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宝安夜总会KTV招聘模特 高薪招聘诚信至上

发布时间:2021-08-26 16:17:29 来源:17795153033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1500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17195153033
  • 微信: 17195153033
  • QQ: 17195153033 17195153033
  • 发布人:17795153033
  • 所属城市:深圳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那边宣判了吗?”

    “好像还没……”

    京城某会所。

    几个人坐在一起,享受着奢华的服务,喝着极品的红酒。却是一直在等着某区法院的宣判结果。

    “按说不应该这么慢啊,不是所有证据都出示了吗?”

    “是啊……反正今天肯定会宣判的!”

    “呵呵,天泉集团一易主,整个国内的商界都要乱啊。如果真让天泉集团和现在这样乱下去,破产是迟早的事情。”

    “王总,我看上了天泉旗下的珠宝品牌,我觉得可以玩一玩。”

    “哈哈哈哈,那你玩吧,我倒对汽车产业更感兴趣。”

    “天泉刚拿下来的几个地皮,倒都是让人眼睛发热的啊。我倒是想问问天泉这些地皮想不想卖,哈哈哈!”

    “天泉重工也刚刚起步,听说刚收购了欧洲一家知名的企业,两条先进的流水线已经运回来了,正在组装,这个应该可以搞一搞!”

    “哈哈哈哈,祝你们顺利!

    “同祝同祝!”

    这次的事情,已经让国内不少手里现金的私募,财团,都开始眼热。天泉集团如今的动作,已经说明了天泉集团即将分崩离析。李猛说得再好听,可是国内的这些商业精英,又不是傻瓜?他那些话拿去骗股民还可以,想骗这些精明的商人,还是差了一截。

    故而很多人都已经开始准备充足的资金了。

    只等着李猛获胜,想要开始抛售天泉旗下那些子公司的时候,他们好来抄底!

    天泉集团旗下的产业,在国内来说,其实都是优质产业。即使是已经不太火热的房地产,却也被天泉做得如火如荼。

    所以看到天泉集团搞成今天这样,很多人是又心疼,但又兴奋。

    心疼的是天泉集团明明是前途光明,一路顺畅的龙头企业。兴奋的是,这些优质产业一流出来,他们可就有了一亲芳泽的机会了啊!

    “宣判了吗?”

    “还没,听说突然出现了一个重要的证据。”

    “什么?”

    一群人楞了一下。

    “哈,不可能。那边的官方DNA鉴定,和出生证明都是真的,还会有什么证据能比这些更硬?”

    “就是就是,继续打听去!”

    一会儿又有人来报。

    “审判长延长了三个小时的宣判时间。”

    “什么?”

    这一下,所有人都才惊了一下。

    三个小时?

    这是什么节奏?

    按照以往的规则来看,除非真的有了什么十分重要的证据,不然是不可能延长这么长的时间的!

    众人面面相觑。

    他们心里同时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

    难道事情真的有变?刘毅真的还没有输?

    要是这样的话……

    事情可就好看了!

    ……

    本来我已经做好放弃的准备,本来我已经做好失败的打算了。

    可我没想到的是,一直没有联系上的小贵出现了。

    不仅小贵出现了,还有许冷霞。不仅许冷霞也来了,当审判长允许小贵陈列证据的时候,小贵又喊来几个人,是让我目瞪口呆的。

    我没想到,他们竟然能来!

    第一个我没想到的是,穆汉德这个土豪石油王子。他进来之后,看了我看,又看了看那边的李猛。很搞笑地挠了挠头。艾玛,这是什么鬼,他还是分不清吗?

    接下来我没想到的是,南安普顿现总经理兼足球总监文婷也来了!

    而且和她一起来的,竟然还有英国的唐宁!

    除了唐宁,窦斌也来了,瞿伶也来了。

    这些人其实都不是我身边太过亲近的人,可是他们竟然都来了。这让我心里不由一阵感动。但其中有一个小姑娘,长相平平,却是我不认识的。

    一下子来了这么多人,也运气了审判长的好奇。

    小贵解释了一下,说自己寻找的证据,需要这些人的佐证。

    他先是指着文婷,看着那边的李猛问道:“请问被告,您认识这个美女吗?”

    李猛对此早有准备,呵呵一笑:“文总,我们旗下南安普顿的总经理。文总,别来无恙。”

    文婷嫣然一笑,点了点头:“老板,我们在去收购圣汐游艇厂的时候,您在路上指点过我关于俱乐部青训的意见,您还记得几条?”

