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宝安KTV夜场招聘女模特-二班多包宿繁华市中心

发布时间:2021-08-25 15:11:50 来源:17795153033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1500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17195153033
  • 微信: 17195153033
  • QQ: 17195153033 17195153033
  • 发布人:17795153033
  • 所属城市:深圳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一路上,马波忍着心中的激动。

    第一次,他有这种奇妙的感觉。虽然这个小六看起来,黑乎乎的样子,一身衣服也是破烂不堪。一点富豪之家孩子的样子都没有。

    可是马波就是觉得有一种奇妙的骨肉相连的感觉。

    小六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频频侧头看着马波。

    终于来到了县城,下榻的酒店,马波邀请小六上去喝杯水,小六也同意了。

    马波吩咐几个兄弟,带着四个姑娘出去买点像样的衣服,顺便给小六也买一身。几个人得了吩咐,带着几个孩子离开。

    其实不管是整货,还是零货,那黑大汉那边都是负责运输的。

    不过马波拒绝了。

    开玩笑,你给我运输到哪里去?

    这些东西在自己手上,才是真正的证据!

    马波打算让几个兄弟把这些东西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然后自己再上山一趟,再来一笔“大生意”!这次再让黑大汉给自己“包邮”!他们可以跟踪运输的车辆,这样一来,即使跟不到博仁医院的货物,就凭这些东西,足以摧毁这个犯罪集团,只要把他们摧毁了,他们和博仁医院之间的交易证据,自然也能拿到。

    当然,最乐观的情况,还是能跟踪到博仁医院,那样博仁医院就真的洗不清嫌疑了!

    等屋里只剩下了马波和小六,两个人就那样大眼瞪小眼,可能是因为年龄差距的问题,也不知道该聊点什么。干脆马波打开电视,两个人一起看了起来。

    这才有了一些共同语言。

    换台的时候,正好换到一个电视台,在播刚上映的电影,小六兴奋得不行。

    马波这才开始旁敲侧击:“小六喜欢楚可儿演的电影啊,呵呵。”

    小六点了点头,脸上都是兴奋之色:“楚可儿很厉害哟!听说她的功夫都是真的!”

    马波呵呵一笑,心想果然还是一个孩子。可惜这么小的孩子,就在那个贼窝里长大,手上肯定已然沾满了多少鲜血。

    想到这里,他心里就是一痛。

    “小六有驾照了没?明天我想上山一趟,给你车子开开?”

    聊了一会儿,马波发现小六不仅喜欢楚可儿,还喜欢车子,不过可能年龄小的缘故,很少摸车,所以他这么一说,小六果然兴奋了起来。

    “我会开的,可是我没有驾照!”

    小六不好意思挠头笑道,这才凑近马波故作神秘,说道:“其实叔噢,我告诉你,我才十六的!你敢不敢给我开?”

    马波浑身一震,心中狂喜。

    “敢,怎么不敢!”

    但他还是不敢问出来,毕竟小六现在是贼。马波总不能拉着他问,你是不是我失踪的儿子吧?如果不是呢?岂不是打草惊蛇?

    所以他只能徐徐图之。

    “谢谢叔!你放心,我开车可溜了!”

    小六开心笑了起来,大大的眼睛很有神。

    过了一会儿,几个兄弟终于带着四个小姑娘回来。

    马波冲着他们使了一个眼色,这些小姑娘,竟然乖巧到这样逆来顺受,让马波心里又是深深一叹,心疼不已。

    但此时他的心思全部放在小六身上。

    “衣服买来了?哈哈,快拿来给小六试试!”

    他故意大声喊道。

    一身品牌休闲装,看得小六都快流口水了。

    “叔,这不好的……”

    小六还是忍住了,摇了摇头。

    马波佯怒:“有什么不好?叔送给你的,明天不是还要给我当司机吗?这是给你的工钱,快脱下来试试怎么样!”

    小六其实一眼就看上这身休闲装了,他长这么大,估计都没有穿过这么漂亮的衣服。

    听马波这么一说,开心地点了点头,也不讲究洗什么澡,就在这里脱起了衣服,马波精神极度紧张了起来。

    眼睛一眨不眨看着小六。

    都是男人,小六也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外套一脱,里面只剩下了一个背心,在这大冬天的,他也不嫌冷。

    “先别急着穿,转过去我看看,转过去我看看!”

