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宝安区夜场招聘女模特(工资最高,非诚勿扰)

发布时间:2021-09-15 09:08:09 来源:17795153033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1500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17195153033
  • 微信: 17195153033
  • QQ: 17195153033 17195153033
  • 发布人:17795153033
  • 所属城市:深圳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我没想过自己会主动来这里。

    因为在我看来,这个腐朽的老楼带给我的感觉,就和那邪恶的黑十字一样可恶。那爬满墙的爬山虎,在冬天里死气沉沉的。

    走进楼里的时候,我似乎都能闻到这里那让人浑身难受的腐朽的气味。

    这一切都该终结的腐朽,这一切都该毁灭的腐朽。

    为什么要留下来?

    为什么要一直保存下来?

    我真希望能有一天,会有一颗能量足够大炸弹,把这里炸成平地,把这一切烦恼都夷为平地。甚至,包括我。

    甚至,包括已经浑身罪恶的我。

    清晨的这里,显得更加孤寂。

    我都能听到我的脚步声,在这破烂的楼里的回声。

    再次推开那道门。

    依然是一样的场景。

    依然是一样围着火炉坐着的四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我一直在等你。”

    还是上次说话的那个没有牙齿的老人。他似乎知道我今天会来,所以脸上没有任何的意外之色。只不过他更老了,比上次更老了很多。好像风一吹,他估计就要嗝屁的感觉。

    而更让我感觉到震惊的是。

    这四个老人,其中的一个,似乎是睡着了,躺在椅子上,一动不动。

    可我知道。

    他不是睡着了!

    他已经死了!

    我头皮都有些发麻了。

    我感觉现在的场景真的有些诡异。

    我似乎在这里都能感受到这四个老人这孤寂的一生,这为了右魔而虔诚奋斗的一生。

    “坐?”

    没牙老人笑了一下,指了指旁边的椅子。

    我点了点头,坐了上去。

    “人越来越少了……”

    没牙老人叹了一声:“上次把你带过来的小姑娘,也再也没有来过了。外面的世界怎么样了?真的这么容易让人迷失自己的信仰吗?”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仅仅一问,里面有着太多哲理性的东西。

    没牙老人在火炉上烤着一个红薯,红薯散发出香甜的味道。除了那个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天的,另外两个老人,才是真的睡着了。因为他们还有着均匀的呼吸。

    老人用手翻着火炉上的红薯,呵呵笑着:“你想知道些什么你问吧。趁我还没睡着。”

    我笑了一下。

    不知道他说的睡着,是真的睡着,还是死去。

    也许对他们来说,这两样本身就没有什么区别吧。

    “右魔活着吗?”

    我没有矫情,直接把第一个让我困惑的问题问了出来。

    老人看了我一眼:“一直活着。”

    好吧,

    这个问题算是白问了。

    他的意思很简单。右魔就是他们的信仰,一直活在他们的心中。

    MMP……

    “曹家手里,到底有着什么东西?”

    老人这才笑了一下:“一条航线,通往黑十字的航线。曹家在北洋军师的时候,就一直掌控着这条航线。”

    “航线?”

    我眼睛微微一眯:“别人查不到?”

    老人点了点头:“卫星都无法捕捉的。”

    “真正的黑十字?”

    我深深吸了口气。

    老人眼中闪过一道向往,缅怀的神色:“是啊,真正的黑十字。我们都是从那里出来的。可我们在大海之中,找不到任何方向。所以除了曹家的人,没有人能自己到达那里。”

    “怪不得……”

    我终于知道了。

    怪不得黑十字会牺牲张庆华,也要保住曹家。怪不得秦博那么想搞垮曹家。怪不得,怪不得左魔会说,那里有着一些让人醉生梦死的旁枝末节……

    因为那里,就是黑十字真正的所在!

    我在脑中,想着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应该就是唐雪娇梦境中的,有着呼啸的海水,有着嚎叫的海鸥,有着沙滩的地方,又有山有水的圣地。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啊……

    那里存在了多少年啊。

    那里藏着一些什么东西啊。

    让这么多人趋之若鹜?

    我只知道。

    那里藏着最后的秘密。

    “所以你们也不知道?”

