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民治高端夜总会招聘女模特-上班压力小为人才寻找舞台

发布时间:2021-08-25 15:08:05 来源:13802273178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1200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阿文微信yccg83应聘工作加微信
  • 微信: 阿文微信yccg83应聘工作加微信
  • QQ: 阿文微信yccg83应聘工作加微信 阿文微信yccg83应聘工作加微信
  • 发布人:13802273178
  • 所属城市:深圳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马波虽然欣喜,但心中还是闪过一道忧虑。

    他跟这个案子这么多年了,深知穆青谨慎,运筹帷幄如神,怎会让他这么一个人轻易混到其中?这么容易就能见到那些“零货”?

    会不会是一个陷阱?

    因为这些所谓的“零货”,应该都是供博仁医院用才对,怎会轻易出售他人?

    马波心里泛起了嘀咕。

    果不其然。

    彝族黑大汉话刚出口,他旁边的一个人就脸色大变,把彝族大汉拉到一边,小声斥责。

    黑大汉是本地人,又是山里的刁民,看起来就粗俗暴力,哪里肯受如此羞辱。说话也不小声,冷冷看着那个明显城里来的人喝道:“你们要货越来越少了,让我们吃什么?以前一个月走多少零货?现在呢?我可不想一天看着那些东西,心惊胆战!”

    这一声爆喝如雷,杀气腾腾,城里人被吓了一跳,不敢再说话。

    马波听到眼睛一亮,这才知其中端倪。

    原来这个彝族黑大汉,是穆青在贵川的“合作伙伴”,估计是个真正的山大王,在这种连信号都没有的地方,他就是说一不二的王。

    杀人越货自然不在话下。

    加上贵川此地山路崎岖,环境严峻,多是穷苦人家,黑大汉有了钱之后,养上一群小弟,本地的派出所都拿他没有办法。

    然而之前博仁医院是有多少货要多少货。

    可是随着穆家打算逐渐转型,拿货的量就少了。

    这让黑大汉心存不满,就算他是刀口上舔血的亡命之徒,但那些东西放在山里,也不是个事儿。迟早会败露,他自然会心急地“另谋他路”!

    马波心里送一大口气,这才知这并非穆青给自己设下的什么圈套,而是穆青这边起了内讧。

    想到这里,马波心中大定。又想到虽然穆青这个枭雄一心想带着穆家转型,可是这“百年基业”,又岂是那么容易改变和根除的?

    不说穆氏财团的内部,在国内的那么多医院,对此事会有多少想法。

    单单说这些年跟穆家合作的这些本地的亡命之徒,就不好安排。

    穆家这么多年的发展,光是在这整条利益链上,投入的人手,恐怕都超过了三千人。这些人怎么安排?他们都是亡命之徒,身犯重罪,自然不可能随着穆家一样洗白。

    就算穆家想要安排他们,这些已经吃惯了“快钱”的人们,怎会心甘情愿去当一个打工族?

    偏偏这些人手里掌控着的秘密,又是穆家颇为忌惮的。

    这才是穆青想要转型最难的地方!

    也正因此,穆家是不可能随时叫停的。不然引起这些人的哗变,对穆家百害而无一利。

    马波想通此节,心中大喜,赶紧从包里拿出几叠钱来,凑过来呵呵笑道:“都是生意人,生什么气?大家都是图财嘛!说实话,我这次就是冲着零货而来。不瞒你说,我也是做医疗的。”

    又从包里拿出一张类似诊所的营业执照,在两个人跟前晃了一晃,那城里人想拿过来仔细看,马波却哎了一声,收了回来,一脸神秘:“兄弟给我留条活路可好?”

    出来做这种生意的,怎么可能让别人看到自己的真正底细?

    马波在这方面,表现得游刃有余,仿佛一个老手一样。

    黑大汉一看马波也是搞意料的,而且看起来也像他们这些跑江湖的,欣喜起来,拉着马波的手,就要往刚才那条下路上走。

    城里人虽然心有不甘,但也只能跟在其后。

    马波忍着黑大汉身上那发霉的恶臭,脸上带着开心的笑容。

    这条路很窄,弯弯曲曲走过去,路的尽头赫然是一堆荆棘和杂草树丛,黑大汉走过去,也不怕那荆轲割到自己的胳膊,一根胳膊来回撩拨,却是露出一个山洞来。

    马波看了过去,登时倒吸一口冷气。

    如此隐蔽的地方,怕是连卫星都找不到的吧?

