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白云生意最好夜场招聘模特 第1004章:真正的离别

发布时间:2021-09-15 09:00:23 来源:13417496707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2000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13417496707
  • 微信: 13417496707
  • QQ: 13417496707 13417496707
  • 发布人:13417496707
  • 所属城市:广州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先生,请您尊重我一下!”

    美女空姐脸上强笑一下,挣扎着。

    我却是深深看着她。

    她的脸我不认识,但是无论从身高,还是气质,或者是她的声音,我都无比熟悉。

    黄嫣!

    我感觉她就是黄嫣!

    我仔细看着她那张脸,挺漂亮,但给我一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先生……”

    她又叫了一声。

    这个时候,飞机上其他的乘务人员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都走过来。

    那些空保看着我这个样子,眼神都有些不善。可能是把我当成骚扰空姐的人了。

    “没事儿,我认识……”

    美女空姐赶紧打了一个圆场。

    “果然是你!”

    我深深吸了口气。

    黄嫣竟然变了一个样子!而她却还是空姐?这让我有些想不通。她不是应该和那个小伙子在一起吗?后来我还安排小鸣给她中了一张彩票。

    “先生,您还不打算放开我吗?”

    那些空姐和空保,一听她说的,也就都离开了。

    这个时候,她才冷冷看着我。

    我眼睛微微一眯:“你不认识我?”

    美女空姐冷冷道:“不好意思,我真不认识。”

    我突然笑了一下:“是么?那你没有看到那几个空保和空姐的眼神吗?他们都认识我,你为什么不认识呢?”

    美女空姐脸色微微一变。

    没错。

    我是这架飞机上的头等舱的客户。上面应该也登记着我的名字。我不敢说全国的人都认识我,但至少航空公司,应该会注意到我身份。刚才那几个空保没有直接把我拉开,可能正是顾忌我的身份。

    可是她这个时候,却说不认识我?

    这不是欲盖弥彰是什么?

    “你就是黄嫣!”

    我呵呵道。

    美女空姐深深看了我一眼:“不好意思,我叫刘烟。”

    “刘烟,刘烟……”

    我浑身一震,有些说不出话来。

    “我还要上班……”

    她挣脱了我的手,转身就要走。

    “你不想问问,爸妈怎么样了吗?”

    我看着她的背影说道。

    果不其然。

    她娇躯一颤,脚步停了下来。

    等我跑到她跟前的时候,她的眼泪已经把那工作妆给搞得一塌糊涂。

    “黄嫣……”

    “叫我刘烟……”

    她哽咽地说了一声,让我再也说出话来。

    十分钟后。

    我和她坐在一张桌子跟前,我静静地看着她。

    曾经那么熟悉,如今那么陌生。黄嫣一直是我生命中一个很重要的女人。至少在我父母看来,她是他们最喜欢的儿媳妇。没有别人能比。

    可惜造化弄人。

    黄嫣始终还是那个最边缘的存在。

    “我给你讲个故事好了。”

    黄嫣看着我。

    我点了点头。

    “以前我从来不觉得,五百万有多珍贵。因为虽然我钱不多,但我也见过很多钱,花过很多钱。”

    她摇了摇手中的咖啡,轻轻说着。

    “李猛死了,我不知道自己还剩下什么。我变成了那个样子,我连爸妈那边都回不去了。回来我找了一个男朋友。”

    她看了我一眼:“你应该见过吧?”

    我点了点头。

    “一个小商贩。我以为那是我想要的生活,简单的生活。看破红尘之后,看过三千繁华之后想要的生活。我对他很好,他比我小几岁。从农村来的。呵,不瞒你说。那段时间,是我在京城第一次住进潮湿的地下室,第一次因此得了湿疹。”

    我静静听着。

    但我能听出黄嫣说这段的时候,她的语气很轻松,还是很快乐。

    “他也对我很好。他虽然没有文化,但是人却很老实。”

    “嗯,我跟他吃了不少苦。但我一直坚持着。你能想象,我戴着围裙,在炊烟跟前,吆喝着手抓饼五块钱一个,是什么样样子吗?”

    黄嫣笑了一下。

    虽然笑得有些僵硬,但我还是跟着她笑着摇了摇头。

    “很苦,但很简单。”

    “我那时候真的想过。和他赚一笔钱,然后回到他的老家。我想看看他的爸妈,对我是不是也那样好。”

    “可是……”

    她深深看着我。

    “那张彩票,是你安排的吧?”

