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白云夜总会招聘模特—领队直招 第798章:同居

发布时间:2021-08-28 15:21:59 来源:13417496707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2000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13417496707
  • 微信: 13417496707
  • QQ: 13417496707 13417496707
  • 发布人:13417496707
  • 所属城市:广州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我自诩经历过这么多的女人,对女人多少有点了解。可我总是看不懂苏婵,这个女人每次做事都让人意想不到。因为立场的不同,也是亦正亦邪,所以即使她是苏娜的母亲,我都依然不放心她。

    原因无他,她是那种一颦一笑就可以让男人失去理智的女人。

    要在古代,她想魅惑一个帝王,导致生灵涂炭也不是不可能。很难想象一个将近五十岁的女人,还有海伦一般的美貌和气质。

    我对她是,又想远离,但心中还会有些不舍。

    尤其是想到穆青曾经对她做过什么,身为一个男人,心中那种妒火和愤怒,简直不要不要的。

    面对她此时那无意间流露出来的魅惑风情,饶是我这个见惯美女的人,都是忍不住气血翻涌,一时间差点没有止住鼻血横流。

    我赶紧干咳一声,双手抓住方向盘,目视前方。

    苏婵看到我的样子,更是忍不住咯咯直笑,花枝乱颤,那浑身的迷香在车里开始弥漫。

    尼玛……

    真心聊不下去了!

    尤其是想到,两次在哈市的楼兰湖时的那几乎亲密无间的暧昧,想起那次我和甄桃颠鸾倒凤之时,她那迷人的香舌在两个人交合之处的忘情舔弄,更是让我不知道该如何和这个准丈母娘相处。

    突然之间,我觉得自己真的接手过来一个烫手山芋,甚至很有可能是定时炸弹。

    可是她毕竟是苏娜的母亲,我怎能眼睁睁看着她漂泊在外。

    曾经我和苏娜说过,只有等把苏婵救回来之后,我们才会考虑结婚。

    我没想到,就在我差点就要遗忘了这件事情的时候,苏婵竟然就这么轻而易举地回来了。

    一路之上,两个人再没有说话。

    我甚至都忘记了继续询问她黑十字的事情。

    她躺在车座上,闭目养神。

    偶尔瞥一眼,那侧脸惊心动魄的美丽,的确是苏娜现在都不能拥有的。

    和她坐在同一辆车上,都尚且如此。这以后要是生活在一起的话,我该怎么办?

    苦笑一声,一路开车回到家里。

    等我打开门的时候,苏娜看着我埋怨了一句为什么没有让保镖跟着,这些天一定要注意安全云云。碎碎叨叨,却是如此温馨,她伸手正要帮我脱去外套的时候,苏婵这个时候才姗姗来迟,出现在门口。

    啪嗒一声,苏娜看着苏婵,一时间愣住了,手里刚刚给我脱下来的外套也啪嗒落地。

    她呆呆看着苏婵。

    看着这个似乎逆生长的越来越年轻,越来越像自己姐姐的母亲,苏娜那张倾国倾城的脸上,先是闪过一道惊喜,然后是惊诧,最后是复杂至极的神色。

    我则是在一旁,看着这两个人间尤物,如此近距离地对视,仿若一对姐妹花,这种视觉冲击,绝对比以前那什么罗家两女要强悍得多,甚至可以说,这就不是一个级别的,云壤之别。

    这样看着,似乎都是一种享受。

    当然,如果苏娜的脸上,不是那么冷冰冰的话。

    “你还有脸回来?”

    苏娜的第一句话,就让我有些哭笑不得。

    她冷冷看着苏婵,眼中充满着不屑:“在外面浪够了是么?没有再给我生几个弟弟妹妹?”

    苏娜的刻薄,在这一刻表现得淋漓尽致。

    我听得哑然失笑:“别这样……”

    苏娜甩开我的胳膊,狠狠看着苏婵:“你以为我不知道,她是故意跟穆青走的?那你就跟你的小情人走啊。回来又来祸害我们是么?”

    苏婵站在那里,不动声色。

    等到苏娜啪啦啪啦难听的话全部骂完,她才看着苏娜,轻轻一笑:“骂完了吗?”

    “滚,这里不欢迎你,不欢迎你!”

    苏娜似乎看到苏婵这个漫不经心的样子,更加愤怒了起来。

    苏婵看了一边的我一眼,笑道:“问问你的老公,他让不让走?”

