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龙华夜场招聘优质高端夜场KTV职位模特

发布时间:2021-09-14 07:36:55 来源:13510945373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1000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凝微微信yccg526应聘求职加微信
  • 微信: 凝微微信yccg526应聘求职加微信
  • QQ: 凝微微信yccg526应聘求职加微信 凝微微信yccg526应聘求职加微信
  • 发布人:13510945373
  • 所属城市:深圳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我看着小阿飞,很好奇他会问我要求什么。

    因为他不傻,现在曹凯都被我们带了回来。他自然也知道这件事情完全没有他之前了解得那么简单。更明白他现在要什么,只要我能做到的,我都不会拒绝。因为今天的小阿飞,真的太关键了。如果不是他,今天曹凯是必死无疑。

    那我们的一切计划,也就都不能继续下去了。

    其他人也看着小阿飞。

    尤其是卓伟,眼中闪过一道羡慕的神色之后,便呵呵笑着,拍了拍小阿飞的肩膀。作为小阿飞的老大,他也是很欣慰。

    小阿飞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旁边的王颖。

    王颖这个时候肯定不敢回梦红楼了。回去就是一个死。

    小阿飞看着这个自己梦想了多少年的女神,现在的情况,只要他一勾手指头,王颖恐怕都要屁颠屁颠爬到他的床上,然后尽心尽力伺候着他。

    然而今夜注定是小阿飞真正蜕变的一夜。

    不论是身份,还是地位,还是眼界,还是心态。

    他看了王颖一眼,王颖马上用那殷勤的眼神回应。

    “刘总,我也不想要什么。卓老大对我很好。您只要把王颖安排出去就好了。”

    小阿飞深深吸了口气,竟然什么都没要?

    我们还是比较意外的。

    不过马上也就明白了小阿飞的意思。

    因为对他来说,现在要任何东西,其实都是不合适的。只有跟着卓伟,或者是跟着我。他才能获得利益的最大化。通过这件事情,他能得到的绝对不是别人能想象的。

    “哈哈哈哈,那也不能让你白浇这么一身汽油啊。”

    我笑了起来:“这样,如果卓伟舍得的话,等我回贪狼区的时候,你就跟着我吧,”

    卓伟苦笑道:“老板你可真有点不地道,我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个接班人,都要被你撬走了。傻小子,还不谢谢刘总!”

    小阿飞大喜过望,赶紧表示了感谢。

    今天晚上算得上是胜了穆青一筹,心情不错。

    曹凯也被我们救了回来,那我们就可以去操作一些事情了。

    当我和赵文昭再次回到地下室的时候,曹凯整个人像是瞬间老了好几岁一样。哪里还有前几天那张扬跋扈的感觉。从一个不可一世的富家公子,到被家族抛弃,被女情人抛弃,被男情人刺杀,这种剧烈的转换,需要一段时间去消化。

    可是我们没有时间。

    我冷冷看着曹凯:“你想好了吗?”

    曹凯失魂落魄地看着我:“曹家真的不要我了?”

    赵文昭在一旁哈哈笑道:“曹凯,你也是京城出了名的富少。这种事情你还看不透吗?”

    曹凯认识赵文昭,而且之前也有过交道。如果是我的话,可能他还不会信。但赵文昭在京城还是有点名声的,这些事情,他不会随便说。

    曹凯终于认命地点了点头,无力道:“你们想让我干什么?”

    我呵呵一笑:“很简单,和秦晓璐继续结婚。所以你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是不行。还是要拿出你阔少爷的样子来。精神一些。”

    “结婚?”

    曹凯苦笑一声:“我这个样子还能结婚?”

    我笑道:“又不是真的结婚。”

    曹凯这才反应过来,脸色大变:“你们是想搞垮曹家?”

    我点了点头,没有再说话,站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和赵文昭离开了这里。

    还有一夜时间,我想曹凯应该能想得通。

    谁知刚从地下室上来,苏婵就迎面而来。

    笑看着我:“你的小妹妹,又做梦了。第三段梦境开始了。”

    我浑身一震:“什么?”

    ……

    “曹家绝对不能有失,你是怎么做的事情!”

    穆青的房中。

    那冷冷的声音,从**那边传来。

    穆青的脸色很不好看,眼底深处藏着让人心悸的阴鹜。

    他很想骂回去。

    旁边的林希儿却是赶紧拉了他一下,然后对着**说道:“左魔大人,我们会想办法。”

    “想办法?想什么办法?”

