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龙华商务KTV夜场招聘女模特-为新手铺路免费培训

发布时间:2021-08-25 15:02:32 来源:13510945373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1000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凝微微信yccg526应聘求职加微信
  • 微信: 凝微微信yccg526应聘求职加微信
  • QQ: 凝微微信yccg526应聘求职加微信 凝微微信yccg526应聘求职加微信
  • 发布人:13510945373
  • 所属城市:深圳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云贵川自古以来都是人贩子非常活跃的地方。

    这里地理位置偏僻,山路崎岖,经常几里地才是一个人家,所以一般情况下少了一两个人,很长时间都不会有人发现。再说这里的大山里虽然看似物产丰富,但却很难和外界沟通,导致大部分地方信息闭塞,经济欠发达,所以导致民众受教育程度有所欠缺。

    在九十年代的时候,贵川地方掀起了“贩卖人口”的一股热潮。

    这里山清水秀养出来的女人也很美,人贩子很喜欢。

    而她们本人也很喜欢出去,逃离这会困住自己的大山,去往外面的花花世界。

    于是在“你情我愿的”情况下,多少美女被输出到北方或者沿海一带,有的卖给那些娶不上媳妇的人,或歪瓜裂枣,或家徒四壁。

    当然不乏能一直跟着过下去的女人,但这也是少数。

    有利益,就有那些铤而走险的人。

    马波没想到的是,这里比他预想的情况更加严重。

    因为暴利衍生的一系列行当,都是他之前闻所未闻的。

    他下了飞机之后,就租了一辆皮卡,招呼了几个自己信得过的兄弟,奔赴地图上指着的大山深处。他还没走多久,在路上一个小吃摊喝点稀饭,就有人上来搭讪,询问他是不是来“娶媳妇”的?并且明目张胆地拿出一张“价目表”,上面从16岁的小姑娘,到40多岁的寡妇,应有尽有。

    这把马波吓了一跳,那人又凑过来说,包邮。

    包邮?

    马波心里苦笑,婉拒了他。

    谁知婉拒一个人不要紧,这家卖稀饭咸菜的老板,竟然也上来和自己推销。

    马波这下没法拒绝了,只能虚与委蛇,和对方聊起天来。这他才知道,“娶媳妇”已经俨然成为当地的一个成熟产业。

    甚至他要去的那个大山深处的村子,几乎整个村子的人,都是做这一行的。

    整条利益链也是分工明确,有人负责“说服”,有人负责“包装”,有人负责“销售”,有人负责“运输”!

    所谓穷山恶水出刁民,马波虽然跟了这个案子十一年了,但他还是首次看到如此明目张胆的人贩子!

    这就是马波所说的情况复杂了。

    等他开车在陡峭的山路上来到那个村子,谁知还没进去,就被几个村口的大汉给吓了回来。

    马波虽然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国安成员,但也是被国安奖励过的民间侦探翘楚。他没有傻了吧唧地往前走,引起别人的注意。而是准备了一翻,这才走过去。

    两个正在抽烟的大汉,一看来了一辆陌生的车子,眼神之中充满了警惕,手里摸过旁边的铁锹,站了起来。

    马波深深吸了口气。

    一看这两个人的战斗力都不弱,而且这个口子是进村的唯一条路,旁边都是悬崖。估计真的警察来到这里,也从他们手上讨不了好。

    “干啥子的?”

    大汉吼了起来,态度强横。

    马波早有准备,笑嘻嘻地打开车窗,从旁边拉扯过来准备好的黑色皮袋,拉开一下,里面露出粉红粉红的软妹币,他冲那两人挤了挤眼睛:“来娶几个媳妇。”

    果然。

    两个人一看到钱,眼睛都亮了。

    “几个?谁介绍你来的?”

    但他们还是没放马波进去。

    马波呵呵一笑,拿出两包中华烟来,扔给他们:“这还用人介绍吗?两个兄弟不就是我的介绍人吗?”

    一包中华烟,两沓钱。

    两个大汉对视一眼,哈哈笑了起来:“还挺懂事,进去就说是我介绍来的,可别乱说!”

    瞪了马波一眼,马波问了一下大汉的名字,这才心惊胆战开着车进去。

    村子里冷冷清清,看来这里已经很久不住人了。早就成了这些人的“窝点”,因为一路开过去,很少能看到其他农村那坐在门口的老人,很少看到玩耍的孩子。倒是偶尔有几个人,也是一身穿着破烂的女人。看到马波的车子之后,眼神中闪过几道仇恨的光芒,然后快速跑开。

    马波仔细观察着这个村子的情况。

    感觉情况越来越不乐观。

    环境险恶,道路封闭,甚至在这里,自己的**都没有信号。

    破屋子里,不知道藏着多少冷冷看着他的精壮男人。

    他就这样转了一圈,保守估计,这个村子至少住着一百个等待着被“娶走”的女人!

