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豪华夜场招聘模特〖当天结算〗真实招聘无中介

发布时间:2021-08-25 14:55:50 来源:15018514673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800-2000-3000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向秋微信yccg3155上班加微信
  • 微信: 向秋微信yccg3155上班加微信
  • QQ: 向秋微信yccg3155上班加微信 向秋微信yccg3155上班加微信
  • 发布人:15018514673
  • 所属城市:盐城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选择?

    什么样的选择?

    难道穆雨必死的情况还能选择不成?

    我眼睛一亮。

    如果有可能的话,我真不愿意看着这个“准弟妹”死去啊。

    果然。

    医生让我和马波走到手术台跟前。

    虽然在一些电视或者电影里,也经常看到做手术的现场。但看到刚才还活生生站在你面前的美女,现在的胸口被残忍地剖开,那触目惊心的伤口,那鲜红的血液,那让人作呕的腥味,以及那真真实实展现在你面前,并且依然在跳动的心脏。

    我不忍再看,但还是顺着医生手中的放大镜看到,穆雨的心脏上,隐隐约约能看到一个跟着心脏在一起跳动的支架……

    我和马波都没见过如此场景,愣在当场,好久缓不过神来。

    “就是这个东西。”

    医生和我们说道,然后看着我,口罩下的话语如此冰冷:“这个支架放得的确没有任何用。而且我们能看到,你们想要的东西就在里面……”

    旁边的机器上,显示着放大之后的这个支架。

    马波眼睛一愣,激动起来。

    我却是淡淡问道:“你刚才说的选择到底是什么?”

    医生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这个支架,有报警系统。”

    “什么?”

    我和马波同时脸色一变。

    我心里倏地沉了下去。

    报警系统?

    “如果我们就这样摘下来的话,肯定会报警放置这个支架的人。”

    医生解释道。

    艹尼玛!

    穆青这个混蛋!

    我和马波面面相觑,眼中都是绝望之色。

    我们没想到在这个关键时候了,竟然又着了穆青的道。穆青这个混蛋,还真是能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地如此谨慎。

    报警系统!

    如果真的触发了报警系统,那我们准备的一切,又有什么意义?

    如果穆家知道了我们要对付他们的博仁医院,那当即就可以断掉运输线,让我们扑一个空。我们这么多天这么多人,这么多心血的准备,甚至不惜给穆雨开膛破肚,一切都不是白瞎掉了?

    “那还有一个选择呢?”

    我看着医生,感觉事情并没有这么简单。

    三个医生对视一眼,欲言又止。

    我的心里揪了一下。

    “第二个选择,我们可以把她这一块的心脏,切除下来,这样就不会触发报警系统。我们也就有了足够的时间去研究这里面的东西……”

    医生在穆雨的心脏上,画了一个小圈。

    “可是,这样的话,她就必死无疑!”

    医生最终冷冷说道。

    我一下子斯巴达了。

    目瞪口呆,片刻都缓不过神来。

    我感觉一下子全身的力气都没了,踉踉跄跄后退几步,被马波扶住,我才苦笑一声,僵硬的脸庞扯了一下,这还真特么是一个艰难的抉择啊!

    医生说得很明白了。

    如果只摘取支架的话,毫无疑问会报警,但这样穆雨不会死,不会影响穆雨的生命安全。

    可是如果切除这一块心脏的话,穆雨必死无疑,而我们,却可以得到我们想要的。

    马波一语不发,看着我。

    三个医生也看着我。

    一时间,整个车里都静得可怕。

    看我干什么?

    尼玛,看我干什么?

    为什么这种事情,非要逼我来选择?为什么这种事情,非要给我遇上?

    一边是潜伏了那么久,马波跟踪了十一年的案子,惨绝人寰的博仁医院。一边却是穆雨这样可爱善良的女子,深爱着刘洋,刘洋也一样深爱的女人。

    这是多么残酷的选择?

    为什么一定要让我来?

    马波看着我的眼睛里,都有一些心疼。对他来说,博仁医院的案子,比天都大,但他还是紧紧抓住我的肩膀:“要不然算了吧……”

    算了吧?

    我呵呵一笑。

    说一句算了,这就算了?

    秦少那边一千个人已经准备好了,随时登机,奔赴全国的每个地方,连亚光那边也准备好了。这么多人殚心竭虑,怎又是一句算了能了结的事情?

