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民治夜场直招女模特无入职费包住《请中介绕行》

发布时间:2021-09-15 09:06:41 来源:13802273178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1200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阿文微信yccg83应聘工作加微信
  • 微信: 阿文微信yccg83应聘工作加微信
  • QQ: 阿文微信yccg83应聘工作加微信 阿文微信yccg83应聘工作加微信
  • 发布人:13802273178
  • 所属城市:深圳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这一次的梦境,果然就像苏婵所说的。

    信息量太大了。

    大到让我不敢相信。

    小哥哥?

    我到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陆妍当初爱我爱得那么疯狂,爱我爱得那么痴情,爱我爱得那么纠结。因为我的形象,甚至我的性格,都曾经出现在过她的童年里。在那个造就她的地方。只是那个小哥哥,就像左魔说得,是一个残次品。

    不是真正的刘毅。

    而我的出现,则造就了他的毁灭。

    而且是被陆妍亲手毁灭。

    为什么?这里我有些看不懂。

    然而。

    因为我这个人被毁灭的,不止陆妍的小哥哥一个。还有李猛,还有曾经的邓翔,甚至我的父母,太多太多的人……

    想到这里,我整个人的脊背都是发凉的。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

    为什么要让我背负这么多人死去的责任?

    为什么,为什么要让我最亲的兄弟,因为我而死?

    成就我?

    我不需要这样的成就啊,我不需要!

    这个时候,我的心痛得几乎要窒息过去。

    苏婵看着我这个样子,紧紧握着我的手。

    这次的梦境的内容,苏婵和旁边的赵文昭也都听见了。所以他们能感受到我此时的感受。他们也了解我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伪善也好,矫情也罢。

    这种现实,是我不能承受的。

    “为什么会这样……”

    我感觉心痛到无法呼吸,喃喃自语。

    而这个时候。

    我也终于明白过来。

    为什么陆妍会那样纠结。在成就我和毁灭之间,一直纠结,纠结到她自己的精神都已经分裂,已经崩溃。

    因为她,曾经亲手杀死了自己喜欢的小哥哥。

    所以她因此,恨上了想要成就我的右魔。

    这样导致,她已经分不清一直在黑暗之中引导她的,到底是左魔还是右魔。

    她知道这种成就,有着太多的血和泪。所以她宁愿毁灭我。

    毁灭我。

    像毁灭她心爱的小哥哥那样毁灭我。

    各种爱恨,各种情仇,也让陆妍变成了那样,变得疯狂了起来。她已经算不上是真正左魔的支持者。她那个时候,已经是一个独立的人格。她在做着自己想做的事情。

    然而……

    她的这一生,又何尝不是被左魔一直摆布和掌控的?

    左魔此人。

    太懂得如何诛心。

    他就是故意激起陆妍心中对这件事情的反感,然后用右魔的口吻,教唆着陆妍。实际上,他却是想从反面教唆陆妍来毁灭我!

    哈。

    他真的差点成功了!

    差一点!

    这个左魔,真的太可怕了……

    可是……

    那李猛呢?

    那些因为我失去生命的人呢?

    如果真的只是为了毁灭我。他们没有必要去死啊。就让陆妍一个人,就让穆青来毁灭我就好了啊。为什么要害死我的兄弟?为什么?

    是因为陆妍没有成功吗?

    所以把李猛这些安插在我身边的棋子,一个个都拿了出来?

    应该是这样,应该是这样吧……

    可是。

    为什么?

    我的脑子突然乱了起来,乱得我大叫一声,跑了出去。

    我很想找一个空旷的地方,声嘶力竭地喊了一会儿。似乎这样才能把我胸中的闷气给释放出去。

    “刘毅!”

    苏婵赶紧拉着我。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是我?”

    我摇晃着脑袋。

    我不愿意去相信。

    我真的不愿意去相信。虽然之前已经知道,我就是什么所谓的一号,我就是什么右魔的继承人。但我真的不愿意去承担这一切。可事实上却是,我不愿意去承担,却在一直承担着。所有事情,都在围绕着我进行的。

    所有罪恶,所有血泪,都一笔一笔算在我的头上啊!

    “为什么没有杀死我呢?”

    “我为什么没有死?为什么?”

