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宝安专业夜店夜场招聘女模特,无任务

发布时间:2021-08-29 15:23:52 来源:17795153033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1500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17195153033
  • 微信: 17195153033
  • QQ: 17195153033 17195153033
  • 发布人:17795153033
  • 所属城市:深圳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我和赵文昭对视一眼。

    心想真特么快……

    倒吸一口冷气。

    我终于知道,和滕老之间,还是最终走到了这一步。这不是我能决定和左右的。滕老虽然老了,但他以前的故事都是传奇。他绝对是一个雷厉风行的人。

    果不其然。

    他应该是刚刚得到我们这边的消息,这就出手了。

    天泉医院被封了!

    而且是所有医院。全国的医院。

    这个消息一出来,所有人都炸锅了。这天泉医院才刚刚稳定下来。这又出什么事儿了?赵文昭提出来的生态医疗,刚刚展开所有工作,这是又得罪谁了?

    这次整顿的原因,是医疗机构全国普查,天泉医院的一些资料报备不够完整。

    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这就是纯粹找事儿的。

    天泉医院刚刚才接手过来不久好吧?你却要查一个季度的报备资料,你在开玩笑吗?停业整顿一个月,这对天泉医院来说,会是一个多大的打击?

    眼看着百业待兴的天泉医院,正在一步一步走向正规。

    人员配备,人才储备,资金流动也刚刚健康起来。这个时候停业整顿,对天泉医院来说,绝对是毁灭性的打击。

    “刘总,那边和我们合作的保险公司……”

    “刘总,一些慈善机构退出了。”

    “刘总,员工这个月的工资。”

    我和赵文昭来到公司的时候,一群人焦头烂额。

    事情已经持续发酵一个星期了,整个天泉医院上下,都已经乱成了一团。天泉再次进入了多事之秋。我也没想到滕老竟然这么狠。

    可七天来,我也没想过去找他。

    我知道,滕老在等我。

    他一定在等我,等我过去给他一个解释,给他一个解决的方案。

    可是。

    我不想去。

    如果我去了,先不说有没有可能不会活着回来。就算滕老饶了我的命,我也将彻底陷入被动之中。

    我知道。

    眼前的情况,这是我们强行在京城驻扎带来的阵痛。我们必须坚持。

    “工资照发,千万不能耽误。资金不够的话,我会想办法给你们调!”

    事情很多,解决有先后,员工工资是绝对不能欠的。停业整顿只有一个月,当然不能保证那边会不会在一个月之后,继续跟你折腾。

    但现在的情况,我们必须坚持。

    即使我去和滕老谈判,我也希望自己可以和他站在同一个高度上。而不是我去求他。而想要保持稳定,最先稳定的,就是内部。

    “刘总,马总那边……”

    一个月的工资,我们还是能拿得出来的。可是各大股东和合作伙伴,比我们急。

    “你跟他说,一个月内,我肯定会解决这边的问题!”

    我斩钉截铁说道。

    那个副总这才点头。

    马总是一个有远见的人,他倒是不至于看不透这件事情。但是其他那些合作伙伴,就有些坐不住了。

    “我那边有点撑不住了。”

    我刚走进办公室,林若就出现在我的眼前。

    因为这件事情,林若经常往天泉跑。她是负责牵头和我们医院合作的慈善机构。林若如今在国内的名气还是不小的,是最出名的女慈善家。连她都没法继续留住这些人,可以看出现在我们的情况是有多遭。

    我深深吸了口气,缓缓闭上眼睛。

    赵文昭忙去了,办公室里只有我和林若。林若心疼地走过来,帮我在肩膀上按摩起来。我心中一柔,抓住她那柔软的手。

    “你真的很危险……”

    林若轻声说道:“这次滕老纠结了几乎全国商会的人,打算封杀你们。我真的想不明白,滕老为什么会这样对付你。就是因为你抢了董兰的医院?”

    我点了点头,苦笑道:“事情有点复杂。我相信滕老有弄死我的能力,可是想让我死,他也得至少半死才行!”

    我睁开眼睛,看着林若,冷冷喝道:“可是,我还年轻,我死了,说不定还能活过来。可是他半死,就等于死定了!”

    林若不由娇躯一颤:“怎么会这么严重?非要弄个你死我活?”

    我淡淡一笑:“暂时我还死不了。但我们也只能苟延残喘。”

    林若叹了口气:“京城方面刚刚答应给我们的地皮,又收回去了。”

    我一愣,失笑道:“这个正常。滕老都出手了。”

    一时间,我有些疲惫,拉着林若坐在我的怀里。林若白了我一眼,任由我抱着她丰腴的身体,在她那凹凸有致的身体上摩挲着。

    她轻轻亲了我一口,道:“不行我们去魔都吧。那边又是一片天地。”

    我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终于还是要被迫离开京城么……

    心里虽然有些不甘,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滕老的锋芒太过锋利,我不得不退避三舍,以求自保。

    就像林希儿和赵文昭所说的。

    这件事情真的太过敏感。

    既然我已经参与进来,我就得做好死的准备!

