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KTV夜场诚招女孩 日新1500起 包住宿 生意好 无任务

发布时间:2021-08-25 14:54:34 来源:15018514673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800-2000-3000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向秋微信yccg3155上班加微信
  • 微信: 向秋微信yccg3155上班加微信
  • QQ: 向秋微信yccg3155上班加微信 向秋微信yccg3155上班加微信
  • 发布人:15018514673
  • 所属城市:盐城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今天穆雨休假。

    再次你侬我侬的刘洋和穆雨,从早上起床,就手牵着手,在京城逛了起来。

    虽然有点意外今天穆雨的情绪,但刘洋能感觉到穆雨今天很开心,很黏自己。这在两个人经历过“卧底”事件之后,还是头一回。

    穆雨是一个善良的人,也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

    所以自从刘洋真正身份暴露之后,两个人之间虽然感情依然难舍难分,但始终心中会有隔阂。

    穆雨的突然改变,虽然让刘洋有些意外,但也很是惊喜。只要穆雨开心,他就很开心。

    因为穆雨平时工作很忙的原因,刘洋都没有真正和穆雨出来约会过。之前追求穆雨的时候,也只是送花,请吃饭,看电影。活动地点都在博仁医院附近。

    京城很大,景点很多,两个人却从来都没有一起出去玩过。

    今天终于有空,加上穆雨又高兴,刘洋自然乐得相陪。

    在京城,开车旅游是最想不开的。

    所以两个人从早上开始,就收拾出门,坐着地铁,从前门到后门,从鼓楼,到颐和园。天上飘着小雪,也挡不住两个人爬长城的热情。

    穆雨一改平时的矜持,在长城上,在陶然亭,在后海,在故宫。

    到处都留下了两个人激吻的痕迹。

    今天穆雨打扮得很漂亮,在街上的回头率都很高。

    刘洋突然感觉自己很幸福。

    因为明天表哥那边终于要进入即将分出胜负的阶段带给他心中的压抑,也一扫而空。

    “不管能不能赢,我们都远走高飞,好吗?”

    “我们已经尽力了,我们都尽力了。我们不欠任何人的。我只想好好爱你,好好和你生活。”

    “穆雨,嫁给我吧。”

    “我们去你想去的任何地方。”

    这一天,刘洋有感而发的甜言蜜语,听到穆雨脸上笑得和花儿一样。

    只是刘洋没有捕捉到穆雨那笑颜之下深深隐藏着的凄迷,和悲恸。

    刘洋现在只希望尽快结束这一切,恢复自己的身份。

    他想逃离这里,逃离国内,带着穆雨,去最遥远的城镇。

    “谢谢你,谢谢你……”

    夜色弥漫,两个人精疲力尽回到家里,好不容易心里再无间隙的两个人,在床上予取予求着,在床上疯狂着,在床上翻滚着。

    天雷地火,演绎着千古绝唱。

    刘洋累得躺在床上,不想起来。

    看到一旁正在梳妆打扮的穆雨,奇怪问道:“你要出去?”

    穆雨没有说话,嗯了一声:“同事过生日,本来想带你去,可规定不能带男人,呵呵。”

    刘洋白眼一翻:“我也不想去,太累了。”

    穆雨盛装打扮,刘洋看得津津有味。

    他突然感觉,这样也是一种难得的幸福。

    半个小时之后,穆雨回过头来,刘洋才发现,今天的穆雨竟然破天荒地给自己化了一层淡妆,称得上是明艳惊人,让他都不由眼睛一亮。

    “美吗?”

    穆雨轻轻一笑,仿若海棠花开。

    “美,美……”

    若不是刚才梅开二度,刘洋现在就恨不得把她抱到床上,再狠狠荒唐一次。

    穆雨缓缓走了过来,凝视刘洋,在他脸上轻轻啄了一口:“乖,等我回来。”

    刘洋痴迷地点了点头。

    穆雨打开门,走了出去。再也忍不住,两行清泪,花了自己的妆。

    下楼,楚可儿的车子停在那里,已经等着穆雨。

    ……

    我看到穆雨的时候,也被她今天刻意装扮的模样给惊艳了一把。虽然明显能看出她哭过,但补妆之后的她,依然魅力爆棚,一身长裙将她高挑的身材衬托得无比完美。她应该在最后时刻抓紧时间和刘洋恩爱了几把,白里透红的女人味,让人看得目眩神迷。

