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夜总会招聘女模特,捞金团队

发布时间:2021-08-24 16:03:25 来源:17195153155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50000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17195153155
  • 微信: 17195153155
  • QQ: 17195153155 17195153155
  • 发布人:17195153155
  • 所属城市:深圳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这……

    “不可能吧?”

    我目瞪口呆地看着马波。

    马波重重喘了几口气,一时间冷汗已经下来了:“娘希匹,你别吓我,说真的,刚才的确有那种感觉。你发现滕老看我的眼神没,哎呦喂,我差点就跪了。”

    我深深吸了口气:“滕老不会这么大度了,这就把自己的儿媳妇送给你玩?”

    马波瞪了我一眼:“什么屁话。”

    我哈哈一笑:“开个玩笑,缓解一下气氛。”

    马波忧心忡忡:“我这次又回到董兰身边,也不知道是对还是不对。”

    我一时无语。

    爱情这玩意儿,真的让人很是头疼。

    董兰和马波之间,肯定是有爱情的。却始终不能走到一起。这是遗憾,但何尝又不是遗憾的美。这两个人要是真结婚了,还不如现在来舒坦。

    “别说我了,你瞧刚才董姝那眼神,呵呵……”

    马波幸灾乐祸地拍了拍我的肩膀。

    “董姝不是要和关宏结婚的吗?”

    我吓了一跳。

    马波深深看着我:“你跟我闹呢?那是之前。那时候关宏是所谓的国民老公,首富之子。可现在呢?他和你比起来,算个卵蛋?”

    我……

    马波接着说道:“你现在的成就,都比关宏的老爹要强多了。你说董兰何必舍近求远,把董姝嫁给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男人?”

    我脸色微变:“你别吓我,我可没想过要娶董姝。”

    马波嘿嘿一笑:“这可就由不得你了。”

    这话刚落。

    马波的**响了。

    他看了一眼**,脸上闪过一道奇怪的神色,看了我一眼,给我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这才接起**。

    嗯嗯哈哈了两声,他把**挂掉。

    “怎么了?”

    我有些莫名其妙。

    马波看着我,突然嘿嘿笑道:“知道刚才是谁给我打**么?”

    我一愣:“谁?”

    马波深深吸了口气:“副部长。”

    我浑身一震:“公安?”

    马波点了点头。

    我眼睛一亮:“我艹,这就是你伪老丈人的实力啊?是不是要你官复原职?”

    马波瞪了我一眼:“那是你爷爷!什么伪老丈人,这关系乱的。”

    我哈哈大笑,落井下石:“你们这关系,可不就是挺乱的么。”

    马波摇了摇头:“他约我们见面。李老果然不是一般人,我们才刚出来半小时,就有人找上我们了。不过官复原职应该不太可能,那样只能打草惊蛇。”

    我听了马波的话,深以为然。

    李老的确有能力让马波官复原职。

    可是现在这个关口,马波并不适宜回到国安。那样只能告诉穆家,有人想动你们了。如果穆家警觉,马上就停止了所有的背后交易,那我们才会得不偿失!

    最好的办法,就是给我们寻找一个强大的助力!

    “去不去?”

    马波突然问我。

    我看着他:“为什么不去?”

    “你要想好……”

    马波深深看着我,道:“这就是两个老人的意思。假设如果今天正是相女婿,看了我们两个之后,看来两个老人还是挺满意的。然后马上出来,就有人联系我们。这个王部长我知道,以前是李老的警卫员……所以,这事儿你应该懂得。”

    我眉头一跳:“你的意思是,如果我们接受了王部长的帮助,就意味着,我们接受了两个老人的好意?哈,是这样吗?”

    我很难把这“女婿”两个字说出口,因为我觉得这特么有点太荒诞了。

    马波点了点头。

    娘希匹。

    我心里一沉。

    刚才那兴奋的心情,一下子就被一盆凉水给浇灭了。

    这身居高位的人,做事都特么很有打太极的感觉,总能让你欲罢不能……

    我和马波同时陷入了沉默之中。

    怎么选?

    娶董姝?

    我真的没有想过。

    我身边这么多女人,我和谁结婚,我脑子里都曾经想过。但唯独董姝不能。因为董兰早就提醒过我,董姝以后是要嫁给关宏的。所以我早早就对董姝死了心,即使现在发生了变化,我也不可能娶她。

    我不可能负了苏娜。

    可是不娶呢?不接受滕老的好意呢?

