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天河区夜场招聘女模特-第811章:战况升级

发布时间:2021-08-29 15:13:45 来源:13417496707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2000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13417496707
  • 微信: 13417496707
  • QQ: 13417496707 13417496707
  • 发布人:13417496707
  • 所属城市:广州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三百亿!

    我艹!

    所有人都吓傻了。

    董兰特么也太有钱了吧!

    人傻钱多的节奏吗?

    底价可是五十亿啊!这都六倍了!谁能想到,一个即将走向末路的博仁医院,所有硬件设施的价值,只不过五十亿。可是却拍出了三百亿的天价!

    疯了!

    董兰疯了,蓝光实业疯了!

    所有人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个想法,就是这个。

    我和赵文昭也是深深吸了口气,董兰这是孤注一掷了啊。董兰真的急了,而且是那种狗急跳墙的程度了。

    董兰这是把所有身家,都押在了博仁医院的身上了!

    我朝着她看去,此时她脸上的笑容已经没了,看起来一本正经的董兰,身上贵妇气质更加浓烈。鹤立鸡群的感觉,吸引了不少目光。

    一些本来对董兰都不是特别熟悉的人,也被董兰的气魄给震到了。

    三百亿啊……

    这特么是现金的话,得装多少车啊?

    赵文昭有些坐不住了。

    刚才那一脸的淡定,也明显给董兰的大气给摧毁了,频频看着我,想从我脸上看出一些什么来。

    我苦笑一声。

    赵文昭脸色一下子就垮了。

    他看得出来我此时的情绪有些不对。

    三百亿啊……

    我们本来以为,两百亿就觉得很了不得了。没想到董兰的出价,直接突破了三百亿!我们的团队,在之前评估董兰团队实力,以及诉求之后,猜测董兰团队这次应该能拿出两百亿左右的资金,来收购博仁医院。但没想到,团队的分析,和真实的情况竟然相差这么大……其实这也不怪他们,因为这里面涉及的很多因素,我们都没有和他们说。

    博仁医院的收购案,真的有点太复杂。

    涉及的方方面面也很多,各种财团的斗争,各种势力之间的角逐,隐隐中也影响着价格的波动。

    其实静下心来想想。

    三百亿。

    对于博仁医院来说,是有些贵。可是在这种复杂的情况之下,董兰拿出三百亿来,我是真的一点都不意外。董兰在滕老的帮助之下,开始进入国内的商界呼风唤雨。如果说棚户区工程是他们的起点,那么博仁医院,应该就是他们真正脚踏实地的落脚点。

    东北财团,汇聚着多少家企业。

    他们不缺钱,他们缺的是打入京城的一次机会。

    博仁医院百年企业,说实话,如果不是这次穆家遭了殃,这个穆家的基业,根本轮不到这些人抢。穆家这次是有点惨,转型是会带来阵痛的。现在的穆家就和董兰一样,正在失去了家族赖以生存的土壤。有再多钱又能怎样?

    这个社会,要看你的定位的。

    以前穆家就是医疗行业的一杆旗,现在却有些不伦不类。人们对穆家的依赖性,和穆家的存在感,正在慢慢消失。

    再加上博仁医院硬件设施虽然不是特别值钱。但值钱的却是这个品牌,以及技术底蕴。三甲医院就那么多家,一些技术又遥遥领先。

    技术方面,就能值个一百亿。

    三百亿,虽然夸张了一些,但其实并不是不可以接受。

    人们震惊之后,开始了议论纷纷。

    场面一下子就火爆了起来。

    拍卖官也被吓到了,所以一时间也忘记了喊几声肃静,任由这些人对着董兰和蓝光实业指指点点。

    我和赵文昭有些无语地坐在这边。

    很多人都觉得,董兰这次孤注一掷,应该拿下博仁医院是问题不大了。

    所以他们看向我们这边的眼神,都有些怜悯的感觉。

    赵文昭脸色慢慢变得很是难看。

    这个枭雄,在面对失败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心情产生了变化。

    最后一个信封了。

    很多人都觉得已经没有必要了。

    可是公证员的程序还是要走完。

    公证员现在有些笑呵呵的,刚才博威控股带给他的压力,一扫而空。他们都想董兰能拿下,不想出现什么意外情况。现在看到这种笃定的情况,心情自然大好。

    拆开这最后一个信封的时候,他恨不得哼歌出来。

    可是。

    就在他拆开之后,那嘴巴已经做好了宣读的准备。

    可是他看了一下上面的数字之后,一下子愣住了,然后脸色剧变,浑身一震。

    那嗫嚅的嘴巴,再也发不出声来。

    “怎么回事?”

