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白云夜总会招聘(女模特直招)第786章:一号二号

发布时间:2021-08-27 15:53:06 来源:13417496707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2000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13417496707
  • 微信: 13417496707
  • QQ: 13417496707 13417496707
  • 发布人:13417496707
  • 所属城市:广州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身边两个曾经亲密无间的人突然死去,这给我的打击是不小的。

    不管之后我们的关系,发生了什么改变。但他们毕竟才都二十五六的年龄。如此大好年华,就这样消逝在世界上,我不知道陆妍的父母是怎么挺过来的。

    陆妍还有一个弟弟,才上高中。

    我让小贵给陆妍家里留了些钱,这才趁着今年这最后一场雪,离开了陆妍的墓地。

    一路上,我闭着眼睛,都在想着林希儿的事情。

    林希儿不是和穆青闹翻了吗?

    两个人为什么又在一起了?

    这让我有点想不通。

    林希儿的父亲林振东因为林氏集团频临破产,跳楼的事情,我也有听说。因为当时穆家是想把李猛主宰的天泉集团掌控在手里,那样的话,还要林氏集团干什么?林氏集团一时间成了炮灰。那么天泉集团重归我手,难道穆青又给林氏集团注资了?

    那林希儿可真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啊……

    虽然心里有点不舒服,但林希儿这个我以前的女神,是离我已经越来越远。而且这个时候扪心自问,如果林希儿真的和穆青闹翻了。回心转意了,想回到我的身边了,我将如何面对她?

    我真能心无旁骛地再次接受她?

    不顾她的身体已经被别人玩弄,不顾她的灵魂曾经沾染过那么多的罪恶,不顾她一手把自己最好的闺蜜,推向深渊?

    我估计不能。

    所以林希儿很聪明,她知道在这种情况之下,只能继续跟着穆青,跟着穆家,可能这样,她的林氏集团还有救。

    “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跟我说?”

    这个时候,我终于有机会看着旁边的小贵。

    小贵浑身一震,知道他一直隐藏着的情绪,被我发现了。

    其实小贵今天很奇怪。从这次看到我之后,眼神就怪怪的。在法庭上开始。所以我猜测他肯定知道了一些什么,他一直跟陆妍这边的,难道陆妍这边还有什么事情?

    “刘哥……回去我给你看陆妍的日记吧。这些事情我也说不清楚。”

    小贵深深吸了口气。

    我看了他一眼,没有再说话。

    陆妍的死,和黑魔教是脱不开干系的。穆青和林希儿一直用黑魔教控制着陆妍的思想,最后陆妍好不容易有了一些缓和的迹象,却被他们杀害了!

    我一直想不通的是,他们为什么要一直控制着陆妍?

    就因为陆妍保存着我的冻精?

    这不科学。

    他们之前肯定是不知道冻精的存在的,因为如果那样的话,穆青无论如何都要把这个冻精给夺过去!这才是他的做事风格!

    难道陆妍还知道其他什么更重要的秘密?

    我心里一紧。

    回到松柏坊,小贵就把陆妍的日记本拿给我。

    我仔仔细细看着。

    青春少女怀春,暗恋校草,家里母亲病重,出去找工作。就在这个时候,林希儿突然找上了她。

    看到这一段,我心里微微一震。

    林希儿找陆妍,这下显得有些突兀。

    意思是两个人在这之前,不认识?

    我想了一下,的确是这样。

    因为林希儿在的是和我一样的金融系,可陆妍是医药系,两个人虽然是同一届,可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专业,是怎样认识的?我以前竟然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我深深吸了口气。

    谜团似乎越来越多了。

    甚至我对这整件事情的认知,似乎都应该重新推翻,再重新开始!

    这次苏娜没有跟着我回来哈市,反而是林若回来了。

    林若看见我一直在翻看陆妍的日记本,端了一杯茶给我,坐在我的身边,托腮看着我,那双漂亮的眼睛,含情脉脉。

    终于和高世松离婚了,林若是最近最开心的人。

    虽然只是秘密离婚,对孩子和外界基本上都是保密的,但毕竟已经没有了那重身份的隔阂,让她的感情如同开闸的洪水一般,再也不用憋屈什么。

    所以自从法庭宣判之后,她就跟在了我的身边。加上她本身就喜欢做慈善工作,所以也就顺势进入到了天泉集团,专门负责和政府,社会之间的关系处理。林若在这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正是因为这样,苏娜没有跟我回哈市来。

    我看了一眼林若,突然问道:“那时候的代孕,能不能和我说说?”

