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民治夜总会会所招聘女模特-免一切押金最新夜场招聘

发布时间:2021-08-25 15:05:06 来源:13802273178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1200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阿文微信yccg83应聘工作加微信
  • 微信: 阿文微信yccg83应聘工作加微信
  • QQ: 阿文微信yccg83应聘工作加微信 阿文微信yccg83应聘工作加微信
  • 发布人:13802273178
  • 所属城市:深圳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这些人竟然有枪!

    马波心里一沉,但脸上还是笑呵呵说道:“兄弟,我来娶媳妇的,二娃是我的介绍人。”

    赶紧拿出中华烟来,散了一排。

    的确,是一排。

    一共有七八个大男人,手里都拿着自己制作的土猎枪,一脸戒备地看着马波。

    “二娃?”

    带头的那个男人,看了马波一眼,拿起手的对讲机来,问了几句。

    马波心想还挺高科技。

    那边村口戒备的二娃,说这是自己亲戚的朋友,过来娶媳妇的。

    那几个人对着马波的枪,才收了起来。

    马波松了口气,自来熟地屁颠屁颠走过去,嘿嘿笑道:“都是自己人都是自己人。”

    带头的这个男人,有四十多岁的,看起来不是汉族的,头上梳着一个小辫子,倒有点像彝族人,皮肤很黑,浑身恶臭。马波听说有一些彝族人,一辈子只洗两次澡,出生的时候和死的时候,不知道这男人是不是属于这一类型的。

    不过他还是忍着想要吐的味道,凑近那人笑道:“我来娶几个媳妇。”

    “娶媳妇别往那边走,这边。”

    这人的普通话有些生硬,冷冷看了马波一眼,不过已经没有了刚才的杀气。

    “噢噢好的。”

    马波嘟囔了一句,又回头看了一眼刚才自己就要去过去的方向。这个村子地势狭长,这里正是通往一个山谷的小路,路也很窄,一辆皮卡车堪堪过去,大货车就不行了。看到这几个人紧张的样子,马波基本已经断定,这个山谷一定就是这里的“工厂”!

    但他没有办法,只能跟着这几个男人走。

    “要多大的?”

    那人问了马波一句。

    马波笑道:“自然是越小越好。”

    男人看了马波一眼,拿起对讲机喊了起来。

    “带几个十三四的整货过来。”

    马波吓了一跳。

    艾玛我说越小越好,但也别给我整个十三四的啊!怪不得刚才那一眼意味深长,合着以为我特么有恋童癖啊?

    整货?

    马波听了瞳孔微微收缩。

    有整货的意思就是,还有零货?

    那零货就是……

    马波深深吸了一口凉气。

    这个时候,已经有几个人,从路边的院子里走了出来,那破烂的木门一打开,一个男人带着七八个看起来只有十二三的小姑娘,走了出来。

    孩子们都有些营养不良,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小。

    一双双充满恐惧,又充满好奇的眼睛,看着眼前的马波。

    大冬天虽然南方不是特别冷,但这里的冷是湿冷。这几个孩子竟然衣不蔽体,而且身上明显能看到被虐待的痕迹,看得马波眼睛都红了。

    娘希匹!

    这群畜生!

    如果他现在手里有枪,恨不得把眼前这些人统统毙掉!

    想到自己当初被拐走的孩子,很有可能也遭遇着这样的待遇,他的身上忍不住涌起了杀气。马波今年四十有二。三十一岁的时候,自己五岁的儿子被人拐走,从那时候起,马波倾尽家产寻找,并且慢慢摸到了这条线。

    从晋省首富,到民间侦探组织的头子,天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所以一看到这群可怜的孩子的时候,他的心都碎了。

    “怎么,不满意?”

    那男人冷冷横了他一眼。

    马波赶紧挤出笑来:“呵呵,有没有那个,漂亮点的?白一些的?”

    说着他还做出一脸猥琐的笑容。

    这些孩子饱受摧残,又营养不良,浑身枯黄,哪里有白的。

    “都是不错的,回去养养就好了。”

    男人走到这些孩子跟前,在马波面前,捏了捏她们的脸,和看货一样,说道。

    那孩子们一看到他,都吓坏了,几个人已经哭了出来。

    “多少钱?”

    马波心疼不已,赶紧问道。

    “这七个都要?”

    男人看了他一眼。

    马波自然不可能都要,那样反而显得有些可疑。

    “要四个!”

