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龙华商务KTV夜场招聘模特2000起大量招人

发布时间:2021-08-27 16:00:01 来源:13510945373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1000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凝微微信yccg526应聘求职加微信
  • 微信: 凝微微信yccg526应聘求职加微信
  • QQ: 凝微微信yccg526应聘求职加微信 凝微微信yccg526应聘求职加微信
  • 发布人:13510945373
  • 所属城市:深圳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等我来到医院的时候,连亚光已经在在那里,一脸阴沉。

    “怎么回事?”

    我走了上来,赶紧问道。

    前几天还特么好好的。

    “被人害了!”

    连亚光脸色很是阴沉。

    “害了?”

    我脸色微变。

    连亚光点了点头:“就是那两个护工。”

    “我艹……”

    我骂了一声。

    这才想起来,邓翔上次重伤之后,我们给他请了两个护工。好像还是一对母女,两个护工一直尽职尽责,又看她们是从农村来的,老实本分,我们也就没有在意。

    甚至当时那个小姑娘还说,她的爸爸是个老中医,家里有什么祖传秘方,可以帮助邓翔恢复跌打伤。我特么还就信了,当时还给了他们不少的钱。

    果然,连亚光骂了一声,说道:“什么狗屁祖传秘方,弄了一些劣质大麻,止痛效果是有。刚开始邓翔还很开心,可是后来毒素积累了起来,刚才大出血!”

    我听得脸上血色尽失:“那医院也一直不知道?”

    连亚光呸了一声:“邓翔这货没有告诉医生他在吃那药。”

    这事儿特么就有些操蛋了。

    “那两个护工呢?”

    我心里气得不行。眼看特么邓翔都要好了,结果来这事儿?

    “这些天在这里坑了二十万,早就逃回去了。不过我报警之后,在贵川被抓了。”他看了我一眼:“应该不可能是穆青安排的。”

    我苦笑道:“那也就是说,只是一个巧合了?”

    连亚光点了点头说道:“进去抢救一会儿了,但医院的血不够,一直在输,一直在调。这货也不知道怎么生的,还特么是HR阴性血,贵的要死!”

    我浑身一震:“还差多少?”

    连亚光看了我一眼:“差着多呢,现在冀州,晋州那边也在紧急往过调血。我几百万已经砸进去了,就怕……”

    他说得我心里一沉。

    就怕有钱也买不到东西,生命有时候就是这样脆弱。

    “赶紧把马波的儿子找来!”

    我突然说道。

    我想起来马波的儿子马小六就是这种血型。

    连亚光点了点头:“我给邓翔的爸妈也打了**,我已经让人去接了。已经上飞机了,估计一个小时就能到。”

    抢救室很忙。

    一会儿医生跑出来,拿着**大喊几声。一会儿有护士拿着血袋跑了进去,然后再出来。这一下搞得我和连亚光都很紧张。

    谁特么都没想到,这个时候出这种事情。

    我们刚刚失去了李猛这个兄弟,真的很难再忍受邓翔离开我们。

    “血不够了,人还没到吗?”

    满头大汗的医生跑了出来,看着我和连亚光。

    可能是认识我,他冲着我点了点头,继续说道:“病人的情况很紧急,毒素感染了伤口,血止不住,你们要做好思想准备!”

    我脸色大变,一把就抓住他的胳膊:“什么思想准备,我不想做!不管花多少钱,都要给我救过来!”

    “刘总,这不是钱的事儿!”

    那医生赶紧说道。

    我却是气势凌人:“这些我不想听,一个亿放你这里,哪里有血,哪里给我往过调!全国去找,懂吗?全国去找!实在不行,我给你雇一架飞机,专门给我运血!”

    豪气逼人,我也是没有了办法,我不能再失去邓翔了。

    “好的刘总……”

    那医生明显被我吓了一跳,吞了一口唾沫,赶紧打起了**。

    “已经不够用了!”

    “血止不住啊……”

    “还能坚持半个小时,对,只有半个小时……”

    医生的话,让我和连亚光也跟着急了起来。

    还好就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候,马小六来了。

    我和马小六不是很熟,但我和马波的感情自然不用多说。他到了之后,二话不说撸起袖子,告诉医生可劲抽血。

    800CC!

    直接抽了800CC!