    一百个……

    这个数量听起来很多。

    但马波知道,这里是穆家地图上特意标注的“大本营”之一,这里不可能只有这些人,也不会只有这些看起来颇为“自由”的女人。

    如果真是这样,他没有任何下手的机会。

    他要找的,是更多。

    比如,那些泡在福尔马林里的,要运往京城的器官……

    或者,是和哈市一样的那种地下工厂,这才是马波想要的,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拿住穆家的把柄!眼前的情况不够,远远不够。甚至就算警察来了,这些女人也不会承认自己是被拐过来的。

    “会在哪里?”

    马波的车慢悠悠开着,他有些没有方向。

    “干什么的,站住,不许向前!”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几声爆喝。

    马波浑身一震,赶紧踩了一下刹车,回头看去,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这些人竟然有枪!

    ……

    我没有让刘洋来我的酒店。

    我住的酒店已经成了全国瞩目的焦点。每天在这里出入,门口都有埋伏好的记者,一不小心就蜂拥而上,让我头疼不已。

    加上楚可儿和卡琳赛,也住进了这里,更是“招蜂引蝶”的。

    所以我直接开车来到了天通苑,让刘洋在附近等我。

    看到刘洋的时候,我几乎吓了一跳。

    就这么几天,他竟然变得这么瘦了。本来一个年轻小伙,却一点精神都没有,眼睛里面都是血丝。我刚打开车,他看到我就差点哭了出来。

    “哥,穆雨不在了,我找不到她了。”

    声音之中已有哽咽,我这才意识到,不管刘洋经历过什么,他毕竟还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孩子。在遇到我这个哥哥之后,之前所有的坚强和隐忍,都不翼而飞。

    我没有说话,发动车子,离开这里。

    “哥,去哪,你知道穆雨在哪里么?”

    刘洋六神无主,语无伦次。

    我淡淡看了他一眼:“送你出国。”

    “什么?”

    刘洋浑身一震:“我不出国,我要找穆雨!”

    “你的任务完成了。”

    我冷冷说道。

    刘洋一下子急了起来:“哥,我能不能不出国。穆雨在这件事情上帮了我们很多啊。她是一个好女人,我要出国能不能带着她?”

    他不说这些还好,越说这些我心里越痛,穆雨帮了我们多少,我比你可清楚太多了。

    “你不要玲玲了?你不要孩子了?”

    我砖头冷冷看着刘洋。

    果然,刘洋被我问得哑口无言。

    “不要去害人家了。穆雨已经被你害得够惨了。既然知道她是好女人,就应该离开他。我们是什么身份?你是什么身份?我会安排好穆雨的。”

    我硬起心肠,冷冷说道。

    “不,哥,穆雨是爱我的,我也爱她。虽然我知道我不应该这样,可是没办法。我已经爱上她了,她说过要和我远走高飞的!哥,求求你,把穆雨也送出去吧。我会给玲玲补偿的,我会……”

    刘洋摇着脑袋,眼泪已经下来了。

    我实在是不忍心把穆雨已经死了的消息告诉刘洋。一方面我怕他接受不了,另一方面,我不想让刘洋以为是我因为我的原因,把穆雨给害死了。

    他现在必须得走,不然会影响大局。

    所以我一语不发,往机场开着。

    飞往英国的机票已经订好了,我必须得把刘洋送走。

    刘洋一个劲地哭,一个劲地喊,我却无动于衷。

    “我要找穆雨,我要找穆雨!哥,你能不能让我最后和她说一句话,就一句,我不带走她了,让我和她说一句话啊!”

    “你已经是死人了!”

    我终于忍不住,吼了出来。

    声音很大,刘洋被我吓得瘫坐那里,嘴巴嗫嚅,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车里的气氛让我很是难受。

    刘洋是爱穆雨的,穆雨也是爱刘洋的。

    就像穆雨说的。

    她在知道了刘洋的过去之后,并没有因为刘洋是个地痞流氓,是个背叛自己哥哥的人,而对他产生一点厌恶。而是想着用自己的生命,去给自己赎罪,去给刘洋赎罪。

    她在死之前,不让我告诉刘洋这个消息。

    因为她同样也不愿意让刘洋背负一辈子的良心债。

    这是一个怎样的女人啊。

    她是多么伟大,多么的痴情。

    “你配不上穆雨,明白吗?你配不上!”