    “又有什么情况?”

    “为什么不读出来?”

    “到底是多少钱啊?快点结束吧。”

    他保持这样的状态足足五分钟之后,人们才发现公证员的表情。不由纷纷向他看去。

    公证员的冷汗,再次流了出来,旁边的纸巾盒都不够他用的。

    本来觉得已经胜券在握的董兰,也不由看了过去,黛眉微蹙。

    “这,这……”

    他擦着汗,吞吞吐吐,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天泉投资,三百,三百亿!”

    轰的一声。

    这话刚落,所有人都愣住了。

    本来已经觉得失败了的赵文昭,似乎已经开始思考下一步该如何走,才能不至于一败涂地的他,听到之后,整个人都激动地站了起来,看着我哈哈大笑,嘴里说着刘老弟刘老弟,你可真行啊!老哥差点被你给骗了!

    三百亿……

    天泉也是三百亿!

    很多人都晕乎乎的。

    艾玛。

    董兰出三百亿,他们都已经觉得有些受不了。天泉也三百亿?

    你们一个个都是印钱的啊?

    你们一个个都要疯了是不是?

    博仁医院而已!

    真的值那么多钱吗?

    可是为什么会这么巧?

    董兰是三百亿,你天泉也是三百亿?

    一个一个的劲爆场景,让有些人激动得脸都红了。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来到现场的人,今天都感觉不虚此行。比预想的还要好看很多,比预想的还要惊心动魄。

    其实他们奇怪。

    我特么也在奇怪。

    三百个亿,这已经是我能出的极限的。所以我也没有和赵文昭商量,直接就自己写了上去。我特么还以为我能十拿九稳呢,可没想到,董兰也是三百亿!

    我这心里的憋屈,跟特么谁说去啊?

    那一道道震惊的目光,让我不由白眼一翻。

    这个时候拍卖官才响起来,喊道肃静肃静。

    人们重新坐下,现场的气氛一下子又紧张了起来。

    情况虽然已经明朗,但正是因为明朗了,才更显刀光剑影,剑拔弩张。

    现在毫无疑问。

    角逐的只剩下两家了。

    暗标竟然也能打平,这些人在商场见惯了太多风雨的人,也觉得很不可思议。眼前的情况也更加复杂了起来。

    打平了?

    怎么办?

    又是半个小时。

    上面的人又商量了一会儿。

    然后自然是宣布第二轮暗标。

    这次暗标。

    只剩下了蓝光实业,和天泉投资。

    三百亿了啊……

    已经三百亿了啊……

    再来一次暗标,这价格到底还能飚多少?

    所有人都再次兴奋了起来。感觉肾上腺的分泌都开始加速了。

    我和赵文昭对视一眼。

    三百亿了。

    我们还能拿出更多的钱吗?

    答案是很难。

    三百亿,这绝逼不是小钱。这是目前天泉集团能拿出来的所有现金,甚至包括贷款。天泉集团号称千亿集团,但所谓的千亿,都是固定资产,还有股票。这样的集团,运营是需要庞大的流动资金的。如果随便调动,会造成很多影响的。

    那么董兰还能拿出更多的钱么?

    我看了一眼那边,她的脸色同样也不好看。

    两方激烈的征战,直接大张大合,其实这个时候,已经差不多摸到了对方的底线。然而摸到了又能怎样?

    一次加价最少一千万。

    一千万,大家还是能拿出来的,挤一挤就有了。

    可是拿几个一千万出来,能保证胜利?

    几百亿的胜利,似乎一下子就寄托在了这几千万的角逐之上。虽然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事实就是如此。

    三百亿。

    暗标就是探对方底线的时候,尤其是我们和董兰之间你死我活的情况。

    谁都不想输,谁都不能输。

    “我是真的没钱了,我最多能拿出一百亿来……”

    赵文昭深深吸了口气。

    我点了点头。

    现在最关键的,不是能拿出多少钱来。而是对方能拿出多少钱来。

    现场的气氛,有些凝固的感觉。

    暗标的投标单,再次发了下来。

    半个小时的考虑时间。

    在场所有人都没有觉得等得心烦,一次打平,已经是十分的巧合了。他们都知道,这第二次暗标,可能就是今天真正的结果。

    “还是你吧,我心脏不好……”

    赵文昭苦笑一声。

    这个泰山崩于眼前而面色不改的枭雄,此时应该也是心惊胆战的感觉。

    更别说我了。

    拿着手的笔,都有些颤抖了起来。

    三百亿……

    三百亿……

    我应该加多少呢?