    **那边的声音,依然像是电脑合成的,虽然听不出任何感情色彩,但这个时候穆青和林希儿都能听出其中的愤怒来。

    “秦家要是想对曹家动手,你们怎么拦?一个曹凯你们都弄不死,要你们干什么?”

    林希儿还想说话。

    穆青打断了他,冷冷对着**说道:“请问左魔大人,失去曹家,会怎么样?对我们的计划有什么影响?我认为现在我们的重心,应该放在大会上。卢锐的损失……”

    “卢锐算个屁!”

    左魔淡淡喝了一声。

    穆青眼睛一亮。

    “多的你不要问,总之曹家若是失去,比失去卢锐更要严重!想办法给我弥补回来,想办法!”

    左魔最后说了一声,然后就挂掉了**。

    穆青和林希儿同时陷入沉默。

    林希儿看着穆青,看着穆青那冷清的脸色。这次曹凯的死,对穆青的打击应该很大。他这样追求完美的人,竟然在这种事情上马失前蹄。林希儿很心疼地走过来,把双手放在穆青的肩上,轻轻揉捏了起来。

    穆青闭着眼睛,享受了一会儿,这才有些缓了过来。

    他缓缓睁开眼睛,淡淡一笑:“不用安慰我,如果我连这点打击都受不了的话,还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

    他站起来,再次看着窗外,深深吸了口气:“还有什么资格,来参与京城这场风雨?”

    他回头笑着看着林希儿,把她轻轻涌入怀里:“你不觉得幸运吗?有多少人能亲身参与,能亲眼看到?”

    “你说,黑十字到底想让谁上?”

    穆青突然笑了起来。

    林希儿娇躯一颤。

    她没想到穆青在这个时候,想的竟然是这个问题。

    是啊。

    他们之所以出现在这里。其实真正为的,并不是什么贪狼区,并不是什么曹家。而是大会!不知不觉之中,贪狼区和大会,已经产生了一种微妙的联系。

    互相影响,互相牵制。

    黑十字在这些复杂的事情当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和参与者。而且就黑十字目前的情况来说,他们已经到了需要去破釜沉舟的程度。

    胜则王,败者寇。

    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所以穆青在想。

    黑十字,到底藏着一个什么样的人,想拿出来参与到这次的竞争当中去?

    至少在目前。

    他还没看到。

    也没有人知道,会是谁。

    曹家这样的军队力量,到底要保护的,支持的是谁?

    ……

    第三段梦?

    我差点忘了唐雪娇这边的事情。

    而且我本来以为,唐雪娇这边的事情,也应该差不多了。她脑子里藏着的那些梦境,应该就是用来解开我之前所有的疑惑的。

    关于陆妍,关于黑十字,关于左魔和右魔,关于穆青和林希儿。

    可现在看来,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至少现在苏婵的表情,告诉我,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我跟着苏婵来到唐雪娇的房间。

    唐雪娇再次躺在床上。

    各种仪器设备,各种管子,连接着唐雪娇的脑袋。

    苏婵看了我一眼,笑道:“要开始吗?”

    我这个时候心里竟然有一种紧张的感觉,看着她问:“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苏婵嫣然一笑,摇了摇头:“我只看到了一个开头,我就不敢听下去了。”

    我心里不由一沉。

    是什么样的事情,让苏婵都如此忌惮?

    我深深吸了口气,说了一声开始吧。

    苏婵这个时候,才开始启动仪器。

    “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要带我去哪里?别动我,我喊人了,我喊人了!爸妈……”

    唐雪娇再次在梦中叫了起来。

    满头的冷汗,痛苦的表情。

    我虽然心疼,但也只能闭着眼睛,去想象此时她的梦境。

    这个时候的唐雪娇,应该是一个小女孩,不然不会在遇到危险的时候,喊爸爸妈妈。有人把她掳走了?是谁?

    闭着眼睛,我想象着那个场面,心里不由替陆妍紧张起来。

    “啊……”

    痛苦一生,陆妍好像晕了过去。

    “好痛……”

    “你们到底是谁?你们把我带到这里,到底要干什么?要干什么?”

    陆妍惊叫起来。

    “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山上?”

    “呜呜呜呜,我只是一个学生啊。你们要干什么……”

    “好冷……”

    “能不能给我一件衣服……”

    “左魔?左魔是什么人?”

