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白云夜总会招聘女模特-生意火爆行情好 第775章:大战开始

发布时间:2021-08-26 16:00:20 来源:13417496707 浏览量:

招聘要求

  • 性别:
  • 年龄: 18-35
  • 身高: 不限
  • 待遇:
  • 机票: 不提供
  • 住宿: 包食宿
  • 手机: 13417496707
  • 微信: 13417496707
  • QQ: 13417496707 13417496707
  • 发布人:13417496707
  • 所属城市:广州
  • 一切收取费用或押金的招聘都可能有欺诈嫌疑,请注意!一旦发现,请举报给我们

职位描述

 “今天又要开庭了?”

    “哎,明明知道要败还去,我都不忍心看刘毅了。”

    “是啊,真可惜啊……可惜了刘毅,想当初意气风发,一呼百应,也可惜了天泉,**团席卷欧洲,多少企业闻风丧胆。今天如果败诉的话,怕是最起码的都要被遣送出国吧?”

    “听说他现在是英国国籍,这次回来搞出了这么大的阵仗,肯定不能再让他留在国内了。”

    “真是可怜……”

    “所以我现在人在京城,都不愿意去街上再帮他助威了。实在是会难受啊……”

    “如今这社会啊……”

    “我也不忍心看我老公那张脸了,呜呜呜呜……”

    很多人都知道,今天开庭,如果情况顺利的话,最终是会有一个结果的。

    可是就这么几天,刚开始那分庭抗礼的形势,就变成了一边倒。原因无他,还是两个字,证据。

    李猛那边掌握了官方证据,官方更不可能承认自己的数据出错了。这种打脸的事情,他们怎么会做?

    所以当这几天,那之前希望派的打了鸡血一般的情绪一旦平淡下来,自然就会出现如此大的反差。所以今天法庭之外,没有上次那么多人。

    所以今天的网上,略显平静,但这平静之中,又不乏沉闷。

    这么长时间一直关注这件事情,这么长时间,不知不觉才发现自己已经更倾向于哪一边。不知不觉深入其中,又不知不觉为这即将到来的失败而嗟叹。

    人就是这样。

    所有支持天泉希望派的人们,今天一下子就失去了声音。

    因为失败是需要有这种氛围来衬托的。

    他们不愿意和上次一样,群情激昂,来迎接落败。

    所以虽有不忍,虽感萧索,他们也只能接受事实。

    但虽然他们已经不再那样疯狂地发出自己的声音,表明自己的立场,宣读自己的支持,但所有人其实还是默默地在关注这件揪心无比的事情。

    今天会失败么?

    舆论导向已经偏向于李猛那边。

    全国的氛围,也不再看好希望派。

    我和季雪琪两个人结伴走进法庭,才真真切切感觉到这次的法庭,真的很是冷清。冷清并不是陪审团人少了,相反,陪审团依然是满的。

    只不过我们两个人走进来之后,那些人看着我的眼神,很是复杂。

    大多数人充满着怜悯,充满着同情,当然也有人会有鼓励,但那也是一种类似于“虽败犹荣”的鼓励。

    我心中一笑,自然知道这芸芸众生的心态,不觉有他,淡淡走向自己的席位。

    李猛已经到了。

    看着我来到这里,冲着我微微一笑。

    “加油,我们还有机会。”

    季雪琪也感觉到了这种氛围,在我身边偷偷说道。

    还有机会?

    我莞尔点头。

    殊不知此时我已经对这边彻底失去了希望,今天法庭外会发生的事情,才是我更加重视的。

    我一个败走,若能让那一条罪恶的利益链就此摧毁,又会有什么遗憾吗?

    想到这里,我看向陪审团和那上次一样的位置。果不其然,西装革履帅气逼人的穆青,还坐在那里。他应该从我走进来之后,就一直看着我,所以此时四目相对。

    第一次发现,穆青竟然这么帅。

    也是第一次,我竟然能以一种如此轻松的心态,去和这个宿敌对视。

    我承认,从大学被穆青第一次算计开始,他那身后的背景,庞大的势力,一直让我自惭形秽。心中的自卑一直是存在的。

    看不到他的时候,我对他的那种恐惧好像是与生俱来的。

    在看到他的时候,我很难和他用现在这种平等的心态去对视。

    突然之间。

    我发现自己真的成长了,也可能是即将发生的事情,让我不再畏惧这个运筹帷幄的狐狸。

    我看着他那明亮的眼睛。

    他似乎微微错愕之下,但聪明如他,应该很快把握到了我态度转变的原因。

    他轻轻一笑,冲着我点了点头。

    这次的眼神,再没有玩味,再没有意味深长。虽然依然一脸微笑,但两人此时心态各有不同,今日虽然我注定要败,但两个人之间博弈的胜负,却是不相伯仲。

    “开庭!”

