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夜场招聘女模特形象靓丽时尚大方薪资待遇好

发布时间:2021-09-15 09:10:58 来源:17195153155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50000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17195153155
  • 微信: 17195153155
  • QQ: 17195153155 17195153155
  • 发布人:17195153155
  • 所属城市:深圳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曹茜推门进去,又看见穆青的背影。

    她走过去,低声说了一句:“事情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办了。”

    “怎样?”

    穆青嗯了一声。

    曹茜说道:曹家在曹凯死了之后,这批子弟当中,大多都很是纨绔。没有拿得出手的人了。曹凯一死,副司令一下。曹家基本上已经是群龙无首了。还有几个不上不下的叔伯辈,起不到什么作用。现在也就是有那个老不死的撑着,才没有乱。如果我们给予他们一些许诺,曹家必乱!”

    穆青微微一笑:“你这么一说,似乎曹凯的死,对曹家来说还是很伤的啊。”

    曹茜点了点头:“实际上曹凯除了私生活上有点毛病,其他方面还是挺厉害的。”

    穆青呵呵笑了一下:“既然如此,那就让那个老不死的死掉就好了。”

    曹茜说:“这个很难。黑十字在他身边安排了两个挺厉害的打手。一般人近不了身。他的身体再坚持一年还是没有问题的。”

    “一年?”

    穆青冷冷一笑:“秦博都和李恒星联手了!知道吗?事情已经进入到了最后的阶段!一年?不用一年,一个月都不到了,这片天就要变了!”

    “可是……”

    曹茜脸色变了一下。

    穆青冷冷看着她:“我不想听这些,想要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就要拿出你觉得合适的能力来。不然我要你干什么?来当一个花瓶?”

    “是!”

    曹茜娇躯一颤,差点跪了下去。

    “人总是有欲~望的,明白吗?”

    穆青冷冷看着曹茜:“即使是老人,在男女方面没有了欲求,那他也会有其他的欲求。你要明白,欲~望才是推进这个社会发展的原动力。他要是没有任何欲求,就不会活这么久。”

    曹茜一听,眼睛亮了起来。

    穆青呵呵一笑:“没错,找准他的欲求所在,就能轻松击败一个人。”

    “受教了!”

    曹茜顿时豁然开朗,告别离去。

    等曹茜走了,林希儿才从内屋走了出来,看了穆青一眼:“你也急了?”

    穆青温柔地看着林希儿:“我能不急吗?现在海派看着占据了一些主动。可是实际上却是虚假的繁华。叶兴策能不能进入京城,还不好说。而且叶兴策是亲刘毅那边的。张庆华?呵呵,从他身份暴露开始,人们就不会允许再给他丁点机会。”

    说着说着,穆青的眼睛就眯了起来:“所以……”

    林希儿走过来,靠在穆青的身上:“所以你必须把想法打到左魔的头上。”

    穆青呵呵一笑:“这一切又何尝不是左魔想要我们去做的?”

    林希儿娇躯一颤:“你的意思是……”

    穆青缓缓站了起来,悠然看着远方:“左魔是什么人物?现在所有人都把主意打到了他的窝点上面。他能不知道?可是,他有多久没有给我们下达任务了?沉默往往代表着即将的爆发。我在想,左魔是不是想故意把我们所有人,都吸引到那边。他想做什么?”

    林希儿俏脸微变:“这个想法太可怕了。”

    穆青道:“可是也最有可能啊。”

    林希儿摇了摇头,深深吸了口气,然后脸色骤然巨变:“你的意思是……左魔大人他是想……”

    穆青冷冷一笑,点了点头:“他快死了。他要在自己死之前,来一场最后的宣判!”

    宣判!

    林希儿吓得脸色都瞬间失去了血色。

    仅仅是这两个字,就能让人感觉到这件事情的匪夷所思,和即将发生的一场震惊世人的浩劫。

    “所以,拿下曹家才是关键,我可不想不能活着回来啊……”

    穆青淡淡一笑。

    ……

    穆剑霖对于苏婵来说,定然是一个不太好的回忆。

    因为苏婵的这一生的坎坷,很可能就是穆剑霖亲手设计的。然后还给他生了一个女儿,苏娜。苏婵痛恨着这一段改变她单纯的经历,可惜她只是一个女人,一个祸水。她对这一切,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之后又被穆青送给穆剑霖,那段时间应该也是苏婵人生中最为黑暗的时间。

    所以我说我要去找穆剑霖,她刚开始并不是很愿意。

    可是这件事情真的太重要了。

    我和她收拾了一下,第二天就开始出发。

    时间已经越来越紧。还有五天就是春节。

    但这件事情比较隐秘。所以我们两个人,还是先坐着飞机,回到了魔都。甚至都没有带楚可儿。因为这件事情要是被秦博或者穆青那边发现的话,我会担心他们捷足先登。

    他们可都不是吃素的。

    回到魔都之后,又准备了几身比较能乔装打扮的衣服,我和苏婵才开着一辆破捷达上路。

    “太行山?”