    这……

    尼玛,我正想离开这里,干吗非要把我扯上。

    而且干吗要问这么暧昧的问题。

    好吧,是我听在耳中有些暧昧了。

    “这,苏娜……”

    我尴尬一笑。

    我就是个背锅侠啊,这个时候我只能顶住压力好吧。我要真把苏婵赶走,苏娜心里不得把我恨死。两个人其实就是抹不开面子而已。

    苏娜冷哼一声,转身离去:“别想我接受她。她早就和我没有关系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苏婵,苏婵却是不以为意地笑了一下,很好奇似的打量了一番这个别墅,才笑道:“这里不便宜吧?”

    艾玛。

    这个时候你还有心思问这个。

    我只能含糊其辞,点头应是。

    这个时候,门再次打开。

    老爸老妈逛超市回来了,看着苏婵穿着一身正装,奇怪问道:“苏娜今天出去了?”

    我差点笑出来。

    苏婵看到两个老人,自然也知道这是我的父母,赶紧站起来笑道:“我不是苏娜,我是苏娜的母亲。”

    “什么?”

    老爸老妈惊呆了,差点把自己的舌头都给咬掉了。

    艾玛。

    你是苏娜的母亲?

    老爸这种老实人,看着苏婵的时候,也是眼睛都直了。直到身边的老妈狠狠掐了几下,他才醒悟过来,老脸一红,为了掩饰尴尬,赶紧抽出一包烟来,给自己点了一根,又给我甩了一根。

    “哎呀,你就是苏娜的母亲啊,快坐快坐,亲家来了,刘毅还不赶紧给倒水去!”

    老妈一下子就拉住苏婵的手,亲热地聊了起来。

    苏婵对待人,是出奇的百变风格,她可以冷艳,可以温柔,可以楚楚可怜,又可以很有亲和力。她一生经历坎坷不少,也很容易就和老妈聊在一起。

    尤其是当阿姨带着两个孩子从卧室里出来的时候,苏婵的眼睛更是亮了。对两个孩子喜欢得不行。小煜凡和小秋千瞪着大眼睛,看着这个陌生的外婆,估计心里都在想,这难道不是自己的妈妈吗?为什么要让自己叫外婆呢?

    他们在聊天的时候,自然而然聊到了我和苏娜的结婚问题。

    我赶紧站起来,跑回卧室,看见苏娜不在,在厨房才找到了她。最近家里不是老妈做饭,就是保姆阿姨做饭。家里人都喜欢吃正宗的川菜,这个保姆阿姨正是川菜高手,这样老妈才休息了下来。没想到苏娜这个时候出现在了厨房。

    看着她围着围裙的样子,我轻轻笑了一下。

    嘴里说着不接受,还是亲自下厨来迎接自己的母亲。这个世界上的事情,就是如此奇妙。父母和孩子之间,就算有着多大的仇恨,也抵不过血浓于水的亲情。更何况,苏婵对苏娜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仇恨,只是当时对苏娜的关爱不够罢了。

    似乎是感应到了我来到苏娜的身后。

    苏娜转过身来,却已经是泪流满面,紧紧抱着我,说了几声谢谢。

    “谢什么,你妈不就是我妈么?”

    我呵呵一笑,下巴抵着她的头发:“乖,不要骂她了,她应该也很难受。”

    “你就不怕她祸害我们啊?”

    苏娜抬起头,认真看着我。

    我笑了一下:“自己家人,要想祸害就祸害吧。防备着点就行了,不是吗?”

    苏娜感动地亲了我一口:“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等一桌子菜做好了之后,苏娜对苏婵依然冷冰冰的,却是也没有再赶她走。而且还吩咐阿姨给苏婵收拾了一个房子出来。

    这种事情,不能一蹴而就,还是慢慢来吧。

    老爸老妈也听过苏婵的事情,知道苏婵是曾经的省长夫人,见过世面,现在也是守寡之身,对她也是很热情,很照顾。

    不得不说,钱的是可以改变人的生活方式和气质的。

    以前老爸老妈,过惯了苦日子,出来什么都舍不得。请保姆和奶妈,都让他们觉得不舒服。他们总认为别人还是不靠谱,带孩子这种事情,自己辛苦一点,还是比较好。但后来在这别墅里住了一段时间,老爸喜欢去公园里打太极,老妈则喜欢到处串门唠家常。能在这个别墅区里住的人,哪个不是几千万身家,还有一些明星导演。

