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无套路夜总会招聘模特兼职,高端平台由你做主。

发布时间:2021-08-29 15:28:37 来源:17195153155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50000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17195153155
  • 微信: 17195153155
  • QQ: 17195153155 17195153155
  • 发布人:17195153155
  • 所属城市:深圳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苏婵一直是我看不透的一个人。

    她的情绪和心情,经常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她身上有太多的不确定性。这次她很容易猜到滕老的事情,肯定是和黑十字有关。所以我刚才说,不带她去魔都,这是不太可能的。

    但如果她真的会危机我家人,朋友的安全,我不介意把她人道主义毁灭!

    现在的我,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所以这个时候,她必须要拿出一点诚意来。拿出一点想要寄宿在我家里,拿出一点和我合作的诚意来。

    她是一个很聪明人,她心里很明白。

    她深深看了我一眼,然后这才开口说道:“我生在哈市一个很普通的家庭里。我以为这辈子,我会一直跟着我爸妈给我安排的生活活下去。”

    “从小长得很漂亮,从小到大都是鹤立鸡群。”

    “很多人追我,从初中开始。很多男生为了我打架,甚至很多我不认识的男生。”

    苏婵说话的语调很轻,似乎是回忆起了那段儿时的时光,她刚才脸上的那些许的挣扎和怨恨,慢慢消散,代替的是对以前追忆的轻快。

    我静静听着。

    和大多数人的学生时代一样。只不过苏婵因为太过漂亮的原因,转了几次学。她天生就是那种祸国殃民的女子,到了哪里,都会惹出一些祸端。这本身不怪她,可她从小因此变得心理压力很大。

    “直到在高三那年……”

    苏婵看了我一眼,轻声笑道:“我喜欢上了一个男孩子。他很帅,学习很棒。嗯,就和之前的你差不多。”

    我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我不想打断她的回忆。

    她在说起那个男人的时候,脸上闪过的久违的甜蜜我看在眼里。他应该很帅,很优秀,不然怎会被苏婵这种眼高于顶的女子看上……

    “可是……”

    苏婵脸上短暂的甜蜜,很快就被狰狞的痛苦所代替:“有一个当地的富少,也开始追求我。他不知道是从哪里得知,我和他在偷偷谈恋爱。所以他开始针对他……他也是一个很倔强的人,最后两个人发生了冲突。”

    “那个富少,喊了一群人,把他打死在了街上!”

    苏婵估计是心里滴着血,把这些说出来的。

    我看着她脸色惨白,即使事情过去这么久,但对她的影响还如此之大。我想她当时应该很爱那个男人,而且这应该是她这一生的转折点。

    “你知道当时我的心理是什么样的吗?”

    苏婵漂亮的眼睛,盯着我。

    这个时候的苏婵,没有了刻意引诱我的风情,没有了一颦一笑之间的妩媚,她显得很冷静,显得很知性。但正是这样的知性,让她看起来更别有一番风情。

    “你觉得自己是个灾星,走到哪里,都会有祸端发生。”

    我淡淡说道。

    苏婵意外地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继续说道:“没错。我这一辈子最爱的男人,就因为我死了。我当时很痛苦,我觉得自己是个不祥之物。我觉得我活在这个世界上,就是来害人的!可是我又改变不了这一切。我改变不了,我很无力!”

    我一时默然。

    这应该是自古以来,那些倾国倾城,足以颠覆一个国家的女人与生俱来的悲哀吧。她们被打上了“祸国殃民”标签的时候,人们有没有想过。那发生的一切,是不是她的意愿。皇权至上的社会,她们有选择自己命运的权利吗?

    她们只是每一次失败的附属品而已。

    悲哀,无奈,无力,哀怨。

    我能想象到当时苏婵的心情。

    虽然不至于上升到祸国殃民的程度,但那一个鲜活的生命,因为她的原因就此逝去。

    “后来,我就退学了。我不敢去上大学,我真的不敢。我怕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肯定会崩溃。”苏婵呵呵笑道:“当时我考上了北大的。他也考上了,他是在我们一起去拿录取通知书的路上死的。”

    我深深吸了口气。

    命运就是如此的奇妙。

    如果苏婵当时上了北大,出来之后,定也是社会上的一个精英。不至于成了以后人们眼中漂浮不定的花瓶。

    而且她当时是眼睁睁看着自己最爱的男人死去,她当时的心情可想而知。

    “后来,我就去参加了工作。”

    苏婵轻轻靠在梳妆台上,淡淡说道:“那个时候,我遇到了崔海明。你知道的,一个女孩子,刚刚高中毕业,不到二十岁。步入社会真的很难。他很照顾我,对我予取予求。说实话,那个时候我很感动。后来我就在想。既然大多数人觉得我是一个妖精,那我为什么不选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在一起,然后结婚?这样的话,我是不是就可以不去祸害别人了呢?”