    可是……

    让我做出这个选择,真的很难很难。

    我自诩自己不是什么善人,但我今天能把穆雨带来,我感觉我已经透支了我所有的人品,所有的好运,所有的功德。但如果能把博仁医院的罪恶曝光的话,我愿意。

    我愿意下半辈子背负着这个良心债。

    可我没想到,关键时刻,又来一个选择。

    我的心都在滴血了。

    我眼睁睁看着穆雨那鲜活的,依然还在跳动的心脏。

    我缓缓闭上眼睛,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起来。

    如果是穆青呢?

    他在这种情况,应该会毫不犹豫结束穆雨的生命吧?他从来都是那样的人,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不顾他人的生死。

    我不由自嘲一笑。

    我还是太嫩啊。

    我还是太不够成熟啊。

    我还是很难把自己认识的人的生命,看作草芥。

    我还是很难,像穆青那样的冷血,那样的“以大局为重”,那样像一个枭雄一样,不用为这些“小事”纠结矫情。

    但我同样明白。

    随着战斗慢慢升级。每一个抉择,都会影响着胜负。

    我现在肩上担负的,不只是穆雨这一个人的生命。

    而是千千万万的生命,而是所有人的希望,甚至是所有人的身家。

    客观来说,死一个人,可以救千千万万的孩子,可以救千千万万被人贩子拐走的妇女。这种事情,本来就没有必要去纠结,去选择。

    谁都知道会怎么选。

    可不管是我,还是马波,还是这三个见惯了生死的医生,我们都是人,我们都是普通人,我们都很难眼睁睁看着一个鲜活的生命,在我们眼前消逝。

    所以马波让我选择,三个医生让我选择。

    他们又何尝不想看到这个漂亮的女人,再次站起来。

    他们又何尝不是,不愿意自己去终结一个健康的人的生命。

    我紧紧攥着拳头,指甲都已经深深扎入了自己的手中,我却感觉不到一丝的痛。

    太难的选择。

    太多的煎熬。

    我知道,我这个选择一出,我就会变成之前自己讨厌的那种人,像穆青那样的那种人。因为结束她生命的,不是马波,不是医生,而是我。

    我将背负这一切。

    我将背负这所有的良心债。

    几个人一直在等着我的抉择。

    这个时候,**急促地响了起来。

    我一看,是秦少。

    我拿着**的手,有些颤抖,我感觉这个时候有些透不过气,转过身慢慢朝着货车那后门走去。

    马波看了我一眼,嘴巴嗫嚅一下,但还是没有把我叫住。

    三个医生深深一叹。

    落针可闻的环境之中,只有那机器滴滴滴的声音,和我的**铃声。

    终于走到门口的时候,我打开那车门,一股冷气扑面而来,我一下子清醒了很多,冷静了很多。

    同样,也冷酷了很多。

    我回头看着马波:“她来之前,已经做好死的准备了,不是吗?”

    马波浑身一震。

    我挥了挥手,再也说不出一句话,跳下了车。

    马波冲着三个医生冷冷说道:“割下来,不要触发报警系统!”

    跳下车的我,听到了身后马波的声音。

    一下子,我的心情很复杂。

    一种心痛,但又如释负重,又愧疚,但又觉得一下子放松了很多,一种破罐子破摔,既成事实的无奈感。等我回到车上的时候,整个人都感觉虚脱了。

    楚可儿愣愣看着我。

    我一下子躺在她的两条大腿之上,就那样抬头看着外面的夜色。

    一直有着可以掌握别人生死的权力甚至是能量,但还是第一次面对如此直接的抉择。终于做出的选择,让我整个人的心理,都在这短短时间以内,经历过一场炼狱一般。

    当我做出这个决定之后,短暂的纠结竟然不扫而空。

    我突然一下子冷静了下来,原来我也可以如此的冷酷。

    原来我也可以做出这样的抉择。

    “老,老板,腿麻了……”

    楚可儿看我状态有些不对,秋水眸子之中都是温柔和关切,任由我躺在她那软乎乎的大腿上,她动也不动。

    我都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竟然把她给趟麻了。

    我的眼神慢慢放在楚可儿那张漂亮脸蛋上,笑了一下:“老板变成一个恶人了,你还喜欢吗?”

    楚可儿脸一红:“可是你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啊……”

    听到楚可儿的话,我一愣,旋即哈哈大笑:“是啊,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啊。那可儿为什么还要喜欢呢?”

