情结束,就把苏婵还给我。可是后来因为李猛的横插一脚,搞得事情朝着我们想不到的事情发展。

    直到如今,我竟然都没有想到过苏婵这个人。

    董姝突然说起来,让我心中不由一震。

    她说董兰之所以和穆家妥协,把那个名额让给穆家,竟然是因为想把苏婵换过来。乍一听觉得有些不明所以,可是仔细一想,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苏婵那样的红颜祸水,谁不喜欢?

    更何况,还是我的准丈母娘。

    可惜天妒红颜,她的一生几乎都在漂泊之中,一个弱女子,在这个社会中,总是身不由己。从这里到那里,从这个人手中,到那个人手中,一生都成为别人的玩物,可悲可叹。

    苏婵也一直是穆青和我们在争抢的关键人物。

    如果苏婵真的能回到我的身边,一切就觉得完美了很多。

    董兰自然也知道苏婵的存在。

    这次董兰在李猛的事情当中犹豫不决,让我对她已经看淡了很多。但我没想到,她把那个名额拱手相让,竟然是因为苏婵?

    这有点不科学,有点不符合董兰这种商人的脾气啊。

    我怀疑地看着董姝。

    董姝一脸急色,道:“杀马特你连我都不信了么……”说着说着,眼泪啪嗒啪嗒下来,梨花带雨的模样,让人看得十分心疼。

    “不是,你具体说说,现在苏婵在哪?”

    我深深吸了口气,尽量不让自己被董姝的模样给影响了判断。

    董姝抹了一把眼泪,轻哼道:“就在我家,可她一直被穆青那边洗脑的。所以我妈在安排心理医生给她治疗。我妈说了,你们想接苏婵走,随时都可以。”

    我看着董姝眼中的真诚,有些蒙了。

    我本来以为苏婵从李恒星手中被接走,又将成为董兰手中的“人质”,但没想到他们这么痛快。

    这让我一时间愣住了。

    难道董兰真的这么好心?

    董姝看到我皱着眉头深思的样子,根本顾不上她那眼泪汪汪的样子,一时间委屈得不行,呜呜道:“杀马特你不疼我,你不疼我了,呜呜呜……”

    我的小心肝,一下子就被融化了,赶紧拿起旁边的纸巾来,给董姝那娇嫩的脸上擦了一下,笑道:“谁说的不疼你,嗯?”

    “就是你就是你!”

    董姝哭声再大,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此时身在我和董兰之间的矛盾,让她很是憋屈。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当时我拒绝了滕家和我提出来的联姻要求,也可能是这所有事情累积在一起的憋屈,让她很是伤心。

    我心里一堵,眼前的情况,对董姝来说的确是有些不公平。她还是一个孩子,却因为这些大人们的事情,搞得左右为难。她是那么可爱的……忍不住抓住她的小手,哄了一会儿。

    等到董姝哭声渐收,才又看着我:“杀马特,赵文昭那家伙,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的。我妈说了,这次他就是想借着你东风背叛商会。他其实把商会的一些核心生意都带走了。他才是狼子野心。你要小心啊!”

    我沉默了一下。

    核心生意?

    指的是什么?军火么?呵呵……

    如果这是核心生意的话,赵文昭拿走没有什么毛病。他担着风险创造的利益,却被这些人瓜分着,他凭什么不单飞?

    但这些事情,立场不同,说法自然不同。

    “你不要跟他搅在一起了,我妈说了,如果你真想做医疗的话,我们可以合作。你也知道,博仁医院已经内定给我们了。”

    董姝再次表达出了董兰的善意。

    她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

    我笑了一下,用手在她那娇俏的鼻子上刮了一下:“乖姝儿,好好学习,不要参合这件事情。”

    “可是……”

    董姝急了。

    我摇了摇头:“这件事情没有你想那么简单。”

    我还是决定拒绝董兰的招揽。在李猛的事情上,她带给我的是不可回复的伤痛。

    而且这个时候,她让董姝找上我来。何尝又不是一种示弱,一种心有畏惧的感觉?赵文昭这几天的造势,成功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新健康理念,将一个企业的社会责任,诠释得淋漓尽致。国家给你补贴的,剩下的,我给你补,不顾代价地造势,让董兰有些慌了。

    突然我觉得自己现在真的有些很可怕。

    董兰把苏婵救了回来的事情,竟然只是在我心中,微微起了一些涟漪。这件事情,似乎还没有到了能左右我决定的程度。

    是什么样的事情,造就了我现在如此的冷酷。

    是什么样的磨炼,让我变得如此绝情?