    不得不说,马小六从小惨遭“被抽血”的命运,好像都已经习惯了过来。800CC一抽,竟然头不晕眼不花,还站起来问了我一句:“刘叔,不够的话,给我喝点盐水,一会儿再来。”

    看得我和连亚光头皮发麻。

    虽然有点不习惯被这小伙子叫叔,我也只能哭笑不得地把他按在旁边的椅子上。

    800CC,终于可以够用一会儿了。

    半个小时之后,邓翔的父母终于来了。

    两个地地道道的农民,脸朝黄土背朝天的他们,皮肤黝黑,手里拎着尼龙袋就跑了过来。一看到我和连亚光,邓翔的母亲就哭了出来,操着一口标准的济州话,问她的儿怎么样了,怎么样了……

    我和连亚光赶紧安慰说,还在抢救,很快就会好过来。

    这下更热闹了。

    邓翔的父母,也跟着我们在楼道里走来走去,他的母亲一会儿哭一会儿闹,我们虽然心烦,但也不好说什么。

    “还有吗?还有没有血?”

    这个时候,医生又跑了出来,大喊着。

    “叔叔阿姨,你们去试试,你们去试试你们的血行不行!”

    其实我一听邓翔的血型,就对此不抱希望了。

    因为这种血型实在太过稀少。

    这也不是能遗传下来的。

    医生很快给邓翔的父母验了血,然而让人惊喜的是,邓翔的父亲竟然是同一种血型!

    “输,给他输,要多少输多少!”

    这个耿直的农民一听,赶紧说道。

    而邓翔的母亲,却是O型血,只能眼巴巴看着自己的丈夫过去。

    医生出来的时候,奇怪地看了我一眼,似乎欲言又止。

    就这样担惊受怕又过了足足一个小时。

    “可以了,可以了,血终于止住了!”

    医生走出来的时候,痛快地喊了一声,这样的失态,在医生这个严谨的职业身上很难看到。但也能看到今天这个过程的惊心动魄。

    听到医生这话,我和连亚光才同时松了一口气。

    邓翔的父母也终于开心了起来。

    “谢谢你,谢谢你!”

    我赶紧拿出准备好的一个大红包,塞到医生的手里。

    医生也不客气,笑了一下,才把口罩给摘开,和我说道:“邓总的情况稳定下来了,其实今天本来是打算拆绷带的,如果情况稳定就可以出院了,没想到出了这件事情,以后可得注意啊。那些野医生的药,千万别再乱用了。”

    我和连亚光赶紧点头称是。

    “病人没多大事儿,你们可以进去看看了。”

    医生太多很好。

    邓翔的父母赶紧跑了进去。

    我和连亚光也想进去,那医生却看了我一眼,终于说道:“刘总,有件事情不知道说出来会不会方便。”

    我一愣看着他。

    “虽然这属于医学保密范畴的,但是其实也是一般常识。”

    医生想了一下,继续说道。

    “一般来说,AB型血,和O型血,只能生出A型血或者B型血的。”

    “什么?”

    我楞了一下。

    紧跟着我头皮发麻,脑中突然冒出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脸色瞬间惨白。

    “所以邓总,应该不是这两个老人的亲生儿子……”

    我艹!

    虽然我已经想到了,但听到医生以这种专业的口吻告诉我的时候,我整个人还是斯巴达了。

    又来一个?

    这特么到底是什么鬼?

    “你确定?”

    我深深吸了口气。

    医生笑道:“这是我的专业,怎么可能不确定。”

    尼玛……

    我的脑子一下子混乱了。

    如果只是我和李猛的话,这还可以理解为巧合。可是如果再加上邓翔的话,整件事情看起来,就有些匪夷所思了。

    不,不仅仅是匪夷所思,而是太离奇了!

    一时间,我觉得有一场很大的阴谋,不仅仅包裹着我,甚至从一开始,就包裹着我身边的所有人!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和医生说的,当我失魂落魄地回到病房的时候,邓翔已经醒了。

    看着邓翔的父母在他身边围绕着,问东问西,邓翔虚弱的脸上,流露出幸福的笑容。邓翔也算是再世为人,很不容易,所以格外珍惜亲情。

    我一时间如鲠在喉,这些事情是无论如何不能再说出来。

    在我知道我的父母不是亲生的之后,说没有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关系,那是假话。就因为这件事情,老妈和我说话的时候,已经多了一些不自然。而且对我十分愧疚的样子,让我心里很难受。我一直想去抚平这些事情,然而却知道,一些根源的东西,是永远找不回来的。

    对于父母的恩情,我只能尽量去孝顺他们。

    这个只能慢慢来。

    亲身经历过这样的悲剧,再加上李猛那边的事情,让我打算一直保守这个秘密。

    “你怎么了?”