    马波说。

    “十二万!年纪越小越值钱,这是最低价。”

    十二万。

    三万一个。

    马波恨不得全部买下来。

    他冲着旁边的兄弟使了一个眼色,那哥们就把车里的钱袋给拿了出来,点了十二万出来。马波挑了四个看起来营养最不良的孩子,没想到在挑选的时候,七个孩子都想跟马波走。可能她们也知道,离开这里,可能才是她们的新生。

    不管出去会面对什么,也比这个人间地狱强!

    马波忍着心里的痛楚,恨不得把这里所有人都带走。

    十二万,很痛快。

    这下那黑黑的男人,看着马波的眼色才好了一些。

    “痛快,以后有什么想法,可以直接和我联系。”

    他递给马波一张名片。

    马波知道机会来了,嘿嘿一笑:“还有什么?其实我也是做这个生意的。”

    男人哈哈一笑:“早就看出来了,不然不会一下子买这么多。零货有兴趣吗?”

    马波心里一突,终于来了。

    ……

    我真的被吓了一跳。

    回头看去。

    坐在我车子里的竟然是烟姐!

    “你什么时候上来的?”

    我缓了口气。

    烟姐淡淡说道:“就在你开车的时候,不知道你想什么呢,没看见我。”

    我摇了摇头,刚才的确有些失魂落魄。

    而且也没带楚可儿出来,要是被穆青安排刺杀我的人遇上,这就好玩了。

    “你刚才说什么?”

    调整了一下情绪,我才皱眉看着烟姐。

    很久没有见烟姐了,她还是以前那样风情万种,但毕竟岁月是不饶人的,虽然看起来依然风光满面,但掩饰不住她眉眼之间的皱纹。

    她还穿着一身旗袍,将她那丰腴完美的身材衬托出来。

    烟姐是我见过的,唯一一个能把旗袍真正穿起来的女人。苏婵苏娜甄桃,都不行。

    只有她。

    一股熟悉的香味,是烟姐身上的。

    不知不觉想到刚去夜宴的时候,那时候烟姐在我看来是绝对的女神。一步一步把我引向深渊的同时,两个人也有过那么多次的亲密接触。

    那时候烟姐一心想要谋取夜宴,所以和穆青勾结,通过我的手把雷哥送进监狱。

    然而时过境迁,她竟然成了穆剑霖的女人……

    “我说你为什么不跟着走?这次你必败无疑!”

    烟姐深深看了我一眼,轻声一叹。

    我苦笑道:“你是不是又想告诉我什么内幕?你觉得我被穆剑霖玩了这一把,还不够惨的?”

    如果不是穆剑霖,就不会有这么多事情发生。

    而穆剑霖,更是烟姐给我们牵线搭桥。

    所以我已经把烟姐看成了他们那边的人,我真的怕了穆剑霖了。这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主。

    “我只想劝你一句,能走多远走多远。穆剑霖已经快被穆青说服,放弃医院这一块。这样的穆家更加无懈可击,你觉得你有希望取胜么?”

    烟姐看着我,眼中闪烁着复杂的神情。

    我听了烟姐的话浑身一震。

    我不是不知道穆青的想法。他想放弃这条路,洗白穆家,这是他一直在做的,昭然若揭的。只是现在听到烟姐这一句话,我心里突然冒出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来。

    看来穆剑霖和穆青的分歧依然存在。

    那么……

    这次我对穆家运输线的动作,又会不会是穆青故意给我开的绿灯?

    通过我的手,把穆家的运输线摧毁,摧毁这个肮脏的利益链,这样的话,穆剑霖只能眼睁睁看着穆青翻手为云,逐渐取代他的地位,带领穆氏财团,走向巅峰?

    我艹……

    越想越有可能!

    我的脸色微微一变,穆青啊穆青,你还真特么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啊。不管我如何取胜,对穆青来说,都是有利有弊。

    我突然心中涌起一股无力的感觉。

    和穆青这样的家伙斗,真的很是难受。

    我本来信心十足,想要摧毁博仁医院,把穆家拉下水,想要重重打击一下穆家。殊不知穆青早就做好了放弃了准备,所以就算我胜了,对穆家来说也是不痛不痒的,甚至加速了穆家的“洗白”!如果我所料不错,现在的博仁医院和这条运输线,一定已经和穆家脱离了关系!

    但不管如何,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我只能加快速度,怎能停手?

    我回头和烟姐对视,深深吸了口气:“如果你是我,你会走吗?”

    烟姐一愣,没想到我会这么问。

    我呵呵笑道:“很多人等着我去收拾,我要走了,他们不都无法无天了吗?很多事情,都会有一个公道。如果我走了,谁会出来要这个公道?”

