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夜总会招聘模特成功率100%最好的夜总会 第787章:你是一号

发布时间:2021-08-27 15:54:21 来源:13417496707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2000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13417496707
  • 微信: 13417496707
  • QQ: 13417496707 13417496707
  • 发布人:13417496707
  • 所属城市:广州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两个人就这样一丝不挂地坐在沙发上。

    松柏坊的房子里,还是很暖和的。

    我被自己的想法真的吓了一跳。因为这个想法,就是我听到李猛也牵扯进来之后,脑子之中突然蹦出来的!

    可是这个不可思议的想法一出来,我和林若也一样呆住了。

    这可能吗?

    这真的有点太离奇了!

    可是偏偏,这种可能性,越想越有!

    因为李猛之前的反叛,的确让我很想不通。固然苏娜的原因很重要,我“勾引二嫂”的情节,也有些很不地道。李猛也有可能因此一直怀恨,再加上他慢慢在我们这四个人的圈子里,失去了他想要的存在感。所以越来越憋屈,人格发生了裂变。

    可是……

    他在易容成我的时候,为什么没有想过自己的父母呢?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

    这是我一直想不通的事情。因为李猛的父母,还是很疼他的。在他考上大学之后,就给他买了一辆宝马X5,自然能看出父母对他的疼爱。

    可是李猛却因为一个苏娜,因为自己的任性,连自己的名字都不要了,连自己的父母都不要了!

    这件事情一直疑惑着我。

    但是,今天听到林若这样说。

    我突然想到。

    是什么事情,让李猛发生了激变?不顾父母,易容成另外一个人?

    会不会是很有可能,李猛也不是他父母的亲生儿子?

    “这,这可能吗?”

    林若呆了一会儿,有些不确定地问了一句。

    我揉了揉太阳穴,深深吸了口气:“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这就有些复杂了。”

    林若也一脸凝重地点了点头。

    一号,二号,都是孤儿,都是被人领养的。那这件事情背后,究竟藏着多少秘密?至少我现在一眼根本看不到究竟。

    突然,我想到前几天李猛在法庭上指责我的那些话。

    “你不配,你不配赢我,你不配赢!”

    “为什么所有人都围绕着你,为什么你总是主角?凭什么所有人都应该爱你?”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中的恨意,眼中的不甘,眼中的绝望,和对命运的挣扎无效之后的崩溃。如今再次浮现在我的眼前,似乎一切显得都那样的不寻常。

    一切显得更加扑朔迷离起来。

    这一夜,我和林若相拥入睡。

    两个人却很难有睡意。

    但谁都没有说话,林若蜷在我的怀里,陪着我一起沉默无语。

    因为陆妍出殡后的这一天,李猛也下葬。

    我不知道这天晚上我是几点睡着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但我醒来的时候,是从噩梦中惊醒的。醒来之后的我,浑身大汗,喘着粗气。

    噩梦之中,李猛顶着那张血肉模糊的脸,冲着我在“笑”,一遍一遍地问我,我为什么是主角,我为什么一直要赢?

    我想和他解释,我也想问他很多问题。

    但在梦中,我张开的嘴巴,却发不出任何一丝的声音。

    所以在李猛接近我的时候,我被吓醒了。

    林若赶紧打开灯,心疼地看着我。

    我摆了摆手,钻进卫生间里,狠狠洗了一个凉水澡,才让自己的脑子清醒了很多。

    早上的时候,连亚光也回到了哈市,而且和他一起来的,是拄着拐杖的邓翔。

    “能下床了?”

    我看到邓翔恢复得不错,脸上才露出一些笑意。

    “怎么也得来,不是吗?”

    邓翔脸上挤出一丝笑容,他在面对我的时候,还是有些不自然。

    他这一句话,让我们三兄弟的心里都跟着疼了一下。

    谁能想到,当初寝室的四兄弟,如今死的死,伤的伤。恩怨情仇,纠葛不断。我不怕恩怨情仇,我不怕纠葛不断,我怕的是我想纠缠的时候,他们人已经不在了啊。

    仓央嘉措说过,世间事,除了生死,哪一件不是闲事?

