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白云夜场招聘女模特信息、第822章:上等人种

发布时间:2021-08-30 04:55:04 来源:13417496707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2000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13417496707
  • 微信: 13417496707
  • QQ: 13417496707 13417496707
  • 发布人:13417496707
  • 所属城市:广州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狐狸呵呵一笑,眼睛小得都看不见了。这货虽然这次回来,穿着一身像模像样的中山装,但依然改变不了他那与生俱来的猥琐。

    也不知道刘三卦是怎么收徒弟的,穆剑霖,狐狸,什么王强,长得一个比一个奇葩。严格说起来,我还算是这鬼谷门的颜值担当呢。

    “师父好一些了。他让我下来找你。”

    狐狸坐了下来。

    我眼睛微微一眯:“那老不死的也知道我遇到了事儿?”

    狐狸对我对刘三卦的不尊敬已经习惯了,所以脸上这次连尴尬的笑容都没有了。看着我点了点头:“师父知道,这件事情你有些扛不住了。”

    我呸了一口:“老子特么早就扛不住了。李猛那件事儿呢?他怎么不出来?当时我要死要活的,别说他没看见。”

    “老板……”

    狐狸欲言又止。

    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这个我气就不打一处来。当时我和李猛闹得沸沸扬扬,那个时候我是真特么差点死了,差点回不来了。

    可整件事情的始末,刘三卦都没有出来。

    肯帮我的,也只有楚可儿和蒋思琪。

    我不敢说刘三卦出来就能力挽狂澜。但他特么眼睁睁看着穆剑霖在作恶啊,眼睁睁看着穆剑霖把我前前后后,上上下下玩了个遍。他都不知道出来收拾一下自己的孽徒。也许当时他出来帮帮忙,李猛就不会死!

    这怎能让我不恨?

    这也是我为什么对这劳什子的鬼谷门,一点特么归属感都没有。我感觉我像是一毛钱都不赚,白给他们当形象代言人而已。

    “老板……”

    狐狸还想说什么。

    我故意摆了摆手:“别跟我说这个,你回去告诉他。从今天开始,我和鬼谷门一点关系都没有!”

    狐狸苦笑:“老板真的别闹了。师父前些天,真的病得有点重。他知道在李猛的事情上对不起你,所以这次让我下来,带给你一些东西。”

    我瞥了他一眼:“有没有诚意?”

    狐狸点头:“很有。”

    我这才坐直了身子,看着狐狸。

    狐狸酝酿了一下,淡淡笑道:“关于黑十字的信息。”

    我瞳孔登时一阵收缩。

    因为我知道,这些东西但凡是从刘三卦嘴里说出来的。定然是了不得的东西。我心里不由激动起来,一直困扰了我这么久的事情,终于要浮出水面了么?

    狐狸笑了一下,说道:“老板不是要去魔都吗?一起搬家,路上再说?”

    我一听狐狸这话,知道狐狸这个真正的战将和智囊,终于再次回到了我身边。这些天被滕老搞得无处藏身的我,不由心情大好。

    给狐狸接风之后,我们就开始收拾东西。

    其实也没有什么收拾的。

    京城这边的房子肯定不会动。

    生活用品,去了魔都那边重新买过就是。需要收拾的,是苏娜一直强调的孩子用的东西。她对孩子总是那样无微不至,从衣服,到卫生用品,到玩具,她都恨不得给孩子全部包过去。

    第一次。

    这么狼狈地离开一个城市。

    虽然心中不甘,但是没有办法。京城这个土壤,现在对我来说有毒。滕老在京城的能量,虽然一下子搞不死我,但想要慢慢磨死我,是一点问题都没有的。我必须要躲避其锋芒。

    连亚光已经在魔都给我们准备好了房子。

    天泉迁移这件事,实际上不算小。我们之前的发展战略,都把重点放在了京城,尤其是前些天拿下博仁医院之后,地皮都已经谈好了。整体框架都已经搭建出来。却没想到除了滕老这么一件事儿。

    这几天。

    赵文昭那边传来的消息,更让我们这边的形势雪上加霜。

    继滕老之后,又有几个大人物的黑资料出来,此时就像烫手山芋一样,让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对之前的赵文昭来说,他恨不得拿到这些东西,那想要对付他的人,就会投鼠忌器。但他没想到的是,竟然会牵扯到滕老这么大的人物。

    现在的情况,这些东西已经不是“护身符”,而变成了“催命符”!

