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夜总会招聘女模特 欢迎有梦想、有干劲的你加入我们

发布时间:2021-08-28 15:39:30 来源:17195153155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50000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17195153155
  • 微信: 17195153155
  • QQ: 17195153155 17195153155
  • 发布人:17195153155
  • 所属城市:深圳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此时我的心乱如麻,真的有点看不懂眼前的这两个人。

    一个赵文昭,一个甄桃。

    到底谁才是真心实意想和我合作的?

    我看不懂了。

    赵文昭刚才所说的,的确让我惊了一下。不得不说,他刚才所说的条件,具有相当的诱惑力。而诱惑力背后,更多的还是赵文昭的诚意!

    我心中对赵文昭那一丝丝的不快,此时已经一扫而空。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我和赵文昭之间的差距有多大。他可以拿一百五十亿出来,看都不看,只图为自己铺一条路。

    扪心自问,我行吗?

    肯定不行……

    那可是白花花的一百五十个亿啊,多少人奋斗多久才能有这多钱。而赵文昭此时,竟然就和打水漂一样扔了出来,然后告诉我,医院还是我做主。

    这是什么?

    这就是魄力!

    这就是赵文昭身上的那种枭雄气质。诱惑同时代表着赵文昭的诚意。我被赵文昭给震醒了。的确。赵文昭这样的人,还不至于来算计我。尽管我现在有着很多钱,但赵文昭想要拿下我,恐怕也不是难事。他虽然没有和我解释他这次收购的真正目的,然而这并不能就说明,他想算计我。

    我登时冷汗涔涔,竟然是差点被唐剑和甄桃给带入歧途。

    想通这些之后,我看着甄桃的眼神就有些不一样了。

    甄桃已经变了,她已经真正成了唐剑的女人。唐剑在这次的事情当中,扮演的是一个和事老的角色。可是我们如果不接受他的建议的话,他肯定会毫不犹豫站在京城豪强那边,来一起打击我和赵文昭。

    唐剑啊唐剑……

    你为什么回来……

    我深深吸了口气,看着甄桃笑道:“那就按照你们的计划来。”

    “一百五十亿吗?会不会有点不够?”

    甄桃点了点头,又补了一句。

    我说道:“博仁医院的实际价值,只在五十亿之间。现在我们更多考虑的是博仁医院的品牌力和他们领先的技术。所以三倍的价钱,已经差不多了。”

    甄桃整理了一下资料,笑道:“这个底线,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千万不能被对方知道,不然我们这么长时间的辛苦,就会功亏一篑。”

    她在我和赵文昭跟前,很慎重地将这份计划给密封起来。

    我和赵文昭对视一眼,心中都在想,甄桃表现得如此自然。

    她和唐剑,到底是站在哪一方的?

    越是接近事情结束,似乎事情就越加复杂。

    但是不论如何,我和赵文昭辛苦了这么久,费了这么多的心思,甚至两个人都几乎是孤注一掷!如果拿不下博仁医院,赵文昭就会彻底败北,而我也在京城无法立足!

    明天。

    明天即将开始拍卖。

    结果会是如何?

    ……

    结果会是如何?

    此时的网上已经再次展开了激烈的讨论,甚至是争论。

    天泉集团在经历了李猛事件之后,再次来到了风口浪尖。

    “真不知道天泉集团为什么要收购一个破医院!”

    “就是,现在天泉集团发展平稳,就怕步子迈得太大!”

    “这你们就不懂了,天泉集团如果拿不下博仁医院的话,连在京城立足的资格都没有!”

    “真的假的?天泉千亿集团,都没法立足?”

    “呵呵……那可是四九城啊。”

    “这倒是……但我更为关注的是天泉这次提出来的生态医疗模式,如果真能实现,的确是能造福人类啊……”

    “可惜太理想化了……”

    “如果有人一直注资,倒也不是不可能实现。天泉拿出来的计划书,就基本能保持不亏钱。这已经很不容易了。”

    “哈哈哈哈,说到底,天泉还是经商的!如果不能赚钱,他们凭什么这么卖力?”

    “不管怎么说,明天就将揭晓了。”

    “很期待啊……天泉集团一己之力,和京城豪强之间的斗争。光是听听就惊心动魄的!”

    “如果这次天泉集团真能在京城立足,那以后在国内搞实业的,是很好有人能望其项背啊。”

    网上的争夺很激烈。

    天泉公司内部的气氛也很紧张。

    尤其是这次收购团队的员工们,在计划书做出来之后,一个个都主动申请留在公司,并且上缴通讯设备。表达了自己对“保密”的态度!

