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福田区夜场招聘模特-求贤若渴

发布时间:2021-09-15 09:12:20 来源:17195153155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50000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17195153155
  • 微信: 17195153155
  • QQ: 17195153155 17195153155
  • 发布人:17195153155
  • 所属城市:深圳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我艹!

    我真的是乌鸦嘴啊!

    那咕噜咕噜的声音,在这深山老林里,显得无比渗人得慌。因为这个时候,我们顺着小路,正好来到了一片树林之中。枯树杂草,乱石嶙峋,这里可能以前住过人,所以周围还有一些破败的房屋,房屋跟前,一堆杂草。

    这个时候,那两道粗重恐怖的声音,就是从那杂草边上传过来的。

    我和苏婵对视一眼,眼中尽是惊骇之色。

    因为这个时候我们已经看到了,那是两头个头极大,满身黑色的野猪!

    苏婵差点叫了出来,幸好我用手捂住了她的嘴巴。

    “小声点,别出声!”

    我在苏婵耳边赶紧说道。

    这个时候,我们两个人的心跳都开始加速了。

    野猪啊!

    苏婵哪里见过这个,一下子就慌了神。被我捂住了嘴巴,她吓得点了点头,我半抱着她慢慢往后退去,想要绕过这条路。可是特么死不死的,我们就这样慢慢往后倒退的时候,苏婵脚下,却是正好踩到了落在地上的一根树干。

    咔嚓一声。

    我脸色一变。

    苏婵终于叫了出来。

    野猪终于被我们的这边的动静给惊到了。

    “没事儿没事儿……别怕啊,你别叫啊!”

    我紧紧攥着苏婵的手,她的手心已经出汗了,娇躯一直发抖着。

    野猪其实从来不主动攻击人。相反它们还是比较害怕人的,所以如果我们看到它们的时候,千万不要惊慌,也不要发出让他们害怕的声音,做出让他们害怕的动作的话。野猪这东西,在冬天的时候,就喜欢在草堆里取暖。靠吃一些昆虫啊,杂草了为生。

    所以它们其实不是肉食动物。

    可是……

    情况也有特殊的时候。

    我本以为我们不去招惹它们,它们就不会来找我们。可是我想错了。

    两只野猪之中的一个,看到我们,那凶神恶煞的眼神一扫过,就嚎叫一声,疯狂朝着我们飞扑过来。

    “我艹,怎么回事!书上都是骗人的啊!”

    我惊了一下,赶紧拉起苏婵撒丫子就跑。

    然而野猪你看着挺肥,其实身上全是特么肌肉,跑起来非常快!他们在丛林之中,绝对属于金字塔尖的存在。而且野猪这东西,一只并不可怕,可怕的就是群居的。所谓从来不主动攻击人,那其实都是假的。野生动物这些东西,在这种环境下久了,自然而然会有一种丛林规则,对于自己的地盘被人侵犯,还是很注意的。

    尤其是它们住的地方。

    所以我和苏婵一出现,就激起了它们的敌意。

    说时迟那时快。

    死里逃生我有过很多次,可是这种情况还真的特么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眼看那头估计至少有两百恭敬的野猪,就要扑在我们的身上,那看起来粗大可怕的獠牙,眼看就要扎在苏婵那娇柔的身体上。我灵机一动,一下子就蹦到了旁边的一个矮房子上面,然后不由分说就把苏婵给拉了起来。

    苏婵大概只有一百斤左右的样子,突然被我拉得腾空,不由惊呼一声。

    但马上就被我拉进了我的怀里。

    这个矮房子,对我们来说并不是太高。可是对野猪来说,想要蹦上来,还是有点苦难的。

    所以暂时的危险终于解除了。

    “吼吼……”

    那只野猪眼中冒着凶光,我们老远就能闻到它身上那恶臭的味道。它一直就那样想冲上来,失败了就继续冲,好像打了鸡血一般。

    苏婵吓得半死,抱着我不肯分开:“怎么办啊?我们怎么办啊?”

    “不应该啊……”

    我也记得满头大汗。

    看了这个矮房子旁边,有着一棵树,我灵机一动:“野猪不会爬树,我们上去!”

    苏婵脸色一白:“可我不会爬树啊……”

    废话,老子也不会……

    这不是想要命吗?只能现学现卖啊!

    那野猪依然在嚎叫着,冲撞着这个年久失修的矮房子。那两百公斤的身体,每次冲撞都能让我们感觉到心悸。我咬了咬牙:“那你抱着我!”