    可以想一想,如果因为这件事情,这些人被滕老集合在自己的身边,那将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穆青这一招,引起的连锁反应真的太多了。

    但是没办法,我们只能苦苦支撑。

    京城总部这边本来都已经招好了人,正准备着开业。然而这一下,不仅打乱了整个集团的发展计划,更是影响了这些员工的情绪。很多本地人,肯定不会愿意去魔都。而一些老员工,更是无奈眼睁睁看着天泉离去,心中的悲伤可想而知。

    但是……

    我没想到的是。

    我们在出发的这一天。

    竟然有很多人来送我们。这次一起去魔都的,我,苏娜,苏婵,甄桃,林若,袁凤鸣,邓翔,甚至苏娜还把那个单嫣然给带上了。

    这些哪个随随便便拿出来都是可以撑场面的人。

    所以当我们集合完毕,正准备走向机场的时候。很多人默默排着队,打出了不舍的标语,里面有这次刚招的,但马上又因为要去魔都而辞职的新员工,也有一些京城本地的老员工,更有一些天泉集团京城的股民,已经粉丝拥趸……

    他们没有拦我们的车,只是自发组织地站在那里,看着我们的车离开。

    这种场面,让我眼睛都不由一热。

    苏娜也是紧紧握着我的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真是一群可爱的人啊……如果有机会,我还想杀回京城!”我深深吸了口气,坚定说道。

    苏娜看了我一眼:“也不要这么想。我听说魔都那边,可是已经准备好仪仗队来欢迎咱们了。你去了之后,怕是要乐不思蜀。”

    “啥玩意儿?你别逗我。”

    我哈哈一笑,知道苏娜是在安慰我。

    苏娜白我一眼,咯咯笑道:“还真没逗我。等你去了魔都,你会知道魔都和帝都这两座城市,差异是多么的巨大。”

    我笑着摇了摇头:“我真的有点想不通。千亿集团啊,走到哪里不是爷。偏偏京城就不欢迎你。”

    苏娜笑道:“京城当然有足够的傲气。”

    我嗤笑一声:“魔都难道就没有吗?”

    苏娜白了我一眼:“懒得跟你说。”

    然后她看着我,突然问道:“这次为什么要带苏婵去?”

    听到她问苏婵,我的心里不由一颤,表面上却是若无其事:“那可是你妈,我能不带吗?你真忍心让她继续漂泊在外面?而且孩子也喜欢她啊,毕竟是外婆。”

    “不对,你们之间肯定有什么事情!这几天她看你的眼神都有些不对了。”

    苏娜紧紧盯着我。

    我心中暗骂一声,女人的第六感的确有些强悍,但我怎能承认,摇了摇头:“真没什么。其实她也不容易……”

    苏娜听了这话,一阵沉默。

    穆剑霖的事情,我没有和苏娜说。这不是不信任她或者两个人没有亲密到那种程度。而是我觉得这样一件耸人听闻的事情,苏娜最好还是不要知道。

    她的前半生,已经够悲剧的了……

    可是苏婵呢,她也算悲剧吧?

    来到机场之后,我才真正知道天泉集团在京城,原来有着这么多的粉丝,这么多的拥趸,这么多的支持者。

    比我们出发的时候还多。

    很多人大喊着天泉别走,天泉留下,京城需要你。

    场面真的有点催人泪下。

    可惜……

    京城不是你们说了算,也不是我们说了算。这是一座属于资本的城市,只不过这个资本,不是经济资本,而是政治资本……

    深深一叹,看着这群可爱的人们,我硬着心肠,还是走上了飞机。

    这次的飞机,我们是包下来的。实际上京城这边跟着我们去魔都的一些员工,尤其是一些高管们,还是不少的。

    虽然有点舍不得京城,但他们还是晓得前途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这次倒不是我故意搞出这么大的阵仗,而是人真心不少。

    上了飞机,我和苏娜在头等舱。

    和苏娜和两个孩子玩了一会儿,我才站起来,往那边的商务舱走去。

    狐狸已经在等我了。

    搬家的这几天,有点忙活,一直也没有时间问这些。这个时候终于有了机会。

    狐狸看到我之后,坐直了身子。

    我们两个人旁边没有人,正好可以说这个需要极度隐秘的事情。

    “黑十字是一个很恐怖的组织。”

    狐狸开口,就把我吓到了。

    “恐怖组织?”