    想到即将发生的事情,我鼻子又忍不住一酸。

    一路之上,没有说话。

    楚可儿开着车子,一个小时之后,终于驶出京城,来到涿州。

    马波的“货车”又在路边等着,夜色朦胧,雪雾缭绕,那辆大货车看起来就像随时准备着吞噬别人的怪兽。我们下车,我有些不忍走过去。我心里有种在把一个完美的天使,推向地狱的罪恶感。

    而穆雨,却很坦然。

    她似乎察觉到了我的心理变化,回头笑着看了我一眼,丝毫不避嫌地拉起了我的手,往前面走着。

    我心中很堵,我心情很坏。

    我不是什么卫道士,但我也很难接受这样的悲剧。我不是悲天悯人的人,但我也很难亲手把一个如此可爱,如此善良的女人,眼睁睁推向终结她生命的手术台。

    她和刘洋真的很有缘分。

    刘洋在执行注射死刑的时候,上过一次这样的车子。

    她今天也是,而且如此义无反顾。

    我不知道国安的这种车子,是不是真的什么功能都有。看到我们车子停下,马波从车上跳了下来,看了我和穆雨一眼,点了点头。

    这次我们的车子没有开进去。

    因为进去之后,会发现这已经不是之前那辆货车。而是换了一辆,里面已经不是那种装满了黑科技电脑设备,而是和那执行死刑的车子差不多,一些仪器,一张病床,机器的生硬感,和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我们刚走上来,他们那淡漠的眼神,看着我们。

    一时间,仿佛进入了地狱。

    这个时候,我突然有一种拉起穆雨逃离这里的冲动。

    我心中很想呐喊,很想把这种负面情绪给赶走。

    可是我知道,我不能。

    这是穆雨自己的选择。

    这也是她的自我救赎。

    最重要的是,她今天所做的,直接关系着所有参与这件事情的人能不能成功。

    一千人的辛苦准备。

    几万员工的翘首以待。

    几千万网友股民的疯狂关注。

    两大家族之间的博弈,国内政治的走向。

    这些压力,让这个不谙世事的女人有些不堪负重。

    所以,她甘愿选择解脱。

    她松开了我的手,冲着我嫣然一笑:“哥,帮我照顾好刘洋,即使他怪你,您也不要生他气。不要难受,这是天使的召唤,我不会下地狱的,对吗?”

    我差点哽咽,看着她重重点了点头。

    穆雨毅然回头,在那几个冷冰冰眼神注视之下,大大方方走到那病床之上,头顶的手术灯,一下子照在她那张漂亮的脸蛋上。

    她缓缓闭上眼睛。

    我的心里终于一沉,针扎一样的痛。

    我不忍看着一切,我不忍看那已经调配好的麻醉针扎入她那完美无瑕的肌肤之中。转头跳下车,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马波也下来了,拍了拍我的肩膀:“这几个都是解放军医院的高级医师,我已经和他们说过,尽量保住她的命。”

    我苦笑一声:“就这样的条件,这样的车里?”

    马波语塞,片刻才道:“没办法……”

    我深深一叹:“是啊,没办法。其实你不用劝我的,我知道这是最好的选择,我也知道这是目前唯一的选择。可我就是心里过不去那个坎啊。让我缓缓,让我缓缓。”

    马波不说话了。

    陪我这里抽烟。

    其实他安慰我的话,很是无力。穆青是什么样的人,如果这块地图被拿出来,他又怎会让穆雨有活命的机会?

    我们都知道。

    既然穆雨走了进去,就别想活着出来。

    天上的雪,飘个不停。我仰起头,任那雪花落在自己的脸上,一点一点的冰冷,化成冰水,渗入自己的肌肤之中。我狠狠嗅着这天地之间的味道,却只嗅到了无穷的罪恶。

    地图终于要到手了吗?

    我们应该很激动的吗?

    这不就是我们一直梦寐以求的吗?