    怪不得存在了这么多年,都没有人发现这里的情况。

    要不是最近穆家有意收手,马波也没有机会来到这里。

    “来吧!”

    黑大汉嘿嘿一笑,挥了挥手。

    马波跟在其后,刚进山洞,就闻到了一股恶臭。马波知道这是什么味道,差点一下子吐了出来,好不容易才憋了回去。

    山洞不高,走着需要稍微弯腰。

    越往里走,越是宽敞,几个人拿着手电,终于转过一个弯,里面豁然别有洞天,马波登时目瞪口呆。

    只见眼前的山洞里,竟然还有轨道,几个人推着那种挖煤的绞车,正在往里面运冰!

    而那冰里,赫然是一些让马波毛骨悚然,并且怒气腾升的东西!

    果然是这里!

    他看得眼睛通红,似乎看到看到了自己儿子的残骸,忍不住握紧拳头,心中却在想着,要把这个罪恶之地摧毁,得需要多少炸药?

    越往里走,马波想要炸掉自己的冲动愈加强烈!

    跟着绞车,来到的地方,并没有想象中那样的简陋,反而这里竟然还贴上了地板,一个个房间,和外面的楼房相差无几。

    只是……

    这些房子里面存放着的东西,让人毛骨悚然。

    这些自然不用赘述,马波看得眼睛都已经红了。

    黑大汉以为他眼红是喜欢这些东西,不由得得意哈哈大笑,拍着马波的肩膀:“怎样?这些零货可还满意?都是新鲜的!除了必须要当场摘取移植的,这里都有!”

    马波差点又吐了出来,只能点头。

    “不错不错,但我这次拿的钱不够,今天暂时先下山取钱,明天再来拿货可好?”

    马波装出心花怒放的样子,激动无比。

    黑大汉点了点头:“不用取钱,我们这里有POS机,转账就行!”

    “那好,不瞒你说,我虽然是医院的老板,但对福尔马林的味道很不喜欢。今天暂时就这样,我去休息的时候,给你列一张清单出来?”

    马波心中暗骂一声卧槽,这里竟然还能转账。

    但面上还是做出开心的样子。

    “哈哈,正好,就在我们村子歇下,咱们好好喝上一场!”

    眼看大生意来临,黑大汉不疑有他,哈哈大笑。、

    好不容易从这个山洞出来,又被黑大汉拉去喝酒,直到深夜,这才安排几个人住下。马波知道这喝酒是假,软禁是真,也不说啥,等到几个人回到屋里,马波转了一圈,确定这里没有监控,这才跑到一边,把今天憋了很久的东西,全都吐了出来。

    黑大汉身上的味道,今天看到的那些东西,对马波来说就是一场场噩梦。

    “头儿?”

    几个兄弟凑了过来,他们今天也看到了山洞里的场景。

    此时已经确定,这里就是博仁医院的“供货点”,如果能把这里拿下,博仁医院起码被摧毁五成!

    马波没想到,自己随便在地图上选的一个地方,就这么重要,这么复杂。

    可是这里却没有**,很难和其他人联系。

    这次秦少安排在这里的两百个人,都在山下,等着马波的命令。

    可他们又被黑大汉软禁?这怎么办?

    时间很紧,只有两天。

    马波必须要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摧毁这里。

    突然间压力倍增,要他带走今天花钱买下的那四个小女孩,他心里还能接受。但要让他带着一堆那拿在手里都担心会折了阳寿的东西,他觉得自己这一辈子都会做噩梦。

    可是除了这个办法,他又能怎么办呢?

    这一夜,他没有睡着。

    好不容易有了一些睡意,刚刚闭上眼睛,脑海之中就浮现出自己可爱的儿子五岁时候的样子,在梦里喊着他的名字,在他的面前,被别人搞得支离破碎,那一颗鲜活的心脏,在他眼前跳啊跳啊……

    马波被惊醒,冷汗涔涔。

    第二天起床,黑大汉早早就过来。

    马波看起来很是急不可耐,早就准备好了钱,连夜写了一张“清单”,上面赫然是价值五十万的东西。黑大汉一看,乐得眼睛都看不见了。

    “装货装货,哈哈合作愉快!”

    黑大汉招呼了几个年轻人,把那些东西装到了马波的皮卡车上。

    马波忍着心中的憋屈,只想赶紧下山。

    他已经做好打算,这次下山,无论如何他都要搞很多炸药上来,把这里夷为平地!不然难以泄他心头之恨!