    终于,这个时候,审判长一道冰冷的声音,将我的眼神慢慢拉了回来。

    可能是最近的事情,真的让我成熟了很多,即使在面对千亿资产的流失,我依然能安之若素。所以心里再也没有之前的那种紧张,波澜不惊的我,不知不觉觉得这种严肃的场合,也颇为有趣。这个时候所有人都起立,一起宣誓。

    我瞟了一眼那审判长前面放着的姓名牌。

    季鹏。

    我微微一愣,看了一眼旁边的季雪琪,偷偷问道:“这个审判长是不是你爸爸?”

    季雪琪娇躯一颤,不可思议看着我:“你怎么知道?”

    我嘿然道:“猜的。”

    季雪琪虽然知道现在正在宣誓,两个人窃窃私语有些不妥。但听到我的话,她还是抿了一下嘴唇:“其实你今天没有多大希望……”

    她说这话的时候有些愧疚,所以偷偷看着我,却看到我脸色如常。

    她心情有些复杂地叹了口气。

    不知不觉想起了今天早上出门的事情。

    季鹏是京城某区的法院院长兼审判长。在这个领域是相当有名气的。他人虽在官场,却一身正气,两袖清风。而且为人刚正,不惧权势。

    季雪琪的性格,就跟了自己的父亲。

    从小在律师家庭长大,也影响了季雪琪的未来。

    她却是没想到,自己看做是人生接的第一大案子,甚至打算用来作为自己毕业论文的案子,竟然遇到了自己的父亲。

    这件案子不小,震动全国。

    所以审判长需要一个身经百战的,季鹏自然就符合这个条件。

    这几天在家里,季雪琪没有少说这件案子的事情,但总是被季鹏冷冷一句“家里不谈公事”回绝。这让季雪琪有些郁闷。

    她心里那些小九九,早就被季鹏看出来了。

    今天早上,父女两人都起得很早。

    洗漱穿戴一番,一起吃早餐的时候,季雪琪终于还是忍不住说起了这件事:“爸,今天还有一些人证,你觉得有没有用?”

    季鹏放下报纸,冷冷看了自己的女儿一眼,淡淡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你是学法律的,难道不知道法律大于人情?人证必须结合一定的物证才能起到作用。只凭口供没有任何法律效应。你们物证和书证都没有,只有人证,有什么用?”

    季雪琪心里一沉。

    这算是这些天父亲和自己说得比较多的关于这个案子的话了。

    情况很不乐观。

    在自己的父亲面前,季雪琪有些委屈地撅起了嘴巴。

    季鹏看着女儿,淡淡说道:“哪有人能一步登天。想靠着一个案子,就一鸣惊人?这个案子本来就没有什么需要纠结的,今天会结案。”

    说完这话,两人各奔东西。

    所以对于今天的情况,季雪琪心里是最了解。

    可是……

    她听到自己父亲这话的时候,心里确实很是沮丧。一路走来都有些心不在焉。她毕竟还年轻,冲劲很足,突然受到这样的打击,自然有些郁闷。

    可没想到是,她本以为今天所有人都失去了信心。

    然而在看到我的时候,却发现我身上依然充满着些许斗志。

    明知是败,却迎头而上。

    她抬头看了一下那法庭里大大的醒目的国徽,深深吸了口气。

    虽知必败,也要奋力一战,难道不是这样的吗?

    果然。

    一开庭。

    就有检察官宣读检验李猛DNA的结果。

    “DNA不匹配。原告方有什么异议吗?”

    这话一出,几乎就决定了今天事情的走向。

    不过季雪琪早有准备,冷冷点了点头:“没有异议。下面我将出示的是,我的委托人从创业初期,到今天的所有行动证据。资料充分证明,我的委托人在这几件的事情当中,都有明显参与的痕迹,也有人证明这一点……”

    接下来。

    就是双方律师大出风头的时候。

    相互之间的辩论,一次次拿出手里的底牌来抨击对方。

    季雪琪通过这次案子,同样也成长了很多。

    在这种不利的情况下,竟然能和对方撕扯很长时间,虽然略败下风,但也不至于没有一拼之力。

    但这又有什么用?

    我看了一下手表。

    唇枪舌战,已经到了中午。

    这次开庭没有休息时间,看来法院是绝壁要在今天宣判了。

    小贵那边依然没有消息。

    情况不太乐观。

    而我此时在想的却是。

    马波和秦少,他们动手了吗?

    ……

    虽然今天的开庭,有一些人心灰意冷。关注度再没有之前那么高,但今天即将宣判的事情,依然占据了各大网站和微博的头条。

    但大多数人都没有注意的是。

    这一连几天,卓伟的微博,和风行工作室的微博,一直在更新着的,却是和这件事情风马牛不相及的“邪教”事件。

    卓伟的粉丝不少。

    “这是怎么回事?”

