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酒吧KTV夜场招聘女模特-日结可兼职薪资当天结算

发布时间:2021-08-25 15:13:40 来源:17195153155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50000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17195153155
  • 微信: 17195153155
  • QQ: 17195153155 17195153155
  • 发布人:17195153155
  • 所属城市:深圳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连日里的憋屈,终于在烟姐那性感的嘴里喷发出来。

    机场停车场这昏暗的环境,和烟姐那吞吐之间娇媚的声音,让我暂时忘记了身外那些尔虞我诈,当然我不会忘了穆剑霖带给我今天的焦头烂额,事实上这也是我再次在烟姐这个残花败柳身上寻找报复感的原因。

    尽管烟姐溪水涓涓,但我还是没有真正和她发生关系。

    此时的刘毅,已经不是以前的愣头青,见惯了国内巨星,国际巨星的我,说实话对烟姐的玩弄,不再是对其姿色的觊觎,更多的还是因为此时她是穆剑霖的女人。

    当最后看到那滚滚浓浆喷发在烟姐的嘴里,我却死死压着她的脑袋,不让她离开。

    所有精华系数被她吞入肚里,引起干咳不断,白眼横飞。

    我却是能在她的眼底,看到一丝不易察觉的悲哀。

    是啊。

    烟姐的一生,可能真的称得上悲哀。

    她从夜店起家,当过陪酒**,当过妈咪,最后成了副总。然而那最好的年华,都奉献给了那纸迷金醉的地方,和一个不属于自己的男人。

    以前的烟姐,事业心很强。

    所以她才会处心积虑想要把夜宴搞到手。

    然而呢?

    她慢慢卷入这场阴谋之中,如今已经不再期望那万人之上的名利。也终于找到了自己心爱的男人,可惜已经人老珠黄。

    到了此时,她才发现,她所追求的,都不过是过往云烟。

    她这辈子一直扮演的角色,始终都逃不过被人玩弄的残花败柳。

    即使现在跟了穆剑霖,我也仍然没有放过她,这便是她心中觉得悲哀的原因。

    然而她同时又理解我这种做法的心态。

    因为恐惧,因为无能为力,所以才卑鄙地在她身上寻回一些尊严。

    所以事毕,她并没有怪我,而是用手轻轻摸着我的脸庞,真诚道:“不管怎么样,你都是烟姐的好弟弟。姐希望你能好好活下去,好好活下去。”

    我心中一暖,知道这是烟姐的肺腑之言。

    也明白,自从烟姐跟了穆剑霖之后,她就不会和以前那样算计我了。

    我轻轻抱着她,过了一会儿,两个人收拾了一下衣服,才发动车子离开机场。

    “你要动博仁医院了?”

    我正在想着事情,烟姐突然侧头看着我问道。

    我脸色一变:“你怎么知道?”

    ……

    马波现在想杀人的心思都有了!

    虽然今天的事情让他有些猝不及防,自己失踪了这么多年的儿子,竟然在这种情况下被他找到了。他的确还没做好思想准备。

    虽然眼前的马小六,不认自己这个父亲,可是听到这些贼子竟然想要挖自己儿子的肾,他的怒气就忍不住迸发了出来。

    马小六也愣住了,脸上血色尽失。

    马小六从小就跟着这群贼子长大,实际上从小到大就做牛做马,没有少受虐待,他看起来才这样瘦弱。

    但正是因为从小的原因,马小六很少看到外面的世界,他以为这就是应该存在的。他认为这些人做的事情,并没有什么不妥,他觉得这个世界就应该是弱肉强食,他本身就被别人塑造了一种畸形的世界观,价值观。

    所以在三个月之前,突然那群“大哥”“二哥”们,对自己一下子变好了起来,让马小六觉得如坠梦中,幸福感爆棚。

    从他十六岁生日那天开始。

    黑大汉就握着他的手说,小六,从今天开始你就成人了。以后是我们这些人中的一员了,以后好好跟着大哥,保你荣华富贵。

    当时马小六受宠若惊。

    第一次喝了酒,第一次吃着那从小不知道为此流了多少口水的大鱼大肉。

    他以为自己的幸福生活就要来了。

    他为自己成为了这群“豪强”中的一份子,觉得十分骄傲。

    后来几次给自己检查身体,他也不以为意。

    然而今天听马波这么一说,他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在山头上这么多年,马小六本身就很聪明,看多了这种伎俩。他也没少把人送进山洞里面。可是他怎也没有想到,大哥二哥们,竟然对自己要下手!

