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夜总会招聘女模特排名前十

发布时间:2021-08-24 16:04:49 来源:17195153155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50000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17195153155
  • 微信: 17195153155
  • QQ: 17195153155 17195153155
  • 发布人:17195153155
  • 所属城市:深圳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听说明天要开庭了?”

    “开什么庭?”

    “我艹,你连这事儿都不知道?真假刘毅啊!天泉集团,听说爱秀TV,国宝TV,甚至一些地方的新闻频道,都会随时直播关注这件事情。”

    “这么厉害?怎么总有种抢险救灾,全国各种专题报道一样……”

    “呵呵,这次的事情,不亚于抢险救灾啊。传统意义的抢险救灾,救的是天灾。这次救的可是人祸。”

    “此话怎讲?”

    “怎讲?回去问问你那个炒股的表哥去。”

    暴风雨来临之前,所有人似乎都是很兴奋的。

    那些一直关注这件事情的热心群众,热心网友,热心股民,以及热心员工,都已经开始蓄势待发。

    还有一天。

    天泉集团的事情,已经霸占各大网站头条连续快一个月了。很多在这个月开演唱会的,宣传新电影的,走光的,宣布恋情婚期的,甚至出轨的,都憋屈得想吐一口血出来。

    因为他们怎么折腾,就是上不了头条啊!

    悲催啊!

    早知道这些底线,过一段时间再爆出来。

    亏大了。

    终于要开庭了!

    广大明星心里松了口气。

    该死的刘毅,你快特么消停点吧。

    娱乐圈已经够乱了,你一出来直接圈粉五千万,还让不让人活了?

    全国的人心思不一,有支持官方派的,有支持希望派的,有看热闹的,有诅咒这两个人的。当然也有隔岸观火的,这些人是国内商界的大佬们。

    他们也一直在关注着天泉集团这件事情会如何发酵,如何结束。

    很多方面都已经开始囤积资金,准备出手。

    天泉集团的子公司太多了,这些日子李猛和穆青一直在折腾。破产重组,子公司拆分出售,短期内不能出售的,也抵押银行疯狂收揽资金。若不是已是证监会的高世松一直在给天泉集团施压,恐怕这几天天泉已经变成一个空壳。

    尽管如此,短短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天泉集团的资产,已经缩水一半!

    到了此时,谁还看不出来所谓的官方派,其实才是真正天泉集团的毒瘤?

    穆青和李猛已经变得丧心病狂,毫无忌惮。

    各方声讨一直不断,也阻止不了他们的动作。

    这是已经打算撕破脸皮的节奏了。

    所谓的开庭,对他们来说,也只是在给自己吞掉整个天泉集团拖延时间罢了。

    京城四合院。

    今天天上开始飘起了小雪。明天就是元宵节了,春节的气氛还没过去,雪花落在院里那梧桐树上,很快就给树干上镀了一层白色。

    一身白色的皮草,董姝坐在院里的台阶上,似乎一点都不怕冷。

    娇嫩的脸蛋,已经被冻得有些通红。那双漂亮的眼睛,此时饱含委屈,水汪汪的眼看下一刻眼泪就要流出来的感觉。

    她曲起双膝,将脑袋搁在膝盖上,毛茸茸的衣领包裹之下,嫩如凝脂的脖子和脸蛋,那楚楚可怜的样子,任是谁看了都会心疼。

    屋里两个老人,一语不发。

    看着外面的雪,看着前几天兴奋得睡不着觉,随着时间一点一点过去,越来越消沉的董姝,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

    两个老人明白。

    刘毅不会来了。

    这出乎李老的意料之外,但却在滕老的意料之中。

    “你输了……”

    滕老呵呵一笑,心疼地看了一眼自己孙女的背影。

    尽管赢了赌局,他的心情依然不好。

    李老深深吸了口气,扶了扶眼镜:“这个小子,真是不走寻常路。这样的机会他都不想把握住?”

    滕老呵呵笑着摇头:“如果一切都按照套路走,他就不是刘毅了。”

    李老沉默,突然哈哈大笑:“我很佩服他。但如果是我,明明知道这样快意恩仇,但我还是没有勇气去做出这样的选择。是不是我们老了?”