    苏婵噢了一声,也不矫情。想了一下,从背后抱着我,就那样挂在身上,特别紧,怎也不想放开了。

    本来一个人爬树我都没有爬过。这个时候又背着一个人,就显得更加吃力起来。还好旁边的这棵树,看起来至少有十年的杨树,还是很结实的。不然到了冬天的话,一般的树干是肯定经不起我们两个人这两百多斤的体重的。

    深深吸了口气,两只手紧紧抓着树干,自己心里还喊了一声吆喝,这才用力爬了上去。

    树干擦在我的胳膊上,都有些生疼。苏婵也叫了几声。

    然后我们两个人,就出现在了这颗大杨树最中间的树干中间。

    下面的野猪看到我们上了树,似乎也觉得事不可为,于是又吼了几声,才又疯跑了开来。

    这一系列的危险,让我和苏婵脸色都吓白了。

    直到野猪离去,我们才发现,这个时候,我坐在树干中间,她却坐在我的怀里,两只手紧紧抱着我的脖子,姿势很是暧昧。

    那张嫩的出手的脸蛋,就离着我的鼻子嘴巴仅仅有三公分的样子。所以她吓得喘气喷出来的芬芳,就直接灌进了我的鼻子里面。

    我们两个人同时愣住了。

    我没想到的是,苏婵的脸竟然红了一下。奶奶的,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苏婵脸红。那个模样,简直美得不可方物。美人娇羞,总是那样动人。

    我也是尴尬一笑。

    “现在该怎么办?”

    苏婵白了我一眼,但这个时候她又不能放开我。放开我她就会掉下去。

    苏婵的身体真软……

    这样的姿势,的确有些旖旎。

    刚刚脱离了危险,我脑中就冒出了这种龌龊的念头。

    我看了一眼那边。

    那两头野猪还在那里,好像还在随时观察着我们。

    我相信现在只要我们下去,那野猪肯定会继续疯跑过来。

    我无奈道:“我也不知道,只能等了。”

    “不如报警吧?”

    苏婵想了一下。

    我果断摇头。

    这次我们来这里找穆剑霖的事情,绝对不能被别人知道。苏婵不说,就我这个样子,要是被警察们看到,一定会被别人知道。毕竟现在我还是有点知名度的。而且报警到时候人家肯定要核实我们的身份啊。天泉集团老总刘毅,被野猪困在树上?艾玛,想想都有些蛋疼。

    “那怎么办啊?”

    苏婵急了起来。

    “等一等看吧,说不定它们饿了,就出去找吃的了呢……”

    我想了一下,有些不靠谱说道。

    苏婵轻哼一声,突然深深看着我:“是不是很喜欢抱着我?平时有其他人在,这个时候终于没有了,所以想多享受一下?”

    哎呦喂。

    我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不是,我心里刚才的确突然冒过一丝丝这样的想法。只是你怎么知道……

    “咯咯咯,是不是?”

    苏婵看我脸红了,抱得我更紧了。这么一个美人,坐在自己的两腿之间,然后双手抱着脖子,低头就是那无限的温柔和诱惑。我哪里受得了。

    红着脸看往别处:“你别瞎想,我是真不知道怎么办。我也没遇到过野猪啊。”

    苏婵不说话了。

    可能是又想到了两个人现在的危险处境。

    但正是因为不说话了。

    反而让两个人又想起了我们现在的姿势。

    最关键的是……

    苏婵那柔软的两条腿,这个时候十分贴切地坐在我的两腿之间……轻轻一动,就能让我感觉到蚀骨销魂的感觉……

    真特么软……

    我深深吸着气,想要一直保持自己的淡定。

    然而这个时候,苏婵似乎有些累了,竟然就那样抱着我的脑袋,把脸贴在我的肩膀上,但她没有闭上眼睛。而是就那样歪着头似笑非笑看着我。

    我……

    我特么竟然有反应了……

    最尴尬的是,苏婵也感觉到了,然后咯咯笑了起来。

    我在想什么!

    这特么是我的丈母娘啊!

    她是苏娜的母亲啊!

    我在干什么?

