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龙华高新聘夜总会招聘女孩KTV模特 ,提供住宿+无需押金+可兼职

发布时间:2021-08-30 05:00:28 来源:13510945373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1000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凝微微信yccg526应聘求职加微信
  • 微信: 凝微微信yccg526应聘求职加微信
  • QQ: 凝微微信yccg526应聘求职加微信 凝微微信yccg526应聘求职加微信
  • 发布人:13510945373
  • 所属城市:深圳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我不由回头看去。

    人群当中,一个带着孩子的妇女,骂骂咧咧的。可能是人太多了,把那个看起来只有六七岁的小男孩都给挤倒在了地上,坐在地上哭着。可旁边的人们,还是一直挤着,似乎都没有看见脚底下有着一个孩子,被他们踩来踩去。

    我看得心里一急,就想上去把那孩子给拉起来。

    连亚光却是拉着我,身边那几个保镖也是一下子就站在了我跟前。

    “干什么?”

    我眉头一皱,笑了一下:“这有什么紧张的。一个孩子而已。”

    连亚光嘴巴嗫嚅几下,也觉得有点小题大做。

    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能做什么。

    而且这种情况,就发生在我的跟前,这么多股民和粉丝看着,我要是不上去扶一把,而是让保镖去的话,搞得我有点不近人情了。

    保镖看起来还想拦我,我呵呵笑着摇了摇头,走了过去。

    这一下,这边的人们才发现旁边的脚底下,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男孩已经哭成了花脸,还被旁边的人踩了几脚,衣服都脏了。看他穿的衣服,也不是特别好。缝缝补补的,估计是母亲在这边打工,带过来的。看到他仿佛看到了小时候的自己,心里一笑,走过去弯下腰,抓住了他的手腕。

    “小心!”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我身后的连亚光大喊一声。

    我霍然一惊。

    骇然回头看去,只见刚才还在哭哭啼啼的小男孩,此时脸上已经露出无比的狰狞。虽然我觉得可能不会发生什么事情,没必要这么草木皆兵。但实际上我还是防着孩子的妈妈的,故意走到了她够不着我的地方。

    但我没有想到,这才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啊……

    刚才那天真可爱,哭哭啼啼的表情,一下子变得狰狞起来,那双本属于孩子的清澈的眼睛,此时看起来无比冷酷。

    他此时还坐在地上,可是那被我抓着的手腕,手一翻,竟然出现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动作极快,一气呵成。

    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从地上一跃而起,甩脱了我的手,手中的匕首,冲着我的心脏直接捅了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一切只发生在两秒之间。

    我是真的愣了。

    因为我真的没有想过,这还是一个孩子啊,这是一个孩子。

    他怎么会这样……

    他怎么可以这样……

    我呆在了那里。

    可是……

    他手中的匕首不会停。

    “艹尼玛……”

    猝不及防之下,很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但是因为连亚光一直跟在我的身后,离我最近,他看到如此情况,先是大吼一声,然后直接冲了上来。这个时候,这个孩子的母亲,也想动手,但被连亚光过来一脚踹开,紧跟着,就在那锋利的匕首,眼看就要扎进我心口的时候,连亚光把我往后面拽了一把。

    强力的拉拽之下,我整个人才反应过来,用手格挡了一下,那匕首从我胳膊上划过。

    登时一阵剧烈的疼痛,让我龇牙咧嘴,袖子都被割烂了,鲜血如注。

    这突如其来的场面,让不少人尖叫出来。

    那孩子看到行刺失败,脸上竟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恐惧之色。反而是一种不甘和对生命的漠视。然后,还没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和那个“妈妈”竟然同时口吐黑血头一歪就倒在了地上。

    我被吓傻了。

    旁边的那群人也被吓傻了,纷纷跳开。

    这件事情发生得太快,很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已经结束了。

    等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现场的尖叫声更多了。

    这次的尖叫声不是冲着我了,而是冲着地上那两具冷冰冰的尸体。毕竟是现实社会,亲眼看见死人,还是很恐惧的。

    而且这其中,还有一个才刚刚七八岁的小孩子啊……

    现场乱了起来,很快保安就把这一块给警戒了起来。这下人群不用疏散,除了一些不甘心看热闹的,其他人都离得远远的。

    很快警察就来了。

    我一直愣愣站在那里,连旁边的医护人员给我开始上药包扎的时候,我都没有一点感觉。

    我呆呆地看着那个死去的孩子。

    连亚光和苏娜心有余悸地站在我跟前,和警察绘声绘色地说着刚才的经过。

    我的那些保镖,也吓坏了,如临大敌一样,把我围在中间。

    “刘先生……”

    警察想上来和我询问几句。

    我终于吐了一口气,脸色铁青地摆了摆手。

    “估计是黑十字的……”

    狐狸在我身边小声说道。

    我苦笑一声。

    这我还猜不出来吗?