    滕老继续摇头:“这和老不老没有关系,这是人的性格。如果给穆青,他是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次向上爬的机会。”

    李老意味深长看着滕老:“看来他还历练不够。”

    滕老哈哈笑道:“有些人再成熟,也不会随波逐流。”

    李老不说话了,眼中反而闪过一道赞赏的神色。

    “都怪你,都怪你!你们还说,还说,真是丢死人了,呜呜呜呜!你明明知道他不是那样的人,还想出这个馊主意,讨厌!”

    董姝听到两个老人的聊天,一下子就蹦了起来,过来锤了这个一下,又锤自己的爷爷,也许是自己憋屈了这么多天的情绪,终于找到了宣泄的地方,锤着锤着她再也忍不住,两行清泪顺着绝美的脸颊流下。

    “傻姑娘,不哭不哭,都怪爷爷,都怪爷爷……”

    滕老最心疼董姝,一看董姝这个样,饶是已经越老越妖的他,也忍不住心急起来。

    “我不管我不管,你赔我,你赔我!”

    董姝哭得更厉害了。

    滕老举手讨饶:“赔什么小祖宗。你说你说……”

    董姝想到伤心事,又是哇的一声:“你赔我的杀马特,他现在肯定讨厌我了,肯定讨厌我了。我不要被他讨厌啊!”

    滕老哭笑不得,道:“你不认识你王叔叔啊?”

    董姝一愣:“啊?”

    滕老无奈笑道:“我什么都没说。”

    董姝本身就聪明,腹黑的小姑娘哪有不聪明的,滕老这么一说,她漂亮的眼睛就是一亮,她一下子破涕而笑,粉嫩的小香舌舔了一下自己嘴边那碍事的眼泪甚至是鼻涕,嘿嘿笑道:“我知道了我知道了,谢谢爷爷,谢谢爷爷!”

    说完董姝已经蹦蹦跳跳又走了。

    滕老和李老对视一眼,皆是苦笑。

    儿孙自有儿孙福,这些事情已经快入土的滕老,怎能管得着?他只想在有生之年,看着滕家再次崛起,看着自己的孙女开开心心,这已经足矣。

    ……

    坐在一辆秦少估计这辈子都没有坐过的金杯车上,感受着在这乡间小路上的颠簸,他没有一点遭罪的感觉,心里反而更加兴奋了。

    是的,更加。

    这几天的准备工作,他一直就是兴奋中度过来的。

    导致自己这些暗地里的动作,差点被家里的老头子发现,今天早上给他禁足,这才好不容易偷偷跑出来。

    因为他感觉,让自己感到刺激的事情,终于来了。

    他从生下来就顺风顺水,一直被家族安排着发展,从来没有过自己的想法,从来没有过自己的空间,也从来没有过属于自己的成绩。

    这次的机会,他怎能不抓住?

    而且秦少虽然纨绔,但从小就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在看到博仁医院的犯罪证据之后,他都快爆炸了。这几天一直告诫自己,照顾大局照顾大局,好不容易才忍了下来。

    金杯车里,都是人。

    虽然穿着便装,但这些军人令行禁止的气质,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秦少一看,眉头微皱:“特么,我说了,不要这么严肃行不行!不要用军姿坐行不行,随意点随意点!昨天不是演练得挺好的吗?非要穿上那不伦不类的衣服,你们才有状态?”

    车里的大头兵都尴尬笑了起来。

    团长大人您在这里,我们哪里敢随便?

    “来来来,还有三个小时才到,小黑,扑克牌拿出来,咱玩钩机,但不能赌钱,嗯,报纸撕开,斗地主贴纸条!”

    秦少越来越无聊,叫了起来。

    那个被他叫小黑的三级士官,唯唯诺诺从兜里掏出两副扑克牌来。

    秦少招呼几个人开始玩了起来。

    钩机这种玩法,在军营里很盛行。很多军官一打就是一个通宵,很上瘾。

    这一下,气氛终于活跃起来了。

    秦少这才嘿嘿一笑,撸起袖子哪里还有公子哥的模样。

    这次他选择的,就是京城。

    是这次准备的一千人队伍当中,最先出发的一队。

    因为现在,地图还没拿到。

    但是因为京城是全国的政治文化中心,戒备森严。想要在不知不觉把人安排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只能化整为零,分批进入。

    不论地图是怎样的,始终都是要集中在京城的博仁医院。

    秦少选择的是不需要考虑的终点,但他选择的同样也是最危险,最重要的终点!