    不知不觉,老爸老妈以前的寒酸样也没有了。

    我知道他们是不想给我丢面子。

    又听说苏娜的母亲,苏婵以前是省长夫人,两个老人也就开始慢慢提升着自己的品味。老爸不仅开始打太极,而且闲暇时间,还会去下下棋,练一练书法,俨然一副安享晚年的样子,以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粗糙,也已然不见了,偶尔还能和几个京城大爷飚几句京腔。

    我看再过段日子,手里鸟笼一提,就更加悠哉了。

    这是我一直想给他们的日子,这也是我一直想去守护的生活。

    苏婵来了三天,已经慢慢开始融入我们的生活。就像我和苏娜之前说的,苏婵这人的一生真的有些传奇和诡异,所以我们不也不得不防。三天我们也一直在观察苏婵,但没有发现什么异样。

    这几天,赵文昭造势依然如火如荼,俨然一副死了心要吃下博仁医院的样子。

    我每天早早出门,也在天泉集团准备着随时出手。

    三天里,也没有时间和机会,去询问苏婵那关于黑十字的事情。

    我没想到的是,我心里急。

    苏婵却比我更急。

    这天早上,我依然五点起床。亲了一口床上的苏娜,和两个孩子。拿起衣柜里的一套西装,蹑手蹑脚走出房门,打算去洗漱。

    却没想到我刚走到卫生间跟前,却被一只柔弱的小手一拉。

    我霍然一惊,回头看去,紧跟着一呆,竟然是穿着一身睡衣的苏婵,还站在卫生间里,手上的水渍还没有擦干净,应该是刚刚接过手。

    我楞了一下,苏婵却是直接把我拉进卫生间。

    咔嚓一声,门被她反锁上。

    我顿时吓了一跳,心跳都开始加速了。

夜场你得保持初心,你的初心就是来赚钱存钱的,很多女孩子赚了钱之后就开始大手大脚,甚至找男服务员,这样赚多少钱都不够用,完全就是浪费自己的青春,几年时间过去了,身边的女孩子有的买车买房,有的相夫教子,而你除了一个灯红酒绿的回忆,慢慢的年老色衰,什么也没有,不可谓凄凉

有很多大领队做这行很多年,自己可能接很多场,提拔下面关系好的员工做助理,来扩充自己团队,所以说一般聪明的女孩,都会跟大领队,因为年龄大时,不靠颜值,靠管理同样赚钱,所以一般大领队身边不断有临时小女朋友,这样的女孩十分聪明,付出了她们以后都能得到回报,有的看不开的怕有关系了尴尬,其实没什么,客户天天来找你不是一样吗,和大领队有关系,这样更好上班赚钱,但是选择加入团队,被分配助理下面上班,要注意不能有关系,因为助理什么都不能给你,一般女孩会问大领队在哪个城市,毫不犹豫就找大领队上班,因为大领队有经验,肯定北助理会带,其实做这个,不管价格多少,能上班才是赚钱,

这是个青春行业,只要你对自身条件充满自信,就别浪费掉不可复制的宝贵时光,为你将来的事业打下坚实的经济基础。在这残酷的现实社会,不要为那幼稚的纯洁付出一生的代价,不要用双手厚厚的茧子书写你的人生,更不要用眼泪来述说你生活的艰辛。可以兼职 工作自由 喜欢无拘无束的青年们这里就是你的天堂!这个世界没有谁会真正成为你的依,自己拥有了财富才是真正的保障。生活不相信眼泪,没有谁会同情弱者。迈出坚实的一步,就会实现不平凡人生的开始,很短的时间就能换来后半生的高贵与自信!
我们不在乎您的学历,也不强调您是否有经验,但我们很注重您是否有不甘平庸的信心和勇气.!机会是平等的付出与回报是相符的实现梦想.I改变命运就在这里您准备好了吗!只要您是一匹千里马,相信自己,相信未来!敢于接受挑战性的工作,就请加入我们,我们将为您提供发展的,给您展示自己能力的机会!想加入娱乐行业,就请加入我们的团队吧!这里就是你改变平凡人生的起发点
限女,十六—二十八岁左右,身高一米六以上,形象好,会打扮自己,上班轻松自由,身体健康,服务意识强,能服从公司的安排;一经录取,当日可上岗。工资日结二千以上不等。有无经验均可,如果有酒店、服务等行业工作经验者,优先考虑录取你没有钱,没有地方住我都可以安排,想赚钱买房买车想给自己家庭解决困难,只要你喜欢赚钱就联系我,速度来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

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阿牛威y c a c 5 2 0求职加我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二十年经验带你赚钱,
女孩形象好,身材好,十八,二十八岁,高一五八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女孩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