    我们就即将失去这唾手可得的,最好的机会……

    马波不说话,我也不说话。

    车里的气氛有些诡异。

    我知道,马波其实很偏向于去见一下这个王部长。因为对他来说,这件事情只有好的影响!有了王部长的帮忙,拿下穆家的运输线,那和玩似的。这样一来,马波不管是了结了这么多年的心愿,还是立功升职,都是很容易的。

    而且,马波和董兰滕老之间的关系,本来就是一种不可言说的复杂暧昧。

    所以他接受今天滕老表达出来的善意,也不过是更进一步和滕家,和董兰绑在一块而已。他肯定不可能和自己的妻子离婚,和董兰真正在一起。

    所以这所有事情,对马波一点影响都没有,反而帮助很大。

    可是我就不同了。

    虽然我现在还是在董兰这个阵营,但做她女婿,这又是另外一回事了啊。

    我特么真的有点头疼了。

    “什么时候?”

    我问了一句。

    马波道:“他说我们有时间,随时可以找他。今天明天,后天,都可以。”

    好嘛。

    我苦笑一声。

    王部长这个态度,看来马波说得一点没错。不然堂堂一个副部长,不可能对我们这样友好,这样宽容。一定是两个老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这也进一步证实了马波的猜想。

    马波看了我一眼:“董姝真的很喜欢你。”

    我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马波把我送到酒店,就走了。

    他说董姝喜欢我,其实就是在劝我,但也在告诉我,他尊重我的选择。

    眼看时间一点一定过去,如果真有暴力机关的帮忙,我们的成功率将会大大提升。

    可是特么我的心里就是有些憋屈。

    老子在这边,冒着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危险,给你董兰打天下。你这些天不出来帮我也就算了,你一直观望一直避险也就算了。没想到还给我来这一招。

    不信任我吗?

    非要用婚姻把我绑在滕家这条船上,你们才会不遗余力地来帮我?

    走在酒店的走廊上,看着这一个个衣着光鲜的人们,我不由苦笑一声。不知道自己这几年的折腾,到底特么为了什么。

    我曾经以为牢不可破的联盟,最后还是经不起世俗观念的冲刷。

    连亚光这个时候给我打**,他安排的群众演员,已经分批到了哈市,他和秦少也已经碰头了。开始了第一次的“演练”!

    关于黑魔教的服饰,教义之类的东西,连亚光已经在邓翔那里得到了大量的信息,这个不用担心。

    挂了**,我刚好走到酒店自己的房间。

    总统套房的门被我打开,两个孩子叽叽喳喳的声音传来,那铃铛一般的笑声,一下子把我脑子里那所有郁闷的事情都赶走了。

    “爸爸,爸爸!”

    小秋千和小煜凡看到我回来了,跌跌撞撞朝着我跑了过来。

    两个小家伙越来越可爱了,说话也越来越溜。

    苏娜竟然戴着围裙,一脸笑意地看着两个孩子,满脸的都是幸福。

    “你做饭?”

    我一手把一个孩子抱起来,亲了几口,惊讶地看着苏娜。

    苏娜笑道:“做什么饭,给孩子煮点营养面,酒店做的我不放心。”

    她走过来,把我的外套脱了,挂在旁边的衣帽架上,看着我问道:“今天回来挺早,可儿没跟着你?”

    我摇了摇头:“跟马波出去了一趟。”

    苏娜白了我一眼:“要注意安全。”

    国内的形势依然扑朔迷离,所以爸妈还在英国,没有回来。这也是考虑到两个老人的安全问题。

    “我想把孩子送到英国读书,你觉得怎么样?”

    苏娜突然说道。

    我一愣,看着她笑道:“你也在担心我这次会失败?”