    我没有否认,点了点头。

    黄嫣轻轻一笑:“五百万。你把我的梦毁了。”

    “他发现中了彩票之后,整个人都疯了。其实他中彩票的时候,我就知道,这肯定是你安排的。所以我很淡定,我看着他发疯。”

    “他先把那个小摊子砸了。”

    “然后去学了驾照。”

    “买了一辆路虎极光。”

    “给了我五十万,他走了,回老家了。”

    简简单单几句话。

    让我和黄嫣,一下子陷入到了沉默之中。

    简简单单几句话,我能感受到当时那个小伙子不平静的心,疯狂的心,和一种拥有天下的心态。人就是这样,黄嫣再漂亮到了那个时候,对他来说,也只是一个黄脸婆了。黄嫣对他再好,他那个时候,也已经觉得黄嫣配不上他了。

    因为他不知道黄嫣的过去。

    他也不知道黄嫣的未来。

    他很幸运,享受到了黄嫣的一段青春,也幸运地拿走我给黄嫣的那些钱。

    但黄嫣也很幸运。

    因为还好她没有真正嫁给她。

    人就是这样,可以共患难,但很难同富贵。

    五百万,看清楚一个人,

    比什么都珍贵。

    所以我没有说对不起。

    黄嫣这个时候应该也不需要这句对不起。

    毕竟。

    我们都是已经看遍了人生百态的人。

    “我拿着五十万,做回了自己。”

    黄嫣抚摸着自己的脸,看着我呵呵笑道:“整过很多次了。真的很脆弱。你知道吗,上床的时候动作都不敢太大。”

    “黄嫣……”

    我心里一痛。

    “我叫刘烟,好吗?刘烟……”

    黄嫣伸出手来,深深看着我的脸,晶莹的泪珠再也忍不住流下:“刘毅,从始至终,我都没有想过你在这里得到爱以外的东西,所以我不稀罕。不管是工作还是钱,在我看来都抵不过你一根头发。所以,不能给我这些,就不要再招惹我。”

    “我……”

    我心里很是难受。

    “谢谢你原谅我,可我原谅不了我自己。”

    黄嫣凄然一笑:“这才是真的我,不是吗?空姐,我一直都是空姐。我不是什么副总,也不想做什么副总。”

    “我现在很好,真的。有几个空保都在追我。我还在考察他们。”

    “是么……”

    我笑了一下。

    黄嫣点点头,开心笑了一下:“毕竟我也是美女好不好。身材和气质在这里摆着呢,哈哈哈。”

    “美,你一直都美。”

    我想起了和黄嫣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我想起了在夜宴里,那个穿着白色衣服的女大学生。我想起了那个时候她的羞涩,我也想起了,她决定找一个男人一夜欢愉之后,就去找个干爹养着。但又很希望,只有过一面之缘的我,能去追求她,然后帮她打消这个念头。

    我想起了,她给我发过的那些照片。

    我也想起了很多很多。

    那个时候,我们还都年轻。

    那个时候,我们还青春着。

    然而现在,她已经变成了一个饱经沧桑的女人。

    谁会娶到她?

    我不知道。

    但我想,她真正想去嫁给的那个男人,应该会很幸福吧。我想黄嫣一定会用自己的余生,去享受这份来之不易的家庭生活。

    “不要吻我……”

    黄嫣终于站了起来,弯下腰,在我嘴边亲了一口:“我已经不用香奈儿了,我现在用范思哲。”

    然后,她转身离去。

    看着她那依然曼妙的背影离开,我的心脏都被抽空了一般。

    是啊……

    既然给不了她什么,就不应该再去招惹她。在这方面,黄嫣才是我认识的女人当中,最心高气傲的那个。

    缘分,已经尽了。

    她换了名字,换了香水。

    也换了心中的那个男人。

    这是一次完美的告别吗。

    我还能说什么呢?我只想去祝福她。但我不再想去用金钱帮助她,去帮她试探任何人。因为大多数人,是经不起试探的。

    为了缘分,为了相遇,为了那心动的第一次邂逅。

    我们不如,难得糊涂。

    ……

    下飞机的时候,叶兴策的司机已经在等着我。我还没有从黄嫣的事情里反应过来,就被他拉到了叶兴策新的住所。

    屋里只有他一个人。

    叶兴策一看到我,就眼睛放光:“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了,调令下来的时候,我和做梦一样。”

    我有些疲惫地瘫软在沙发上,深深吐了口气:“不要和我说这些,心烦。”

    “烦女人?”

    叶兴策笑呵呵给我到了一杯茶。

    我看了他一眼:“你怎么知道?”

    叶兴策哈哈笑道:“因为你知道,来到我这里,你一定会得到你想要的答案。所以这边没有烦的必要。谁不知道刘大少爷的红颜知己很多?”