    而且赵文昭那么喜欢她……

    我不能这样,不能这样……

    可是……

    似乎真的就像苏婵说的,平时在家里,我对她的挑逗,有一种故意的抵制。再加上很可能苏娜就在旁边,那道德伦理的观念,让我还是不敢越雷池半步……

    可是这个时候……

    深山老林。

    孤男寡女……

    环境已经决定了,我们做点什么,别人都不会知道。

    所以我的心跳开始加速起来。

    “既然在等人,那我们就一起祈祷吧。”

    苏婵的脸,慢慢朝着我的脸靠近着。

    “不知道会不会……”

    我尴尬把脸移开。

    没想到,下一刻。

    苏婵竟然直接亲到了我的嘴巴上。

    整个世界,似乎一下子就静了。

    我愣住了。

    我呆住了。

    柔软的嘴唇,带着唇膏和女人嘴里的香甜,瞬间就包围了我的理智,瞬间就冲散了我的理智。

    比苏娜更甜的一种感觉。

    她真的是一个逆生长的妖娆美女。

    那独属于苏婵的香味,在这个时候就像是世界上效果最好的情药。她的香舌吐出来,然后就想起开我的嘴唇……

    灵巧温湿的舌头,跟着她那似有似无的嗯哼的声音。

    “闭上眼睛……”

    苏婵轻轻说了一声。

    我竟然乖巧地闭上了眼睛,然后嘴巴终于被她撬开。

    坚持了这么久……

    终于还是被她得逞了……

    不能这样不能这样……

    我在心里一直叫着。

    可是感观上的享受,让我完全停不下里。

    似乎远离了那些人。

    似乎闭上了眼睛。

    似乎就不会想到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我终于开始回应怀里这个绝世妖娆的热吻。我抱着她的手,开始在她身上慢慢摸索了起来。在这个寒冬的深山之中,我们之间却是越来越热。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突然远处传来几声狗叫,把我和苏婵给吓得分开。

深圳夜场招聘网「夜场招聘网站」_深圳夜总会ktv招聘信息
有了钱,你可以好好的孝顺自己的父母。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

啊信1 7 1 9 5 1 5 3 0 3 3威同上班加威

形象要求:女,后净身高一五五以上,形象好,气质特佳
有了钱,你可以像买白菜一样挑男人女人,有了钱,你可以无视身边那些势力的亲友。
有了钱,你可以住更好的房子,有了钱,你可以买更多的名牌。
应聘须知,我们这里是晚上上班,白天休息一般不会面试,上班时间二十,凌晨二点
一般面试时间晚上七点到八之间,或者领队下班时间凌晨三点到九点之间,一般都会提供住,如果你选择做夜场,住宿舍和领队关系好,还是非常赚钱的,
一般之间住的那种女孩,永远没有和领队关系好的赚钱多上班快,找夜场工作找有地方住的,新人不要没上班就租房子,这样选择夜场就比较困难,
深圳哪里夜场招聘模特_酒店KTV夜总会_要敢于挑战自己
深圳夜场招聘模特 最新夜场招聘 保底工资
深圳夜总会KTV夜场招聘模特信息
深圳碧湖皇冠KTV会所,深圳夜场招聘女1200起
深圳新金色KTV俱乐部,深圳夜场招聘800起
深圳新桃园KTV俱乐部,深圳夜场招聘兼职网
深圳骏龙国际KTV俱乐部,深圳KTV招聘信息
深圳格兰会KTV俱乐部,深圳客人消费能力高好赚钱
深圳人间都汇KTV俱乐部,深圳夜场招聘兼职网
深圳宝丽来国际大酒店KTV,深圳绝对靠谱,兼职必看
深圳太阳国际KTV俱乐部,深圳正规夜总会招聘
深圳金尊阿曼尼KTV会所,深圳正规夜总会招聘
深圳美丽人间KTV娱乐会所,深圳夜总会KTV会所招聘
深圳妆派对KTV商务会所,深圳生意好,可兼职不拖欠
深圳新丽晶国际KTV俱乐部,深圳正规夜总会招聘
深圳铂金时代KTV音乐会所,深圳高端夜总会KTV招聘
深圳红宝石量贩KTV会所,深圳夜总会招聘
深圳金尊阿曼尼KTV会所,深圳夜场招聘女1000起
深圳水都至尊KTV会所,深圳夜场招聘兼职网
深圳永利时代KTV商务会所,深圳夜总会KTV会所招聘
深圳世纪皇庭酒店KTV,深圳高端夜总会招聘
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

啊信1 7 1 9 5 1 5 3 0 3 3威同上班加威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二十年经验带你赚钱,
女孩形象好,身材好,十八,二八岁,高一五八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女孩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助理不招,只从内部员工提拔听话的关系好的,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