    除了黑十字,即使是特么以前穆青的黑魔教,都没有这样的本事,把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训练成这么恐怖的杀手吧?

    他的恐怖之处,不在于他的身手,而在于他对生命的漠视,在于他的心狠手辣。在于他的年龄和冷酷之间带给我强烈的冲突。

    黑十字……

    黑十字……

    你特么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组织?

    你怎忍心啊?

    你怎忍心让一个这样的孩子,来做这样的事情?这么小的一个杀手,到底经历过怎样惨无人寰的训练才能做到?

    这个年龄的孩子,应该还在上学,玩弹珠,应该还在享受无忧无虑的童年生活。

    狐狸在我身边,深深一叹。

    我本来挺好的心情,一下子就沉入了谷底。

    怪不得狐狸说……

    黑十字有违人道。

    我看这不仅仅是有违人道,而是有违天道!

    心中的怒气抑制不住。

    我紧紧握着拳头。

    很奇怪的是,我没有去怪那个孩子。我真的不怪他。他才是一个孩子,他懂什么?他怎样的人生观,不是被别人强加上的?

    这恐怕才是多少这样的孩子中的一个?

    多少孩子,从小被这样训练着?

    一时间,我对黑十字的恨意滔天!

    这种感觉,甚至强烈过之前博仁医院从那些可怜人身上摘取器官带给我的愤怒!

    苏娜一直拉着我的手,心疼地看着我胳膊上的伤口,生怕被那簇拥的人们给碰着。她看到了我脸上的神色,所以知道我此时心里的愤怒。所以她一句埋怨我的话都没有说。她应该是最懂我的那个人。所以连以后注意云云之类的话都没有说,只是安安静静跟在我的身边。

    我没想到的是。

    我们在机场刚处理完警察这边的事情。

    一个大人物到了。

    这是个真正的大人物。

    魔都的市长大人,本来正在外滩搞调研。听说了这边的事情,迅速赶了过来。当真是给了我一个很大的面子。

    先是和那带队的警察训斥一番,然后吩咐下去,这件事情必须要严查。

    然后才带着一群人,冲着我走了过来。

    即使我心情再不好,这个时候也不得不打起精神来。苏娜赶紧帮我收拾了一下衣服,不过再怎么收拾,袖子都已经割破了。

    我没想到魔都竟然这么给我面子。

    虽然只是一个副市长,但这里是什么地方?全国最繁华的地方,地价最高的地方,近代现代,都是国内最耀眼的城市!也是国内和国际最为接轨的一个城市!这里的一个副市长,级别有多高就不说了。而且还是魔都主管经济的副市长!

    我不由倒吸一口气。

    受宠若惊的同时,感觉到了魔都这边对天泉集团的真正的诚意。

    不管是不是真的,但起码对我们的态度,还是欢迎的。

    叶兴策刚刚四十八岁。正值当年,戴着一副眼镜,看起来文质彬彬,一眼看去,很像是那些搞金融的精英。大概一米七六左右的样子,一身西装很是整齐。短发看起来有些精神,看到我之后,脸上微微露出一些歉意,道:“真是不好意思,刘总初来魔都,就出了这样的事情,真是我们的失职。”

    我赶紧笑道:“是我仇家太多,怕以后会给魔都治安带来麻烦啊。”