    为小呶呶报仇,彻底曝光,摧毁那惨绝人寰的博仁医院。这不是我一直在追求的吗?可为什么我现在心里,却没有一点点的激动,没有一点点的如释负重。

    为了仇恨,却要让另外一个无辜的人失去性命。

    这就是我们想要的吗?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夜色开始弥漫眼前,穿着皮鞋的脚都快被冻僵了。

    我不敢去想象,此时车里的那手术台上,今天梳妆打扮得如此美丽的穆雨,已经变成了什么样。我不敢想象,她的心脏,现在是不是还在跳动。

    不知道是被冻得,还是心中的急躁,让马波忍不住了。

    他扔了烟头,转过头去打开车门。

    我也忍不住回头。

    还好我们的角度,看不到此时的穆雨,几个医生戴着口罩,围在她的身边。手术刀飞快起落,穆雨一动不动。

    我和马波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地图能顺利拿出来吗?

    旁边的仪器,显示着依然还在跳动的心电图。滴滴答答的声音,不绝于耳,像是催命的乐曲一般。

    医生们的动作,突然慢了下来。

    我的心一下子被揪了起来。

    机器那滴滴答答的声音,骤然急促了起来。三个医生的动作再次加快。

    这种气氛,一般的心脏真的受不了。

    心电图终于再次平稳下来。

    两个医生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冷汗。

    马波紧紧攥着自己的拳头。

    我也目不转睛地看着手术台。

    “找到了!”

    突然这个时候,一个医生喊道。

    我和马波同时一震,不管如何,能找到就是胜利。我深深吸了口气,压下心中的矫情。

    马波问道:“能不能安全拿出来?”

    几个医生同时无语,对视一眼。

    我心里一沉,我从他们的眼中看到了悲观。

    其中一个较为年老的医生,摘下口罩,回头看着我们两个人:“你们需要做一个选择。”

    “什么?”

    我和马波同时一愣。

首页-盐城夜场(夜总会)ktv招聘女服务员一千场
向秋经理上班加威
当你看到这条信息,请你不要关掉,耐心看完,不管你是做了很久夜场,还是新手找工作,这里将是你不错的选择。我是一个暖心的领队都是从基础开始一步一步带你赚钱!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

应聘须知,我们这里是晚上上班,白天休息一般不会面试,上班时间八-2点
一般面试时间晚上七点到七.三十之间,或者领队下班时间凌晨3点到9点之间,一般都会提供住,如果你选择做夜场,住宿舍和领队关系好,还是非常赚钱的,
一般之间住的那种女孩,永远没有和领队关系好的赚钱多上班快,找夜场工作找有地方住的,新人不要没上班就租房子,这样选择夜场就比较困难,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二十年经验带你赚钱,
女孩形象好,身材好,年龄十八-二八岁,高一五八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女孩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助理不招,只从内部员工提拔听话的关系好的,
有很多大领队做这行很多年,自己可能接很多场,提拔下面关系好的员工做助理,来扩充自己团队,所以说一般聪明的女孩,都会跟大经理,因为年龄大时,不靠颜值,靠管理同样赚钱,所以一般大领队身边不断有临时小女朋友,这样的女孩十分聪明,付出了她们以后都能得到回报,有的看不开的怕有关系了尴尬,其实没什么,客户天天来找你不是一样吗,和经理有关系,这样更好上班赚钱,但是选择加入团队,被分配助理下面上班,要注意不能有关系,因为助理什么都不能给你,一般女孩会问大领队在哪个城市,毫不犹豫就找大领队上班,因为大领队有经验,肯定比助理会带,其实做这个,不管价格多少,能上班才是赚钱,
1.女,年龄十八-二八岁,身高一六0 cm以上,五官端正,开朗
2工作内容,纯平提供
3.工作稳定,生意火爆,保证上班率
4.提供住宿,洗衣机,无线网,生活用水环境清幽 想钱的联系,觉得靠谱你就来应聘,这个都是自己的选择 不穿工服,不用办卡 工作时间, 晚上八点到十二点,视情况可能会延长时间。
声明向秋威 y c c g 3 1 5 5 上班加威
1.我不是中介,自己招人自己带
2.工作简单、轻松、自由、薪资高、尊重独立人格、不欺骗、不隐瞒、不强求、工资日结。
如果自身条件足够优秀,我们团队倾尽资源让你走向巅峰! 如果自身条件良好,我们团队全力打造让你更好! 如果自身条件一般,我们团队让你在这里化茧成蝶!
和谐社会 法制社会 多一丝信任 只为更好的生活 一群人 同一目标 一起加油!!!
招聘女孩上班直接联系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