    林若没想到,我突然问这个问题,有些措手不及。一脸愕然之后,轻轻一笑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其实我和高世松结婚之前,我就知道他是同性恋。但当时我只想找个人嫁了,而且家里也想让我嫁给他。所以我们就结婚了。”

    我问道:“婚后一次都没有?”

    林若不害羞,直盯盯看着我:“你说呢?”

    我楞了一下,才想起来,她和我的那次,的确是她的第一次,虽然那次我迷迷糊糊的,但她当时还是留下了自己的初血。

    “博仁医院的代孕很出名,大部分商贾人家和官员如果想做代孕的话,都会找上博仁医院。”林若继续说道:“所以我找上了他们。他们给我出具了不少提供代孕男子的资料。”

    我脑子里用力设想着林若描述的一切。

    一份份资料……

    很显然,就是之前出现过的那“健康报告”!

    “你的健康指数最高,而且长得最帅,加上智商又最高,所以我选了你。”

    林若咯咯笑道。

    我却是没有在意她的调笑,眼皮一跳问道:“当时有几个选项?”

    “五个!”

    林若想了一下,说道。

    “我是第几个?”

    我眼睛微微一眯。

    “第一个,一号。”

    一号……

    又是一号……

    我翻了一下陆妍的日记本。

    在她的日记当中,“一号”这两个字,出现过很多次。

    难道这只是代表提供代孕的男人的编号吗?

    我再次陷入了沉默当中。

    那么如此说来,事情有些显而易见了。

    博仁医院的代孕系统,看起来很是强大。网络很宽啊,而之所以当时林希儿找上陆妍,是觉得陆妍学的专业,和博仁医院有些关系?

    还是说,是因为一直在“考察”我,所以才想通过陆妍这边,来接近我?

    我也成了他们考察的“一号?”

    我眉头皱起来之后,就很难解开,因为这些事情发生在几年以前,那时候我好像对这些事情,已经有了一些固有的认识,想让我重新推翻,重新去认识,的确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林若看着我的样子,嫣然一笑,轻轻把头凑过来,那粉红柔软的嘴唇,在我那皱起来的眉头上轻轻吻过,她这突如其来的温柔,仿佛一下子抚平了我心里的纠结。既然搞不懂,就暂时不去想。反正好不容易安定了下来,博仁医院那边还在调查之中,而黑魔教因为这次的事情,已经在大众面前曝光,正式被国家定性为严厉打击的邪教!

    就这两方面的损失,就足够穆家缓一阵子的了。

    我笑了一下,拉着林若的手,把她那凹凸有致的身体,拉到了我的怀里,林若比以前要重了一些,大概有110左右了,已经完全蜕变成了妥妥的少妇,但是气质上,比以前更有气场。想到在外面的媒体上,慈善活动上,她总是那样光彩照人,我的心里就忍不住心猿意马,捧着她的脸庞,亲吻上去。

    “好好伺候我一下,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两个人的嘴巴纠缠了一会儿,林若已经是脸颊绯红,在我耳边喃喃说道。

    “恭敬不如从命……”

    我站起来,反手把门反锁,直接把林若压在了沙发之下,三下五除二,接触她身上的防备。

    “嗯……”

    两个人已经很久没有亲热,自然是干柴遇上烈火。

    最近我也一直没有心思在任何女人身上驰骋,再加上因为最近的事情,搞得心里憋着一团火,自然就在这个时候,彻底发泄在了林若的身上。

    这个休息室里没有床,只有沙发,只有茶几。

    一丝不挂的林若,被我抱着,被我从后面,被我在下面,搞得花枝乱颤,娇吟不止。

    今天的林若很疯狂,这让我心里还是有些愧疚。我现在想娶的女人,只有苏娜,但林若却又是一个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女人。

    她这次离婚,固然没有给我带来怎样的压力,但她一定是不打算再结婚了。

    我倒是不介意她一直以情人的身份出现在我的生活当中,因为我是那样的爱她。

    两个人折腾了足足一个多小时,花开几度,这才黏糊糊地一起软趴在沙发上,林若胸前的饱满,死死压在我的背上,偶尔摩擦一下,其中旖旎更有几番滋味。

    休息了一会儿,抽了一根烟。

    我才看着林若问道:“什么秘密?你是不会又怀孕了?”