    我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老人呵呵笑着:“我们怎么可能知道。”

    我嗤笑一声:“所以所谓的右魔拥护者,就是这四个,噢不,三个行将就木的老头子。还说要我加入你们,帮助你们?甚至,带领你们?”

    “我们是不知道……”

    没牙老人呵呵笑道。

    我白眼一翻,正想走人。

    “可是有一个人,最接近过那里!”

    他突然说了一声。

    我浑身一震,看着他:“谁?”

    “你的老丈人。”

    没牙老人哈哈大笑了起来,笑得很是辛苦,然后笑着笑着,他就睡着了。

    笑声戛然而止。

    这个偌大的教堂,一下子陷入到了死一般的宁静当中。

    我浑身一震。

    四个老人,已经同时失去了呼吸。

    老丈人?

    穆剑霖?

    打死我都没有想到,竟然是他!

    这个几乎已经被所有人都遗忘了的人!

    ……

    秦家。

    秦博依然端坐那里。

    他在等着一个人。

    本来那个人是没有资格见他的。他家老头子还差不多。可惜马上要开大会了。李老头是不方便过来的。

    所以只能让他的私生子来。

    李恒星来的时候,秦博的茶刚刚凉到刚好能喝。

    李恒星走进来的时候,姿态很低。他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可以这么说,现在京城的整个警备力量,都在秦博的控制之中。

    枪杆子里出政权。

    这话自古以来都没有错。

    虽然现在秦博暂时不方便动曹家,那是因为不想形势更加混乱。秦博已经决定了的事情,没有那么容易改变。

    所以即使曹家逃得过初一,也躲不过十五。

    最不济,在大会之后,秦博也会把曹家真的赶尽杀绝!那个时候,他就不会再顾忌任何人的想法!只是,那个时候,似乎已经迟了。

    谁都不知道,黑十字会不会在大会之前,真的来一次绝的。

    谁都不敢保证。

    所以,谁都不敢托大。

    “秦叔叔……”

    李恒星很有礼貌地叫了一声,才坐在旁边,等着秦博说话。

    秦博深深看了李恒星一眼,才哈哈笑道:“这还是我第一次见你。老李那个家伙,真的很有福气。”

    李恒星谦逊地扶了一下眼镜:“秦叔叔过奖了。”

    秦博摇了摇头:“我要是有这么一个儿子的话,我还在这里愁什么?”

    李恒星淡淡笑道:“秦叔叔既然找上了我,那我就是来给您解愁的。”

    秦博看着李恒星:“可是我怕你太狠,到时候把我也给吃了。”

    李恒星莞尔一笑:“秦叔叔应该知道,前几天我有杀死刘毅的机会,但却因为之前的交情,还是没有对他下手。”

    秦博乐了:“确定不是因为不想得罪我?”

    李恒星哈哈一笑,也不反驳:“当然有您的原因。但我想如果当时我真动手了,秦叔叔也不至于和我们李家翻脸,不是吗?”

    秦博嘴角一弯:“李恒星果然名不虚传。也是刘毅那小子运气好。不然的话,这次我早就占了先机。”

    李恒星道:“这我不否认。可是现在,事情又发生了一些变化。既然秦叔叔找我来,那一定是有另外的想法了。”

    “你打算用什么来说服我?”

    秦博饶有兴趣看着李恒星:“你知道,我这个人不喜欢乱。身为一个人军人,保证社会的稳定,是原则性的问题。”

    李恒星哈哈笑道:“这个自然。我从来没有怀疑过秦叔叔的职业素养。事实上,不管我是不是偏激,我们都在为这件事情而努力着,不是吗?黑十字的存在,对社会来说就是一颗藏起来的核弹。谁都不知道,这枚核弹什么时候会引爆。所以我们只能先下手为强!”

    秦博淡淡嗯了一声。

    这也是为什么他对海派看不上的原因。

    因为海派的人,身上黑十字的烙印太深了!

    李恒星继续说道:“我知道秦叔叔一直很喜欢鹰派的人。毕竟您严格意义上,也是鹰派出身。可是张庆华的突然倒戈,让鹰派失去了一个真正的选手。对鹰派的打击还是很大的。至少这一届,鹰派想要再参与,是很难再有一个有分量的人站出来。”

    秦博又嗯了一声。

    张庆华是这些年来,鹰派一直培养的代表人物。

    可谁能想到,他特么是黑十字的人!