    我的精神开始崩溃了。

    我这个时候,终于切身感觉到了当时陆妍的感觉。我们两个人的感觉应该是一样的。

    如果这一切都是罪恶堆积起来的成就,我不如不要。

    我不如不要。

    “刘毅,冷静点,冷静点……”

    苏婵抱着我,不让我跑出去。

    我挣扎着。

    丝毫没有顾忌男女之间那有些旖旎的摩擦。这个时候,我也真的没有在这种心思了。但苏婵就是不让我走,让我的脑袋靠在她的胸口,摸着我的脑袋,心疼道:“不要怪自己,这不是你能选择的啊。这不是。”

    “可是为什么是我呢?我不要被选中啊!”

    我的嘴唇都有些颤抖了起来。

    苏婵紧紧抱着我:“我就知道你会这样,我就知道你会这样。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是一个黑十字一直在重点培养的人。还记得我和你说过我的故事吗?我们都是这样的啊,为了他们的计划,我们都经历过这样的经历啊……”

    苏婵也跟着我哽咽起来。

    我眼睛已经红了起来:“该死的黑十字,该死的左魔!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冷静点好吗,冷静点……”

    苏婵抚摸着我的脑袋,轻轻说道:“不要忘了,梦境里还有其他内容。”

    听到这个,我才豁然一震。

    深吸了几口气,我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

    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的眼睛鼻子嘴巴,都紧紧贴在苏婵那柔软的胸口上。关键是旁边的赵文昭还在目瞪口呆看着我们。

    我一脸尴尬离开。

    赵文昭干咳一声,说我出去转转。

    不过这个时候,我已经没有心思去搞这些暧昧,去注意这些暧昧。苏婵也是。

    那些旁枝末节的东西,却是可以让他们醉生梦死的秘密。

    这句话……

    其中肯定大有内容!

    我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曹家!”

    我和苏婵异口同声说了出来,然后对视着。

    是啊。

    虽然我不知道左魔到底是想毁灭我,还是真的想成就我。但是梦境里所有的线索,似乎都指向了一个地方!

    那就是黑十字所在!

    那些在他看来旁枝末节的东西。很容易让我们猜到什么?难道不是黑十字这么多年做事的态度么?那些被他们放出来的任何人,包括滕老,包括穆剑霖,包括叶兴策,包括很多很多的人,对他来说,似乎都是旁枝末节。

    放出来,就和放养一样。

    什么时候想起来了,用一下。

    没想起来,就让他们按照黑十字定格好的命运发展着,成功着,或者失败着。

    却是可以让他们醉生梦死的秘密!

    这句话。

    才是真正一语中的!

    秘密……

    是啊……

    我不知道现在国内,甚至是世界上,存在着多少这样的人。不管他们都取得了什么样的成就。可是黑十字掌控他们命运的这件事情,本身就是一个致命的秘密!

    就像滕老,到死都想摆脱黑十字的桎梏。

    就像穆剑霖,就像叶兴策。

    也都很想突破黑十字给他们定格的命运。

    因为他们知道。

    既然可以成就他们,就同样可以毁灭他们。而且毁灭起来,应该毫不费力。

    秘密!

    那个地方有着这所有的秘密!

    我一下子头皮发麻。

    终于知道秦博为什么刚开始就想把曹家赶尽杀绝了!

    因为他也已经意识到,黑十字这个庞大神秘的组织,如果全力出击的话,会对他们这种家族造成怎样的影响,怎样的冲击。

    我也终于明白。

    为什么李恒星的野心萌发出来的时候,最先想到的,就是对黑十字的人下手!

    因为他同样明白。

    黑十字如果真的有可以号令那些被放养在社会各界的精英人士的能量的话,对他和他的父亲,会造成多大的影响,多大的冲击。

    而这件事情,从张庆华的突然反叛就能看得出来。

    黑十字到底还隐藏着多少个张庆华?

    黑十字,到底还有着多少能量?

    黑十字,这次到底会不会出手?

    如果出手的话,宁愿选择先下手为强!

    曹家……

    曹家手里掌握的东西,似乎一下子就变成了所有事情的关键。

    可笑的是。

    我现在才后知后觉。

    秦博已经动过手了。李恒星已经谋划很久了。

    甚至穆青这个时候,似乎都开始图谋曹家了。

    我却才反应过来。

    我自嘲一笑。

    我这样的人,又怎会成为右魔的继承人?我这样的人,又哪里值得他们去成就?

    我不知道自己一个人坐了多久。

    等我从这种状态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

    赵文昭进来看着我,问我缓过劲来没。

    我苦笑一声,说没有又能怎样。

    赵文昭一笑,是啊,什么样操蛋的人生,还得去过。除非你想做一个懦夫,今天就可以结束自己的生命。但那样有意义吗?一味的逃避,终究不是办法。

    我看了他一眼,嗤笑一声在你眼里我就那么脆弱吗?