    我打开车窗,点了一根烟,狠狠吼道,烟灰被我震得在车里飞扬。刘洋瘫坐在那里,一语不发,眼泪止不住地流。

    我深深吸了口气,感觉胸闷得很。

    “哥,那你能不能告诉我,穆雨到底去了哪里……”

    刘洋的要求越来越低,我的心里却是越来越堵。

    “等我把你送上飞机告诉你,怎么样?”

    我犹豫了一下,终于说道。

    刘洋脸色变了一下:“是不是她出事了,哥你告诉我。你帮帮她,你帮帮她,我不会影响这件事情的……”

    “玲玲生了一个儿子。”

    我突然说道。

    刘洋浑身一震,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玲玲让我给孩子起个名字。”

    天通苑离机场不远,短短半小时就快到了。

    刘洋失魂落魄地嘴里一直念着穆雨,儿子,穆雨,儿子,被我从车里拉扯下来,硬生生到了登机口。为了确保他不会下来,我都给自己买了一张机票。

    和他一起坐在飞机上,我才侧头看着他。

    “我给他起了一个名字,叫刘沐雨。”

    刘洋再傻,也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豁然回头,血色尽失地看着我。

    “去吧,就当做了一场梦。”

    我轻轻解开安全带,把他按在座上,他泪流满面,死死挣扎,就在飞机门要关上的一刻,我转身离开。

    不要恨我。

    希望穆雨一个人的死,能解救千千万万的人。

    如果可以,这个孽,我去背。

    终于把刘洋送走了,我心里的石头也落了下来。

    还没走出机场,季雪琪的**就来了。

    果然。

    法院刚刚比对了李猛的DNA,和现在李猛的DNA不一样。我早知道穆青会做到无懈可击,季雪琪却是愤愤不平。

    出了机场,坐到车上。

    看来只能等小贵那边的消息了。

    两天之后他能回来吗?

    “赶紧走吧,不要回来了。”

    我正要发动车子,突然后面的声音吓了我一跳。

深圳夜场KTV招聘女服务员 夜总会工资日结一千起步
:当天薪,无经验可培训; 一8到28岁,女净身高一60以上工资日结二千起
:充满活力,敢于挑战自我;
:主要在包房聊天 唱歌;
:上班时间:晚上8:点到2:00,可以兼职或全职,可安排住宿。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面试合格了之后当天店里直接上班,上班率高,每个月ktv女服务员招聘少保证上26个班到**个班以上,每天可以经常上到两个到三个班请大家相信我,相信我们公司的实力!希望大家好好上班。
这个世界付出和收入有的时候是不成正比的,相信在外面上过白班的人都知道。有时辛苦一天挣得钱连肚子都吃不饱。但是夜场是个ktv礼仪招聘公平的地方。在这里一切都是明码标价了。付出的越多挣得也就越多。在这里你可以迅速累积你的原始资本,不管你有什么梦想说俗一点都是建立在金钱的基础上的,这个世界钱不是能的,但没有钱是不能的。你觉得对吗?如果你不认同那就没必要往下看了,继续你买不完的地摊货,用不完的打折品的生活吧。
深圳KTV夜总会/夜场招聘岗位:《服务员》《限制女》
有很多大领队做这行很多年,自己可能接很多场,提拔下面关系好的员工做助理,来扩充自己团队,所以说一般聪明的女孩,都会跟大经理,因为年龄大时,不靠颜值,靠管理同样赚钱,所以一般大领队身边不断有临时小女朋友,这样的女孩十分聪明,付出了她们以后都能得到回报,有的看不开的怕有关系了尴尬,其实没什么,客户天天来找你不是一样吗,和经理有关系,这样更好上班赚钱,但是选择加入团队,被分配助理下面上班,要注意不能有关系,因为助理什么都不能给你,一般女孩会问大领队在哪个城市,毫不犹豫就找大领队上班,因为大领队有经验,肯定比助理会带,其实做这个,不管价格多少,能上班才是赚钱,
应聘须知,我们这里是晚上上班,白天休息一般不会面试,上班时间2点
一般面试时间晚上二点到三点之间,或者领队下班时间凌晨三点到七点之间,一般都会提供住,如果你选择做夜场,住宿舍和领队关系好,还是非常赚钱的,
一般之间住的那种女孩,永远没有和领队关系好的赚钱多上班快,找夜场工作找有地方住的,新人不要没上班就租房子,这样选择夜场就比较困难,白总威y c c g 5 2 6应聘加我
工资是当天当天结算的,直接到你手中,不需要看任何人的脸。
上班期间客人所赠予电脑、工资等均归个人所有(当天就可上班)
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20年经验带你赚钱,
形象好,身材好,一8,二8岁,高一五8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助理不招,只从内部员工提拔听话的关系好的,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