    当然。

    滕老想弄死我,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我现在还可以苦苦支撑。

    可是,我能坚持多久呢?

    ……

    哈市的滕家庄园。

    一辆玛莎拉蒂,突然风驰电掣驶来,在门口戛然而止。

    一身时尚装扮的美女,气冲冲从车上跳了下来,就跑进门。

    “小**……”

    管家一看到董姝,犹豫了一下,还是迎了上来。

    董姝瞪了他一眼:“爷爷呢?那个老东西呢?”

    管家一脸苦笑:“老爷在休息……”

    董姝狠狠说道:“他到底想干什么?他到底想干什么?”

    管家果断闭嘴,深深弓着身体。

    “告诉我他在哪里,我要去找他!”

    董姝气急败坏说道。

    “老爷在念经……”

    董姝眼睛一红:“他也知道自己做坏事了,回来念经了是吧?有什么用?有什么用?做那么多坏事,就算念的如来佛给的经都不管用!”

    “小**,这……”

    管家一脸的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

    “别拦我,我生气了,我生气起来连自己都打!”

    董姝狠狠瞪了管家一眼,就往阁楼跑去。

    管家看着董姝的背影,深深一叹。

    阁楼的门是打开的。

    可能早就知道董姝会来。

    滕老端坐那里,捻弄着手中的佛珠。所以当董姝气冲冲跑进来的时候,滕老眼睛都没有睁。滕老老了很多,再也没有之前那精神抖擞的样子。他已经是行将就木,风烛残年。此时看上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随时撒手人寰的感觉。

    董姝看着自己的爷爷瘦了很多,眼睛微微一红,但还是硬气心肠,打破此时阁楼里这安静的气氛。

    “你到底想干什么?你想把刘毅怎么样?”

    董姝再也忍不住了,吼了出来。

    滕老没有说话,依然低声念着经。

    “说啊,说啊!你到底想怎么样,你非要弄死他不成!”

    董姝哭了出来,甩着手里的包,在滕老身上打着。

    滕老又这样念了五分钟,才缓缓睁开眼睛。

    “爷爷爷爷,好爷爷,你能不能不要对付他了。他已经够可怜了……”

    董姝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坐在滕老的身边。

    滕老这次对董姝的撒娇打诨却是无动于衷,将手里的佛珠,虔诚地放回檀木盒子之后,才轻轻一叹,看着窗外的梧桐树:“人总要是死的,不是吗?”

    董姝娇躯一颤:“你想弄死他吗?”

    滕老淡淡说道:“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已经给过他很多次机会。甚至不惜把你嫁给他。他却一次一次拒绝。这样的人,留着干什么?”

    “不要啊……为什么?他没有什么错,他不过是不娶我而已。我又没说一定要嫁给他,我没有……”

    董姝吓了一跳,眼珠子啪嗒啪嗒往下掉。

    滕老看着董姝,轻声地说道:“可是他知道了一些不该知道的东西。足以让我们家族,万劫不复的东西。你说,我该怎么办?”

    董姝一愣,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滕老轻轻一叹:“你以为我想吗?我曾经也一直很看好刘毅。可是一边是他,一边是我们整个滕家。你妈妈,还有你,你说,我该怎么办?”

    “可是也不一定要逼死他啊……他到底知道了什么。我去跟他说,爷爷你放心,刘毅的嘴巴很严的。我和他说了,他肯定不会说出去的!”

    董姝急了,慌乱哭道。

    滕老淡淡一笑:“没有什么,是比死人更安全的。”

    “你,你……”

    董姝一时间语塞。

    “如果他不死,我们滕家就会一直陷入被动之中,就会一直被他拿捏,你说,我该怎么办?”

    连续三个怎么办。

    把董姝问得俏脸惨白。

    滕家本来就不是特别兴旺,这两代更是堪堪只有董兰和董姝能拿得出手。滕老一心想要重新振兴家门,怎会让那可以毁灭滕家的秘密,一直放在别人的手里?