    这让我很感到满意。

    半公开拍卖,让事情变得更加扑朔迷离起来。

    而最大的变数,很可能是甄桃!

    晚上我回到家的时候,苏娜都没有开口问我这件事情。在饭桌上,我也只和家人说了几句家常,就打算洗漱睡觉。

    在经历了这么多生生死死之后,我很少有像今天晚上这样心神不宁的。

    我以为我在面对任何事情的时候,都差不多能保持淡定了。

    然而此时看来,我还是差得很远。

    可能博仁医院的事情,真的牵扯太多。赵文昭孤注一掷,甚至算是拼上了所有威望和身家。虽然他有为自己谋利的想法,但起码也有想帮我的因素,这个我不能不认。

    其次,博仁医院里面的秘密,会不会能从中找到“黑十字”的信息,这件事情,更是直接影响到邓翔的命运,我又不得不重视。

    再次,海口已经夸出去了。

    如果这次不能成功,我和赵文昭又必须得兑现“重新开一家博仁医院”的诺言。那样的话,从头开始,太多的不确定因素。

    一晚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睡。

    我总有一种预感,这个黑十字,是一个直接影响着我命运的存在!

    更可怕的是,这么一个恐怖的存在,我竟然一点关于它的信息都没有。这让我浑身有些不自在。

    睡不着,又憋了一泡尿,只能起床去卫生间。

    刚走进去,一道香味扑鼻。

    我一愣。

    又是苏婵?

    回头看去,果不其然,苏婵刚从卫生间内走出来,在洗漱台前洗着手。看到我的时候,她嫣然一笑,身上那薄薄的睡衣轻轻荡漾,昨天晚上看过苏婵的旖旎,让我更加难以和她对视。

    “为什么老来这个卫生间?”

    我感觉到苏婵看着我的眼神,很是灼热。终于有点招架不住,问了出来。

    苏婵咯咯一笑,理所当然道:“因为想找你。”

    饶是我脸皮再厚,也没想到她是这样的回答。这样暧昧的回答,真的让我有点招架不住。吓得我赶紧用凉水冲了一下脸。

    苏婵看到我狼狈的样子,笑得花枝乱颤。

    我尴尬一笑,就要跑。

    却被苏婵的小手拉住。

    我浑身一颤,头都不敢回。

    她那刚刚洗过的小手,娇嫩如婴儿一般,湿哒哒的感觉,更增添了一种旖旎。

    别这样……

    您可是我的准丈母娘啊……

    我是真的想娶苏娜的。

    我心中叫苦不迭。

    苏婵却是轻轻说道:“我们能不能聊聊?”

    我不可思议回过头,看着苏婵那已经没有了妩媚,没有了挑逗,甚至没有了一丝调笑,无比正经的样子,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聊聊?

    是啊……

    我和苏婵认识这么久,还真的没有好好聊过。

    我对苏婵的了解,比身边的任何人都少。偏偏我们两个人,始终不能真正没有任何关系。她毕竟是苏娜的母亲,却每次表现得,都让我很是看不透她。

    我沉吟片刻,终于点了点头。

    苏婵那张明艳的脸庞上,闪过一道开心的神色,她竟然转过身去,就把这卫生间的门给反锁了,然后整个人一蹦,就上了大理寺的梳妆台上,坐在上面,两条修长的腿,摇来摇去,十分惹眼……

    这里?

    我嘴角忍不住一抽。

    艾玛。

    我见过饭桌上聊天的,咖啡厅聊天的,甚至我曾经和洛菁晨在仓库里也聊过天,然而我这还是第一次在卫生间里和人聊天……

    我不由哑然失笑。

    但既然现在我睡不着,而且我对苏婵一直就有着很强的好奇心,聊聊自然也是无妨。

    我也和她一样,坐在了大理石的梳妆台上。

    苏婵回头看着我,第一句话就是:“你可不可以放弃苏娜?”

    “什么?”

    我被她这一句话吓了一跳,登时脸色剧变。

    苏婵深深看着我,认真重复道:“我问你,你可不可以不和苏娜结婚?”

    “为什么?不行,绝对不行!”

    我斩钉截铁地摇了摇头。

    我对苏娜的爱,比任何人都更深刻。苏娜从之前的冷艳女王,变成了现在的贤妻良母,为了我洗尽铅华,相夫教子。这样的女人,夫复何求?

    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代替苏娜在我心里的位置。

    “如果你娶她,你就会死的话呢?你还会娶她吗?你们只需要不结婚就好。你们可以继续同居,继续保持情人的关系……”

    苏婵脸上满是认真。

    “为什么?”