    如果老大真能活过来,我什么都愿意做。

    李猛的葬礼出奇的简单。

    没有什么人来。

    只有我们三个兄弟,连亚光从回到哈市之后,脸上就没有什么表情。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拿来的一件孝服,等到了墓地的时候,竟然披在了身上。

    他的意思很明显。

    李猛最后搞得众叛亲离,连自己的父母都不认了,自然也没有人给他披麻戴孝。在北方,没有人披麻戴孝,这是很不吉利的事情。

    看着连亚光的样子,我和邓翔的眼睛都有些红了。

    最后三个人坐在李猛的墓前,开始喝酒。

    开始聊天。

    没有聊那些不开心的,只聊我们的以前。我们以前在寝室里经常在一起喝的烧刀子,几瓶白酒下肚,天气再冷也不怕了,三个人坐在那里,连亚光一会儿就醉了,非要给李猛敬酒,李猛不喝还说不给他面子。最后半瓶酒被泼在了李猛目前的照片上。

    李猛还在笑。

    连亚光差点就要去踢他。

    最后连亚光是被我和邓翔拉上车的,在我的车上吐了一滩。

    晚上,三个兄弟横七竖八躺在一张大床上。

    连亚光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的,他呆呆地看着天花板,第一句话就是“你说李猛他爸妈,怎么也不来呢?好歹是自己养了二十多年的孩子啊。这就走了,他们也不过来看一眼?”

    这句话戳到了我的心里的痛处,但这件事情没有得到证实,我也不好说什么。

    邓翔淡淡道:“可能真的伤了老人的心吧。也有可能老人家以为李猛早就死在了欧洲。”

    “我们要不要去看看他们?”

    连亚光问道。

    邓翔摇了摇头:“还是算了,白发人送黑发人,多悲剧的事情。”

    连亚光呸了一口:“黑发人送黑发人,就不悲剧了?你说人这东西,怎么就这么奇怪呢?你说咱都眼看再过几年,而立之年的人了。现在比起上学那会儿,什么没有?嗯?要钱就钱,要女人有女人,要名气就名气,要地位有地位。可人特么就是犯贱,越有了这些,越想以前那些日子。”

    “那个时候的友情,应该才是最纯粹的。那时候笑起来,是真的开心。”

    我呵呵笑道。

    连亚光翻过身来,瞅了我一眼:“听说叔叔阿姨回来了,你应该回去陪他们几天。哎,他们也不容易。”

    我不知道他的思维是怎么跳跃的,直接就从李猛的死,跳到了我爸妈的头上。但一想,估计是连亚光不愿意继续纠缠李猛死了这件事情上,又因为我爸妈不是我亲生父母,所以嘱咐我几句。

    我点了点头说我知道,问连亚光:“你结婚怎么办?”

    连亚光既然给李猛披麻戴孝了,那自然要给李猛“守孝”一年,果然他叹了口气:“这还结个屁婚,明年再说呗。孩子该生生,大不了到时候让我家孩子给柳敏牵婚纱去,哈哈!”

    我苦笑道:“难为你了。”

    连亚光眼红地道:“谁让我认识了你们这一群不消停的鬼兄弟。反正我不管,到时候我的婚礼还是得在航母上,你得让你的梦宴第二季拖后几天。”

    我哈哈笑道:“没问题!”

    连亚光看了沉默的邓翔一眼:“你丫也快点,老三孩子都要打酱油了。”

    邓翔呵呵一笑:“这个得看缘分。”

    和李卉离婚之后,邓翔就受了重伤。邓翔虽然平时在感情的事情上有些木讷,但身边还是不缺优质女人的。这种东西,完全得看缘分。

    这天,三个人聊一会儿,休息一会儿,直到天亮。

    连亚光和邓翔还要赶紧返回京城。

    这我才知道邓翔还在住院期间,这次是偷偷跑出来的。再加上昨天喝了那么多酒,这次回去指不定还得住多久呢。

    但两个人都是为了给李猛送行,我本来想骂几句,也骂不出来。

    把两个人送走以后,我又回到了松柏坊。本来以为刚可以安定下来的日子,又随着李猛身份的疑问,让我再次陷入到了极大的困惑当中。

    我拿起**,犹豫了一下,还是在**上,发出了一条信息过去。

    在松柏坊住了三天。

    那边博仁医院的调查结果,终于下来了。

    博仁医院因为涉嫌非法人体器官贩卖和使用,被处罚金五百万,责令停业整顿。医院几个领导,也因此入狱。但其中自然不会有穆青。

    莆田系这么多年在国内医疗行业的根基,没有因此受到大规模的影响。

    不过只要能把那条线给切断,我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黑魔教已经彻底被摧毁,而且被列入邪教行列。

    两件事情终于搞定,我也可以松一口气。

    两天之后。

    苗淼终于回到了哈市,

    苗淼自从上次在英国和我遇到之后,就被我拉拢了过来。当时跟着袁凤鸣在组织梦宴,并且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这是一个很有才华的女孩子,活动策划是她绝对的强项。充满着天马行空的想法和创意。所以我在公司里给她留了一个CAO,艺术总监的职位,她最近在京城已经走马上任。

    她回到哈市的时候,依然是一身很个性的打扮,宽松的衣服,将她那娇小的身体包裹在里面,那两道促狭的眼睛,看着我就微微一笑:“你终于知道了?”