    赵文昭哈哈大笑:“刘老弟是钢铁心肠,所以现在我们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如何把这件事情利用起来。”

    “曹家?”

    我眼睛微微一眯。

    赵文昭点了点头:“这次的事情,可比我们手里的黑资料要厉害多了。”

    我笑了一下:“我们那些玩意儿又算什么。不过我是在想,你觉得这次黑十字真会拿出这些东西来?如果他们真的想这么做,几百年,甚至上千年,早就这么做了。为什么会在这一届呢?”

    赵文昭看了看我。

    我登时头皮发麻:“你可别说我,肯定和我没有关系。再说我能怎么样?我这个年龄,还能上去玩一玩不成?”

    我被这个想法都逗笑了。

    赵文昭呵呵一笑:“那倒不可能,但你可以是幕后的那个,甚至可以是左魔。不是吗?”

    我被赵文昭吓了一跳,说你可别闹。穆青才是左魔那边的人。他的风格也更像左魔,我实在不能相信,我这么一个人,我倒宁愿去成为,成就别人的那个人。

    “别废话了,赶紧想办法!时间不多了!”

    赵文昭说了一声。

    我这才反应过来。

    是啊……

    还有六天就要春节了。

    时间不多了。

    给秦博的时间不多了,给李恒星的时间不多了,同样给我的时间也不多了。

    我站起来,就这么坐了一夜,两条腿都有些麻木了,活动了一下,脸都没洗,拿起车钥匙就走了出去。

    “你去哪里?”

    赵文昭问了我一声。

    我没有回答他钻进车里,飞驰出去。

    半个小时之后。

    我出现在了一个破楼跟前。

    几天前,林希儿带我来过这里。

    那天我想着,我一辈子都不想和里面的那些老头子再见面。

    可是。

    我还是来了,我还是忍不住来了。

    因为,时间不多了。深圳夜场招聘公司直招美女服务员,无任何中介费用!

应聘须知,我们这里是晚上上班,白天休息一般不会面试,上班时间晚上八点

一般面试时间晚上八点到凌晨二点之间,或者领队下班时间凌晨三点到早上七点之间可以带行李到宿舍,一般都会提供住,如果你选择做夜场,住宿舍和领队关系好,还是非常赚钱的,

一般之间住的那种女孩,永远没有和领队关系好的赚钱多上班快,找夜场工作找有地方住的,新人不要没上班就租房子,这样选择夜场就比较困难,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

有很多大领队做这行很多年,自己可能接很多场,提拔下面关系好的员工做助理,来扩充自己团队,所以说一般聪明的女孩,都会跟大经理,因为年龄大时,不靠颜值,靠管理同样赚钱,所以一般大领队身边不断有临时小女朋友,这样的女孩十分聪明,付出了她们以后都能得到回报,有的看不开的怕有关系了尴尬,其实没什么,客户天天来找你不是一样吗,和经理有关系,这样更好上班赚钱,但是选择加入团队,被分配助理下面上班,要注意不能有关系,因为助理什么都不能给你,一般女孩会问大领队在哪个城市,毫不犹豫就找大领队上班,因为大领队有经验,肯定比助理会带,其实做这个,不管价格多少,能上班才是赚钱,

生命不息,奋斗不止!只要相信,只要坚持,只要你真的是用生命在热爱,那一定是天赋使命使然,那就是一个人该坚持和努力的东西,无论梦想是什么,无论路有多曲折多遥远,只要是灵魂深处的热爱,就会一直坚持到走上属于自己的舞台!早安!

.待遇绝对丰厚,每天日结 不拖不欠

2.外地来的人员包住宿,小区环境, 空气质量高。让你身心愉悦

不排外.女孩以上十8/28岁

所有来的求职者,面试通过当天上岗,优先试房小费日结二千 我们有最优质的夜场资源,来就上班我是一名夜场模特队长,本人业界良心老领队,做人如做口碑,不争朝夕。我们诚心招聘,待遇从优,不会收取应聘者一分钱,也不会索要任何押金.欢迎每一个诚信,且富有上进心的女孩加入我们,非诚者勿扰.阿文威y c c g 8 3求职加威

小费最高夜总会招聘模特(新开夜总会大量缺人)

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20年经验带你赚钱,

形象好,身材好,十8,二8岁,高一五8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助理不招,只从内部员工提拔听话的关系好的,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