    我眼睛微微一眯。

    苏婵美眸深注地看着我,突然嫣然一笑,她似乎有些害羞地低下了头,然后一只手轻轻朝着我的双腿间伸来,轻声说道:“因为我想给你生个儿子。”

    “什么?”

    我脸色大变。

    娘希匹……

    这特么是什么节奏?

    你确定你不是在玩我?

    饶是我脑洞再大,我也没有想到,苏婵竟然跟我提出了这个匪夷所思的条件。

    我……

    我一脸懵逼,半天缓不过神来。

    “如果你答应我,我不仅可以让你成功拿下博仁医院,而且你想知道的关于黑十字的所有东西,我都告诉你!”

    苏婵突然来了一句。

    我霍然一惊,眼神变冷看着苏婵:“你是黑十字的人?”

    苏婵轻轻一笑,点了点头。

    我呆立当场。

    没想到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我一直在找黑十字的信息,却没想到,苏婵竟然是黑十字的人!

    这……

    我特么有点傻了。

    我该怎么选?

    我突然发现,我真的没得选。苏婵毕竟是苏娜的母亲啊……不管她做了什么,我都不可能去报复她,或者用一种非常规的方法去对待她。

    所以即使我知道她就是黑十字的人,但她什么都不肯和我说,我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

    可是苏娜,我又绝对不可能放弃。

    而且苏婵的要求,也真的是太……

    太特么奇葩,太突破伦理了。我真的接受不了……

    苏婵一直看着我。

    我一时有些语塞。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突然推门声响起。

深圳夜场招聘_深圳KTV招聘,深圳夜总会招聘网站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

不会对应聘者收取任何押金。

(2)部分岗位可安排住宿

工作时间:每晚20:00,2:00 。招聘女,十八,二十八岁

当日发薪报酬待遇,有酒店服务经验者在原先待遇基础上

日结工资:二千起,不压单好上班,女孩必须听话比较放心可以上班

应聘须知,我们这里是晚上上班,白天休息一般不会面试,上班时间晚上八点

一般面试时间晚上七点到凌晨二点之间,或者领队下班时间搬家去宿舍凌晨三点到早上七点之间,一般都会提供住,如果你选择做夜场,住宿舍和领队关系好,还是非常赚钱的,

一般之间住的那种女孩,永远没有和领队关系好的赚钱多上班快,找夜场工作找有地方住的,新人不要没上班就租房子,这样选择夜场就比较困难,

阿雷1 7 1 9 5 1 5 3 1 5 5威同上班加我

深圳夜总会招聘兼职,改变生活,从行动开始:

深圳美丽人间KTV娱乐会所,深圳夜场招聘包住

深圳南国明珠KTV俱乐部,深圳高端夜总会招聘

深圳太平盛世KTV夜总会,深圳KTV会所招聘信息

深圳新丽晶国际KTV俱乐部,深圳夜场招聘包住

深圳皇城明珠KTV俱乐部,深圳夜总会招聘女

深圳温莎国际KTV俱乐部,深圳KTV会所招聘信息

深圳汉莎KTV娱乐会所,深圳夜场招聘欢迎咨询

深圳新桃园KTV俱乐部,深圳绝对靠谱,兼职必看

深圳鑫丽滨国际会所,深圳夜场招聘兼职日结

深圳星光大道KTV俱乐部,深圳夜总会招聘

深圳中保国际KTV会所,深圳夜总会KTV会所招聘

深圳宝悦国际KTV俱乐部,深圳绝对靠谱,兼职必看

深圳皇家国际KTV酒吧,深圳夜场招聘网

深圳金融汇KTV商务会所,深圳夜总会招聘

深圳音美国际KTV俱乐部,深圳高端夜总会KTV招聘

深圳香格美拉夜场招聘公司组优房*急缺大量优质女孩

深圳前岸国际夜场招聘公司组优房*提供住

深圳天壹会夜场招聘公司组优房*贴心领队带你上班

深圳美华夜场招聘公司组优房*工作简单轻松不累

深圳宝晖夜场招聘公司组优房*包住宿无卡靠谱

深圳汉毅夜场招聘无任务*急缺大量优质模特

深圳金钻夜场招聘无任务*提供住宿

深圳九五会所夜场招聘无任务*贴心领队带你上班

深圳新金色夜场招聘无任务*工作简单轻松不累

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20年经验带你赚钱,

形象好,身材好,十八,二十八岁,高一五八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助理不招,只从内部员工提拔听话的关系好的,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