    董姝自然知道这个。

    “爷爷……”

    董姝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能一个劲地哭。

    滕老这次却是一直无动于衷。

    “放心吧,这小子现在也算有了一些能耐。暂时他还不会死。说不定哪,你爷爷死了,他都不会死。那样的话,这一切就没事儿了。”

    滕老呵呵一笑,摸了一下董姝的脑袋,宠溺说道。

    “不要,爷爷也不许死……”

    董姝眼睛红红地抱着滕老。

    “去吧,我有些累了……”

    滕老疲惫地说了一声。

    董姝心疼爷爷的身体,这闹了一顿看起来没用,她只能看着滕老哭着说道:“反正如果他真死了,我也跟着他死!”

    说完,转身跑开。

    滕老怔怔看着自己孙女的背影,似乎能在她身上看到自己那种倔强。

    他不由轻轻一笑,一脸的欣慰。

    紧跟着,他突然咳了起来。

    关键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的身后,赶紧端出来一碗热好的中药,和滕老说道:“老爷,来喝药。”

    滕老顺从地端着药碗,喝完之后,抹了一下嘴巴:“这个妮子,真是跟了我的性子。”

    管家呵呵笑道:“她以后会理解老爷的做法的。”

    滕老缓缓闭上眼睛:“那个小子,我真的挺看好。还是有点不忍心啊……”

    管家顿了一下,继续说道:“老爷,其实您还可以活很多年……”

    滕老瞥了他一眼,呵呵一笑:“你也跟我开始说假话了。你以为我真傻?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中医要是让你去找西医,说明你是真的病了。西医让你去找中医,说明你是真的没救了。我这把老骨头了,哪里都不敢给我看了。只能靠着这点中药维持,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吗?”

    管家脸上一阵黯淡,抿嘴无言。

    滕老深深一叹:“我这样的身体,能活到今天,本来就是一个奇迹了。哈哈,这一辈子,风风雨雨,也从来没有后悔过。只有这么一件事,只有这么一件事啊……”

    “哎,傻妮子……”

    幽幽一叹。

    他又拿出佛珠来,闭上眼睛,一时间梵音阵阵,阁楼安宁。

深圳夜场招聘网「夜场招聘网站」_深圳夜总会ktv招聘信息
有了钱,你可以好好的孝顺自己的父母。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

啊信1 7 1 9 5 1 5 3 0 3 3威同上班加威

形象要求:女,后净身高一五五以上,形象好,气质特佳
有了钱,你可以像买白菜一样挑男人女人,有了钱,你可以无视身边那些势力的亲友。
有了钱,你可以住更好的房子,有了钱,你可以买更多的名牌。
应聘须知,我们这里是晚上上班,白天休息一般不会面试,上班时间二十,凌晨二点
一般面试时间晚上七点到八之间,或者领队下班时间凌晨三点到九点之间,一般都会提供住,如果你选择做夜场,住宿舍和领队关系好,还是非常赚钱的,
一般之间住的那种女孩,永远没有和领队关系好的赚钱多上班快,找夜场工作找有地方住的,新人不要没上班就租房子,这样选择夜场就比较困难,
深圳哪里夜场招聘模特_酒店KTV夜总会_要敢于挑战自己
深圳夜场招聘模特 最新夜场招聘 保底工资
深圳夜总会KTV夜场招聘模特信息
深圳碧湖皇冠KTV会所,深圳夜场招聘女1200起
深圳新金色KTV俱乐部,深圳夜场招聘800起
深圳新桃园KTV俱乐部,深圳夜场招聘兼职网
深圳骏龙国际KTV俱乐部,深圳KTV招聘信息
深圳格兰会KTV俱乐部,深圳客人消费能力高好赚钱
深圳人间都汇KTV俱乐部,深圳夜场招聘兼职网
深圳宝丽来国际大酒店KTV,深圳绝对靠谱,兼职必看
深圳太阳国际KTV俱乐部,深圳正规夜总会招聘
深圳金尊阿曼尼KTV会所,深圳正规夜总会招聘
深圳美丽人间KTV娱乐会所,深圳夜总会KTV会所招聘
深圳妆派对KTV商务会所,深圳生意好,可兼职不拖欠
深圳新丽晶国际KTV俱乐部,深圳正规夜总会招聘
深圳铂金时代KTV音乐会所,深圳高端夜总会KTV招聘
深圳红宝石量贩KTV会所,深圳夜总会招聘
深圳金尊阿曼尼KTV会所,深圳夜场招聘女1000起
深圳水都至尊KTV会所,深圳夜场招聘兼职网
深圳永利时代KTV商务会所,深圳夜总会KTV会所招聘
深圳世纪皇庭酒店KTV,深圳高端夜总会招聘
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

啊信1 7 1 9 5 1 5 3 0 3 3威同上班加威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二十年经验带你赚钱,
女孩形象好,身材好,十八,二八岁,高一五八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女孩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助理不招,只从内部员工提拔听话的关系好的,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