    连亚光看到我魂不守舍的样子,奇怪问了一句。

    我摇了摇头,看着邓翔说道:“医生说你还有两天就能出院了,可别再来什么幺蛾子了。”

    邓翔呵呵笑道:“不会了不会了,谁想到会出现这样的事情。”

    我和邓翔的父母说道:“叔叔阿姨,我已经让人给你们安排了酒店。这几天要辛苦你们照顾邓翔了。”

    两个老人自然任劳任怨,一个劲点头。

    照顾病人,还是得用自己人才行。那些护工,以后是绝逼不能用了。

    有惊无险,终于过去,等我和连亚光从医院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车上,我一直侧头看着连亚光。

    “你丫今天怎么了?我脸上有花啊?”

    连亚光被我看得莫名其妙。

    “你是不是你爸妈亲生的?”

    我突然冒出来一句。

    “我艹……”

    连亚光吐了我一脸唾沫。

    我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不再理他。

    不管如何,这件事情越来越复杂,说什么我也一定要搞清楚!

    可是,从哪里入手?

    我又有些头疼了。

    突然,我眼睛一亮,看来不得不这样了……

    为了把事情搞清楚,为了搞清楚是怎样的阴谋,把李猛给逼死,为了避免邓翔身上再次出现这样的悲剧,我只能和父母摊牌了。

深圳夜场KTV招聘女服务员 夜总会工资日结一千起步
:当天薪,无经验可培训; 一8到28岁,女净身高一60以上工资日结二千起
:充满活力,敢于挑战自我;
:主要在包房聊天 唱歌;
:上班时间:晚上8:点到2:00,可以兼职或全职,可安排住宿。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面试合格了之后当天店里直接上班,上班率高,每个月ktv女服务员招聘少保证上26个班到**个班以上,每天可以经常上到两个到三个班请大家相信我,相信我们公司的实力!希望大家好好上班。
这个世界付出和收入有的时候是不成正比的,相信在外面上过白班的人都知道。有时辛苦一天挣得钱连肚子都吃不饱。但是夜场是个ktv礼仪招聘公平的地方。在这里一切都是明码标价了。付出的越多挣得也就越多。在这里你可以迅速累积你的原始资本,不管你有什么梦想说俗一点都是建立在金钱的基础上的,这个世界钱不是能的,但没有钱是不能的。你觉得对吗?如果你不认同那就没必要往下看了,继续你买不完的地摊货,用不完的打折品的生活吧。
深圳KTV夜总会/夜场招聘岗位:《服务员》《限制女》
有很多大领队做这行很多年,自己可能接很多场,提拔下面关系好的员工做助理,来扩充自己团队,所以说一般聪明的女孩,都会跟大经理,因为年龄大时,不靠颜值,靠管理同样赚钱,所以一般大领队身边不断有临时小女朋友,这样的女孩十分聪明,付出了她们以后都能得到回报,有的看不开的怕有关系了尴尬,其实没什么,客户天天来找你不是一样吗,和经理有关系,这样更好上班赚钱,但是选择加入团队,被分配助理下面上班,要注意不能有关系,因为助理什么都不能给你,一般女孩会问大领队在哪个城市,毫不犹豫就找大领队上班,因为大领队有经验,肯定比助理会带,其实做这个,不管价格多少,能上班才是赚钱,
应聘须知,我们这里是晚上上班,白天休息一般不会面试,上班时间2点
一般面试时间晚上二点到三点之间,或者领队下班时间凌晨三点到七点之间,一般都会提供住,如果你选择做夜场,住宿舍和领队关系好,还是非常赚钱的,
一般之间住的那种女孩,永远没有和领队关系好的赚钱多上班快,找夜场工作找有地方住的,新人不要没上班就租房子,这样选择夜场就比较困难,白总威y c c g 5 2 6应聘加我
工资是当天当天结算的,直接到你手中,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脸。
上班期间客人所赠予电脑、工资等均归个人所有(当天就可上班)
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20年经验带你赚钱,
形象好,身材好,一8,二8岁,高一五8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助理不招,只从内部员工提拔听话的关系好的,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