    “小六,送贵客下山!”

    就在这时,黑大汉喊了一声。

    一个看起来个子不高的小伙子,屁颠屁颠跑了过来,恭恭敬敬和黑大汉鞠了一躬,然后这才走向马波。

    马波本来不以为意,知道这是黑大汉还不放心自己这些人,是要看着他们离开到外面的“安全地带”,他无所谓地点了点头,和黑大汉告别。

    车子发动,里面多了四个小姑娘,稍显拥挤。

    又多了这个小六,幸好这皮卡是柴油发动机,不然在这种山路,还真的不好开。

    “叔,前面开慢点,有个坑。”

    这小六还挺有礼貌,这个时候马波才有心思,侧头看了一眼副驾驶座上的小六。谁知这一眼不要紧,马波脸色剧变,猛然踩了一脚刹车。

    “叔,你怎么了?”

    小六一下没注意,差点撞到挡风玻璃上。

    马波却是不可思议看着小六:“你,你今年多大了?”

    “十八啊,怎么了?”

    小六看起来很是机灵,两只眼睛很是明亮,就是皮肤和那彝族大汉一样,很黑。

    马波紧紧盯着他,浑身已经有些颤抖,但他知道这里还是黑大汉的地盘里。赶紧说没事儿没事儿,发动车子离开这里,却是比刚才的速度,提升了不少。

    因为马波这一眼看去,这个小六,眉眼之间太像自己的儿子了!

    十八岁,十八岁……

    马波跟了这个案子十一年了,从五岁儿子失踪开始跟,到今年是十六岁。

    年龄上有两年相差……

    可不知道为什么,马波总感觉,这个小六给他一种很是熟悉的感觉。他一边开着车,一边侧头打量着他,越看越觉得很像,一时间心绪很乱,只想很快下山,找个地方,好好询问一番。

深圳夜场招聘公司直招美女服务员,无任何中介费用!

应聘须知,我们这里是晚上上班,白天休息一般不会面试,上班时间晚上八点

一般面试时间晚上八点到凌晨二点之间,或者领队下班时间凌晨三点到早上七点之间可以带行李到宿舍,一般都会提供住,如果你选择做夜场,住宿舍和领队关系好,还是非常赚钱的,

一般之间住的那种女孩,永远没有和领队关系好的赚钱多上班快,找夜场工作找有地方住的,新人不要没上班就租房子,这样选择夜场就比较困难,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

有很多大领队做这行很多年,自己可能接很多场,提拔下面关系好的员工做助理,来扩充自己团队,所以说一般聪明的女孩,都会跟大经理,因为年龄大时,不靠颜值,靠管理同样赚钱,所以一般大领队身边不断有临时小女朋友,这样的女孩十分聪明,付出了她们以后都能得到回报,有的看不开的怕有关系了尴尬,其实没什么,客户天天来找你不是一样吗,和经理有关系,这样更好上班赚钱,但是选择加入团队,被分配助理下面上班,要注意不能有关系,因为助理什么都不能给你,一般女孩会问大领队在哪个城市,毫不犹豫就找大领队上班,因为大领队有经验,肯定比助理会带,其实做这个,不管价格多少,能上班才是赚钱,

生命不息,奋斗不止!只要相信,只要坚持,只要你真的是用生命在热爱,那一定是天赋使命使然,那就是一个人该坚持和努力的东西,无论梦想是什么,无论路有多曲折多遥远,只要是灵魂深处的热爱,就会一直坚持到走上属于自己的舞台!早安!

.待遇绝对丰厚,每天日结 不拖不欠

2.外地来的人员包住宿,小区环境, 空气质量高。让你身心愉悦

不排外.女孩以上十8/28岁

所有来的求职者,面试通过当天上岗,优先试房小费日结二千 我们有最优质的夜场资源,来就上班我是一名夜场模特队长,本人业界良心老领队,做人如做口碑,不争朝夕。我们诚心招聘,待遇从优,不会收取应聘者一分钱,也不会索要任何押金.欢迎每一个诚信,且富有上进心的女孩加入我们,非诚者勿扰.阿文威y c c g 8 3求职加威

小费最高夜总会招聘模特(新开夜总会大量缺人)

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20年经验带你赚钱,

形象好,身材好,十8,二8岁,高一五8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助理不招,只从内部员工提拔听话的关系好的,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