    一只手伸出来,环绕着楚可儿那娇嫩的脖子,将她的脸拉下来一些,很长时间没有和这个呆萌少女亲热了,这才发现,楚可儿又变漂亮了很多。

    楚可儿轻声叫了一下,脸色通红地不敢看我:“师姐,师姐说的啊,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我……”

    话还没说完,那可爱的娇唇,已经被我含住,楚可儿嗯哼一声,身体一下子就软了。

    “搞定了……”

    两个人不知道亲了多久,感觉寒冬里车子的温度都升高了很多。

    这个时候,马波的声音伴着他的脚步声一同响起。但当他跑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我楚可儿在亲吻,马上站住,干咳一声。

    我知道这个时候不是亲热的时候,赶紧从羞赧的楚可儿怀里爬起来。

    “搞定了?”

    我看着马波。

    马波点了点头。

    “马上分析出来,给秦少发过去!今天晚上,所有人必须到位!”

    我冷冷说道。

    马波一看我现在的状态,微微一愣。

    不过他似乎也知道了,我的心理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到底经历了什么。不管如何,这对我的性格来说,也是一种无奈的升华。

    “好!”

    马波点了点头。

    我深深吸了口气,抬头看天。

    刚刚雪停了,我似乎看到一颗流星,从我眼前的那片夜幕之中划过。

    天使走好。

    穆家,你准备好了吗?

    ……

    又要开始新一轮的大修改了。主要是涉政问题。真的很难受很纠结。其实主角一直是在散发着正能量的好吧。和坏人斗智斗勇。但是没办法,大会马上召开了,发哥不想被请去喝茶。从今天开始到月底,把涉政的问题全部改过。

    政治家族,会改成商业家族。

    一些人的背景,也会修改一下。

    给大家带来不便,请海涵。

    更新我会尽量保持速度。还有一个月完本吧,这么多字,真心不好改。

首页-盐城夜场(夜总会)ktv招聘女服务员一千场
向秋经理上班加威
当你看到这条信息,请你不要关掉,耐心看完,不管你是做了很久夜场,还是新手找工作,这里将是你不错的选择。我是一个暖心的领队都是从基础开始一步一步带你赚钱!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

应聘须知,我们这里是晚上上班,白天休息一般不会面试,上班时间八-2点
一般面试时间晚上七点到七.三十之间,或者领队下班时间凌晨3点到9点之间,一般都会提供住,如果你选择做夜场,住宿舍和领队关系好,还是非常赚钱的,
一般之间住的那种女孩,永远没有和领队关系好的赚钱多上班快,找夜场工作找有地方住的,新人不要没上班就租房子,这样选择夜场就比较困难,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二十年经验带你赚钱,
女孩形象好,身材好,年龄十八-二八岁,高一五八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女孩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助理不招,只从内部员工提拔听话的关系好的,
有很多大领队做这行很多年,自己可能接很多场,提拔下面关系好的员工做助理,来扩充自己团队,所以说一般聪明的女孩,都会跟大经理,因为年龄大时,不靠颜值,靠管理同样赚钱,所以一般大领队身边不断有临时小女朋友,这样的女孩十分聪明,付出了她们以后都能得到回报,有的看不开的怕有关系了尴尬,其实没什么,客户天天来找你不是一样吗,和经理有关系,这样更好上班赚钱,但是选择加入团队,被分配助理下面上班,要注意不能有关系,因为助理什么都不能给你,一般女孩会问大领队在哪个城市,毫不犹豫就找大领队上班,因为大领队有经验,肯定比助理会带,其实做这个,不管价格多少,能上班才是赚钱,
1.女,年龄十八-二八岁,身高一六0 cm以上,五官端正,开朗
2工作内容,纯平提供
3.工作稳定,生意火爆,保证上班率
4.提供住宿,洗衣机,无线网,生活用水环境清幽 想钱的联系,觉得靠谱你就来应聘,这个都是自己的选择 不穿工服,不用办卡 工作时间, 晚上八点到十二点,视情况可能会延长时间。
声明向秋威 y c c g 3 1 5 5 上班加威
1.我不是中介,自己招人自己带
2.工作简单、轻松、自由、薪资高、尊重独立人格、不欺骗、不隐瞒、不强求、工资日结。
如果自身条件足够优秀,我们团队倾尽资源让你走向巅峰! 如果自身条件良好,我们团队全力打造让你更好! 如果自身条件一般,我们团队让你在这里化茧成蝶!
和谐社会 法制社会 多一丝信任 只为更好的生活 一群人 同一目标 一起加油!!!
招聘女孩上班直接联系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