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高端KTV夜总会招聘模特/日结真真实实的真金白银

发布时间:2021-08-26 16:27:08 来源:15994758477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50000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17195153155
  • 微信: 17195153155
  • QQ: 17195153155 17195153155
  • 发布人:15994758477
  • 所属城市:深圳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所有人都被眼前突然发生的事情给惊到了。

    毕竟今天开庭之前,谁都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今天开庭之前,几乎全国的人,都以为李猛会胜利了。

    所有人都以为,我会败走出国,从此消失在人们的视野当中。

    因为穆青和李猛,对这件事情的确做了太多精密的算计,精密的工作。他们把我的出生证明和DNA一改,就让我们很多事情,都无从下手,难以反驳。

    可是陆妍那边突如其来的一管冻精,却改变了所有。

    穆青精心算计,甚至不惜把陆妍弄死,却没想到,这个东西还是来到了我的手里。

    我看着李猛的惨状,所有人看着李猛的惨状,他今天在媒体之前,洋洋洒洒的一句“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现在看起来却是如此的讽刺。

    “老大……”

    我看着脸上血肉模糊的他,眼泪止不住地流出来,我肯定是胜了,然而我此时却一点胜利的感觉都没有。

    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

    是为什么?

    人生最大不过生死,千亿集团又能如何?

    这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眼睁睁看着我身边熟悉的人,如此近距离地死去。

    李猛肯定是活不成了。

    他知道事情败露,恐怕也没有想继续活下去。

    然而我真的有些接受不了,曾经那样熟悉,那样一起生活过那么长时间的人,就此离去。

    他那时候总是拍着我的肩膀,大大咧咧说着“不服就是干”!他那时候每天开着那辆宝马X5,到处带着我们三个人装逼。他那时候是哈市本地的富豪家庭,所以上学的那段时间,从来没有人敢小瞧我们寝室。他那时候,是毫无争议的老大,我们都很服他。

    我难受的不是他死前说的那些话,我难受的,是他自己竟然一直不知道在我们这个寝室里,他扮演的角色,其实才是最不可代替的。

    他一直就是我们的老大,一直就是我们公认的老大,除了他,没有别人。

    我刘毅始终是老三,我也愿意始终是老三。

    我从来没有想过,我,邓翔,以及连亚光后来逐渐发展起来,一个个成了国内年青一代的翘楚,会给李猛带来如此的想法。

    的确,他从来不显山露水。

    之前的天泉集团,还是天泉房地产公司,只在哈市稍有名气。而那时候,不论是我,连亚光,还是邓翔,都已经在国内小有名气。

    这让李猛开始没有了存在感。

    我们都活跃在国内的时候,他还依然在哈市。虽然之后和我们一起发展了。他却觉得自己再也不是老大,反而是我和连亚光一直在提携他。

    这样的心理不平衡,加上苏娜从他身边被我抢走之后留下的阴影,这才让他一点一点离心。

    一个人开始钻牛角尖之后,是很可怕的。

    他再也不会和我们正常交流,不会和我们促膝长谈,可是我和连亚光,又因为和邓翔之间的事情,没有注意到李猛的情绪。

    说起来,这难道又不是我们的错吗?

    我一直想要去安排好一切,却因为太多的事情,没有安排好自己兄弟的情绪,这难道不是我的错吗?

    我跪在地上,哽咽得说不出话来。

    李猛已经没有了呼吸。

    救护车来的时候,医生已经摇头了。

    “老大……”

    我看着李猛那张刻意去毁掉的脸,蒙上包布被担架抬走,我的心里痛到了窒息。

    季雪琪和小贵等人拉着我。

    他们也是一语不发。

    这一个月来,李猛搞出来的事情,总算是有了一个结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最后陆妍珍藏的一管冻精,成了最大的转折点。

    法庭当场宣判,承认我的身份,并且会继续调查李猛DNA造假案。

    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对我来说,这些真的已经不重要了。

    身边的这群人,都知道我的性格。所以他们没有和我说恭喜,只是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

    “老大,老大……”

    我一路跟着救护车,来到医院,医生已经宣布了李猛的死亡,警察过来进行死亡登记。

    这个时候。

    连亚光和苏娜也来到了医院。

    看着那冷冰冰躺在病床上的李猛,两个人也是站在那里,眼睛很红,不知道该说什么。

    连亚光从来都是一个把兄弟看得比任何东西更重要的人。所以无论是李猛还是邓翔,其实在这一系列事情之后,连亚光心里是最痛的。所以邓翔回心转意之后,去医院陪邓翔最多的,不是我,而是连亚光。

    我相信如果李猛这次不选择死的方式结束这一切的话,连亚光肯定还会原谅他。

    我也会。

    可是李猛和邓翔不一样。

    李猛给我造成的伤害太大了。先不说他给苏娜和孩子安排在哈市的那套别墅,故意在里面装修用甲醛超标的非环保建材,就让苏娜的那个远亲的孩子不治身亡。

    再加上这次天泉集团的风波,多少人股民因为他跳楼,多少富豪因为他破产?