    而正是因为这件事情,让秦博对黑十字的忌惮更深了起来。为了社会的稳定,他必须要把黑十字连根拔起!

    坚壁清野。

    相对于黑十字这种恶心人的阴谋家,身为军人的秦博,更喜欢双方对战,直来直去。

    那样即使败了,也是杀得痛快。

    李恒星看到秦博的态度,更有信心了,继续笑道:“海派那边您不喜欢。至少不愿意在自己交给继承人的时候,让海派上去。所以您能选择的,只有我们了,不是吗?”

    秦博笑了一下。

    李恒星跟着说道:“而且我认为,秦叔叔的手段,在京城应该不会让混乱发生。”

    “可是这样,破坏了规则。”

    秦博冷冷说道。

    李恒星哈哈笑道:“规则是谁定的?难道鹰派上去的话,就不是批淮规则了吗?”

    “你知道这不一样……”

    秦博淡淡一笑。

    李恒星眉头一挑:“那秦叔叔的意思是……”

    秦博看着李恒星:“我们不应该陷入被动。可是在李家的年青一代之中,除了你,我谁都看不上……”

    “秦叔叔……”

    李恒星浑身一震,第一次失态。

    秦博终于淡淡一笑:“你要是我女婿多好。”

深圳夜场招聘网「夜场招聘网站」_深圳夜总会ktv招聘信息
有了钱,你可以好好的孝顺自己的父母。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

啊信1 7 1 9 5 1 5 3 0 3 3威同上班加威

形象要求:女,后净身高一五五以上,形象好,气质特佳
有了钱,你可以像买白菜一样挑男人女人,有了钱,你可以无视身边那些势力的亲友。
有了钱,你可以住更好的房子,有了钱,你可以买更多的名牌。
应聘须知,我们这里是晚上上班,白天休息一般不会面试,上班时间二十,凌晨二点
一般面试时间晚上七点到八之间,或者领队下班时间凌晨三点到九点之间,一般都会提供住,如果你选择做夜场,住宿舍和领队关系好,还是非常赚钱的,
一般之间住的那种女孩,永远没有和领队关系好的赚钱多上班快,找夜场工作找有地方住的,新人不要没上班就租房子,这样选择夜场就比较困难,
深圳哪里夜场招聘模特_酒店KTV夜总会_要敢于挑战自己
深圳夜场招聘模特 最新夜场招聘 保底工资
深圳夜总会KTV夜场招聘模特信息
深圳碧湖皇冠KTV会所,深圳夜场招聘女1200起
深圳新金色KTV俱乐部,深圳夜场招聘800起
深圳新桃园KTV俱乐部,深圳夜场招聘兼职网
深圳骏龙国际KTV俱乐部,深圳KTV招聘信息
深圳格兰会KTV俱乐部,深圳客人消费能力高好赚钱
深圳人间都汇KTV俱乐部,深圳夜场招聘兼职网
深圳宝丽来国际大酒店KTV,深圳绝对靠谱,兼职必看
深圳太阳国际KTV俱乐部,深圳正规夜总会招聘
深圳金尊阿曼尼KTV会所,深圳正规夜总会招聘
深圳美丽人间KTV娱乐会所,深圳夜总会KTV会所招聘
深圳妆派对KTV商务会所,深圳生意好,可兼职不拖欠
深圳新丽晶国际KTV俱乐部,深圳正规夜总会招聘
深圳铂金时代KTV音乐会所,深圳高端夜总会KTV招聘
深圳红宝石量贩KTV会所,深圳夜总会招聘
深圳金尊阿曼尼KTV会所,深圳夜场招聘女1000起
深圳水都至尊KTV会所,深圳夜场招聘兼职网
深圳永利时代KTV商务会所,深圳夜总会KTV会所招聘
深圳世纪皇庭酒店KTV,深圳高端夜总会招聘
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

啊信1 7 1 9 5 1 5 3 0 3 3威同上班加威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二十年经验带你赚钱,
女孩形象好,身材好,十八,二八岁,高一五八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女孩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助理不招,只从内部员工提拔听话的关系好的,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