    我该加多少?

    压力压得我有点喘不过气来。

    滕家的能量,想要再去筹点钱,应该还是不难的。而天泉集团虽然流动资金不多,我想要拿几十亿,也是不难的。

    但现在关键的是。

    董兰的态度是怎么样的。

    她会继续孤注一掷,继续飚价,还是会稳健出价。在这方面,我不是特别了解董兰。我和她的接触不多。

    当然,董兰也不会太了解我。

    所以我们只能靠猜。

    只能靠运气。

    三百五十亿,我会觉得有些不划算。这是真心话。

    而且今天的情况,两方是绝对不会出到三百五十亿的。

    说白了,滕家和穆家之间的仇恨,也不是一天两天。三百亿,给了穆家这么大的便宜,不管是谁,我们心里都不会好受。

    盲目加价,算是资敌。

    穆家现在低调,是因为穆家还在转型。我们如果把更多的钱去资助穆家,帮助他们成功转型。穆家很有可能转过头来,就继续对付我们。

    一切利益都是相互依托,但同样也是相互竞争的。

    这次,双方都很慎重。

    半个小时快完了。

    我看董兰那边才把信封给包了起来。

    我深深吸了口气,这才终于下笔。

    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谁又动了我一下胳膊。

    我一愣看去。

    林希儿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又回来了。夜场你得保持初心,你的初心就是来赚钱存钱的,很多女孩子赚了钱之后就开始大手大脚,甚至找男服务员,这样赚多少钱都不够用,完全就是浪费自己的青春,几年时间过去了,身边的女孩子有的买车买房,有的相夫教子,而你除了一个灯红酒绿的回忆,慢慢的年老色衰,什么也没有,不可谓凄凉

有很多大领队做这行很多年,自己可能接很多场,提拔下面关系好的员工做助理,来扩充自己团队,所以说一般聪明的女孩,都会跟大领队,因为年龄大时,不靠颜值,靠管理同样赚钱,所以一般大领队身边不断有临时小女朋友,这样的女孩十分聪明,付出了她们以后都能得到回报,有的看不开的怕有关系了尴尬,其实没什么,客户天天来找你不是一样吗,和大领队有关系,这样更好上班赚钱,但是选择加入团队,被分配助理下面上班,要注意不能有关系,因为助理什么都不能给你,一般女孩会问大领队在哪个城市,毫不犹豫就找大领队上班,因为大领队有经验,肯定北助理会带,其实做这个,不管价格多少,能上班才是赚钱,

这是个青春行业,只要你对自身条件充满自信,就别浪费掉不可复制的宝贵时光,为你将来的事业打下坚实的经济基础。在这残酷的现实社会,不要为那幼稚的纯洁付出一生的代价,不要用双手厚厚的茧子书写你的人生,更不要用眼泪来述说你生活的艰辛。可以兼职 工作自由 喜欢无拘无束的青年们这里就是你的天堂!这个世界没有谁会真正成为你的依,自己拥有了财富才是真正的保障。生活不相信眼泪,没有谁会同情弱者。迈出坚实的一步,就会实现不平凡人生的开始,很短的时间就能换来后半生的高贵与自信!
我们不在乎您的学历,也不强调您是否有经验,但我们很注重您是否有不甘平庸的信心和勇气.!机会是平等的付出与回报是相符的实现梦想.I改变命运就在这里您准备好了吗!只要您是一匹千里马,相信自己,相信未来!敢于接受挑战性的工作,就请加入我们,我们将为您提供发展的,给您展示自己能力的机会!想加入娱乐行业,就请加入我们的团队吧!这里就是你改变平凡人生的起发点
限女,十六—二十八岁左右,身高一米六以上,形象好,会打扮自己,上班轻松自由,身体健康,服务意识强,能服从公司的安排;一经录取,当日可上岗。工资日结二千以上不等。有无经验均可,如果有酒店、服务等行业工作经验者,优先考虑录取你没有钱,没有地方住我都可以安排,想赚钱买房买车想给自己家庭解决困难,只要你喜欢赚钱就联系我,速度来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

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阿牛威y c a c 5 2 0求职加我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二十年经验带你赚钱,
女孩形象好,身材好,十八,二十八岁,高一五八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女孩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