    是什么样的恩怨情仇,才能让我变得如此淡定,面对任何事情,都能冷静下来,理性分析。

    我甚至都不知道,现在的我,是不是我一直想要的我。

    但每个人都要成熟。

    我对商会从来无感,这注定了即使董兰再有诚意,甚至搬出了苏婵这尊大神,我都不可能继续和她合作。

    相比起那商会的桎梏,我更喜欢赵文昭一样的激情四射,大杀四方。

    “杀马特,你要小心……”

    在车上,董姝忍不住扑进我的怀里,流着泪和我深深亲吻。

    拥着她那柔软芬芳的身体,我心中竟然坚硬如铁。虽有心疼,但此时已经不会因为某个亲密的女人,而去改变自己的初衷。

    董姝的伤心,让我心里很痛。

    她嘴中的香甜,很用力地纠缠着我的无情。

    “杀马特,我妈要把我嫁给关宏,呜呜呜……”

    片刻温存,董姝突然哭着说道。

    我浑身一震。

    果然董兰还是做出了这个决定?

    这让我更加明白了,我和董兰迟早走向对立。甚至连她自己都明白这件事。所以今天让董姝过来,只是做最后一次的尝试。她已经给自己安排好了后路。

    只是我一直不明白。

    为什么董兰会这样?

    为什么董兰会慢慢和我走向对立?

    难道只是很简单的,当时不看好我,而看好李猛?当时我对董兰,的确是忠心耿耿。她却在关键时候不够果断,抛弃了我?这也是我如今为什么始终不愿意加入任何一个商会的原因。

    一切看起来,都这样的扑朔迷离。

    “那你怎么想……”

    我心疼地抱着董姝。

    如果董姝真的嫁给了关宏,滕家和关家强强联合,这也算是进一步和我明确了立场。

    “我不嫁我不嫁,呜呜呜……杀马特我喜欢你,我就想和你在一起。我给你做小的,做小的好不好……”董姝哭着,她的话让我心中一痛。

    深深吸了口气:“你不想嫁,就没人逼你嫁。实在不行,就去找你爷爷,明白没?”

    我总觉得,滕老是一个很不一般的人。我对他还是心存善念的。

    董姝点了点头。

    两人温存一会儿,董姝终于恋恋不舍离去。

    在她下车的时候,那哭肿了的眼睛突然看着我:“杀马特,还有一件奇怪的事情。”

    “什么?”

    董姝犹豫了一下,还是咬咬牙说道:“妈好像最近在调查一件事情,好像和你有关。”

    我精神一振:“什么事情?”

    董姝想了片刻,才说道:“从你开始经商开始的事情,她都调查了。她和我说你这个人很奇怪,让我不要太接近你。”

    奇怪?

    我深深吸了口气,这件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

    董兰调查我,肯定不会是因为好奇。

    难道这就是她当时想要抛弃的我真正原因吗?

    “还有,老妈说,你永远不会加入任何一个商会,和我们始终不是一路人。我不信,所以今天来找你试试……”

    董姝可怜兮兮看着我。

    我心里一痛。

    但同样这句话,带给我的,还是太多的疑问。

    董兰似乎知道一些我都不知道的东西?

    她为什么那么笃定,我一定不会加入任何商会?不会依靠任何势力?

    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这个原因,自然也就是当初董兰抛弃的真正原因。

    我隐隐感觉,会不会和黑十字有关?