    “特么的,刘毅这混蛋在干什么?做事太不牢靠了,人都过来了,地图还没拿到。别出什么岔子才好……”

    秦少一边打着牌,一边心里想着。

    毕竟这次动静真的不小,如果到时候拿不到地图,来一个乌龙,就特么有些尴尬了。

    他心里也忍不住紧张了起来。

    三个小时之后,终于要进入京城。

    秦少看着窗外,外面已经飘起了雪。

    ……

    这最后一天,我哪里都没有去。

    我只坐在酒店里面,和苏娜喝着红酒,哄着孩子,看着落地窗外的飘雪。越来越接近开庭,我心中的那种兴奋感,却突然消失了。

    我突然就平静了下来-

    平静得有些压抑。

    一会儿一个**。

    林若过来询问情况的。

    连亚光那边已经准备好了。

    秦少一直在催地图。

    马波也在问我,什么时候开始?

    看着天色越来越暗。

    我深深吸了口气。

    什么时候开始?

    我宁愿这一刻,来得越晚越好。我宁愿这一刻,永远也不要来。

    黑云压城城欲摧。

    所有人似乎都已经做好准备,所有人似乎都开始枕戈待旦,所有人都在金罗密布,迎接大战。

    而今夜,却要有一个天使陨落。

    我的良心,不愿去背负这罪恶。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终于,晚上八点。

    楚可儿敲门而入,看了我一眼。

    苏娜没有问,也没有说话。

    她从衣柜里,给我拿出一套西装,在镜子跟前,给我穿上,整理好。

    我和楚可儿两个人一语不发地走了出去。

深圳夜场招聘_深圳KTV招聘,深圳夜总会招聘网站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

不会对应聘者收取任何押金。

(2)部分岗位可安排住宿

工作时间:每晚20:00,2:00 。招聘女,十八,二十八岁

当日发薪报酬待遇,有酒店服务经验者在原先待遇基础上

日结工资:二千起,不压单好上班,女孩必须听话比较放心可以上班

应聘须知,我们这里是晚上上班,白天休息一般不会面试,上班时间晚上八点

一般面试时间晚上七点到凌晨二点之间,或者领队下班时间搬家去宿舍凌晨三点到早上七点之间,一般都会提供住,如果你选择做夜场,住宿舍和领队关系好,还是非常赚钱的,

一般之间住的那种女孩,永远没有和领队关系好的赚钱多上班快,找夜场工作找有地方住的,新人不要没上班就租房子,这样选择夜场就比较困难,

阿雷1 7 1 9 5 1 5 3 1 5 5威同上班加我

深圳夜总会招聘兼职,改变生活,从行动开始:

深圳美丽人间KTV娱乐会所,深圳夜场招聘包住

深圳南国明珠KTV俱乐部,深圳高端夜总会招聘

深圳太平盛世KTV夜总会,深圳KTV会所招聘信息

深圳新丽晶国际KTV俱乐部,深圳夜场招聘包住

深圳皇城明珠KTV俱乐部,深圳夜总会招聘女

深圳温莎国际KTV俱乐部,深圳KTV会所招聘信息

深圳汉莎KTV娱乐会所,深圳夜场招聘欢迎咨询

深圳新桃园KTV俱乐部,深圳绝对靠谱,兼职必看

深圳鑫丽滨国际会所,深圳夜场招聘兼职日结

深圳星光大道KTV俱乐部,深圳夜总会招聘

深圳中保国际KTV会所,深圳夜总会KTV会所招聘

深圳宝悦国际KTV俱乐部,深圳绝对靠谱,兼职必看

深圳皇家国际KTV酒吧,深圳夜场招聘网

深圳金融汇KTV商务会所,深圳夜总会招聘

深圳音美国际KTV俱乐部,深圳高端夜总会KTV招聘

深圳香格美拉夜场招聘公司组优房*急缺大量优质女孩

深圳前岸国际夜场招聘公司组优房*提供住

深圳天壹会夜场招聘公司组优房*贴心领队带你上班

深圳美华夜场招聘公司组优房*工作简单轻松不累

深圳宝晖夜场招聘公司组优房*包住宿无卡靠谱

深圳汉毅夜场招聘无任务*急缺大量优质模特

深圳金钻夜场招聘无任务*提供住宿

深圳九五会所夜场招聘无任务*贴心领队带你上班

深圳新金色夜场招聘无任务*工作简单轻松不累

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20年经验带你赚钱,

形象好,身材好,十八,二十八岁,高一五八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助理不招,只从内部员工提拔听话的关系好的,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