    他只有以死谢罪。

    而同样。

    对苏娜来说,李猛同样也是她人生当中很重要的一个人。两个人“相恋”两年,说苏娜对李猛没有一点感觉,那绝对是骗人的。当时两个人在学校里算得上是金童玉女,没有人会说李猛配不上苏娜。加上李猛对苏娜有恩,所以其实这次的事情当中,不管苏娜当时在李猛身边做了什么。她都没有像林若在媒体上那样不客气。

    她对李猛是留有余地的。

    她是用一种怀柔的态度,到最后宁可自己背负骂名,也不愿意当众戳李猛的脊梁骨。她是希望李猛能回心转意。

    我能看得出来,但我能理解苏娜。

    这是一场悲剧,我想我很长时间,都应该很难从这场悲剧之中缓过神来。

    这一天,我就这样呆呆地坐在太平间里,看着邓翔那张血肉模糊的脸庞。

    我和他说着话,说着以前那些事情。

    说着这些年因为太忙,没有时间和他说的那些话。

    我很想告诉他,其实他在我们三个人的心里,永远是老大。永远都是,即使今天死了,他还是。

    可是他已经听不到了,听不到了。

    而我现在,也听不到了外面那些声音。

    我的眼泪一直流着,直到流干。累了我就趴在李猛的身上休息一会儿,我睡不着,真的睡不着。我一闭上眼睛,眼中就都是李猛以前的样子,后来变成我的样子,再变成现在这血肉模糊的样子。

    就这样,我不知道我在医院里呆了几天几夜。

    我只知道我还没有和李猛说完我心里想说的话,医院已经来抬人了。

    “干什么?你们干什么?”

    我疯了一样站了起来,把那几个人给吓了一跳。

    “不好意思先生,殡仪馆那边已经联系好了。死者几天火化。”

    那几个穿着淡蓝色衣服的男护工,和我解释着。

    “火化?你们要把我老大火化?”

    我脸色一变,骂道:“不行,我要带回哈市去,我要带回哈市去!我不能让他客死他乡,不能知道吗?”

    那几个护工一时面面相觑,不知道说什么好。

    连亚光走了进来,抱着我:“三哥,我们把骨灰拿回去就行了。这是医院的规定。”

    “不行,联系飞机,联系飞机,我要把老大弄回去,我要弄回去。我要在寝室后面树林里挖个坑,把他埋了,把他埋了。”

    这个时候,我已经开始语无伦次。

    不知道多少天没有休息,我猛一站起来是头晕眼花。

    连亚光红着眼睛,紧紧抱着我,几个护工这才得空把李猛的尸体给推了出去。

    “老大老大……”

    我怒吼几声,只觉得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之后。

    慢慢睁开眼睛,又一次熟悉的场面,一群人围着我的病床。我最先看到的,是我的爸妈。然后是苏娜,孩子,小贵,连亚光,楚可儿,温楠,林若……

    “醒了!”

    “刘毅你醒了?”

    “你可终于醒了,吓死我了……”

    一群人叽叽喳喳,我却是轻轻摇了摇头,不想说话。

    嘴巴张了一下,旁边的小贵赶紧给我拿过水来,用勺子喂给我。

    我横了他一眼,把那碗从他手上夺了过来,咕嘟咕嘟喝了下去。

    “嘿,刘哥没事儿,刘哥没事儿,脑子好使着呢!”

    小贵哈哈一笑。

    爸妈看着我的样子,心疼道慢点喝慢点喝。

    “葬了么?”

    我没空去骂旁边的小贵,看了一眼连亚光问道。

    连亚光吸了吸鼻子:“还没,他爸妈不认他。而且案子还没调查清楚。”

    我心里微微一痛,摆了摆手:“想办法葬了。这样算什么事儿?”

    温楠迟疑道:“那他DNA造假的案子……”

    我道:“还有什么意义吗?安排吧,三天以后葬了。”

    我想了一下:“低调点吧。”

    连亚光苦笑道:“低调不了。”

    我一愣:“怎么?”