    这当然只是一个玩笑。

    两个人相识哈哈大笑。

    我心中却是一直在嘀咕。

    叶兴策主动过来,这究竟是几个意思?要知道,魔都的市长职位本就是正部级的职位。尽管是副的,也是副部级啊……

    而且叶兴策的口碑不错,搞经济是一把好手。为官正直,两袖清风。是一个很想有所作为的人。

    这么一个人,应该和我们这些商人走得有些距离才好。而且我也没有想过,刚来魔都,就和某个官场的人走得很近。

    倒不是我不想方便一些,而是我知道,魔都这地方,定然也没有那么简单。

    我只想做一个纯商人,不想涉及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

    连亚光也很奇怪,他是先过来魔都活动的人,却是应该一直都没有资格见到这个大佬。今天他过来,似乎有些不太寻常。

    “刘总年轻有为,能来魔都发展,真是魔都的荣幸。”

    叶兴策这一句话又让我变得更加奇怪了起来。

    我嘴上连说不敢,心中却在嘀咕。

    虽然天泉集团在国内还算有点名气。但和那些动辄几百亿,一千亿美金的公司,还是不能比的。恰好魔都这样的跨国公司就不少。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觉得,天泉实在没有资格享受今天的待遇才对。

    叶兴策来了,安保也就更严格了。

    一群人一边往机场外面走,叶兴策一边笑着说道:“今天的事情是意外,希望刘总不要心有芥蒂。魔都的投资环境还是很好的。让我送刘总一程吧?”

    到了机场外面,叶兴策突然看着我说道。

    我一愣,但没有犹豫,笑了一下,道:“那这边请。”

    叶兴策点了点头,跟我上了连亚光给我准备的车上。

    我心中还在猜测着,叶兴策到底想和我说什么,他葫芦里面到底卖着什么药。

    他一开口,我却是吓到了。

    “黑十字害人不浅啊……”

    叶兴策深深一叹。

    我霍然一惊,不可思议看着他。

深圳夜场KTV招聘女服务员 夜总会工资日结一千起步
:当天薪,无经验可培训; 一8到28岁,女净身高一60以上工资日结二千起
:充满活力,敢于挑战自我;
:主要在包房聊天 唱歌;
:上班时间:晚上8:点到2:00,可以兼职或全职,可安排住宿。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面试合格了之后当天店里直接上班,上班率高,每个月ktv女服务员招聘少保证上26个班到**个班以上,每天可以经常上到两个到三个班请大家相信我,相信我们公司的实力!希望大家好好上班。
这个世界付出和收入有的时候是不成正比的,相信在外面上过白班的人都知道。有时辛苦一天挣得钱连肚子都吃不饱。但是夜场是个ktv礼仪招聘公平的地方。在这里一切都是明码标价了。付出的越多挣得也就越多。在这里你可以迅速累积你的原始资本,不管你有什么梦想说俗一点都是建立在金钱的基础上的,这个世界钱不是能的,但没有钱是不能的。你觉得对吗?如果你不认同那就没必要往下看了,继续你买不完的地摊货,用不完的打折品的生活吧。
深圳KTV夜总会/夜场招聘岗位:《服务员》《限制女》
有很多大领队做这行很多年,自己可能接很多场,提拔下面关系好的员工做助理,来扩充自己团队,所以说一般聪明的女孩,都会跟大经理,因为年龄大时,不靠颜值,靠管理同样赚钱,所以一般大领队身边不断有临时小女朋友,这样的女孩十分聪明,付出了她们以后都能得到回报,有的看不开的怕有关系了尴尬,其实没什么,客户天天来找你不是一样吗,和经理有关系,这样更好上班赚钱,但是选择加入团队,被分配助理下面上班,要注意不能有关系,因为助理什么都不能给你,一般女孩会问大领队在哪个城市,毫不犹豫就找大领队上班,因为大领队有经验,肯定比助理会带,其实做这个,不管价格多少,能上班才是赚钱,
应聘须知,我们这里是晚上上班,白天休息一般不会面试,上班时间2点
一般面试时间晚上二点到三点之间,或者领队下班时间凌晨三点到七点之间,一般都会提供住,如果你选择做夜场,住宿舍和领队关系好,还是非常赚钱的,
一般之间住的那种女孩,永远没有和领队关系好的赚钱多上班快,找夜场工作找有地方住的,新人不要没上班就租房子,这样选择夜场就比较困难,白总威y c c g 5 2 6应聘加我
工资是当天当天结算的,直接到你手中,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脸。
上班期间客人所赠予电脑、工资等均归个人所有(当天就可上班)
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20年经验带你赚钱,
形象好,身材好,一8,二8岁,高一五8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助理不招,只从内部员工提拔听话的关系好的,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