    苏娜看着两个孩子在地上玩着那一堆的玩具,我们俩坐在沙发上,她把头轻轻靠在我的肩上,轻声说道:“只是不想孩子一直在这种环境下成长。如果爸妈愿意,就让他们在英国带孩子,我们请个管家和阿姨。”

    我抱过苏娜的香肩,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苏娜用脸蛋蹭着我的脸,呵了口气,道:“我真的担心你。你不要逞强好吗?我们有钱,真不如到英国去,谁都管不着我们。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回来,我的眼皮一直在跳。”

    我心里微微一痛。

    孩子让苏娜真的改变了很多。

    以前很少见到苏娜这样柔弱的样子。

    我重重点了点头:“我答应你,不管输赢,我都会活着回来。”

    苏娜嫣然一笑,点了点头,轻轻在我脸上啄了一口,站起来走到厨房去了。

    我深深吸了口气,心中已经有了主意。

    尽人事,听天命。

    我刘毅从来不愿意依靠任何人。我从来都是自己一个人在打拼。

    你们想绑着我。

    这对其他人来说,可能是梦寐以求的机会。

    可我不一样。

    我不喜欢这种政治婚姻,我也不喜欢在人和人的感情之中,非要强行加入这些利益纠葛。

    我不是因为想要跟你董兰,才会对付穆家。

    而是因为要对穆家复仇,所以才会和你董兰合作,站在一起。

    任何事情,不应该本末倒置。

    和穆家的仇恨,是我心头难了的心愿,难了的情怀。

    这和利益无关。

    这和婚姻无关。

    这同样,也和爱情无关。

    我在当初可以拒绝如日中天的赵文昭,我同样可以拒绝你滕家。

    想到董姝那可爱娇俏的模样,我只能在心里说一声对不起。

    一连两天过去,我都没有给马波打**。

    我相信他也明白了我的意思。

    还有一天,就要开庭了。

    真正的战斗,要来临了。

深圳夜场招聘_深圳KTV招聘,深圳夜总会招聘网站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

不会对应聘者收取任何押金。

(2)部分岗位可安排住宿

工作时间:每晚20:00,2:00 。招聘女,十八,二十八岁

当日发薪报酬待遇,有酒店服务经验者在原先待遇基础上

日结工资:二千起,不压单好上班,女孩必须听话比较放心可以上班

应聘须知,我们这里是晚上上班,白天休息一般不会面试,上班时间晚上八点

一般面试时间晚上七点到凌晨二点之间,或者领队下班时间搬家去宿舍凌晨三点到早上七点之间,一般都会提供住,如果你选择做夜场,住宿舍和领队关系好,还是非常赚钱的,

一般之间住的那种女孩,永远没有和领队关系好的赚钱多上班快,找夜场工作找有地方住的,新人不要没上班就租房子,这样选择夜场就比较困难,

阿雷1 7 1 9 5 1 5 3 1 5 5威同上班加我

深圳夜总会招聘兼职,改变生活,从行动开始:

深圳美丽人间KTV娱乐会所,深圳夜场招聘包住

深圳南国明珠KTV俱乐部,深圳高端夜总会招聘

深圳太平盛世KTV夜总会,深圳KTV会所招聘信息

深圳新丽晶国际KTV俱乐部,深圳夜场招聘包住

深圳皇城明珠KTV俱乐部,深圳夜总会招聘女

深圳温莎国际KTV俱乐部,深圳KTV会所招聘信息

深圳汉莎KTV娱乐会所,深圳夜场招聘欢迎咨询

深圳新桃园KTV俱乐部,深圳绝对靠谱,兼职必看

深圳鑫丽滨国际会所,深圳夜场招聘兼职日结

深圳星光大道KTV俱乐部,深圳夜总会招聘

深圳中保国际KTV会所,深圳夜总会KTV会所招聘

深圳宝悦国际KTV俱乐部,深圳绝对靠谱,兼职必看

深圳皇家国际KTV酒吧,深圳夜场招聘网

深圳金融汇KTV商务会所,深圳夜总会招聘

深圳音美国际KTV俱乐部,深圳高端夜总会KTV招聘

深圳香格美拉夜场招聘公司组优房*急缺大量优质女孩

深圳前岸国际夜场招聘公司组优房*提供住

深圳天壹会夜场招聘公司组优房*贴心领队带你上班

深圳美华夜场招聘公司组优房*工作简单轻松不累

深圳宝晖夜场招聘公司组优房*包住宿无卡靠谱

深圳汉毅夜场招聘无任务*急缺大量优质模特

深圳金钻夜场招聘无任务*提供住宿

深圳九五会所夜场招聘无任务*贴心领队带你上班

深圳新金色夜场招聘无任务*工作简单轻松不累

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20年经验带你赚钱,

形象好,身材好,十八,二十八岁,高一五八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助理不招,只从内部员工提拔听话的关系好的,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