    “什么?”

    我被她这看到我之后的第一句话,就给惊到了。

    她坐在我的对面,翘着二郎腿,好像很满意我的反应,看着我呵呵笑道:“你终于知道李猛不是他父母亲生的了,不是吗?”

    我一脸懵逼:“你早就知道?”

    苗淼喝了一口咖啡,点了点头:“他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变的。”

    我微微一震,赶紧说道:“跟我说一下具体情况。”

    苗淼轻轻一笑:“当时我和李猛的父母,其实关系很不错的。说起来,这件事情还是我不小心让李猛知道的。所以我一直很内疚,我很担心,是不是因为我的原因,李猛才会变得那么突然,所以……”

    “所以你一直也没有说?”

    我眉头一皱。

    苗淼点了点头。

    我差点就想当场指责她几句,但突然一想,事已至此,而且这本来就是苗淼和李猛之间的事情,人家凭什么要告诉我?

    苗淼察觉到了我的情绪,眯着眼笑道:“想骂我?”

    我苦笑摇头:“没有。”

    苗淼晃了晃杯中的咖啡,然后把咖啡杯捧在手里,似乎在暖手,身体前倾地看着我:“你是一号,对么?”

    我听了这话,一脸的骇然。

夜场你得保持初心,你的初心就是来赚钱存钱的,很多女孩子赚了钱之后就开始大手大脚,甚至找男服务员,这样赚多少钱都不够用,完全就是浪费自己的青春,几年时间过去了,身边的女孩子有的买车买房,有的相夫教子,而你除了一个灯红酒绿的回忆,慢慢的年老色衰,什么也没有,不可谓凄凉

有很多大领队做这行很多年,自己可能接很多场,提拔下面关系好的员工做助理,来扩充自己团队,所以说一般聪明的女孩,都会跟大领队,因为年龄大时,不靠颜值,靠管理同样赚钱,所以一般大领队身边不断有临时小女朋友,这样的女孩十分聪明,付出了她们以后都能得到回报,有的看不开的怕有关系了尴尬,其实没什么,客户天天来找你不是一样吗,和大领队有关系,这样更好上班赚钱,但是选择加入团队,被分配助理下面上班,要注意不能有关系,因为助理什么都不能给你,一般女孩会问大领队在哪个城市,毫不犹豫就找大领队上班,因为大领队有经验,肯定北助理会带,其实做这个,不管价格多少,能上班才是赚钱,

这是个青春行业,只要你对自身条件充满自信,就别浪费掉不可复制的宝贵时光,为你将来的事业打下坚实的经济基础。在这残酷的现实社会,不要为那幼稚的纯洁付出一生的代价,不要用双手厚厚的茧子书写你的人生,更不要用眼泪来述说你生活的艰辛。可以兼职 工作自由 喜欢无拘无束的青年们这里就是你的天堂!这个世界没有谁会真正成为你的依,自己拥有了财富才是真正的保障。生活不相信眼泪,没有谁会同情弱者。迈出坚实的一步,就会实现不平凡人生的开始,很短的时间就能换来后半生的高贵与自信!
我们不在乎您的学历,也不强调您是否有经验,但我们很注重您是否有不甘平庸的信心和勇气.!机会是平等的付出与回报是相符的实现梦想.I改变命运就在这里您准备好了吗!只要您是一匹千里马,相信自己,相信未来!敢于接受挑战性的工作,就请加入我们,我们将为您提供发展的,给您展示自己能力的机会!想加入娱乐行业,就请加入我们的团队吧!这里就是你改变平凡人生的起发点
限女,十六—二十八岁左右,身高一米六以上,形象好,会打扮自己,上班轻松自由,身体健康,服务意识强,能服从公司的安排;一经录取,当日可上岗。工资日结二千以上不等。有无经验均可,如果有酒店、服务等行业工作经验者,优先考虑录取你没有钱,没有地方住我都可以安排,想赚钱买房买车想给自己家庭解决困难,只要你喜欢赚钱就联系我,速度来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

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阿牛威y c a c 5 2 0求职加我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二十年经验带你赚钱,
女孩形象好,身材好,十八,二十八岁,高一五八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女孩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