    “崔海明虽然没有钱,但他真的很能干,很上进。他把所有挣的钱,都花在了我身上。而且那个时候,我已经心死了,我没有了拒绝的理由……”

    苏娜叹了口气:“我是未婚先孕。所以即使当时我的父母不同意,但我和崔海明,还是结婚了。”

    我知道事情还没有完,所以没有做什么评价。

    “一年之后,苏娜出生了。”

    苏婵笑了一下,脸上闪过一道幸福之色:“当时我就在想,我终于又可以去爱一个人了。我可以把自己的爱,全心全意给自己的女儿。”

    我眼睛微微一眯:“苏娜说你重男轻女。”

    苏婵看了我一眼:“你觉得可能吗?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而且那个时候,崔海明也慢慢开始有钱了。他每天在外面忙活着,只有我和苏娜在家,我怎么可能不爱她?”

    我点了点头。

    看来又有隐情。

    “如果这样过下去的话,其实我感觉我是一个幸福的女人。崔海明虽然慢慢忙了起来,我也不知道他在忙是吗。但他每个月都会交给我很多钱。我开始衣食无忧,我想把全部心思都放在培养苏娜身上。直到有一天……”

    苏婵深深吸了口气,近乎咬牙切齿说道:“直到有一天……崔海明被抓了!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了,原来崔海明一直在做那些违反犯罪的事情,人神共愤的事情!当时我是很震惊的,我在想,他是家里的男人,如果他被抓了,被判刑了,我和苏娜怎么办,我和苏娜怎么办?”

    我能理解当时苏婵的心情。

    她当时是一心想要相夫教子的女人,如果崔海明进了监狱,她会感觉天塌了一般。

    “就是那天,我万念俱灰的时候,突然一个人找上了我。”

    苏婵终于说道。

    我不由眼睛一亮,肉戏终于要来了。

    苏婵呵呵一笑,看着我:“他说他能帮我把崔海明弄出来。我说怎么帮?他说这你就不用管了。但崔海明出来,你必须要和他离婚。”

    “当时我很惊讶,我没想到对方提出了这个要求。”

    “我刚开始是不同意的,虽然我称不上多么爱崔海明,可是毕竟一起生活了那么多年。爱情没有,亲情还是有的。可是,当那个人拿出一样东西来的时候,我一下子就傻了。”

    苏婵浑身开始颤抖着,似乎直到如今也忘不了那个场面。

    “什么东西?”

    我眼睛微微一眯。

    苏婵呵了一声,似乎一下子浑身就失去了力气:“一份DNA鉴定,崔海明和苏娜的DNA对比。”

    我浑身一震:“你的意思是……”

    “苏娜不是崔海明的孩子,她不是,呵呵你相信吗?”

    苏婵看着我,苦笑问道。

    我深深吸了口气:“为什么会这样?”

    苏婵摇着头:“你问我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因为我十分笃定,那个年代还是很保守的,就连我那么爱的人,在高中期间,我都不可能给他。我很肯定,当时我只有过崔海明一个男人!”

    一切都那么诡异,一切都那么难猜!

    这件事情,应该是让苏婵发生天翻地覆的事情了。

    果不其然。

    苏婵继续道:“那个时候,我真的不敢相信。我一直是很守妇道的一个女人。为什么会这样?我不可能和别人发生了关系。我不可能做对不起崔海明的事情。可是那个人却跟我说,是崔海明,在和我一次同房的时候,把别人的种子,推进了我的卵巢里……”

    “什么?”

    我脸色微变。

    苏婵嘲讽一笑:“看着像小说是么?可是这是真的,因为那份鉴定报告,做不了假。我很想知道为什么,我很想知道为什么。”

    “我很想知道,那个人是谁,苏娜的父亲究竟是谁……”

    苏婵有些痛苦地摇着脑袋。

    我没想到,事情竟然曲折成这样。

    崔海明竟然不是苏娜的亲生父亲!这让我真的有些吃惊。因为我和崔海明,是打过交道的,而且曾经你死我活的竞争。

    对崔海明,我是很了解的。

    他当时已经是性格畸形到无比疯狂,无比BT的程度了!甚至差点上演“鬼父”情节!