    苏婵给我指了一个方向,让我都愣住了。

    太行山。

    那可不就是我的老家么。

    苏婵点了点头,今天的她很是漂亮。虽然魔都天气好,但知道这次是要往很冷的地方去,所以她穿了一身白色的皮草,毛茸茸的感觉,配着她那冰肌玉肤,真是美到冒泡。坐在这辆破捷达的副驾驶座上,都感觉画面有点不搭。

    路上苏婵就一直情绪不怎么样。

    可能是想到要去见穆剑霖,心里很不得劲。

    魔都开回晋省的话,还是需要一点时间的。再快也要半天时间。还好苏婵也会开车。两个人就倒着开。早上出发的,到了晚上,也就到了苏婵知道的地方。

    其实我很想问一下苏婵,她怎么会知道穆剑霖会在这里。

    但还是没好意思问出来。

    路上和美人陪伴,也少了很多疲惫。光是闻着她身上的那淡淡的清香,就能让人心旷神怡。她真是一个妖孽一般的女人,这种女人注定就是来为祸人间的。

    “是这里?”

    我看了一眼,我们的车子停在了一个村庄。

    晋省的村长大多住的窑洞,窑洞这东西很棒,冬暖夏凉。村子里的人们,已经开始置办年货了。在北方,年味还是很重的。一到春节的时候,临近的几天,家家户户都放下手里的工作,开始享受这一年最喜庆的日子。

    有的人已经开始在贴对联。

    有的人家已经开始宰猪杀鸡,村里时不时响起那些牲畜嚎叫的声音,特别有生活的画面。

    因为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晚上了。

    所以干脆在附近的镇上找了一个住的地方,到了第二天早上,才又过来。

    我们把车子停在村门口,也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现在的农村家庭,也都有了自己的车子。所以一辆破捷达,还是吸引不了他们的。

    倒是苏婵的出现,还是一个麻烦。

    她刚下车的时候,就有一个大爷多看了她一眼,手里的老烟枪都没拿住,给掉地上了。

    一看这种情况,我赶紧拉着苏婵,找了村附近的一条小路。这个季节进山,是很简单的。太行山大多都是石头,这个时候又非常寒冷。

    还好苏婵今天准备了一双平底鞋。

    平时经常看她穿高跟鞋,第一次穿平底鞋,看上去还是有那么几分的可爱。这条小路还好,可能是因为大早上的原因,也可能是因为冬天不需要在田里劳作,一路上都没有什么人。

    “还远吗?”

    走了将近一个小时了,我们已经来到了比较深的山里。

    虽然我身体一直不错,但也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了。

    苏婵一个女人,也是脸颊通红,喘着气,那张娇艳性感的嘴唇中,不时地呵出白气。

    “还得一个小时。”

    苏婵呵呵一笑。

    我一听白眼一翻:“那我们还是休息下再走。”

    还好山上到处都是石头,晋省就是这点好。山上经常有很大的石头。

    苏婵和我坐在一块石头,打开手里的纯净水,喝了几口。

    “这就是晋省,果然穷山恶水出刁民……”

    苏婵看了我一眼,突然咯咯笑着。

    我白眼一翻:“扯淡,晋省有钱人很多的。知不知道有那么几年,晋省的存款都是全国第一。”

    实际上全国的人,都对晋省有着一些偏见。觉得就是老陈醋,很抠,还有煤老板,暴发户。有钱的富得流油,没钱的穷得要死。这些的确存在。而且随着这几年煤炭行情也不是很好,晋省的情况每况愈下。官场也出现了塌方式的沦陷。

    所以人们对晋省的感观,就更不好了。

    每次人们说到这些的时候,我的心里还是有些不爽的。

    毕竟这里可是我的家乡。

    他再怎么不好,我们可以说,被人说就不一样了。

    苏婵笑道:“看你急的。开个玩笑而已。”

    我呵呵一笑:“倒也不是急。只是觉得有失公允而已。刚建国的时候,谁敢说一声晋省的不是?知不知道打仗打得最多的,可就是晋省这一代。后来全国改革开放。一车皮一车皮的煤炭,从晋省拉出去,到粤省,到海边城市,到任何需要煤炭的地方。那时候,全国的取暖发电炼钢工业,都要看晋省啊。结果呢?”

    我嗤笑一声:“结果煤炭过去了,没钱!”