    我倒吸一口气。

    狐狸却是摇了摇头笑道:“不是恐怖组织。而是一个很恐怖的组织。”

    “有点绕,你继续说。”

    我一本正经点了点头。

    狐狸哈哈一笑:“其实很简单。和我们鬼谷门一样,黑十字也是从古代就流传下来的一个组织。如果说我们鬼谷门是兼济天下的豪侠。那黑十字实际上是封建社会残留的以尊重上等人种为中心思想的保皇派!”

    “什么?”

    我听了狐狸的话,登时色变。

    狐狸其实已经说得够清楚了。但我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保皇派?

    现在这个年代了,还有保皇派?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

    能不能不要让我震惊来震惊去的?我真的很震惊……

    狐狸才说了这么一句话,我似乎就觉得这件事情,绝对小不了。尤其是听到这个黑十字,竟然可以和鬼谷门相提并论……

    我突然浑身一震,终于意识到刚才狐狸说出来的几个字。

    上等人种?

    我似乎,已经猜到了一些什么。

    ……

    昨天有事儿,开了一天车。累惨了。白天来看吧。

夜场你得保持初心,你的初心就是来赚钱存钱的,很多女孩子赚了钱之后就开始大手大脚,甚至找男服务员,这样赚多少钱都不够用,完全就是浪费自己的青春,几年时间过去了,身边的女孩子有的买车买房,有的相夫教子,而你除了一个灯红酒绿的回忆,慢慢的年老色衰,什么也没有,不可谓凄凉

有很多大领队做这行很多年,自己可能接很多场,提拔下面关系好的员工做助理,来扩充自己团队,所以说一般聪明的女孩,都会跟大领队,因为年龄大时,不靠颜值,靠管理同样赚钱,所以一般大领队身边不断有临时小女朋友,这样的女孩十分聪明,付出了她们以后都能得到回报,有的看不开的怕有关系了尴尬,其实没什么,客户天天来找你不是一样吗,和大领队有关系,这样更好上班赚钱,但是选择加入团队,被分配助理下面上班,要注意不能有关系,因为助理什么都不能给你,一般女孩会问大领队在哪个城市,毫不犹豫就找大领队上班,因为大领队有经验,肯定北助理会带,其实做这个,不管价格多少,能上班才是赚钱,

这是个青春行业,只要你对自身条件充满自信,就别浪费掉不可复制的宝贵时光,为你将来的事业打下坚实的经济基础。在这残酷的现实社会,不要为那幼稚的纯洁付出一生的代价,不要用双手厚厚的茧子书写你的人生,更不要用眼泪来述说你生活的艰辛。可以兼职 工作自由 喜欢无拘无束的青年们这里就是你的天堂!这个世界没有谁会真正成为你的依,自己拥有了财富才是真正的保障。生活不相信眼泪,没有谁会同情弱者。迈出坚实的一步,就会实现不平凡人生的开始,很短的时间就能换来后半生的高贵与自信!
我们不在乎您的学历,也不强调您是否有经验,但我们很注重您是否有不甘平庸的信心和勇气.!机会是平等的付出与回报是相符的实现梦想.I改变命运就在这里您准备好了吗!只要您是一匹千里马,相信自己,相信未来!敢于接受挑战性的工作,就请加入我们,我们将为您提供发展的,给您展示自己能力的机会!想加入娱乐行业,就请加入我们的团队吧!这里就是你改变平凡人生的起发点
限女,十六—二十八岁左右,身高一米六以上,形象好,会打扮自己,上班轻松自由,身体健康,服务意识强,能服从公司的安排;一经录取,当日可上岗。工资日结二千以上不等。有无经验均可,如果有酒店、服务等行业工作经验者,优先考虑录取你没有钱,没有地方住我都可以安排,想赚钱买房买车想给自己家庭解决困难,只要你喜欢赚钱就联系我,速度来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

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阿牛威y c a c 5 2 0求职加我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二十年经验带你赚钱,
女孩形象好,身材好,十八,二十八岁,高一五八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女孩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