    马波突然说道。

    小六一脸疑惑,不明所以。

    马波已经忍不住了,站起来绕到小六的身后,一看小六的后腰,浑身一震。

    终于忍不住眼泪直流:“儿子,儿子,你是我儿子啊……”

    “什么?”

    小六一脸懵逼,警惕地看着马波。

    这个时候,马波哪里还能忍得住?他找了自己的儿子十一年啊!他跟了这个案子多少年,他就找了自己的儿子多少年!

    正是因为当年儿子的失踪,才让他从一个晋省的首富,变成了民间侦探。

    找了那么多年,他一直以为自己的儿子已经被卖了,悲观的情况,很可能已经被“大卸八块”,已经死了。

    一年又一年啊……

    他开始慢慢心灰意冷,从刚开始的找孩子,到后来的给孩子报仇。

    这些年的煎熬,努力,他从来没想过,他自己的孩子还在!

    而且,今天竟然出现在了自己的身边。

    皇天不负有心人啊!

    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终于哭了出来。

    “你到底是谁,你干什么?”

    小六发现了不对,横眉冷对,杀气尽显。

    马波却是不怕,笑中带泪:“你是我儿子,知道吗?你是我儿子!你腰上的那个很像蝴蝶的胎记,从你生下来就有!你是我的儿子,你叫小六对吗?好好,那就叫你马小六,哈哈马小六!”

    他已经激动得语无伦次。

    小六却是一脸懵逼:“怎么可能,我没有爸爸……”

    “傻孩子,你有!你有的,你爸爸就是我!”

    马波走了过去。

    小六依然一脸的不信,后退了几步。

    “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是来干什么的?”

    小六终于意识到,马波这人的身份肯定很不简单。

    这个时候,马波的那几个兄弟也走了出来,听到马波说的话,都觉得很不可思议。他们也是侦探协会的成员,从来就知道马波的故事。他们也一直觉得马波的孩子失踪了十一年很难找到了,但没想到竟然在这种情况下遇到。

    看到小六不信,而且脸上尽显杀意,几个人眉头一皱,就把小六围了起来。

    “别动他,别动他。”

    马波急了:“我们慢慢和他说,慢慢和他说。”

    “头儿……”

    几个人有些犹豫。

    看起来小六的状态,很难接受这个突然出现的爸爸,这对他们来说不是好事儿。尤其是小孩子的心性很难捉摸,如果他要是一下想不开,把这里的事情回去和黑大汉一说,这就不好办了。

    “你是被他们拐走的,你是晋省人!”

    马波看着马小六,耐心说道。

    “在你五岁的时候,被人拐走了。你应该还有一些记忆吧?你还记得你妈妈吗?你妈妈……”

    马小六冷脸摇头。

    马波心里一沉。

    五岁的孩子应该就有记忆了,看来马小六对那段比较阴暗的记忆,有了选择性的遗忘。再加上他从五岁开始,就跟着这群亡命之徒在一起生活,自然而然觉得这才是他应该有的生活,殊不知自己是马波几十亿资产的继承人。

    “不急不急,慢慢来,慢慢来,他们有没有虐待你?”

    马波生怕马小六情绪反弹,说话都开始温柔了起来。

    马小六被马波一问,脸色微微变了一下。

    马波心里一紧。

    马小六犹豫了一下说道:“小时候经常吃不饱,可是现在不一样了。他们对我很好,每天大鱼大肉给我吃着!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警察?”

    大鱼大肉?

    马波一愣。

    难道是他们已经把马小六当成了自己的人。

    不然他们怎么会如此好心?

    这样一来,就难办了。

    看起来马小六不愿意接受自己这个突如其来的父亲。

    “他们是犯罪分子,你知道吗!爸爸这次来就是要摧毁他们的!”

    马波一看这种情况,心里虽然着急,但也知道这次无论如何,都不能把马小六送回去了。不管是从大局出发,还是考虑到他是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能把马小六放走。既然如此,干脆把事情和他挑明。

    不过马小六回不去,那个黑大汉肯定会生疑,这自然又会增加这件事情的难度。

    可是马波顾不上了。

    “果然你们不怀好意!”

    马小六一下子怒了起来,竟然在腰间一抹,就拿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来,一下子把所有人都吓到了。

    “别动!”