    “全都特么打着白条,到现在,魔都欠晋省的钱都没有还清!到了最后,晋省的环境污染了,煤炭挖空了。人们回头一看,哟,你看这么一群土老帽……”

    苏婵白了我一眼,看着我这个愤青样,笑了起来,伸出冰凉的手,在我脸上搓了几下:“能不能不要这么愤青,聊聊天而已。”

    对苏婵这种亲密的动作,现在似乎都有一种习以为常的感觉了。

    她就是这样的女人,时而成熟,时而少女。那张倾国倾城的脸蛋,认真地看着我。嫩出水来的皮肤,被冻得通红通红。秋水眸子似笑非笑看着我,那薄唇之间喷出来的香甜,直接喷在我的鼻子之间。

    一时间看得竟然有些痴了。

    “走吧……”

    我咬了一下舌尖,赶忙移开眼睛。

    苏婵看着我的狼狈样,在后面咯咯笑着。

    这应该算得上我和苏婵第一次同行。

    “喂我走不动了!”

    苏婵看着我的背影,娇嗔一句。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拉上了她的手。这下苏婵开心了,哼着小曲,被我拉着,走在这深山老林里面。

    这里会不会有狼?

    苏婵问了我一句。

    我说不会有,抗日那时候还有。现在哪有,狼多值钱啊,一匹狼现在都是几万块钱,有也被人给抓走了。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不是狼,而是人。

    那就好。

    苏婵放心了。

    不过有野猪。

    我突然说了一声。

    苏婵叫了起来:“真的假的?”

    我看着她被吓得,两只手都拽着我的胳膊,刚要哈哈大笑取笑一下。

    可是很快,我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两声很奇怪的声音,在我们前面响了起来。

    ……

    不是很喜欢和苏婵激情一下么……但我还是不愿意真的拿下她,暧昧一下好了。毕竟是丈母娘啊

深圳夜场招聘网「夜场招聘网站」_深圳夜总会ktv招聘信息
有了钱,你可以好好的孝顺自己的父母。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

啊信1 7 1 9 5 1 5 3 0 3 3威同上班加威

形象要求:女,后净身高一五五以上,形象好,气质特佳
有了钱,你可以像买白菜一样挑男人女人,有了钱,你可以无视身边那些势力的亲友。
有了钱,你可以住更好的房子,有了钱,你可以买更多的名牌。
应聘须知,我们这里是晚上上班,白天休息一般不会面试,上班时间二十,凌晨二点
一般面试时间晚上七点到八之间,或者领队下班时间凌晨三点到九点之间,一般都会提供住,如果你选择做夜场,住宿舍和领队关系好,还是非常赚钱的,
一般之间住的那种女孩,永远没有和领队关系好的赚钱多上班快,找夜场工作找有地方住的,新人不要没上班就租房子,这样选择夜场就比较困难,
深圳哪里夜场招聘模特_酒店KTV夜总会_要敢于挑战自己
深圳夜场招聘模特 最新夜场招聘 保底工资
深圳夜总会KTV夜场招聘模特信息
深圳碧湖皇冠KTV会所,深圳夜场招聘女1200起
深圳新金色KTV俱乐部,深圳夜场招聘800起
深圳新桃园KTV俱乐部,深圳夜场招聘兼职网
深圳骏龙国际KTV俱乐部,深圳KTV招聘信息
深圳格兰会KTV俱乐部,深圳客人消费能力高好赚钱
深圳人间都汇KTV俱乐部,深圳夜场招聘兼职网
深圳宝丽来国际大酒店KTV,深圳绝对靠谱,兼职必看
深圳太阳国际KTV俱乐部,深圳正规夜总会招聘
深圳金尊阿曼尼KTV会所,深圳正规夜总会招聘
深圳美丽人间KTV娱乐会所,深圳夜总会KTV会所招聘
深圳妆派对KTV商务会所,深圳生意好,可兼职不拖欠
深圳新丽晶国际KTV俱乐部,深圳正规夜总会招聘
深圳铂金时代KTV音乐会所,深圳高端夜总会KTV招聘
深圳红宝石量贩KTV会所,深圳夜总会招聘
深圳金尊阿曼尼KTV会所,深圳夜场招聘女1000起
深圳水都至尊KTV会所,深圳夜场招聘兼职网
深圳永利时代KTV商务会所,深圳夜总会KTV会所招聘
深圳世纪皇庭酒店KTV,深圳高端夜总会招聘
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

啊信1 7 1 9 5 1 5 3 0 3 3威同上班加威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二十年经验带你赚钱,
女孩形象好,身材好,十八,二八岁,高一五八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女孩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助理不招,只从内部员工提拔听话的关系好的,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