    “苏婵在哪里?”

    我有点不忍直视此时董姝的模样,我总会担心自己在面对董姝的时候,会不由自主地心软。

    “在我爷爷那里……”

    董姝抽泣了一下,说道。

    滕老?

    我深深吸了口气,看着董姝:“我能去吗?”

    董姝想了一下,点了点头:“爷爷最近身体有些不好。苏婵一直在照顾他。”

    滕老身体不好?

    我想了一下,滕老今年都快九十岁了。年岁不饶人啊,当初我第一次看到滕老的时候,他气场强大,精神很棒。这都三年过去了,也应该到了行将就木的程度。

    一直以来,我对滕老都很尊敬。

    因为他帮过我,而且他本身的地位,就不是我们这些人能比。

    所以一听滕老身体不好,我就心急如焚。再加上终于能再次见到苏婵,就在董姝的指点之下,发动车子,往滕老在京城的住处奔去。

    滕老曾经为我指点迷津。

    他说过,做一恶,要用百善来偿还。

    他一辈子,都在偿还以前的罪恶。

    现如今再次要面对他,身份已然不同,立场已然对立,我和滕家似乎注定是要分道扬镳,他又会怎样对待我?

    走进这道四合院的门之前,我突然有一种怅然的感觉。

首页-盐城夜场(夜总会)ktv招聘女服务员一千场
向秋经理上班加威
当你看到这条信息,请你不要关掉,耐心看完,不管你是做了很久夜场,还是新手找工作,这里将是你不错的选择。我是一个暖心的领队都是从基础开始一步一步带你赚钱!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

应聘须知,我们这里是晚上上班,白天休息一般不会面试,上班时间八-2点
一般面试时间晚上七点到七.三十之间,或者领队下班时间凌晨3点到9点之间,一般都会提供住,如果你选择做夜场,住宿舍和领队关系好,还是非常赚钱的,
一般之间住的那种女孩,永远没有和领队关系好的赚钱多上班快,找夜场工作找有地方住的,新人不要没上班就租房子,这样选择夜场就比较困难,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二十年经验带你赚钱,
女孩形象好,身材好,年龄十八-二八岁,高一五八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女孩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助理不招,只从内部员工提拔听话的关系好的,
有很多大领队做这行很多年,自己可能接很多场,提拔下面关系好的员工做助理,来扩充自己团队,所以说一般聪明的女孩,都会跟大经理,因为年龄大时,不靠颜值,靠管理同样赚钱,所以一般大领队身边不断有临时小女朋友,这样的女孩十分聪明,付出了她们以后都能得到回报,有的看不开的怕有关系了尴尬,其实没什么,客户天天来找你不是一样吗,和经理有关系,这样更好上班赚钱,但是选择加入团队,被分配助理下面上班,要注意不能有关系,因为助理什么都不能给你,一般女孩会问大领队在哪个城市,毫不犹豫就找大领队上班,因为大领队有经验,肯定比助理会带,其实做这个,不管价格多少,能上班才是赚钱,
1.女,年龄十八-二八岁,身高一六0 cm以上,五官端正,开朗
2工作内容,纯平提供
3.工作稳定,生意火爆,保证上班率
4.提供住宿,洗衣机,无线网,生活用水环境清幽 想钱的联系,觉得靠谱你就来应聘,这个都是自己的选择 不穿工服,不用办卡 工作时间, 晚上八点到十二点,视情况可能会延长时间。
声明向秋威 y c c g 3 1 5 5 上班加威
1.我不是中介,自己招人自己带
2.工作简单、轻松、自由、薪资高、尊重独立人格、不欺骗、不隐瞒、不强求、工资日结。
如果自身条件足够优秀,我们团队倾尽资源让你走向巅峰! 如果自身条件良好,我们团队全力打造让你更好! 如果自身条件一般,我们团队让你在这里化茧成蝶!
和谐社会 法制社会 多一丝信任 只为更好的生活 一群人 同一目标 一起加油!!!
招聘女孩上班直接联系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