    可是现在听苏婵这么一说。

    我突然觉得崔海明,似乎并没有那么坏。至少在对苏娜的事情上,他还没有彻底丧失了良心。他明明知道,这不是自己的女儿,可在人格已经产生裂变的时候,最后还是没有做出那种天人公愤的事情来。当时的他,的确很挣扎,很矛盾……

    可最后,他还是忍住了,他还是想办法忍住了。

    他对苏娜,其实是有着父女之情的。

    这应该也是他人格发生裂变的最大一个原因。

    因为就从这件事情上来看,崔总管也是这件事情的参与者之一。也就是说,是他一手给自己戴上的这顶绿帽。是他一手把自己深爱的女人,推给了别人。

    崔总管从一开始,就是一个悲剧。

    虽然当了那么多年的黑道皇帝,但他放弃的尊严,最终还是让他变得喜怒无常起来。

    “你知道吗?当时我的很恨自己,我觉得自己很脏。我竟然怀了别人的孩子。但是我也更恨崔海明!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那样做!这种心情,我看着苏娜的时候,慢慢就产生了厌恶……这也是我日后开始疏远她的原因。”

    “可我对崔海明,是真的已经恨之入骨。他在里面的时候,我就和他离了婚。果然,他很快就被放了出来。”

    “我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我想逃离这一切……”

    “可是,这个时候,那个人又出现了。”

    “他问我,想不想知道苏娜的父亲是谁。”

    这个问题,也是我现在很想知道的。

    这一切阴谋,都是谁搞出来的?苏娜的父亲,究竟是谁?而且最重要的是,我知道他们并没有因此就想放过苏婵。

    也许,这才是刚刚开始……

    会是周昌吗?

    我心里开始了猜测。

    因为我知道,苏婵在和崔海明离婚之后,就去跟了周昌。当时的苏婵也才二十三岁,苏娜也才三岁。惨遭剧变的苏婵,还没有现在这种刀枪不入的圆滑。

    所以当时她跟了周昌的原因,说不定会和苏娜的身世有关。

    这个时候的苏婵,已经陷入这回忆带给她的巨大痛苦之中,脸色惨白,没有任何血色。

    苏娜,到底是谁的孩子?深圳夜场招聘_深圳KTV招聘,深圳夜总会招聘网站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

不会对应聘者收取任何押金。

(2)部分岗位可安排住宿

工作时间:每晚20:00,2:00 。招聘女,十八,二十八岁

当日发薪报酬待遇,有酒店服务经验者在原先待遇基础上

日结工资:二千起,不压单好上班,女孩必须听话比较放心可以上班

应聘须知,我们这里是晚上上班,白天休息一般不会面试,上班时间晚上八点

一般面试时间晚上七点到凌晨二点之间,或者领队下班时间搬家去宿舍凌晨三点到早上七点之间,一般都会提供住,如果你选择做夜场,住宿舍和领队关系好,还是非常赚钱的,

一般之间住的那种女孩,永远没有和领队关系好的赚钱多上班快,找夜场工作找有地方住的,新人不要没上班就租房子,这样选择夜场就比较困难,

阿雷1 7 1 9 5 1 5 3 1 5 5威同上班加我

深圳夜总会招聘兼职,改变生活,从行动开始:

深圳美丽人间KTV娱乐会所,深圳夜场招聘包住

深圳南国明珠KTV俱乐部,深圳高端夜总会招聘

深圳太平盛世KTV夜总会,深圳KTV会所招聘信息

深圳新丽晶国际KTV俱乐部,深圳夜场招聘包住

深圳皇城明珠KTV俱乐部,深圳夜总会招聘女

深圳温莎国际KTV俱乐部,深圳KTV会所招聘信息

深圳汉莎KTV娱乐会所,深圳夜场招聘欢迎咨询

深圳新桃园KTV俱乐部,深圳绝对靠谱,兼职必看

深圳鑫丽滨国际会所,深圳夜场招聘兼职日结

深圳星光大道KTV俱乐部,深圳夜总会招聘

深圳中保国际KTV会所,深圳夜总会KTV会所招聘

深圳宝悦国际KTV俱乐部,深圳绝对靠谱,兼职必看

深圳皇家国际KTV酒吧,深圳夜场招聘网

深圳金融汇KTV商务会所,深圳夜总会招聘

深圳音美国际KTV俱乐部,深圳高端夜总会KTV招聘

深圳香格美拉夜场招聘公司组优房*急缺大量优质女孩

深圳前岸国际夜场招聘公司组优房*提供住

深圳天壹会夜场招聘公司组优房*贴心领队带你上班

深圳美华夜场招聘公司组优房*工作简单轻松不累

深圳宝晖夜场招聘公司组优房*包住宿无卡靠谱

深圳汉毅夜场招聘无任务*急缺大量优质模特

深圳金钻夜场招聘无任务*提供住宿

深圳九五会所夜场招聘无任务*贴心领队带你上班

深圳新金色夜场招聘无任务*工作简单轻松不累

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20年经验带你赚钱,

形象好,身材好,十八,二十八岁,高一五八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助理不招,只从内部员工提拔听话的关系好的,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