    “这不可能,不可能……”

    马小六失魂落魄,摇着头,吼了出来。

    马波心里一痛,看着自己的儿子:“孩子,你跟我说说,他们到底是什么时候才开始对你检查身体,又给你补身子的。”

    “你别说了,你别说了,我说了不可能的!我们每个人都要检查身体的,对,这是我们每年都要做的事情!”

    马小六虽然色厉内荏,但马波能从其中听出他的迟疑。

    这只不过是一种自我安慰罢了。

    “是么?”马波看到马小六的情绪有些不稳定,偷偷给身边几个兄弟使了一下眼色,继续看着马小六说道:“那你今年检查了几次身体?”

    马小六自知自家事,本来就犹豫不决的他,更是因为马波的这一句话,暴跳如雷:“我说过了,不是这样!他们只是担心我的身体!”

    他激动地双手挥舞,然而马波能看出他此时已经几乎进入到了崩溃的状态。

    “上!”

    马波突然吼了一声。

    旁边早就准备好的两个兄弟,齐齐朝着马小六扑去。

    马小六登时色变,然而已经晚了,手腕被猛然一击,匕首砰地一声落地。他这瘦弱的身体,一下子就被两个人给扑倒,制服住了。

    “放开我,你们这群混蛋!大哥会来救我的,他有枪,会杀死你们!”

    马小六吼了起来,用力挣扎。

    马波忍着心痛,用绳子把他绑了起来,放在一边。

    然后就这样静静地看着马小六在那里挣扎,那里狂叫。

    身后一个兄弟,那种一根采血器出来,在马小六的胳膊上一扎,采集了一些血液,然后拿出一个医药箱来,用那看起来很是专业的设备,验了一下血。

    整个过程中,马波都有些患得患失,心里紧张无比,一时间马小六那不停歇的叫骂他都没有听在耳中。

    “怎样,怎样?什么血型?”

    马波三分钟催促一次。

    终于过了十分钟之后,那个给验血的兄弟,才看了一眼马波,突然笑了起来:“RH阴性AB!”

    马波眼睛一亮,转眼看着马小六:“看来这是我的儿子无疑了!”

    RH阴性AB型血,是真正的熊猫血。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这些人会打算把马小六这个从小带大的孩子,也放入被“拆解”的行列之中。

    马波本身就是AB型血,马小六的妈妈是A型血,根据ABO系统,生下AB型血的几率是很大的。只是没有想到竟然出了一个阴性血。

    不过这也只不过是缩小了一定的范围,所以马波有些开心。

    马小六被人无缘无故扎了一下,当然很不开心。

    “马哥……他手臂上有很多孔。”

    那刚才抽血的兄弟,眼神之中都有些不忍。

    马波这才冷冷看着马小六,骂道:“你特么是不是傻?到了现在还不肯承认他们把你当成小白鼠?你跟爸爸说,他们是不是从小就喜欢抽你的血?”

    马小六再次愣了:“你怎么知道?”

    一时间竟然是忘记了反驳马波自称爸爸的事情。

    “艹特娘的!”

    马波狠狠骂了一声,这他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拐走小六之后,没有把他卖掉,或者拆解。原来是想一直养着这个“血人”,RH阴性是熊猫血,既然他们和博仁医院有联系,自然也不会不知道这种血的珍贵。

    一想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从小到大就被人这样养着,然后抽血,马波的心里都碎成了片片。眼泪终于忍不住流了出来:“爸爸对不起你,爸爸对不起你啊……”

    不知道为何,本来刚才反应还很激烈的马小六,看到马波这个大男人竟然哭了出来,他也忍不住鼻子一酸,再也没有像刚才那样凶神恶煞的样子。

    难道他真的是我的爸爸?

    我有爸爸?

    马小六心中,终于第一次产生了疑问。

    马波让马小六把从小的事情和他说了出来,马小六再也没有拒绝。果然就和马波猜得一样。从小马小六就经常被抽血,有时候一天就是两三次,他经常头晕目眩。十六岁之前,被抽血的马小六,还会被他们强行灌下几碗盐水,然后第二天再抽。

    十六岁之后。竟然不抽了,这让马小六很是开心,却不知道有一场更大的阴谋等着他。

    但是话说回来。

    如果不是这样,马小六肯定已经死了。

    马波听着这地狱一般的生活,眼泪依然止不住,骂着这群畜生,这群畜生!

    “看来他们真是要把我的肾给卖掉啊……”

    马小六很是悲伤。

    好不容易认下了大哥,却又要被他们抛弃。

    “爸爸帮你报仇,爸爸帮你报仇!”