    我切了一声,笑道:“真的没问题?”

    叶兴策微微一笑:“我能坐上今天的位置,已经突破了左魔对我的桎梏。你知道当时我的心情是怎样的吗?”

    他展开了双臂,深深吸了口气:“飞起来的感觉。这辈子已经值了。你说我还想要什么?既然你已经让我实现了人生目标,贪狼区的事情,我想尽任何办法,也要让他进入魔都的怀抱!”

    我呵呵一笑:“您可别这么无欲无求。有些事情我还想让你办。但前提是,你要回答我几个问题。”

    叶兴策有些疑惑:“什么问题?什么事儿?”

    我看着他的眼睛,淡淡问道:“在黑十字,你是左魔还是右魔的人?”

    叶兴策浑身一震:“你知道了?”

    我苦笑道:“我好像应该是最后一个知道的。我为什么不能知道?”

    叶兴策吸了口气:“看来事情还是走到了最后一步。”

    “噢?此话怎讲?”

    我坐直了身体,认真看着叶兴策。

    叶兴策呵呵笑道:“如果我回答你,我不偏向左魔,也不偏向右魔。我更偏向的,还是鬼谷门,你会怎么想?”

    “什么?”

    我惊了一下。

    叶兴策在我看来,的确是一个阴阳人,无论是做事的手段风格,都是比较接近黑十字的。但他这么一说,倒让我有些不敢相信了。

    叶兴策淡淡一笑:“知道你会不信。所以师父这次派了一个人过来,这也是我急着见你的原因。”

    “是谁?”

    我眼睛微微一眯。

    这个时候,一道人影从那边的卧室出来。

    我看了一眼,眼睛一亮。夜场你得保持初心,你的初心就是来赚钱存钱的,很多女孩子赚了钱之后就开始大手大脚,甚至找男服务员,这样赚多少钱都不够用,完全就是浪费自己的青春,几年时间过去了,身边的女孩子有的买车买房,有的相夫教子,而你除了一个灯红酒绿的回忆,慢慢的年老色衰,什么也没有,不可谓凄凉

有很多大领队做这行很多年,自己可能接很多场,提拔下面关系好的员工做助理,来扩充自己团队,所以说一般聪明的女孩,都会跟大领队,因为年龄大时,不靠颜值,靠管理同样赚钱,所以一般大领队身边不断有临时小女朋友,这样的女孩十分聪明,付出了她们以后都能得到回报,有的看不开的怕有关系了尴尬,其实没什么,客户天天来找你不是一样吗,和大领队有关系,这样更好上班赚钱,但是选择加入团队,被分配助理下面上班,要注意不能有关系,因为助理什么都不能给你,一般女孩会问大领队在哪个城市,毫不犹豫就找大领队上班,因为大领队有经验,肯定北助理会带,其实做这个,不管价格多少,能上班才是赚钱,

这是个青春行业,只要你对自身条件充满自信,就别浪费掉不可复制的宝贵时光,为你将来的事业打下坚实的经济基础。在这残酷的现实社会,不要为那幼稚的纯洁付出一生的代价,不要用双手厚厚的茧子书写你的人生,更不要用眼泪来述说你生活的艰辛。可以兼职 工作自由 喜欢无拘无束的青年们这里就是你的天堂!这个世界没有谁会真正成为你的依,自己拥有了财富才是真正的保障。生活不相信眼泪,没有谁会同情弱者。迈出坚实的一步,就会实现不平凡人生的开始,很短的时间就能换来后半生的高贵与自信!
我们不在乎您的学历,也不强调您是否有经验,但我们很注重您是否有不甘平庸的信心和勇气.!机会是平等的付出与回报是相符的实现梦想.I改变命运就在这里您准备好了吗!只要您是一匹千里马,相信自己,相信未来!敢于接受挑战性的工作,就请加入我们,我们将为您提供发展的,给您展示自己能力的机会!想加入娱乐行业,就请加入我们的团队吧!这里就是你改变平凡人生的起发点
限女,十六—二十八岁左右,身高一米六以上,形象好,会打扮自己,上班轻松自由,身体健康,服务意识强,能服从公司的安排;一经录取,当日可上岗。工资日结二千以上不等。有无经验均可,如果有酒店、服务等行业工作经验者,优先考虑录取你没有钱,没有地方住我都可以安排,想赚钱买房买车想给自己家庭解决困难,只要你喜欢赚钱就联系我,速度来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

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阿牛威y c a c 5 2 0求职加我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二十年经验带你赚钱,
女孩形象好,身材好,十八,二十八岁,高一五八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女孩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