    李猛一愣旁边的律师赶紧挤弄眼睛。

    他淡淡道:“抱歉,天泉集团事情太多,你当时没有记下来,应该算是你的失职,而不是我的失误。”

    文婷莞尔一笑,没有说话。

    李猛冷冷一笑。

    就凭这些就想打败我,反败为胜么?

    你们当真是太天真了。

    我也皱了皱眉。

    如果这招能战胜李猛的话,还用得着你小贵?

    然而小贵并没有气馁,笑着继续道:“被告可认识这位先生?”他指着的是穆汉德。

    李猛深深一叹:“穆汉德对陆妍痴情一片,我很佩服。可惜天妒红颜……”

    说起陆妍,穆汉德的眼中就闪过一道浓浓的杀意:“不管是谁害了陆妍,都要为此付出代价!包括你!”

    李猛依然嗟叹,没有说话。

    最后,小贵才指着那个连我都不认识的女人问道:“被告可认识这个人?”

    李猛仔细看了看,摇了摇头:“不好意思,记性不好,没有印象。”

    那女人一脸黯然。

    小贵却不问我,直接看着审判长笑道:“很好,审判长我已经问完了。被告认识这两个人,是因为他们比较有名。可是却不认识这个女孩子,这个女孩子实际上是刘毅大学一年级时候的同班同学。”

    我这时才恍然大悟,依稀有了一些印象。

    这女孩子是我们班上的,好像还曾经对我表示过好感。

    李猛冷冷一笑:“同班同学太多了,记不住也是应该。”

    小贵笑了一下:“这是自然,被告贵人多忘事,这些事情,我们都可以理解。”

    所有人都看不懂小贵了。

    既然都可以理解,而且这些都很难成为证据,那他今天出现的目的是?

    “看来被告对大学时候的事情,记忆都不是很深刻啊。反而是到了社会上的时候,任何事情都记得清清楚楚……”

    小贵先是笑了一下,然后脸色突然变冷:“那我们就从大学走到社会这个阶段来看。在这个阶段,刘毅身边出现频率很高的一个女人,叫做陆妍。是理工大的高材生。这个大家都没有异议吧?”

    陆妍虽然死了。

    但是也被拿出来在法庭上说了不止一次,这些天我的这些底子,都被别人翻了个遍。

    小贵说完这话,就看着李猛。

    李猛点了点头。

    “所以你也承认,你曾经和陆妍同居过一段时间?”

    小贵紧紧相逼。

    李猛突然不敢说话了。

    因为他心里怂了。小贵今天这一切仿佛都是润物细无声一般,引导着李猛。可是陆妍都已经死了,他有什么怕的?

    李猛又点了点头。

    “那就好说了!”

    小贵笑看着审判长,道:“请审判长记住李猛的这句话。那么原告,你也承认你也陆妍同居过一段时间,对吗?”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和陆妍在一起的那段时间,我是很快乐的。这是不可否认的。

    可是我们依然不知道小贵想干什么……

    陆妍已经死了啊。即使她没死,又有什么证据,能证明我才是刘毅?

    现场所有人都看着小贵。

    看着他的表演。

    看着他的发挥。

    他深深吸了口气,突然抬起头,看着李猛:“在和陆妍同居的这段时间里。你并没有发现自己的DNA是造假的,所以那个时候,你拥有的DNA,我们暂且称为A。而原告的DNA,则是B!”

    李猛点了点头,同样屏住呼吸,他此时也很想知道,小贵到底想说什么。

    小贵呵呵一笑:“如果这个时候,出现了曾经陆妍在三年前,也正好是刘毅从学校走向社会这个时间段的刘毅的DNA证明,这是不是可以成为判断真假刘毅的证据?”

    他语出惊人。

    我眼睛一亮。

    李猛脸色惨变。

    审判长也是浑身一震。

    陪审团的人们,则是已经目瞪口呆。

    DNA证明?

    这种东西,陆妍怎么可能有?而且这么多年了,谁又能保证其真实性?

    果然。

    李猛那边的律师,马上就正容说道:“非官方的鉴定报告,我们是不承认的。而且已经过去这么多年,真实性很难考究,希望审判长能考虑到这一点。”

    审判长点了点头。

    小贵却是似乎早就知道对方有这么一说,所以依然笑道:“你说非官方的鉴定报告,你们不承认。那很好,我就把这个东西拿上来,我们当场进行鉴定,如何?”

    “什么东西?”

    李猛和律师同时问道。

    小贵转头看着我,一脸玩味地道:“刘毅的冻精!”

    “什么?”

    我一脸懵逼。

    其他人也是不可思议地看着小贵。

    我相信大多数人这个时候,都反应不过来。

    冻精?