    一群人面面相觑,连亚光叹了口气:“全国的人都看着呢。天泉集团现在群龙无首,可是股票都已经连续三天涨停了!都在等着你出来。”

    我心烦意乱地摇了摇头:“别和我说这些,真的没有心情。”

    还有什么能比我失去一个兄弟还更重要的事情吗?

    “走吧,我们去安排一下。这点面子,哈市应该会给我的。”

    我拿开了身上的被子,就要起床。

    谁知就在这个时候,几个人从门外走进来。

    我抬头看去,眼睛微微一眯。

    来人赫然是穆青!

    他手里捧着一束花,笑眯眯走了进来。

    李猛死去带给我的伤痛,我还没有痊愈,突然看见他,我忍不住眼中爆出一道狠狠的杀意。

    “你特么来干什么?”

    连亚光眼红地看着穆青,恶狠狠道,眼看着就冲着穆青扑去。

    “我来恭喜你们……”

    穆青呵呵一笑,不以为意,身边的几个马仔把他护在身后,他看着我,继续道:“恭喜刘毅成功回来,恭喜你重新夺回天泉集团。”

    “我艹尼玛……”

    连亚光目呲欲裂,怒视着他。

    我心里微微一沉,看着穆青现在这个样子,突然想到,难道博仁医院那边的事情,没有发展成我们想要的样子吗?

    不然受到重创的穆青,怎会有心情回到哈市来给我难看?

深圳夜场招聘_深圳KTV招聘,深圳夜总会招聘网站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

不会对应聘者收取任何押金。

(2)部分岗位可安排住宿

工作时间:每晚20:00,2:00 。招聘女,十八,二十八岁

当日发薪报酬待遇,有酒店服务经验者在原先待遇基础上

日结工资:二千起,不压单好上班,女孩必须听话比较放心可以上班

应聘须知,我们这里是晚上上班,白天休息一般不会面试,上班时间晚上八点

一般面试时间晚上七点到凌晨二点之间,或者领队下班时间搬家去宿舍凌晨三点到早上七点之间,一般都会提供住,如果你选择做夜场,住宿舍和领队关系好,还是非常赚钱的,

一般之间住的那种女孩,永远没有和领队关系好的赚钱多上班快,找夜场工作找有地方住的,新人不要没上班就租房子,这样选择夜场就比较困难,

阿雷1 7 1 9 5 1 5 3 1 5 5威同上班加我

深圳夜总会招聘兼职,改变生活,从行动开始:

深圳美丽人间KTV娱乐会所,深圳夜场招聘包住

深圳南国明珠KTV俱乐部,深圳高端夜总会招聘

深圳太平盛世KTV夜总会,深圳KTV会所招聘信息

深圳新丽晶国际KTV俱乐部,深圳夜场招聘包住

深圳皇城明珠KTV俱乐部,深圳夜总会招聘女

深圳温莎国际KTV俱乐部,深圳KTV会所招聘信息

深圳汉莎KTV娱乐会所,深圳夜场招聘欢迎咨询

深圳新桃园KTV俱乐部,深圳绝对靠谱,兼职必看

深圳鑫丽滨国际会所,深圳夜场招聘兼职日结

深圳星光大道KTV俱乐部,深圳夜总会招聘

深圳中保国际KTV会所,深圳夜总会KTV会所招聘

深圳宝悦国际KTV俱乐部,深圳绝对靠谱,兼职必看

深圳皇家国际KTV酒吧,深圳夜场招聘网

深圳金融汇KTV商务会所,深圳夜总会招聘

深圳音美国际KTV俱乐部,深圳高端夜总会KTV招聘

深圳香格美拉夜场招聘公司组优房*急缺大量优质女孩

深圳前岸国际夜场招聘公司组优房*提供住

深圳天壹会夜场招聘公司组优房*贴心领队带你上班

深圳美华夜场招聘公司组优房*工作简单轻松不累

深圳宝晖夜场招聘公司组优房*包住宿无卡靠谱

深圳汉毅夜场招聘无任务*急缺大量优质模特

深圳金钻夜场招聘无任务*提供住宿

深圳九五会所夜场招聘无任务*贴心领队带你上班

深圳新金色夜场招聘无任务*工作简单轻松不累

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20年经验带你赚钱,

形象好,身材好,十八,二十八岁,高一五八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助理不招,只从内部员工提拔听话的关系好的,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