    “我不知道……”

    “我爸爸妈妈啊,他们很厉害的……”

    “左魔大人,是这么叫您的吗?”

    “咯咯咯咯,小哥哥你好帅!”

    “小哥哥,你怎么这么厉害呢?”

    “哈,我也想成为一个女战士呢!”

    “誓为左魔大人冲锋陷阵!”

    一个一个的画面、

    突然很是诡异地出现在我的脑中,我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感觉。很是奇妙,但却很是真实。可能是我的想象出现了一种实质化的感觉。也可能是我太关心陆妍和唐雪娇了,所以我感觉这一段段声音,在我脑中化成了真正的画面……

    我看着陆妍。

    从十二三岁。

    慢慢长大。

    每一次,她都出现在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山上?

    不过我看不到。

    我只能凭借着想象。

    我看着她一点点长大,从刚开始被掳走的惊惧,到后来的接受,再到后来的沉迷。

    左魔!

    在这片虚无的幻想当中,我很想,很用力想去抓住那张脸庞。

    可是。

    我还是失败了。

    “啊!”

    我突然叫了一声,从这个梦境当中惊醒。

    这时候才发现,苏婵,赵文昭,和洛菁晨都很关心地看着我。

    包括唐雪娇,她已经醒了。

    我一脸已经都是冷汗。

    “你怎么了?”

    “你没事儿吧?”

    我心有余悸地擦了擦脸上的汗。

    左魔,山上……

    山上……

    我知道,这个梦境很关键。真的很关键。

    因为左魔的身份,好像马上就要呼之欲出的感觉。

    是谁?

    我突然脸色一变。

    莫非左魔是穆剑霖?深圳夜场KTV招聘女服务员 夜总会工资日结一千起步
:当天薪,无经验可培训; 一8到28岁,女净身高一60以上工资日结二千起
:充满活力,敢于挑战自我;
:主要在包房聊天 唱歌;
:上班时间:晚上8:点到2:00,可以兼职或全职,可安排住宿。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面试合格了之后当天店里直接上班,上班率高,每个月ktv女服务员招聘少保证上26个班到**个班以上,每天可以经常上到两个到三个班请大家相信我,相信我们公司的实力!希望大家好好上班。
这个世界付出和收入有的时候是不成正比的,相信在外面上过白班的人都知道。有时辛苦一天挣得钱连肚子都吃不饱。但是夜场是个ktv礼仪招聘公平的地方。在这里一切都是明码标价了。付出的越多挣得也就越多。在这里你可以迅速累积你的原始资本,不管你有什么梦想说俗一点都是建立在金钱的基础上的,这个世界钱不是能的,但没有钱是不能的。你觉得对吗?如果你不认同那就没必要往下看了,继续你买不完的地摊货,用不完的打折品的生活吧。
深圳KTV夜总会/夜场招聘岗位:《服务员》《限制女》
有很多大领队做这行很多年,自己可能接很多场,提拔下面关系好的员工做助理,来扩充自己团队,所以说一般聪明的女孩,都会跟大经理,因为年龄大时,不靠颜值,靠管理同样赚钱,所以一般大领队身边不断有临时小女朋友,这样的女孩十分聪明,付出了她们以后都能得到回报,有的看不开的怕有关系了尴尬,其实没什么,客户天天来找你不是一样吗,和经理有关系,这样更好上班赚钱,但是选择加入团队,被分配助理下面上班,要注意不能有关系,因为助理什么都不能给你,一般女孩会问大领队在哪个城市,毫不犹豫就找大领队上班,因为大领队有经验,肯定比助理会带,其实做这个,不管价格多少,能上班才是赚钱,
应聘须知,我们这里是晚上上班,白天休息一般不会面试,上班时间2点
一般面试时间晚上二点到三点之间,或者领队下班时间凌晨三点到七点之间,一般都会提供住,如果你选择做夜场,住宿舍和领队关系好,还是非常赚钱的,
一般之间住的那种女孩,永远没有和领队关系好的赚钱多上班快,找夜场工作找有地方住的,新人不要没上班就租房子,这样选择夜场就比较困难,白总威y c c g 5 2 6应聘加我
工资是当天当天结算的,直接到你手中,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脸。
上班期间客人所赠予电脑、工资等均归个人所有(当天就可上班)
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20年经验带你赚钱,
形象好,身材好,一8,二8岁,高一五8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助理不招,只从内部员工提拔听话的关系好的,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