    “卓伟这是要干什么?不去破坏明星家庭了?改成正义之士了?”

    “哈哈哈哈哈,这厮就是个逗比!”

    “不过你们都看了没,这个黑魔教,真的是有点凶啊……我现在在想,那个闽商到底去了哪里?是不是被人杀了?为什么这件事情,没有引起相关部门的注意?”

    “我是他的亲属,他已经失踪好久了!这件事情我们必须要跟下去,我现在就在京城,打算告御状!”

    “我艹,真的假的?”

    “楼上是亲属?”

    “快来说说快来说说。”

    “大家快看!”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卓伟的微博又更新了一条。

    “即将直播重大新闻,悬念重重,想看吗?”

    “想看的请抠666!”

    一群人喷了出来。

    “哈哈哈哈,这个逗比!”

    “6666666!”

    “什么直播?卓伟这是憋着大招呢!这小子每次爆料之前,都会先铺垫几天。我太期待了。”

    “一个邪教,有什么期待的?”

    “切,只要是卓伟爆料的,我都期待!”

    “爱秀网的直播链接,走起!”

    “666!”

    所有人怀着娱乐的心态,点开卓伟分享的链接,进入一个直播间里。

    然而只看了一眼。

    所有人都惊呆了。

    直播间的名字,十分响亮。

    大战开始!

夜场你得保持初心,你的初心就是来赚钱存钱的,很多女孩子赚了钱之后就开始大手大脚,甚至找男服务员,这样赚多少钱都不够用,完全就是浪费自己的青春,几年时间过去了,身边的女孩子有的买车买房,有的相夫教子,而你除了一个灯红酒绿的回忆,慢慢的年老色衰,什么也没有,不可谓凄凉

有很多大领队做这行很多年,自己可能接很多场,提拔下面关系好的员工做助理,来扩充自己团队,所以说一般聪明的女孩,都会跟大领队,因为年龄大时,不靠颜值,靠管理同样赚钱,所以一般大领队身边不断有临时小女朋友,这样的女孩十分聪明,付出了她们以后都能得到回报,有的看不开的怕有关系了尴尬,其实没什么,客户天天来找你不是一样吗,和大领队有关系,这样更好上班赚钱,但是选择加入团队,被分配助理下面上班,要注意不能有关系,因为助理什么都不能给你,一般女孩会问大领队在哪个城市,毫不犹豫就找大领队上班,因为大领队有经验,肯定北助理会带,其实做这个,不管价格多少,能上班才是赚钱,

这是个青春行业,只要你对自身条件充满自信,就别浪费掉不可复制的宝贵时光,为你将来的事业打下坚实的经济基础。在这残酷的现实社会,不要为那幼稚的纯洁付出一生的代价,不要用双手厚厚的茧子书写你的人生,更不要用眼泪来述说你生活的艰辛。可以兼职 工作自由 喜欢无拘无束的青年们这里就是你的天堂!这个世界没有谁会真正成为你的依,自己拥有了财富才是真正的保障。生活不相信眼泪,没有谁会同情弱者。迈出坚实的一步,就会实现不平凡人生的开始,很短的时间就能换来后半生的高贵与自信!
我们不在乎您的学历,也不强调您是否有经验,但我们很注重您是否有不甘平庸的信心和勇气.!机会是平等的付出与回报是相符的实现梦想.I改变命运就在这里您准备好了吗!只要您是一匹千里马,相信自己,相信未来!敢于接受挑战性的工作,就请加入我们,我们将为您提供发展的,给您展示自己能力的机会!想加入娱乐行业,就请加入我们的团队吧!这里就是你改变平凡人生的起发点
限女,十六—二十八岁左右,身高一米六以上,形象好,会打扮自己,上班轻松自由,身体健康,服务意识强,能服从公司的安排;一经录取,当日可上岗。工资日结二千以上不等。有无经验均可,如果有酒店、服务等行业工作经验者,优先考虑录取你没有钱,没有地方住我都可以安排,想赚钱买房买车想给自己家庭解决困难,只要你喜欢赚钱就联系我,速度来

【夜总会女营销主管是怎么升职的,现在带女孩上班的一般叫助理,因为带你上班的叫领队,好多女孩有上进心的,想升职把自己领队给睡了,有的更厉害的女孩和领队结婚的,其实这样的女孩聪明,因为她们不想被客人天天发生关系,夜总会里面种这情况正常,因为男少女多,所以领队,特别受自己员工追捧对象,因为做夜场的女孩嫁正常工作的人一般都是离婚,所以现在夜场就出现女孩找工作喜欢找男单身的,但是要主要领队里面也有结婚的,这样的就不要去追了,没有结果,】