    林若眼睛微微一眯,促狭地笑道:“我倒是想,可惜我这个人天生受孕几率比较小。不然的话,也不会找你两次了。”

    “那是?”

    我反手抚摸着她那香汗淋漓的臀部,笑着问道。

    林若美眸深注地看着我:“其实一直想跟你说,但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我心中一凛,回头看她。

    林若娇唇嗫嚅了一下,还是说道:“那次代孕,你是一号,李猛是二号。”

    “什么?”

    我浑身一震,不可思议地看着林若。

    林若点了点头:“这件事情我一直不愿意多说,也怕你多想。现在李猛死了,我才敢告诉你。因为我也一直不明白,博仁医院再厉害,还能左右所有人?李猛家里虽然不是特别富余,但也是房地产老总的儿子啊。”

    我眼睛缓缓闭上,又豁然睁开:“我明白了!”

    “你明白了什么?”

    林若一愣。

    我一下子坐了起来,看着林若道:“如果李猛也不是他现在爸妈的亲生儿子呢?整件事情,是不是就能说通了很多?”

    “什么?”

    林若目瞪口呆。

    两个人对视着,都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

    感冒有些严重,一直缓不过来。

    而且整本书的情节也将进入最后的转折,很难写。更新时间可能很不固定,大家海涵。

夜场你得保持初心,你的初心就是来赚钱存钱的,很多女孩子赚了钱之后就开始大手大脚,甚至找男服务员,这样赚多少钱都不够用,完全就是浪费自己的青春,几年时间过去了,身边的女孩子有的买车买房,有的相夫教子,而你除了一个灯红酒绿的回忆,慢慢的年老色衰,什么也没有,不可谓凄凉

有很多大领队做这行很多年,自己可能接很多场,提拔下面关系好的员工做助理,来扩充自己团队,所以说一般聪明的女孩,都会跟大领队,因为年龄大时,不靠颜值,靠管理同样赚钱,所以一般大领队身边不断有临时小女朋友,这样的女孩十分聪明,付出了她们以后都能得到回报,有的看不开的怕有关系了尴尬,其实没什么,客户天天来找你不是一样吗,和大领队有关系,这样更好上班赚钱,但是选择加入团队,被分配助理下面上班,要注意不能有关系,因为助理什么都不能给你,一般女孩会问大领队在哪个城市,毫不犹豫就找大领队上班,因为大领队有经验,肯定北助理会带,其实做这个,不管价格多少,能上班才是赚钱,

这是个青春行业,只要你对自身条件充满自信,就别浪费掉不可复制的宝贵时光,为你将来的事业打下坚实的经济基础。在这残酷的现实社会,不要为那幼稚的纯洁付出一生的代价,不要用双手厚厚的茧子书写你的人生,更不要用眼泪来述说你生活的艰辛。可以兼职 工作自由 喜欢无拘无束的青年们这里就是你的天堂!这个世界没有谁会真正成为你的依,自己拥有了财富才是真正的保障。生活不相信眼泪,没有谁会同情弱者。迈出坚实的一步,就会实现不平凡人生的开始,很短的时间就能换来后半生的高贵与自信!
我们不在乎您的学历,也不强调您是否有经验,但我们很注重您是否有不甘平庸的信心和勇气.!机会是平等的付出与回报是相符的实现梦想.I改变命运就在这里您准备好了吗!只要您是一匹千里马,相信自己,相信未来!敢于接受挑战性的工作,就请加入我们,我们将为您提供发展的,给您展示自己能力的机会!想加入娱乐行业,就请加入我们的团队吧!这里就是你改变平凡人生的起发点
限女,十六—二十八岁左右,身高一米六以上,形象好,会打扮自己,上班轻松自由,身体健康,服务意识强,能服从公司的安排;一经录取,当日可上岗。工资日结二千以上不等。有无经验均可,如果有酒店、服务等行业工作经验者,优先考虑录取你没有钱,没有地方住我都可以安排,想赚钱买房买车想给自己家庭解决困难,只要你喜欢赚钱就联系我,速度来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

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阿牛威y c a c 5 2 0求职加我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二十年经验带你赚钱,
女孩形象好,身材好,十八,二十八岁,高一五八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女孩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