    马波狠狠说道。

    “你真的,是我的爸爸?”

    马小六十六岁了,已经有了自己独立思考的能力,一改刚才凶神恶煞的样子,怯生生看着马波。

    马波心中一喜,破涕而笑:“那当然是,我是你爸爸,我是你爸爸!好儿子,从今往后你不用再吃苦了明白吗?你不是喜欢车吗?哈哈哈哈,爸爸不缺的就是车,你喜欢什么车,爸爸给你什么车!”

    马小六眼睛一亮:“有轿车吗?”

    马波一愣,旋即笑道:“别说轿车,跑车都有!”

    马小六终于忍不住了,刚才还好好的情绪,一下子就嚎啕大陆起来:“那你带我走吧,我不想待在这里了,我真的不想了……我听那些被带进来的哥哥姐姐们说过,我们这个年龄,应该是在上学,可我没上过学,我们是坏人,我不想做坏人……”

    马波心里剧痛,抱着马小六,心中发誓一定要给自己的儿子报仇。

    可是……

    这下又出了马小六这个事情,接下来他应该怎么办?

    马小六如果不见了,黑大汉肯定会怀疑。

    可是把马小六放回去,马波又不放心。他才十六岁,还不具备喜怒不形于色的本领。

    一时间,他有些犹豫了。

    这些年的追求,就是把博仁医院给摧毁。但归根结底,还是想寻找自己的儿子。这下儿子找到了,他很想抽身事外,可是……

    他知道自己不能走。

    他知道自己不能这么自私。

    他抱着自己好不容易找到的孩子,一下子陷入到了深深的矛盾之中。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响了起来。

深圳夜场招聘_深圳KTV招聘,深圳夜总会招聘网站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

不会对应聘者收取任何押金。

(2)部分岗位可安排住宿

工作时间:每晚20:00,2:00 。招聘女,十八,二十八岁

当日发薪报酬待遇,有酒店服务经验者在原先待遇基础上

日结工资:二千起,不压单好上班,女孩必须听话比较放心可以上班

应聘须知,我们这里是晚上上班,白天休息一般不会面试,上班时间晚上八点

一般面试时间晚上七点到凌晨二点之间,或者领队下班时间搬家去宿舍凌晨三点到早上七点之间,一般都会提供住,如果你选择做夜场,住宿舍和领队关系好,还是非常赚钱的,

一般之间住的那种女孩,永远没有和领队关系好的赚钱多上班快,找夜场工作找有地方住的,新人不要没上班就租房子,这样选择夜场就比较困难,

阿雷1 7 1 9 5 1 5 3 1 5 5威同上班加我

深圳夜总会招聘兼职,改变生活,从行动开始:

深圳美丽人间KTV娱乐会所,深圳夜场招聘包住

深圳南国明珠KTV俱乐部,深圳高端夜总会招聘

深圳太平盛世KTV夜总会,深圳KTV会所招聘信息

深圳新丽晶国际KTV俱乐部,深圳夜场招聘包住

深圳皇城明珠KTV俱乐部,深圳夜总会招聘女

深圳温莎国际KTV俱乐部,深圳KTV会所招聘信息

深圳汉莎KTV娱乐会所,深圳夜场招聘欢迎咨询

深圳新桃园KTV俱乐部,深圳绝对靠谱,兼职必看

深圳鑫丽滨国际会所,深圳夜场招聘兼职日结

深圳星光大道KTV俱乐部,深圳夜总会招聘

深圳中保国际KTV会所,深圳夜总会KTV会所招聘

深圳宝悦国际KTV俱乐部,深圳绝对靠谱,兼职必看

深圳皇家国际KTV酒吧,深圳夜场招聘网

深圳金融汇KTV商务会所,深圳夜总会招聘

深圳音美国际KTV俱乐部,深圳高端夜总会KTV招聘

深圳香格美拉夜场招聘公司组优房*急缺大量优质女孩

深圳前岸国际夜场招聘公司组优房*提供住

深圳天壹会夜场招聘公司组优房*贴心领队带你上班

深圳美华夜场招聘公司组优房*工作简单轻松不累

深圳宝晖夜场招聘公司组优房*包住宿无卡靠谱

深圳汉毅夜场招聘无任务*急缺大量优质模特

深圳金钻夜场招聘无任务*提供住宿

深圳九五会所夜场招聘无任务*贴心领队带你上班

深圳新金色夜场招聘无任务*工作简单轻松不累

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20年经验带你赚钱,

形象好,身材好,十八,二十八岁,高一五八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助理不招,只从内部员工提拔听话的关系好的,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