    这个东西,真的有点,好尴尬的好吧……

    陆妍保存我的冻精……她为什么要这样?

    可是马上我就眼睛一亮。

    如果真的有当时陆妍保存着我的冻精的话,这件事情就可以真相大白了!

    季雪琪奇怪地看了我一眼之后,和我对视着,接着两人眼中都是欣喜之色。

    “这……”

    审判长片刻才反应过来。

    李猛和那边的律师,也是慌了:“审判长,三年前的东西……”

    小贵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冷冷看着那个律师:“正是因为是三年前的东西,所以无论是原告还是被告双方,都不能动手脚,反而才更有证据的说服力,不是吗?”

    那边的律师登时哑口无言。

    “陆妍保存的,就一定是刘毅的吗?呵呵,我听说陆妍,当年可是很风骚的……”

    李猛一脸阴沉,张开说道。

    “放你娘的屁!”

    穆汉德发飙了。

    我也是眼睛微眯,李猛说得不错。陆妍保存的,并不一定就是我的啊,这怎么办?我又看向小贵。

    “看来你是不死心啊……”

    小贵看着李猛,哈哈大笑。

    他转头看着审判长:“请审判长允许我继续发挥。”

    审判长被他这非官方语言给噎了一下,摆了摆手,示意他继续。

    小贵这才淡淡笑道:“下来的证据有些不雅观,还希望介意的女士,稍微海涵。”

    尼玛的……

    老子的脸都红了。

    小贵出了法庭,又带了一个人进来。这人应该就是那个吴浩了。

    他手里拿着一个医药冰冻箱子,在所有人的期待之下打开,先是一股冷气扑出,当这萦绕箱子的冷气散尽,里面一个透明的试管,出现在了人们的面前。深圳夜场招聘网「夜场招聘网站」_深圳夜总会ktv招聘信息
有了钱,你可以好好的孝顺自己的父母。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

啊信1 7 1 9 5 1 5 3 0 3 3威同上班加威

形象要求:女,后净身高一五五以上,形象好,气质特佳
有了钱,你可以像买白菜一样挑男人女人,有了钱,你可以无视身边那些势力的亲友。
有了钱,你可以住更好的房子,有了钱,你可以买更多的名牌。
应聘须知,我们这里是晚上上班,白天休息一般不会面试,上班时间二十,凌晨二点
一般面试时间晚上七点到八之间,或者领队下班时间凌晨三点到九点之间,一般都会提供住,如果你选择做夜场,住宿舍和领队关系好,还是非常赚钱的,
一般之间住的那种女孩,永远没有和领队关系好的赚钱多上班快,找夜场工作找有地方住的,新人不要没上班就租房子,这样选择夜场就比较困难,
深圳哪里夜场招聘模特_酒店KTV夜总会_要敢于挑战自己
深圳夜场招聘模特 最新夜场招聘 保底工资
深圳夜总会KTV夜场招聘模特信息
深圳碧湖皇冠KTV会所,深圳夜场招聘女1200起
深圳新金色KTV俱乐部,深圳夜场招聘800起
深圳新桃园KTV俱乐部,深圳夜场招聘兼职网
深圳骏龙国际KTV俱乐部,深圳KTV招聘信息
深圳格兰会KTV俱乐部,深圳客人消费能力高好赚钱
深圳人间都汇KTV俱乐部,深圳夜场招聘兼职网
深圳宝丽来国际大酒店KTV,深圳绝对靠谱,兼职必看
深圳太阳国际KTV俱乐部,深圳正规夜总会招聘
深圳金尊阿曼尼KTV会所,深圳正规夜总会招聘
深圳美丽人间KTV娱乐会所,深圳夜总会KTV会所招聘
深圳妆派对KTV商务会所,深圳生意好,可兼职不拖欠
深圳新丽晶国际KTV俱乐部,深圳正规夜总会招聘
深圳铂金时代KTV音乐会所,深圳高端夜总会KTV招聘
深圳红宝石量贩KTV会所,深圳夜总会招聘
深圳金尊阿曼尼KTV会所,深圳夜场招聘女1000起
深圳水都至尊KTV会所,深圳夜场招聘兼职网
深圳永利时代KTV商务会所,深圳夜总会KTV会所招聘
深圳世纪皇庭酒店KTV,深圳高端夜总会招聘
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

啊信1 7 1 9 5 1 5 3 0 3 3威同上班加威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二十年经验带你赚钱,
女孩形象好,身材好,十八,二八岁,高一五八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女孩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助理不招,只从内部员工提拔听话的关系好的,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