    自嘲一笑,我继续说道:“可能我的存在,不是去击败他们,我的存在价值,就是这么一个搅屎棍。拿不下他们,也要让他们很是难受。所以我决定了,即使我这次败了,我都不会跑到国外去。我就还在国内,弄不死他们,也要恶心死他们,你觉得呢?”

    烟姐失笑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无赖。”

    我深深吸了口气,看着烟姐问道:“穆剑霖想让你跟我说什么,你说吧。”

    烟姐娇躯一颤:“你怎么知道?”

    我看着眼前风情万种的烟姐,她坐在后座,两条长腿斜放着,因为冬天的原因,里面穿着一条丝袜打底裤,我呵呵一笑,忍不住伸出一只手,穿过驾驶座,摸到了烟姐那旗袍开叉处的诱人大腿之上,轻声说道:“穆剑霖知不知道,他的女人身上的每一个地方,我都玩过……”

    烟姐被我摸得娇躯一颤,脸上绯红:“刘毅……”

    两条腿有些不安地夹在一起,可我的手已经顺着大腿内侧,摸了进去。

    “说啊。”

    我呵呵一笑,手指熟练地钻到烟姐内内边缘,开始往里窜了进去。

    当初在夜宴,误会了雷哥的时候,就在烟姐身上疯狂报复着雷哥。这个迷人的女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也心甘情愿被我玩弄。

    这个时候,这种感觉再次袭上心头。

    一方面对穆剑霖的防备和恐惧,更让我觉得这样对他的女人,心中会有一种特别的报复快感。

    “穆剑霖说,他说……”

    很快我的手就从边缘钻了进去,一股湿热包裹手指,大腿根部的浅窝,那样的引人入胜……

    烟姐估计也是很久没有遭遇这样的调情,面色绯红,眼神迷离。

    “说什么?”

    我淡淡一笑。

    “他说,让你小心董兰。”

    烟姐断断续续说道。

    “什么?”

    我浑身一震。

深圳夜场招聘公司直招美女服务员,无任何中介费用!

应聘须知,我们这里是晚上上班,白天休息一般不会面试,上班时间晚上八点

一般面试时间晚上八点到凌晨二点之间,或者领队下班时间凌晨三点到早上七点之间可以带行李到宿舍,一般都会提供住,如果你选择做夜场,住宿舍和领队关系好,还是非常赚钱的,

一般之间住的那种女孩,永远没有和领队关系好的赚钱多上班快,找夜场工作找有地方住的,新人不要没上班就租房子,这样选择夜场就比较困难,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

有很多大领队做这行很多年,自己可能接很多场,提拔下面关系好的员工做助理,来扩充自己团队,所以说一般聪明的女孩,都会跟大经理,因为年龄大时,不靠颜值,靠管理同样赚钱,所以一般大领队身边不断有临时小女朋友,这样的女孩十分聪明,付出了她们以后都能得到回报,有的看不开的怕有关系了尴尬,其实没什么,客户天天来找你不是一样吗,和经理有关系,这样更好上班赚钱,但是选择加入团队,被分配助理下面上班,要注意不能有关系,因为助理什么都不能给你,一般女孩会问大领队在哪个城市,毫不犹豫就找大领队上班,因为大领队有经验,肯定比助理会带,其实做这个,不管价格多少,能上班才是赚钱,

生命不息,奋斗不止!只要相信,只要坚持,只要你真的是用生命在热爱,那一定是天赋使命使然,那就是一个人该坚持和努力的东西,无论梦想是什么,无论路有多曲折多遥远,只要是灵魂深处的热爱,就会一直坚持到走上属于自己的舞台!早安!

.待遇绝对丰厚,每天日结 不拖不欠

2.外地来的人员包住宿,小区环境, 空气质量高。让你身心愉悦

不排外.女孩以上十8/28岁

所有来的求职者,面试通过当天上岗,优先试房小费日结二千 我们有最优质的夜场资源,来就上班我是一名夜场模特队长,本人业界良心老领队,做人如做口碑,不争朝夕。我们诚心招聘,待遇从优,不会收取应聘者一分钱,也不会索要任何押金.欢迎每一个诚信,且富有上进心的女孩加入我们,非诚者勿扰.阿文威y c c g 8 3求职加威

小费最高夜总会招聘模特(新开夜总会大量缺人)

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20年经验带你赚钱,

形象好,身材好,十8,二8岁,高一五8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助理不招,只从内部员工提拔听话的关系好的,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