高端夜场招聘,高端夜总会招聘,高端酒店KTV夜店招聘信息阿牛威y c a c 5 2 0求职加我
实力团队大量招人,大领队二十年经验带你赚钱,
女孩形象好,身材好,十八,二十八岁,高一五八以上跟我做KTV来了就能上班,
女孩形象不好,身材不好,但是什么都愿意做,只要听话,年龄不限,身高不限,我可以培训你做酒店赚钱快,如果应聘说什么都会,说不用培训就不用过来了什么你形象不好,还不开放,不需要培训说明你有经验,有经验可以赚钱找我干嘛,不开放不用来,来当天培训,
加入我们,只要你有上进心,听话,我可以提拔你做助理,负责带员工上班就可以,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夜信网看到的,谢谢!!
直辖市
北京 天津 上海 重庆
江苏
南通 泰州 苏州 盐城 常州 镇江 连云港 宿迁 南京 徐州 无锡 扬州 淮安
江西
宜春 赣州 景德镇 萍乡 新余 抚州 鹰潭 吉安 九江 上饶 南昌
辽宁
阜新 沈阳 锦州 鞍山 盘锦 朝阳 营口 抚顺 葫芦岛 大连 辽阳 本溪 铁岭 丹东
内蒙古
呼和浩特 乌兰察布 巴彦淖尔 兴安盟 赤峰 呼伦贝尔 乌海 阿拉善盟 锡林郭勒 包头 鄂尔多斯 通辽
宁夏
中卫 固原 吴忠 银川 石嘴山
青海
果洛 海东 海西 玉树 西宁 海北 海南 黄南
山东
莱芜 济南 淄博 临沂 滨州 泰安 东营 潍坊 济宁 枣庄 聊城 青岛 日照 德州 威海 菏泽 烟台
山西
吕梁 忻州 长治 运城 晋城 临汾 朔州 太原 阳泉 大同 晋中
陕西
商洛 渭南 延安 安康 汉中 铜川 咸阳 西安 榆林 宝鸡
四川
成都 雅安 乐山 阿坝 资阳 眉山 达州 泸州 内江 甘孜 遂宁 广元 绵阳 宜宾 凉山 巴中 自贡 南充 德阳 攀枝花 广安
西藏
林芝 日喀则 拉萨 昌都 那曲 山南 阿里
新疆
巴音郭楞 图木舒克 昌吉 五家渠 和田 乌鲁木齐 克拉玛依 阿拉尔 石河子 博尔塔拉 吐鲁番 哈密 伊犁 喀什 阿克苏 克孜勒苏
吉林
延边 吉林 白山 四平 通化 长春 白城 辽源 松原
湖南
株洲 娄底 湘潭 张家界 益阳 郴州 岳阳 怀化 邵阳 长沙 湘西 常德 永州 衡阳
广东
惠州 阳江 揭阳 深圳 湛江 梅州 东莞 中山 汕头 河源 韶关 江门 广州 云浮 茂名 潮州 肇庆 清远 佛山 珠海 汕尾
浙江
海宁 金华 宁波 台州 杭州 舟山 嘉兴 丽水 绍兴 温州 湖州 衢州
安徽
宣城 淮南 安庆 六安 巢湖 宿州 滁州 芜湖 淮北 亳州 黄山 蚌埠 马鞍山 池州 铜陵 阜阳 合肥
福建
三明 漳州 龙岩 宁德 泉州 厦门 福州 南平 莆田
甘肃
嘉峪关 张掖 酒泉 陇南 白银 庆阳 甘南 武威 金昌 临夏 兰州 平凉 定西 天水
广西
桂林 柳州 北海 梧州 防城港 河池 南宁 来宾 百色 钦州 崇左 玉林 贵港 贺州
贵州
六盘水 黔南 铜仁 贵阳 毕节 黔东南 黔西南 遵义 安顺
海南
陵水 保亭 琼中 澄迈 万宁 东方 海口 五指山 临高 白沙 琼海 昌江 屯昌 定安 文昌 乐东 三亚 儋州
河北
唐山 保定 张家口 承德 衡水 秦皇岛 石家庄 邢台 沧州 邯郸 廊坊 雄安
河南
许昌 焦作 驻马店 平顶山 洛阳 濮阳 商丘 安阳 信阳 济源 周口 南阳 郑州 漯河 三门峡 开封 新乡 鹤壁
黑龙江
绥化 黑河 佳木斯 七台河 大庆 双鸭山 鹤岗 伊春 鸡西 牡丹江 哈尔滨 齐齐哈尔 大兴安岭
湖北
孝感 潜江 武汉 恩施 十堰 鄂州 天门 黄石 襄樊 荆州 宜昌 神农架 仙桃 随州 黄冈 咸宁 荆门
云南
丽江 文山 楚雄 玉溪 德宏 昆明 红河 普洱 曲靖 保山 西双版纳 大理 昭通 迪庆 怒江 临沧
港澳台
香港 澳门 台湾
会员必读