    马波脸色一变,吼了出来。

    “你为什么要跟他们在一块?你知不知道他们是在犯罪!”

    马波苦口婆心,但对小六这种从小就被亡命之徒收养的孩子,没有半点用处。

    “放我离开,不然我杀了你们!”

    马小六身上的彪悍,竟然隐隐让人生畏。

    马波心里一沉,看来马小六跟着这群人,已经杀过人了,不然身上不会有如此强烈的杀气。

    怪不得这群人把马小六当成了自己人。

    这怎么办?

    一下子场面进入了僵局。

    马波虽然心里有些悔意,但谁在自己的亲生儿子面前,能一直保持淡定呢?

    突然。

    他浑身一震,不可思议地看着马小六:“你刚才说,以前他们对你不怎么样。现在却是每天大鱼大肉?”

    马小六冷冷看着他,点了点头。

    “什么时候开始的?”

    马波脸上血色尽失。

    “从上个月开始。”

    马波倒吸一口冷气:“除了给你吃大鱼大肉,还做什么了?”

    马小六有些不耐烦道:“哪里那么多的废话,除了一些肉,还有一些中药,药酒,经常帮我检查身体,赶紧放我离开!”

    “检查身体?”

    马波终于一脸骇然:“他们是要摘你的肾!”

    “什么?”

    马小六愣住了。

    马波心中勃然大怒。

    这群混蛋,主意竟然打到了自己儿子的身上!

    幸好自己遇到了他,不然他还傻乎乎地被养着,然后被杀死,想到这里,马波脊背都是一凉。

深圳夜场招聘网「夜场招聘网站」_深圳夜总会ktv招聘信息
有了钱,你可以好好的孝顺自己的父母。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

啊信1 7 1 9 5 1 5 3 0 3 3威同上班加威

形象要求:女,后净身高一五五以上,形象好,气质特佳
有了钱,你可以像买白菜一样挑男人女人,有了钱,你可以无视身边那些势力的亲友。
有了钱,你可以住更好的房子,有了钱,你可以买更多的名牌。
应聘须知,我们这里是晚上上班,白天休息一般不会面试,上班时间二十,凌晨二点
一般面试时间晚上七点到八之间,或者领队下班时间凌晨三点到九点之间,一般都会提供住,如果你选择做夜场,住宿舍和领队关系好,还是非常赚钱的,
一般之间住的那种女孩,永远没有和领队关系好的赚钱多上班快,找夜场工作找有地方住的,新人不要没上班就租房子,这样选择夜场就比较困难,
深圳哪里夜场招聘模特_酒店KTV夜总会_要敢于挑战自己
深圳夜场招聘模特 最新夜场招聘 保底工资
深圳夜总会KTV夜场招聘模特信息
深圳碧湖皇冠KTV会所,深圳夜场招聘女1200起
深圳新金色KTV俱乐部,深圳夜场招聘800起
深圳新桃园KTV俱乐部,深圳夜场招聘兼职网
深圳骏龙国际KTV俱乐部,深圳KTV招聘信息
深圳格兰会KTV俱乐部,深圳客人消费能力高好赚钱
深圳人间都汇KTV俱乐部,深圳夜场招聘兼职网
深圳宝丽来国际大酒店KTV,深圳绝对靠谱,兼职必看
深圳太阳国际KTV俱乐部,深圳正规夜总会招聘
深圳金尊阿曼尼KTV会所,深圳正规夜总会招聘
深圳美丽人间KTV娱乐会所,深圳夜总会KTV会所招聘
深圳妆派对KTV商务会所,深圳生意好,可兼职不拖欠
深圳新丽晶国际KTV俱乐部,深圳正规夜总会招聘
深圳铂金时代KTV音乐会所,深圳高端夜总会KTV招聘
深圳红宝石量贩KTV会所,深圳夜总会招聘
深圳金尊阿曼尼KTV会所,深圳夜场招聘女1000起
深圳水都至尊KTV会所,深圳夜场招聘兼职网
深圳永利时代KTV商务会所,深圳夜总会KTV会所招聘
深圳世纪皇庭酒店KTV,深圳高端夜总会招聘
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

啊信1 7 1 9 5 1 5 3 0 3 3威同上班加威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二十年经验带你赚钱,
女孩形象好,身材好,十八,二八岁,高一五八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女孩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助理不招,只从内部员工提拔听话的关系好的,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